第12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221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好意思张主任,你中途确实是出去了!”接待员咬着牙忍着气面带微笑的解释道。

“不可能,我根本就没有出去过你这是乱收钱,把你们老板叫来!”对于张主任来说钱就是金贵,他的钱都是他一点一点的上班血汗钱,怎么可能让他们乱收钱,办个会员卡都是看在她们平时打折优惠才办的,张主任气得牙根痒痒,冲着接待员直拍桌子。

“张主任,我这有监控录像不信你可以看看,您中途确实出去了一次,回来的时候我还告诉你二次收费。”说着,接待员把电脑转过来,又把时间往前调了二十多分钟,画面上果真有一个和张主任穿一样的衣服急匆匆进来的身影,戴着鸭舌帽低着头进来洗澡。张主任惊讶的看着视频,嘴里一直说着不可能,我一直在和校长在一起洗澡,根本就没有出去过。

“嗯,他确实没有出去过。”校长站起身来整理整理衣服有些气喘嘘嘘地说,身上的肥肉已经告诉他急需减肥,校长走到若潇面前,上次在办公室就在秋茉的面前拓跋若潇让他当众下不来台,根本就不把他这个校长当回事,想起上次的事校长就气不打一出来。

“拓跋若潇,你没完了是不是!你还真把自己当侦探了!你以为就凭你的脑子就能找到凶手,要不是人家警察替你说话我早就把你开除了!亏你还舔着脸敢回来上课!”又是这句话,自从回到学校若潇已经听够了这样的话,攥起拳头忍不住真想上去打他一拳,白曦忽然拍拍若潇的肩膀,开玩笑的说,淡定淡定。

“张主任,你真的没有离开过这里?”若潇瞪了校长一眼对张主任说。

“废话,你洗澡洗一半时还出去啊!不是我就奇怪了怎么什么怪事都有你啊!”张主任直接把所有的气转向若潇,说不过接待员肚子里已经憋了一大团气,正好没地发泄!若潇的脸气的发白,明明到这里是来查案子的,怎么现在倒成了她的错。

“若潇,淡定淡定!”白曦还是一脸微笑的样子看着若潇说。

随后,方子寒拿出警官证说,“请你们配合刑侦大队办案,你们现在说的话将会成为呈堂证供,”说完,张主任还想说什么直接抿了抿嘴唇把话咽了回去,方子寒给了若潇一个眼神说,“若潇问。”若潇微微得意一笑整理好头型,咳嗽了两声坐在椅子上,又傲娇的翘起了二郎腿问着张主任。

“张主任请你如实地回答我的问题,在洗澡时你真的和校长在一起?”张主任瞥了她一眼不耐烦的嗯了一声,“那好,那我问你期间有没有什么人进去过?”“没有,校长一口否认,”他接着说,“一上午就我们两个人,期间什么人都没有进来过,唯一不一样的是我们在里面还蒸了一会又做了个按摩然后睡了一觉,对不对?老张!”“就是这样,反正我们一步都没离开过这个浴池,至于那个录像根本就不是我,所以你就不能向我要钱!”说着,张主任转头对接待员大吼道。“对不起张主任,我知道你不愿意但是视频录像就在这放着我也没有诬赖你,钱你还是得给我,同时请你理解理解我们员工,”说着,接待员拿起会员卡就要划勾计数。

“不行。”

“好了,老张不就是在划一勾吗!来划我卡上吧,就当是我请你再洗一次澡多大点事,” 校长拿起笔就在自己的卡上划了一道,张主任的脸瞬间雨过天晴,满脸笑意的对校长说,“这怎么好意思呢你看,要不这样下次,下次我请你,哈哈,”话是这么说但是张主任直接把卡放进兜里。爱钱的人也够抠的,为一点小事斤斤计较他也不嫌累。

“好了,拓跋若潇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问完了我还要回学校呢,我那还有一大堆的事要办,还有你也赶紧回去上课侦探游戏到此为止了别总麻烦人家警察!”说完,把会员卡放进钱包拿起浴兜,没等若潇还说什么两个人开门便走了出去。

“若潇你还要追出去吗?”莫雪问。

若潇咬着嘴唇,摇摇头说,不问了,他刚才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就算咱们再问些什么恐怕也是这些答案,与其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精力,倒不如咱们去找别的线索。

叮铃——白曦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了来电显示,白曦皱了一下眉头推开门到外面接听电话,什么人的电话这么紧张兮兮的,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是很愿意接这个电话,在他的身上有太多的谜题,说他是警察但是他的作风又和警察不同,和这个朋友方子寒一比差距太大,若潇现在不得不时时刻刻都对他留给心眼,可是在这件事情上这个白曦却总是在帮助她,真猜不透他到底想干什么。

电话响了半天,白曦环视了周围没有什么人才接听了电话,喂!电话里传来一阵女人的笑声,像是在嘲笑他。

“有事说,我现在很忙!”白曦着急的说,生怕别人看见。

“ 怎么,这么不想听到我的声音?我还以为你会想我呢!”女人抽了一口烟,嘴里散出的烟雾飘过她鲜红的嘴唇,异常的妖娆妩媚。

“ 哼!你少来这套我只是后悔结识你,有事赶紧说,干完这一票我可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白曦差点挂掉电话,女人在电话里说,“别呀,哪有你这样的男人美女还没说完呢你就挂电话!实在太不礼貌了!好吧好吧!我不烦你,但是你别忘了要每天给我打电话哦!我可是天天都等着你呢!”说完,女人挂掉了电话,白曦听到电话的那头传来嘟嘟的声音,叹了一口气,怎么什么事都让他摊上,想起那天的事就气愤,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就不手欠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