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273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夜幕已降临,最后一点的月光也被路过的乌云所遮盖,一切的一切都笼罩在黑暗中,寂静的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教学阁楼上的大钟指针迈着脚步已经走完了一圈,整个学校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阴森,深黑的画笔快速地在画纸上游走,色彩分明的颜色对搭,女孩很用心的描绘桌子上摆放的物件,走廊里‘哒哒’的高跟鞋声有节奏的游荡,优雅的音乐声从最里面的教室传出来,女孩突然停住笔,抬起头,素描的线条已经全部完成,月光透过玻璃照在女孩的脸上,女孩的长头发白皮肤纤细的身段,就像一张寂静的冷画,音乐声逐渐变大,女孩看着画呆呆的笑着,忽然,她撅断了素描笔,笔尖在自己的脸上画着属于自己的轮廓,音乐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女孩拿起刀片轻轻的割开手腕,鲜血滴在画纸上没有涂染料的地方,女孩痴笑的用血涂满了画纸,真是令人满意的杰作,她拿起两支笔对着眼睛扎了进去,女孩倒在地上,画纸上留下了一句话 ,我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A市第一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拓拔若潇拿着行李迈向光明的第一步,早已等在门外的周璐看到若潇的出来的那一刻,忍耐已久的眼泪终于爆发出来,周璐抱着若潇嚎啕大哭一场。 作为犯罪嫌疑人的若潇,因没有犯罪动机和有在不在场的证明,怀疑是被凶手所利用所以只关了几天,刑警大队因没有足够的证据只好乖乖放人,而学校也在警察的耐心解释下,才勉强的同意若潇继续上学,但是在这期间,若潇的档案上早已被校长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黑色墨点。

其真正的原因,是查勤老师在查寝室时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诡异的音乐声,齐老师做查寝工作也有很长的时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胆大淡定的齐老师认为肯定又是那个学生搞鬼,便随着音乐去看个究竟,可没想到脚下的路越走越远,直到走到偏远的绘画室,绘画室的门半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齐老师拿着手电突然照到了王芯的死状,王芯的双眼被铅笔插得血肉模糊,满地飞舞的画纸还有一滩鲜红鲜红的血液,而若潇拿着刀正刺着王芯的背部,两个人倒在血泊中……

回到学校的第四天,若潇几乎就是蜗居状态,学校所有的人除了周璐和莫雪以外,全部都在躲着她,还时不时的在背后偷偷的小声议论她,就连食堂做饭的阿姨们也不敢多给她 盛饭。

“那个,若潇啊!没事你不用管他们,别瞎想啊!”周璐端着餐盘坐在她身边笑声安慰道。拓拔若潇拿着筷子杵着腮挑着菜,身边的人都在带有色眼镜看着她。

“哎呦,这是谁啊!杀了人还能在学校里上学,真不知道你爸妈给警察局塞了多少钱,还亲自出面替你解释,亏你还好意思天天来上学,这要是我阿我就直接去自首了,然后再自杀,活着只会给家人朋友惹麻烦,你们说对不对阿!”欧阳青青拿着餐盘路过她身边说完话后特意又瞪了若潇一眼,转身就走,拓拔若潇的手攥的骨骼发白,凶狠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她。

“啊!”若潇随手拿起碗,直接扔到欧阳青青的脚下,欧阳青青没有防备的大叫一声。

“拓拔若潇,你是不是疯了!”欧阳青青后退了两步说。

“你们都给我听着,王芯不是我杀的,她的死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你们最好管住你们那张破嘴,否则把我惹急了,这碗就直接砸在你们的脑袋上!”说着,若潇又拿起一个碗,向人群中砸去,所有人都看着她不由自主的让出一条道,也有胆小的早就被吓得叫出声来,若潇拉着周璐愤怒的离开人群。

“天啊!亲爱的,你刚才那一下酷爆了!震惊所有人啊,那爆发力那种口气,我看了都吓一跳啊!行啊你!”一路上,周璐一直沉浸在食堂的那一幕,从来就没有看到若潇发过这么大的脾气。若潇坐在凉亭椅子上,牙齿被她咬的吱吱作响。

“喂!你,你没事吧!”此刻若潇的脸变得惨白。

“我一定要找出凶手,还我清白,然后再弄死她!”若潇咬牙切齿地说。

“潇潇,周璐!”莫雪在远处挥挥手,向她们跑过来。

“你怎么现在才来,跟你说你刚才没看见咱家若潇发脾气那个场景,百年难得一见阿!”周璐说的有型有色,还有她刚才摔碗的眼神口气动作,都学得惟妙惟肖。

“我们舞蹈队排练刚刚结束,我就直接去食堂找你们了,结果你们不在!我倒是看到地上的玻璃渣子,有几个同学在那扫呢!”莫雪拍着胸口,急忙地跑过来,从口腔里涌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我说,你根本就不用在意他们……!”

“我晚上要去趟绘画室,你们谁跟我去!”周璐的话说到一半,忽然被若潇巧妙打断,莫雪整个人都感觉自己的大脑蒙了一下,周璐也是惊恐的眼神看着她。刚刚没有听错吧,若潇的意思是晚上要去案发现场?周璐可以幻想到她们到绘画室的场景,被风吹起的窗帘,关不上的门发出一种凄惨的叫声,然后从里面慢慢地爬出一个白衣长发的女子,正在一步一步的向她们爬过来……

“喂…!”两个人在幻想中回到了现实。

“那个,若潇啊!那种地方阴森恐怖的,而且说不定还有王芯的鬼魂在那飘荡,那万一一不小心我们三个在被她俯身,那就…”周璐安然的坐在她身边,准备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进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教,希望某人晚上撞鬼可别带上她。

“就是就是,潇潇啊,周璐说的对,那万一被附身了咱们上那去找张天师啊,你说对吧!”莫雪紧接着周璐的话,急忙过来打个圆场。拓跋若潇看了看旁边的两个人,她们也算得上是好姐妹,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么大的事,别人想躲还来不及呢,那还会有人这么关心她。

“其实你们说得很对,万一被附身了也是挺麻烦的,但是,为了我的清白,为了我的名誉,你们是我的好姐妹这么点小事应该不会忍心拒绝我吧!”若潇拉过她们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们,眼神里慢慢散发出一种可怜,委屈的光芒,见两人没有说什么,若潇突然站起来说。

“好,这件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晚自习咱们不见不散!”说完,若潇带着满足的微笑走了,周璐拉着莫雪一直看着她离开。

“她…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周璐转头不敢相信的问莫雪。

莫雪摇头叹了一口气,耸了耸双肩,把手费力的拿出来,甩了几下,说“接受吧!”,然后跟着若潇的身影走掉了,周璐还是一个人站在原地,满脑子都是在地上爬的长发白衣女鬼,忽然感觉白天吹的风都是阴嗖嗖的。

晚上18时到20时是上晚自习的时间,但是现在天还没有黑,如果现在去绘画室的话,那校长和同学们就更有理由开除她,所以若潇决定19点多出去这时候天都黑了,正是她下手的好机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