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梦里有你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54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姓名:子炼。

年龄:31。

学历:经济学博士学位。

职务:天州国土资源部部长 庆阳投资公司董事长。涉足阳光私募,资管业务。高利贷。

特殊爱好:钻研微积分,几何学,射击原理,爆破技能,测绘,文物鉴定。

音乐:高梨康治,彼岸花。

华城这个副省级城市晚上12点高架上依然像个停车场。司机脸上的神情也不同于白日的浮燥。大部份都疲惫冷漠的等着似乎早已习以为常。

木心然摁下车顶棚开合键。春夜的风似乎还是如冬日一如既往的冷。这种冷的感觉让她身心愉悦。在沉闷封闭的空间里突然得到释放得到清新和自由,心情也随之对堵车变得宽容。

木心然心情一好就喜欢把车内的音乐声音调高一点。车内是一首循环播放的与世隔离的歌曲。木心然从不听古典和现代歌曲。她喜欢听歌的时候是一种感觉,但不是一种排遣更没有依恋。

没什么事的话可以好几年忘记听歌。如果突然听到声音跟自己心境符合的就会设置成循环播放。很多歌也只是临幸一两天而被遗忘好几年。这首是个例外,只不过木心然也一直不去关心它的歌名是什么。

很多事很多人到了一定的缘份后会自行离开。对所有的存在和消失她都不觉得是意外。

木心然把左手伸出车外,感受凉风穿过手指……

她不知道率性如她,刚才的那些动作已经让一些司机侧目。当然侧目的原因还有很多。她的座驾也是市里数一数二的。

此时的她打扮有些中性,白色的风衣,长发规距的扎成一个马尾。

脸色有些困意和松散。面无生机。

有一些口哨声响起。

单调的堵车有些骚动。很明显是两量车引起的效果。

一辆自是木心然的敞跑。一辆是车牌为“天”010开头的政府车。那辆车停在木心然的前方与她隔着一条道。从停着的资势来看显然是超车插队的产物,因为非常霸道的压着线。再加上庞大的绿皮车身似有一种君临城下的感觉。

当然更多的是敢怒不敢言。必竟这么晚出来赚钱的都是想好好过日子的。

木心然一向对周围的人和环境有些漫不惊心。尤其是异性。自顾自看着她视线内感兴趣的风景。

黝黝的夜色中木心然凝视着对面宝汇大厦那张大的有些夸张的LED广告屏。文字随着灯光的跳跃悠远神秘的从风里透进来……那段话便也清晰完整的映入木心然的脑中。她从小记忆超群。有用的没用的。看过1分钟之内不管多长的内容都能记住。

“2015年2月15日华城珠宝展在宝汇大厦中心隆重举行。此次主办方华城市工商业联合会黄金珠宝业商会联合主办,天州国际进出口商会鼎力支持。同时邀请到的天州国土资源部部长子炼部长将会在开幕式上致辞。内容是关于华城珠宝行业努力培育世界驰名品牌的理念。届时有世界各地珠宝商展出,欢迎持邀请函的业内人士准时参加。”

在这个动不动搞拆迁,房价压不下去租房子又涨价睡马路又要被城管赶的城市,流离失所的外地人太多了。木心然知道堵在这里的大部份都是外地户口的车司机。为了生存不得不在这种能见度差犯罪分子流动性高的夜晚出来跑车。这些广吿内容对他们而言离自己的生活轨道偏离太远。能在这个五光十色的城市里安身立命证明自己的存在己经实属不易,更何况去参加什么珠宝展。

木心然确是这个城市的公主。她的父亲是华城市长。

在回家之前木风云早已在电话里说起过这个叫子炼的人。两人就华城市的土地管理制度创 新试点和节约用地情况作了交谈。当然这些只是国家文件的交流内容,私下当然还有一些灰色业务需要谈谈。

听木风云的口吻好像是这个子炼部长还到过他家。并且吃过一顿饭。这可是个类似中央内阁的人物。木风云当然少不了奉成巴结。陪市长吃一顿饭虽说是情理之中,但吃到家里来关系就显得有点唯美了。也不知道木风云是怎么把那个部长弄到家的。

木心然显然觉得思考这种问题有些违背自己的智商。她一向不擅长处理周边的人际关系。更何况是分析官商关系。他父亲木风云是何许人物?是个官场老手。处事外圆内方平时又注重韬光养晦的木风云近几年在商界也是初露锋芒。木心然的家两年一个变化。钱财也是与日俱增,家庭关系倒是变得越来越微妙。

他说人与人之间没有特别的爱与憎。对人客气人家不一定会放在心上但要是对人不客气别人一定会记住。更何况木风云早就从内部消息知道不久后子炼部长作为特邀嘉宾将来华城珠宝展作开幕式致辞。而且这次来华城他不但要谈公事还有一些公司内部相关房地产项目要在华城投资。这个机会对每个华城的大小官员都非常难得,他木风云作为一市之长更是要把人情做到极致。

一个你需要用到的人在你用到之前就要了解对方的背景爱好,然后再投其所好。去打动他直到征服他。

也许就是这个方法吧。

一声急促的喇叭催促声把木心然的思绪又拉回了车龙中。前面的车离她的车己有一段距离。“喂,车都动了,你怎么还没开啊。”后面的一个的哥司机等的有点不耐烦。

“我说现在的富二代脑子越来越不好使也就算了,视力也不好啊。”

的哥看了看前面的眼镜美女和豪车咽了咽口水,虽然骂完后觉得心虚,但对自己的车技还是有恃无恐的,那个富二代顶多也回骂几句,比车技是不可能的。

他本来也无需开口责骂的,只是华城人塞车都这样。一旦动了。后面的车就会蜂拥而上,就算打变道灯也不见得能见缝插针。所以同一个车道前面的车不动,你后面的车也不能动。

木心然闻言发动了车子,音乐也关了。

行驶了一段距离,突然开始腹内绞痛。木心然坚持了一会儿痛感更剧。不得不靠右停车。车顶也随之闭合。

马上就快到家了。怎么偏在这个时候。她有些懊恼。在方向盘上靠了会儿正想打电话给媚儿。

车上的手机却响起。显示是家电。木心然虚弱的接起:“喂?”

“小姐,你到了吗?”是张姨的声音。

“叫一下小李,把车开回去。我在东一路一个叫心兰花店的边上。”

“出什么事了小姐,要告诉老爷和太太吗?”

“他们在家?”

“一个还没回来,一个睡了。”

“不用了,大概是和媚儿吃东西吃坏了。”

“好的,小姐你坚持下,我这就去叫小李。”

张姨是木家的老阿姨了,几乎从木心然有记忆起这个张姨就是他家的一员。某种程度上占据了比木心然奶奶还要重要的位置。小李是木家其中一个保安,因做事细心,为人稳重深受木家信任。

不到十分钟小李和另一个男保安就驱车到了。

从车里下来的木心然面色苍白,脸上已没有什么血色。额上也渗出冷汗。

“怎么了,小姐?”小李急忙上去搀扶。然后对那个男保安说到:“小胡,你把小姐的车先开回去,我送小姐去医院。”

“好的。”

“小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看着眉头微皱一脸惨白的木心然李沐峰忍不住关切到。

“可能是吃坏东西。”木心然捂着肚子,话说出来已显得有些吃力,整个人几乎快要挂了。

子炼不知道自己这次华城考察之行会受到华城官员如此大的关注和厚爱。其实国土资源部部长虽说是正部级三级干部但很多国务上的事不可能让他自己作主。而这几天请他吃饭的地厅级干部到是很多。这些常握一方杀生权的地方官比他出手阔绰多了。吃个饭都是几万元起步还不带香烟酒水的。至于华城市长他觉得过于客套了。本来两人在官界几乎是平级的却不知怎的被木风云搞得自己像他的顶头上司。不过这个人在生活品味方面和他倒有些接近。使他对木风云这个人多出了几分相惜之感。

比如上次去他家不小心看到的用来煮咖啡的虹吸壶。

说到咖啡,子炼是有点嗜喝的。而且喜欢亲自研磨。

他喜欢一板一眼认真推敲咖啡粗细,水和时间达到**时两者之间牵一发而动全局的复杂关系。虹吸式煮咖啡需要用到工业酒精,打火机,竹匙,湿抹布等工具。靠着热胀冷缩的原理来完成,整个过程像是个小小的化学实验。看到的是咖啡蜕变的过程喝到的却 是一杯醇正的咖啡。这需要技术还需要耐心。为官者有这般修身养性境界的人不多。至于其它的比如木风云家里大面积的绿化布局。老式的沐禅家具。精致的字画。奢华又不张扬的红酒。无一不显示着主人的高雅气息。

今天请客吃饭虽然木风云也在场但是显然没有唱主角反而像个中规中距的人民公仆。对他的态度甚至还有些客套和生疏。

与上次在他家的热络态度相比可以说是判若两人,不过子炼也早已心领神会。做官忌锋芒太露。欲速则不达,成官要中庸。拍马不仅要艺术还要注重场合,而这两点他木风云都做到了。

子炼躺在车里闭眼休息,微微有些醉意,在饭桌上虽然吃得不多之前也早已表明心意自己不会喝酒,但还是被劝了不少。仿佛不喝酒就不足于成饭局。虽然司机小王挡了两杯还是被灌进去不少。小王也是胆肥喝了酒还敢开车。他是强烈反对小王喝酒的。但出于小王喝酒的动机不强也只能不了了之。

那些官员们敬小王那几杯小王都不喝。表明他是个司机做事要有原则。给他挡的那两杯一是担心子炼的身体二是给那些人一些下马威,他部长不爱干的事最好还是不要勉为其难。不然就算是个小小的司机也可以把原则改了。果然在小王喝完两杯后那些官员们都识趣的换了别的科目。

出来的时候子炼问小王:“你行不行?”

“行,怎么不行,我可是部里有名的酒神,开车技术更是一流,不是我吹,部长,既使我真是喝醉了,也能至少开三小时的车程,总之一定把你安全送到。”

“你就吹吧。”

子炼说着人早已钻进了车里这个时候的确也不好叫人,他也不喜欢在睡觉的时间段去差遣别人“你就不怕被交警抓了扣车?”

“要是您的车他们都敢拦,除非脑袋被门夹了。”小王显然是不信这个邪。

自高架下来后小王大概酒劲有些上来一直在东一路周边绕圈圈,他也不去点破安然打盹。

“部长,你看,那辆车不是刚才堵在高架那个美女的吗?”

“怎么了,她也迷路了?”

“看着不像,倒是好像被流氓迷晕了。一个在偷他的车,一个在揩她的油。”

“少管闲事,我累了。”

说完把自己的手机给小王头又靠回去:“你要是不知道宾馆怎么开,我上面有导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