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子炼入监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266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东宫男子监狱,公元2015。

四面环山,小桥流水。

里面教育楼,篮球场,健身房,游泳池,骑马场,酒吧。一应俱全。无论从整体还是到局部都带着奢侈感。

这是一所专门关押政治犯的监狱,确切的说这里是腐败官员落马以后的归宿。

安意如给子炼弄到这里几乎花了10万冥币,还不包括充饭卡的钱。

这里虽然高樯林立,监控严密,但整体是欧标建筑风格庄严之下并不压抑, 反而有种疏离病态的美感。

政治犯比经济犯极别要高些。

这里的在押犯都是政治与经济共犯。一个高官因为贪污了几万元就被抓进来那是不可能的。都是捅大了政府扛不住了才被扔进来。

但如果只是个经济犯的话,既使你搞出几个亿的动静。也是没有资格来这里的。

来这里的人 都曾叱咤风云,权倾天下。有了权就能操纵有钱的人。有权又有钱了就会滥用职权搞更多的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锒铛入狱。

有能力的人都不喜欢闲着。闲着的大部份都是平常人。

老沃就是两者兼容,而且似乎身份还要复杂点。老沃还是个吸毒犯。

老沃因走私贩毒,信用证诈骗,股价操纵,空壳上市,变相吸收公共存款,偷税受贿等多项罪名被判有期徒刑10年,这10年作为百毒之虫的老沃将要不死不僵的活在这个高档坟墓里。

老沃刚开始的时候是被告偷了税,因为知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所以之前就已经把一部份的账销毁了,所以托了人先取保候审。后来经侦大队那边可能是收入吃紧,居然发了雅兴一查两查三四查查到了老沃老大的头上。然后事情就闹大了。但是老沃的老大不是普通人,关系网也是比沃尔沃还要硬。连朝中都有人。所以经过层层介绍结识了老沃。老沃人微言轻理所当然承包了所有罪名。在得到一大笔坐牢补偿金后成了这里的新人。

老大承诺老沃照顾好他的家人。争取给他减刑。

老沃本是个地方小官,小企老板,自然没什么异议。他对这里的环境都还算满意,除了自由没有,其它的都有。

老大不是别人。

是木心然的老爸。木风云。

老沃在入监前拿着新办的手机卡跟木风云通了一次电话。木风云语气生硬说以后没什么事不要直接打给我,联系我下面的人。

老沃说老大你放心,我这手机号打完就扔了,我后天就要进去了。

监里信号屏蔽,打不到你那里,我打给你是因为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没跟你说清楚。

木风云问什么事你说。

老沃想了想说这话我还真不好意思开口。

木风云说要什么你尽管开口你现在是我兄弟,兄弟之间没那么多不好意思。100万以下就不用开口了。

老沃说不是钱的事。钱上次老大己经给过我很多了,够了。我想说,这么多年我性生活怎么过然后沉默。

木风云安静了一会儿说,不好意思,这个我疏忽了,没事,我到时候给你安排个夫妻房。不是人有多大权力就有多大能力。

你老婆探监的次数可以增加些,但政府最近也管得严。特批最多一个月三次。

够不够?

老沃说不用管饱,管够就行,那老大就这样。

木风云说,好。

子炼的魂魄跟着安意如迷迷糊糊的从冥府来到了东宫。已是入夜。然后进了监区。安意如挑了个坐北朝南的好楼层,让值班的犯人开了锁然后带着子炼进了“号子”休息。

子炼的起居以后就在这里度过。

安意如看着这间只有20平左右的卧房再想到气派宽敞的幽冥殿突然心下一酸。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子炼。子炼并没有看她,整个身体倚在防撞墙上,像一只安静温顺的小羊。

防撞墙是为了防自杀用的一种监狱专用墙。尤其是判无期的。当然大都数监狱是没有这么人性化的,顶多天花板高度给弄高点。然后让这些人没办法上吊。很多在外面风光无限,不可一世的政府高官被长时间囚在这里心理上会有巨大的落差。思想也会步入极端。所以自杀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

安意如整理了一下给子炼带来的东西然后分门别类的放好,大都数都是些换洗的衣物。然后便开始仔细打量起房间来。房间虽小,但设施齐全:沙发床 ,电视机,书籍,洗漱用 品一样不少还自带独立的卫生间,基本上算是个小旅馆了。要不是犯事的都是官僚,哪有这么好的待遇。

安意如怜惜的看了眼子炼。像是在安慰他又像在说服自己。才两年,两年很快就过去了。到时候就可以出去了。然后我们结婚。把这些都忘掉。

本应进入轮回的子炼用两年的尘世赎罪来换自己的未来。她觉得已经很满足了。果然是神之使,神界给了他这么大的面子。

不过此刻的子炼双眼无神,形似梦游,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

刚才安意如去监狱长那边问过了。伙食还是可以的。想吃什么可以叫食堂做。给钱就成。囚服也不是一定要穿。穿家里的衣服也没关系。但番号要有的。方便领导管理。上级来视查的时候也要应付一下。

重要的是关在这里的不是高官就是富二代。素质,气质,智商都不至于太糟糕。

想到这些安意如似乎没那么内疚了。就当是给子炼来深造了。

要是没有高墙,铁网,岗楼,狱警。这里还真像个大学。

子炼恢复肉身后就完全不认识她了。不过她不担心这些。子炼的身体还在冥界的冰湖里。等时间一到,耶知华把封印解开,他又可以认回她了。这样想着安意如便去拉子炼的手然后把头靠上去。子炼的身上没有温度……清冷的气息弥散在小小的空间里……

夜己深,四周很安静,安意如也有些困了,便给子炼铺床。收拾完后见子炼还乖乖坐在那里像一座雕像。俊魅的脸庞神色淡漠。虽然精气神有些单薄,但依然玉树临风。

雅致的衬衣上绣着清淡素色的花纹。西裤却是英气逼人的暗红色把原本清瘦的他衬得更加修长挺拔……安意如无言的抱住了他……

原谅我,太害怕失去你。

良久,才放开了子炼。给他放倒在床,轻轻盖好了被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