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一场意外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11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陈一标看出来了,林诗诗被她哥卖了。

林强可能一直在给施总出主意并且从中可能收了施总不少好处,而施总为了得到林诗诗估计也是心智蒙敝。不过,在性开放的年代,用这招是最烂的。

林强的智商可见一斑。施总搞不好会因为林强的这个烂招从此被林诗诗彻底打入冷宫。

陈一标本想借个上厕所的机会给施总提个醒。劝他在这事上不要这么急于求成,林诗诗这样的女人要慢慢的追,要让她心悦成服的跟着你。

而且这种女人就算身体是你的这心也不一定就是你的,相反如果弄巧成拙不遂她意她还会记恨你一辈子。

可当陈一标看到施总给林诗诗一边倒酒一边夹菜的殷情样时他的一颗心就坚硬了起来。眼里也有了阴冷的寒意。

陈一标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找个机会拆穿林强和施总,那自己会不会给林诗诗留下点印像呢。说不定以后还能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她。

在经济上,他输给了施总。但是他那张脸,他自认,女人还不至于讨厌。

不过,他迟迟没有等到可以和林诗诗出去的理由和借口,林诗诗也是全程没有上洗手间的意思。他想过去给她倒酒然后不小心弄湿林诗诗的裙子和衣服,这样趁着林诗诗出去擦洗的时候他可以跟上去进谏。

但每次看向林诗诗的时候,林诗诗的那双美丽风情的眼睛总是有些不屑的瞟着他,仿佛在告诉他:“你看什么看,你还真以为你长得有些模样我就能看上你了,别自作多情了。”

这样,陈一标低头喝自己的饮料,他有个习惯,和男人入席,他除了敬酒很少喝酒。一来,他酒量确实不好。二来,和女人在一起,他有的是被灌醉的机会,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该洁身自好的时候还是该洁身自好。

不一会儿,林诗诗就有些醉意了,陈一标也亲眼看到施总在给林诗诗继续倒酒的杯子里偷偷放了东西。

“好了,今天就陪你们到这儿,我该走了。”林诗诗酒足饭饱任务一完就想到撤退。她有些摇晃的站起来。白皙的脸蛋微微泛着红晕,嘴角浮着一丝漫不经心的笑意。

陈一标看她那个样子竟有些怔了,林诗诗似醉非醉的眼眸又不经意的朝他看了看。

这一看像刀子一样锐利的划过陈一标的心口,陈一标竟十分想伸手拥她入怀,可惜伸过去的那双手是施总的。

林强朝施总挤挤眼睛:“诗诗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你送送她,开车慢点。”

林诗诗醉态可拘倒比平日里乖巧多了,她把施总的肩膀当成了一块枕头,头乖乖靠在上面一只手还指挥着他快走快走。

施总扶着林诗诗笑意盈盈的往外走,陈一标赶上去边跟上施总的步伐边说:“老同学这么快就走,不去唱唱歌?”

林诗诗醉眼朦胧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好哇,我正想去跳舞。你也去。”

施总搂紧了林诗诗,低头轻柔道:“诗诗,我看你有些困了,不如明天吧。”

林诗诗松了松身子,几乎要挣脱施总的手:“这么早就去睡,哪里睡得着。你不去,你就先回吧。”说完就把施总推开老远。

施总瞪了陈一标一眼,心里想说你小子来添什么乱,坏我好事。不过,嘴上只是说:“好,好,就一会儿。唱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陈一标马上笑脸说:“我请客,我请客。”

施总一想这陈一标又不知道他和林强的计划,便也不能堂而皇之的责怪他,或许他只是一番好意。

而林强之所以今天也把陈一标叫来,自是有他的用意。你们不是老同学吗?老同学都要过来拍我的马屁,就让你们相互制衡。相互竞争。好在两人的公司在业务上没有什么冲突,不然还真是一山难容二虎的。不过,要是他的妹妹,也让两人都保持兴趣的话,那林强马上就抓住两人的软肋了。

三人坐同辆车去了街角的“勿忘我”会所。因为施总一高兴也喝了点酒,所以车是只喝饮料的陈一标开的。

施总清晨醒过来的时候头痛欲裂,当他发现林诗诗的时候眼里是惊恐和怜惜的。

眼前可以用一片狼藉来形容。林诗诗的衣物,鞋子和包包都散乱了一地,陈一标那个狗杂种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了林诗诗的身上,两人几乎是一丝不挂。

想到昨夜的荒唐,施总后悔的想跟陈一标去拼命,林诗诗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却被陈一标分了一杯羹,而且还是在他授权的情况下。

昨晚,他迷迷糊糊记得他们三个进了会所开了个包房开始点歌,后来林诗诗便邀请他跳舞,玩到酣处三人又开始打牌。这期间,陈一标不停的夸他有福气。找了个女朋友这么漂亮。玩着玩着后来施总就喝高了。

望着林诗诗凹凸有致的身材,加上林诗诗药性上来,施总便开始对林诗诗动手动脚起来,林诗诗当时已是意乱情迷,当然不会推脱,很快便和他扭作一团。

当时,陈一标虽然也喝得大醉,但是尚存一点理智,眼看施总就要得手,加上喜欢林诗诗他有些醋意便上前去拉开施总,施总当然不乐意挥手让陈一标走,说这里没他的事了。

陈一标见施总喝得人事不醒,大着胆子问他:”施总,这姑娘不是诗诗,你放开她。”

施总理都没理,继续吻着林诗诗,陈一标有些急:“施总,你放开她,她真的不是林诗诗。”

施总陷在情 欲里,他的双手没有迟疑和停顿,嘴里含混不清的说着。

“今晚不管这女人是谁,我都要了。”

陈一标见劝他不动,又大着胆子问他:“那这事要是被诗诗知道了,她不是不理你了。”

说这句话,陈一标主要是想试探施总神智还清不清楚。

施总果然条件反射般的直了直身子,嘴里喷着酒气晃着头道:“你不说,我不说,这事谁知道,你该不会连我这老同学你都要出卖吧?然后去对那个什么什么……邀功?”

他说的是林强。

施总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红着眼看了看他,既像是嘲讽,又像是轻蔑的来了那么一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事,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心里只有诗诗。”

平常施总对他还是挺温和的,毕竟两人曾经是同学,他也知道陈一标从小家境不好,能混到如今这样算不错了。不过,今天不知怎么他就酒后吐真言了。

陈一标虽然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也算有了钱,但是在很多人眼里似乎只是女人的玩偶。

陈一标突然就内心疼痛,他跟所有女人的关系,都更倾向于金钱利益,而这些并没有让他彻底的迷失,他一直在寻找自己所需要的情感。也知道自己一直没有找到。

而刚才他看到林诗诗,那种感觉和内心的震憾是不一样的,他觉得他和林诗诗是同一类人。虽然他们出身截然不同。换句俗气的话说,林诗诗是唯一一个他想到要和她睡觉的女人,而不是做 爱。

生活最终不过是度日下去并且找个人陪伴,但是必需有尊严的度日。

陈一标一直希望,在他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之前,他已是不用让对方担心面对两人一起时将要遇到的柴米油盐的问题了,而是在对方眼里他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了。而似乎一切是那么讽刺,如果林诗诗能早一点遇见他,如果他能很幸运的被林诗诗喜欢,那么之前的一切又算什么。

他的身体已经麻木,也无法复原,只有想拥有一份情感的心是真的。

陈一标拍了拍施总的后背,又看了看被情药折磨的娇艳欲滴的林诗诗,眼里闪过一丝邪魅。

“这样好了,兄弟,在这方面你还是我有经验。我们……,我保证不去林强那儿说今天的事。”

“好,我先来。”施总已是大醉,他早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林诗诗醒过来的时候,包房里只有施总。她看到施总低头坐在沙发上抽烟。烟缸里的烟头已经有好几个了。她就是被这些烟味熏醒的。

然后她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身上盖着施总的阿玛尼西装和自己的外套。

大概是怕她会醒过来,对方并没有对她做什么。

“你醒了?”施总站起来,有些歉意的看着林诗诗。眼里除了心疼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得手后的高兴和喜悦,相反他的脸苍白的可怕,像要杀人一样。

就在几分钟之前,他拉着陈一标出了包间,然后拎着对方的衣领告诉他:“陈一标,我跟你之间的账,改天再算,现在你给我能滚多远滚多远。”

陈一标欲开口向他澄清昨晚的事。施总突然就把他的领带勒紧了,陈一标虽然比施总要略高一头,但是施总手上全是蛮力,他差一点就被施总勒断了气。

“闭上你的臭嘴,我叫你滚。我不想听你说话。还有,要是昨晚的事你敢张扬出去……你就给我死。”

眼前的施总像突然换了个人,突着一双眼对他叫嚣,陈一标被他的气势和他眼里喷向他的血腥的火苗给吓得两腿发软:“好,好,我走我走。”

“对不起,诗诗,我们昨晚。”

还没等施总说完,林诗诗啪的一个结实的耳光就打在他的脸上:“姓施的,你做过什么,用不着跟我说对不起。你给我跪着,跪到我让你起来你才能起来。”

事已至此,施总也只能跪着了。

林诗诗说完就开始面无表情的穿衣服了。

“我……我。”施总见她这样,心里忐忑的要命,整个心犹如坠入冰湖里,他转过身想请求林诗诗的原谅又被她的高跟鞋狠狠的砸了一下,林诗诗很会选地方,他昨晚哪里爽快了,她就选哪里砸。

施总“哎哟。”发出一声闷哼,疼的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林诗诗,对于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向来不会怜香惜玉。

她穿戴整齐,冷着一张脸,快速的奔向会所楼下,她要去找一个人。找他的哥哥,林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