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前往荒岛3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36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安董,她这么走了,我们庆阳真是前途未卜啊。关键是如果那些业务林诗诗真给隔壁那小子做的话岂不是让业界笑掉大牙了。”

华杰的心理素质真不是一般的强,出了这样的事,他居然还想着庆阳的前途,安子炼没找错人。华杰对公司忠心耿耿。

安子炼这次被林诗诗强吻后没什么特大的反应。这种大小姐有些过激行为也是正常的。只是他有些过意不去,华杰心里肯定不是很好受。他要是真喜欢上了林诗诗,那刚才林诗诗可是无形中使了离间计。

这才是最可恨的。好在华杰好像还没中林诗诗的毒。

“她没那么傻。”安子炼极为自信:“那人的公司规模和庆阳相差的天远,她无非是想压我一头。如果林诗诗真那么做那也是跟自己过不去,她绝不会这么做的。”

何况他很清楚和林氏的合作是相互利用,他的身份不只是庆阳的董事,林鸿泉更看中的是他在政界的地位。如今黄金部队也归他管辖了,他算是又沾上了军界的光。

“你每次都用这种直接把她忽略的态度跟她说话,她不生气才怪,她在你面前一点优越感都没有,其实我也能感觉出来,林诗诗喜欢的人是你,接近我也只是为了接近你罢了。只是,我这个人一向比较乐观而已。”

安子炼看着华杰,无奈的露出一个笑:“希望你别介意,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现在不是喜欢不喜欢的事,有了林氏的业务扶持庆阳未来的蓝图就是康庄大道,接下来哪个项目不需要用到钱?你真的不用想那么多,直接跟她裹大床,我保证庆阳的流动资金从今往后相当的顺畅。她对你,是性饥渴,不是性趣。”

见安子炼不语,华杰又窃笑道:“真发展到那一步你又吃亏不到哪里去。我是没机会,只和她接了个吻。其他的就没有了,她根本不给我机会。”

接吻。然后呢。

安子炼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撕开外包装,迅速倒出一根来点燃。深吸了一口才皱眉说道。

“林氏集团不是一台无脑的取款机。就算是林诗诗对我有那么点鬼迷心窍。林鸿泉可不是吃素的。林诗诗只是参与控股,经济大权还是掌握在林鸿泉手中的。而且我们只是同他们公司合作,和林诗诗真的不用发生。”他把肉体关系这四个字直接省略。

“可林诗诗喜欢你,只要你成了林诗诗的男朋友,谁管得了你。林董也最后得听你的。”

安子炼吸了几口烟眯眼沉思,烟被他两根长指夹着,他穿着白色衬衣,衣领处有一条素雅的蓝色花边,办公室内光线已经偏暗,他的脸部轮廓却非常白皙清晰。

终于他灭了烟,随手拿了纸巾擦了擦刚才被林诗诗吻过的地方淡淡开口:“林诗诗的男性朋友很多,也许,她对我只是一时新鲜。而且我怎么听着你很想把我卖了似的。”

“怎么会?说实话,看看你,帅得多恐怖啊,我有时候真看不明白,就你还怕被女人甩。甩了就甩了,这前仆后继的多的是。你只要注意点技巧,比如在现实操作过程中稍微的温柔一点完全可以摆脱被甩的命运。”

不知为什么,华杰现在很想把安子炼教坏一点然后推销出去。安子炼虽然也在努力经营庆阳,但他其实对于钱看得很淡,所以才会无法体会金钱对壮大一个企业的重要性。也许他无法摆脱被女人纠缠的厄运。但如果,他和林诗诗走到一起,那方贻就会知难而退。也不用祸害其他女人。

华杰觉得安子炼还是应该走捷径。前几日,那个萧然基金破产,好像也是得罪了林氏。林氏在华城算不上强势,但在天洲,在整个东南亚却是有绝对的影响力,盘踞在各处的势力更是数不胜数。

安子炼对着华杰笑了一笑,是那种人畜无害的笑,那双眼清澈乌黑。竟某名有种他被迫害的感觉此刻他的手机上进来短信的声音。安子炼低头一看,笑意更浓。任何雌性动物看到这样的笑都会忍受不住。然而安子炼的表情耐人寻味,好像在策划一些事情。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不会和她上床。”安子炼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气吞万里的话。

还没等华杰反应过来,安子炼就拉上他:“走,陪我去吃饭。”

某高档酒店内。林强正和一群公子哥聚会。

桌上的菜肴还没有上齐。林强一手把玩着一管最新的便携式手枪,一手还不忘在坐在他腿上的美女身上摸来蹭去。

这华城是禁枪的。他林强能随便带枪出来可见他的身份地位不凡。

“哎呀,林公子,你这里面有没有子弹啊,怪吓人的。”坐在林强腿上的美女声音圆韵悦耳,身材勾人心魄。此时正娇滴滴的倒在林强的怀里作害怕状。

“怎么,美人儿,怕我子弹走火,你受不住?哈哈哈。”林强发出几声淫笑。在女人脸上亲了一口还用枪身往美女敏感处顶了顶露出猥琐笑意:“你们女人最怕真枪。”

“你真坏。不要这样嘛。”要不是林强身后齐刷刷站着一排贴身保镖,恐怕林强就要对美女下手了。

“诗诗怎么还没到?”坐在林强不远处的施总一直看着门口的方向。他都好几天没见她了,今天总算是把她约出来了。林鸿泉果然是说到做到。

“你急什么,我妹迟早是你的。”林强勾勾手示意施总给他点烟,施总乖乖敬上:“大哥,你说她是不是又不来了。”

这个施总便是上次在楚红的生日宴会上拍林鸿泉马屁的朝阳科技的施总。

为了博得林诗诗的好感,这些天他跟林鸿泉和林强走得都很近,也从父子俩口中知道了林诗诗大概喜欢男人怎样的穿衣品味。以前那种花里胡哨或是靠吊牌金钱撑起的来的衣服全被他扔出了衣柜。取而代之的是低奢简洁的风格。

他今天理着简单的寸头,全身上下没有过多的装饰,连名贵彰显身价的手表也摘了。一张脸本就有些平淡无奇加上穿得过于朴素在一众身材彪悍一身肌肉的安保面前更是显得不起眼。

不过,他还是一脸的自信,毕竟他目前的经济实力还是可以的,而且林强和林鸿泉都没反对他去追林诗诗,相反还帮了他不少忙。

“瞧你那点出息。”林强朝施总呶呶嘴,从口袋里拿出一包东西,在施总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施总苦笑了一下,擦了擦额上的汗:“大哥,这样不太好吧,诗诗会打死我的。”

林强显得理所当然,还露出一副鄙视他的脸孔:“女人嘛,你不这么搞,怎么搞?就你这样的,我妹妹身后每天跟一打。难不成,你还指望她来扑倒你。”

这句大实话让在场的各位都强憋着笑。林强要不是看在这个姓施的听话又对他尊重的份上,这事他也懒得管。

他和林诗诗虽说是兄妹,但平时也走得不近。林强甚至还有些忌讳林诗诗在生意场上对她的夺权行为,一个女孩子不好好风花雪月整天操林家生意上的心,很是让他对这个妹妹不满。所以出于私心,他也希望今后的妹夫能和他合得来。最好是镇得住的那种。

“是,是,以后还要大哥在诗诗面前替我美言几句。”施总点完了烟,又去敬林强酒。服务得很周到,再加上他朝阳科技老总的头衔林强觉得脸上倍有面子,对林诗诗的不满减了几分。

施总身边还坐着一群来拍林强马屁的人。林强虽然没什么生意头脑,外界甚至还传他是个败家子,但他毕竟是林鸿泉的独子。再怎么不济也是今后林氏的合法继承人。施总这么被林强重视,众人还是有些艳羡的。

特别是和他称兄道弟的陈一标。陈一标就是庆阳隔壁靠富婆们的帮助业绩扶摇直上的一标理财公司老总。

说来,他和施总还是同学关系。论钱财,陈一标和施总是没法比的。这几年施总干得是垄断性行业,真正用科技在征服世界而不是智商可谓名利双收。而他陈一标,靠美色上位,夜夜笙歌才得到了应有的金钱和地位,如今好不容易苦尽甘来,还是远远的被老同学比了下去。

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施总不及陈一标的十分之一,但施总就是眼光独到。想想围在自己身边的女人不是徐娘半老就是索要过度陈一标不由得心里不平衡起来。

陈一标怎么会不知道林诗诗。听说她风情万种,似男人为玩物,而且又年轻又能干,是不少男人的梦中情人。他也曾想过,有一天,自己的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他也找个像林诗诗这样的女人共度一生。

而这样的女人居然很轻易的就成了施总的女人。陈一标松了松领带。已经没心思同坐在林强腿上的女人眉来眼去,这种女人充其量只是个精致的床上用品,根本没有利用价值,他自顾自低头喝闷酒。

不一会儿,林诗诗就进来了。她一进来,施总就拉开椅子同她招手:“诗诗,这儿。”

林诗诗今天只是简单衣着,脸上也只是化了淡妆。来之前,林鸿泉提醒她:“好好陪施总吃顿饭,还有你也很久没和你哥见面了,他也在。”

林诗诗回家后心情一直不好。正想出去喝杯酒。这次,她答应了。完成任务,她就去蹦迪,也不至于满脑子都想着那个人。

林诗诗勉强一笑:“路上堵,来迟了。”这话是对施总说的,她并没有招呼林强。其他的人她也根本没看。一副大小姐唯我独尊的派头。

林强也不跟她一般见识,说了句人齐了,手一挥让大家动筷子。

施总贴心的为林诗诗夹菜,林诗诗除了谢也不推托。众人只当是两人有默契。吃到一半,施总觉得气氛有些僵,便站起来向林强敬酒:“大哥,我敬你一杯。”

林诗诗一口饭喷在碟子上,陈一标眼明手快,扯了张纸巾给她。

林诗诗抬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这男的身材健硕,一头浓密直发。一双黑色的长眼,目光如鹰的看向她。高鼻,薄唇,脸上透出一股英气,关键是身上还喷着成份复杂的男性香水。

“谢谢,原来是你。”林诗诗脱口而出,他不就是那本杂志上的理财公司的老总,林诗诗感叹这世界真小。

陈一标受宠若惊。不过林诗诗的口气,有些玩味和不屑。不像是对他很欣赏的态度。他识趣的没有多问一句。

“诗诗,你们认识?”施总比陈一标更为诧异。

“噢,不认识,他好像上过杂志。”林诗诗淡淡说着,继续吃饭。不过,刚才的对视却让陈一标有些惊心动魄。见到自己的梦中情人,而且,林诗诗真的很美。虽然她今天穿的也不算性感,但那玲珑有致的身材还是一览无遗,在他眼里,林诗诗简直是尤物。

而这个尤物等一下就要被施总为所欲为了,他却不能帮她,他不由得又多看了她几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