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前往荒岛2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89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方贻看着安子炼的时候,华杰和林诗诗正好进来。而安子炼的双手刚好放在方贻的手臂上。

而华杰的手上还拎着从前台美女那里带过来的“田七痛经胶囊和女人姜汤”。

大概十分钟之前美女和华杰林诗诗两人在电梯口遇上。当时美女正对着袋子里的东西碎碎念。

好像说什么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秘书么,不就是天天可以粘着安董么,让老娘给你跑腿,我就不信安董看不上我。到时候,老娘也让你给我买这买那。嘁,谁没来过月经,至于这么装。

然后华杰阴森森的在美女背后说:“嗨,美女,这手上什么东西呀。”

美女回头一看是庆阳的二当家华杰经理有些惊喜, 不过一想到刚才自己说过什么他身边又杵着个林大小姐一下子慌了,别是刚才都被他们听到了。

美女低着头,故作镇定:“给方秘书带的止痛药。”

华杰换了副笑脸,拉住美女的胳膊问她:“方秘书怎么了?”虽然一脸的关心但美女也是聪明人知道关心的不是她。而是那个刚才她在念咒的方贻。

美女老实答道:“就是,就是我们女孩子来那个的时候不是要痛吗?就是些止痛的东西。”

“哪个?”华杰有些懵,倒是边上的林诗诗先笑了,然后他算反应过来。

“那不劳你大驾了,我正好要去安董那儿。给我。”

美女为难道:“经理,这不好吧,这是安董叫我去买的,换个人送去,他会不会觉得我做事太……”其实她还想再看看安董。他真是难得一见,而且一见就误终身的那种。以前觉得眼前这位华杰经理蛮帅的,可是刚才看到安董,刘梦儿的奋斗目标又换了。

“刘梦儿,我又不是外人,董事长今天吃这么空,这种事也管。”华杰一幅痞相,有些拽拽的说着,他全然是心里对安子炼这么关心方贻感到不满的最纯粹的本能反应。

刘梦儿听着觉得背后凉丝丝的,而且经理都认得自己名字,万一一个不小心不顺他的意被开了,那就再没机会看看好看的董事长了,便乖乖把东西给了他,粲笑着:“那麻烦您了。”

董事长不在的时候,华杰在公司一手遮天,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呀。东西递过去的时候刘梦儿还朝华杰讨好的挤了挤眼睛,臀部和胸自然又是高度运转。

“不客气。”对这种糖衣炮弹华杰也是见得多了,有些麻木。

看到刘梦儿,他突然想起和自己突然搞在一起又突然消失的“前女友”达令,出于本能的生理反应他想给她去个电话问候一下,刚拿出手机才回魂似的想起林诗诗这个大美女就在自己身边恨不能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虽然林诗诗长得花容月貌,身材性感,却出乎他的意料,只是陪他吃吃饭和谈谈工作,目前还没有献身于他的意思。

这一点,倒是让华杰动了认认真真追一把林诗诗的念头。不管她是真纯还是装纯。以她林诗诗的身价也实在没必要讨好他,反倒是他高攀她。

权衡一下,虽然心里对方贻还是贼心不死,但华杰觉得朝秦幕楚是人性的弱点,更是男人的弱点可以克服。

林诗诗听到安子炼的名字有些吃惊,她这段时间经常来庆阳公司,名义上是谈公事其实也想见见安子炼,但是都没遇上他。这么说,等会还能见到他?他和那个方贻看来关系不简单。而且这庆阳公司像刘梦儿这样的妖精倒底还有多少。

安子炼对方贻说:“方贻,你是不是想找个理由离开公司。如果你不是很讨厌我这个老板,我觉得你最好好好工作。别的不要多想。有空我给你看看公司的规划,只要你在公司做,将来不会吃亏的。我可以给你股份。”

然而只开了开口。还没等方贻回答,林诗诗和华杰就进来了。他的手正好放在方贻的两只胳膊上,他想劝劝她,一切以公司为重。她喜欢他是她的事,但那不代表他也要去喜欢方贻。这是两回事。

而方贻神色复杂的看着安子炼。这意味着以后对他的喜欢必需要隐忍,要克制。安子炼和她共处一室,如今她又牺牲女孩子的矜持表明立场,让她以后怎么面对他。他这样,是不喜欢她,还是现在还不是喜欢她的时候。而且,说这些时候他还他妈的这么好看,方贻简直是痛苦死了,就像她很喜欢很喜欢一件衣服,但就是买不下。

“你们怎么来了?”安子炼回过头看到林诗诗和华杰站在办公室门口。表情看上去都有些臭。两人当然是各怀鬼胎。

“安董好不容易来一趟公司,当然要过来见见。”华杰看了看方贻。这妞还是长得这么漂亮,而且来大姨妈了仿佛失血过多又多了些憔悴的美感。唉,这分明是心魔啊。而且心魔看着安子炼的时候太深情了,他怎么就能不难受。

方贻见有人进来连忙从安子炼身上移开视线。

华杰和方贻也有段时间没见了,安子炼不在,他也没什么理由光明正大的可以来见她。今天也是想过来看看她顺便绕过来的,想不到安子炼也在。这几天他和林董事长的女儿走得近,身价在公司的女职员心中又涨了不少,不知道方贻是怎么想的,会不会觉得他也是很受异性青睐的。

可是,眼前这两人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好上了。这安子炼的手放在方贻的胳膊上是要怎么样。

“你那消息还挺快。”安子炼见林诗诗也在便转头对方贻说:“你回去吧,自己能不能开车?不能我让小王送你回去。对了,那女的是不是刚来的,怎么还没见她送东西过来?”

方贻以为他说的是让刘梦儿买东西的事。便说:“是新来的,你再等会儿,她不会不给你送来的。”

那个刘梦儿是什么人华杰再清楚不过了。刚进来的时候就高调的同他献殷情。只是因为有林诗诗这个大小姐在他面前时不时的出现才收敛了不少,现在好不容易能进一回董事长办公室,还不得好好表现,特别是她那个俏臀和那对沉甸甸的奶一般男的真有些招架不住的,不过她这样的华杰在达令身上已经见识过了也就不稀奇了,华杰心想只要你安子炼让她做事,刘梦儿任你差遣,以后没事也会上来找点事做。

“是不是这个。”华杰晃了晃袋子对安子炼说道:“说是你给秘书带的药。”

方贻脸一红,有些尴尬。原来安子炼让刘梦儿给她去买药了。她刚才也是赌气说的,虽然经期她没什么胃口但肚子并不是很痛,不过安董能这么关心她,她也是没想到的。

和安子炼相处了两个多月,方贻也没见他对哪位女员工特别关心,虽然说他跟楚小姐走得近,最后人云亦云还传成了花边新闻但也不代表他就跟她怎么了,或许两人只是谈些公事。而且看起来好像还是楚小姐主动些又送咖啡又让他去参加生日宴什么的。这么一想,方贻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接过华杰手里的袋子说了句:“林小姐,华总,那我先回去了。”又对安子炼道:“安董,谢谢,我没事的。”

“好,那你回去吧。”

“来,你们坐。”安子炼招呼着华杰和林诗诗坐下,给他们一一倒了水:“刚才我看了几个文件,林小姐对我们很关照啊。”

林诗诗不说话,低头喝水。华杰笑笑:“都是诗诗的功劳。”

安子炼看一眼林诗诗,也笑笑:“是的,谢谢诗诗。”

林诗诗喝完水,拿着一本杂志在手上随便翻着,没表什么态。

“这不是我们边上那家理财公司的老总吗?大街上到处都是他这张脸,他还真能晒。”华杰凑了过去以肩并肩的姿势和林诗诗一起看嘴上评论道:“这年头,金融业竞争激烈呀,这老总都要靠出卖色相拉业绩了。”华杰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啃一口:“听说那小子长得还可以,咱们什么时候也曝光一下,安董。”

安子炼给林诗诗削了只苹果,递给她:“林小姐。给。我这里也没什么东西。”

“我又不是小孩子。”林诗诗接过苹果继续看着那本杂志,头也没抬下不过嘴上还是说了声:“谢谢。”

其实,自从两家公司开始合作后,安子炼也是拨了款给华杰去公关林诗诗的,看样子,华杰公关的不错。

“听说有个富婆看了这期杂志,没过几天就给了这男色一千万理财。就他那骗子公司分明是设资金池还理财呢。那女的离了婚的,从前任那捞了一大笔婚后财产,那男的现在都听她的,他这次倒是来了点狠的。骗财又骗色。”

安子炼知道华杰说的是谁。叫什么他还真想不起来了。

这人以前是庆阳公司pC业务上的手下败将,现在,也许人家实力也上来了。

林诗诗看了眼安子炼,他正专注的给自己削苹果,修长白净的手指抵着水果刀一路转圈。因为刚洗过澡,他身上还有些沐浴露的香味。

“安董,你说就凭我们俩,还搞不过他。他真是狗急跳墙了。”

“嗯,你长得不错,搞得过他。”安子炼拍拍华杰的肩膀笑笑:“不过你已经有诗诗了,那富婆就不要跟他抢了。”

这本是一句调侃之言,林诗诗却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苹果也不吃了,生气道:“你们把我当什么了,你们庆阳的棋子?安子炼,不,安董事长,原来你这么低极趣味。”说完,她欲走。华杰知道安子炼这个对着女人不会说话的人又说错话了,赶紧拉住她的手:“诗诗,怎么了,我们,他,不是这个意思,安董的意思是我们庆阳有你们天红这样优质的合作伙伴就够了,不用再找那些乱七八糟的了,诗诗。他当你是朋友了,才这么没忌讳。”

林诗诗刚才进来就生气了。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出气。她想挫挫安子炼的锐气,让他知道她们林家给庆阳带来的利益,不是随便哪家公司能给得了的。

“朋友?我哪高攀得起你们安董。”林诗诗这大小姐脾气一上来自己都压不下去,她心想,安子炼今天你非得跟我道歉不可,反正很多项目都是起草项目还未收过庆阳一分订金或是合作资金,只要她没签字。随时都可以变动。

这些,三个人都心知肚明。

“你别说话,让你们安董跟我道歉。”林诗诗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生他的气,气他躲着她,拉一个华杰当挡箭牌,气他对女秘书那么关心对自己却不冷不热。气他的自以为是。

安子炼从沙发上站起来,但他只是说了句:“我可能是有些低极趣味,工作上的事林小姐还是跟华杰沟通吧。”不仅如此,他还在华杰诧异的目光下有条不紊的整理出庆阳和林氏的所有合作资料,然后放到华杰面前,像是提醒又像是见议:“华杰,你也是公司的大股东,你的签字也是有执行力的,只是每个项目你必需让我知道相关事宜或是通过方贻代为转告,所以,这些我刚才都看过了,你签吧。”

“要是我不同意呢?”林诗诗走近安子炼,拿起刚才扔下的杂志在安子炼面前甩了甩。

“何不给他们做呢。安董不稀罕,人可是巴不得呢。”和林氏合作已不是实力的象征而是潜力的象征了。林诗诗一张脸逼近安子炼,两人几乎五官贴近。

“诗诗,是我们说错话了,你别这么说。”安子炼这次恐怕又要得罪林诗诗了。林诗诗的喜好他到现在还没弄清楚,看俩人剑张拔驽的样子,急得他也快没招了。

就在华杰计无可施,不知道如何挽救安子炼的错误时,林诗诗吻上了安子炼。

林诗诗吻了安子炼足足有一分钟才放开他,然后对着错愕不已的华杰说道:“上次,你们安董没经过我同意就这么对我,你觉得我今天是不是也该这么对他。他以为他是谁,自己低级趣味也就罢了,搞得好像我林诗诗是个妓女似的,这世界不是只有男人才可以玩女人的,女人照样可以玩男人。”

华杰一脸僵笑。他算是看明白了,林诗诗喜欢的人是安子炼。尽管她说得趾高气扬,东拉西扯,那一脸得逞的笑意却挂在了脸上。 看着狼狈不已的安子炼,华杰突然有种解脱之感。

竟特别的轻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