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前往荒岛1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363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很快,安子炼就收到了楚红的再次邀请。一起去荒岛旅行。

楚红这次打电话给安子炼的语气,听上去,很明显比上次沉稳多了。是料定安子炼一定会去的那种语气。

那晚,安子炼悄悄开车去了木心然的家。上次把她送回家后隔天方贻就以一大堆事需要董事长亲自定夺的理由让小王开车来接他去公司上班。

小王上下班经常给方贻停车两人一来二去挺说得来。他们一个是安子炼的秘书,一个又是他的司机当然会经常沟通安子炼的一些喜好。司机小王估计这方贻秘书见安董有段时间没来公司这期间又不断传出安董和花园酒店楚经理的绯闻,方贻多半是不淡定了或是是想安董事长了所以……于是那天,安子炼去见木心然的那天白天小王便心照不宣的去国土局接人。

安子炼见小王笑眯眯的来局里接自己倒也爽快,同钱秘书交待完事后就跟着小王去了公司。办公室里的文件确实堆到一米的高度。要不是安子炼亲眼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只离开了公司一周庆阳就有了这么多业务交易。不管大的小的文件反正就是有一米多的高度。

公司的大部份事都被华杰和方贻处理的井井有条。这次荒岛旅行倒也没什么非拖着他不去的理由。

只要对付完方贻交给他的“重要”文件他又可以无事一身轻至少一周。

这次虽然离开办公室有些日子,方贻对他却是全程一张冷脸,让安子炼哭笑不得。平日里他前脚一到,方贻后脚就为他端茶递水了,可这次方贻只给了他一堆需要签字的文件和楚红寄过来的一个装着咖啡豆和咖啡机的快递,脸部表情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直到安子炼同她拿庆阳顶楼的钥匙,方贻才开始抬头看他。这突然的直视让安子炼有些窘迫。虽然安子炼是他老板,但不知道为什么,被方贻这么火辣辣又有些深度的看着确实有些不自在。

“怎么了?”他终于鼓起勇气问小秘书。

“你不在,我想你。”方贻也终于鼓起勇气。这段时间,只要是中午休息,她都会去一家叫做“捧在我心”的女子修炼馆修身养性。并把暗恋自己老板的事跟馆长表述了下。馆长见她长相不俗,气质不俗谈吐不俗便觉得她会拥有一份美好的爱情。前提是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爱他,就大胆说出来。

可不,这段时间方贻在安董事长和楚红的绯闻下实在忍的辛苦。便想见他,然后问问他,他喜不喜欢她。可是,安子炼人一来,方贻就慌了,她是怎么了,明明只是来工作的,这样向老板示爱真的好吗?但是安子炼不在的日子,她跟丢魂一样。哪怕这次告白的代价是离职她也得说。

何况,方贻也有了辞职的打算。如果,安子炼真的能接受她。她也不会让别人说三道四的。她完全可以自立。并不是为了安子炼的钱或者地位。于是,她多看了他几眼,要是表白失败也许以后就……终于方贻还是说出来了。

“华杰也说他挺想我。怎么了,不都好好的,过段时间会好些,现在局里忙。”安子炼觉得气氛不对,他也能领悟出方贻的意思。但是方贻,他只是她的秘书。这喜欢她,以后两人还能不能正常工作了?更何况这个问题他想都没想过。安子炼对着方贻挤出一个笑,接过钥匙几乎是落荒而逃。

去顶楼洗了澡,换了身新的西装,又给自己冲了杯咖啡,整个人都收拾舒服了他这才打算下楼去审阅文件。因为那一米高的文件可以断定今天是要加班的。估计还会很晚。拉开门把时忽然他又想起了什么,又回身进了洗手间。掏出手机,对着洗手间里的镜子安子炼给邢天打了个电话。内容很简洁。他要木心然的电话。

“噢?木主任的电话是吧?可以呀,不过我要你汽车上的CD作交换。”邢天似乎很期待他会打电话问木心然的事,他的语气隐隐有些兴奋。好像脱口就会问。你要她电话作什么?

“没问题。”这个也算是交换,他们父子果然不是同一类人。

很快,邢天的短信就过来了。

回到办公室,方贻还在自己的位置上忙碌。安子炼一进来,她好像表情起了些变化。安子炼知道方贻哭过了此时正在极力掩饰。

办公室内一下子静得可怕。

安子炼径直走向自己的那张办公椅。站定在那里,出了会神,方贻那边传来的只是键盘声,仿佛方贻也和他一样屏着呼吸,这键盘声似乎很好的掩盖了来自人体内的某些情绪和软弱。

安子炼站着,摸着自己那张极好的办公椅扶手上的皮质纹路,心情复杂,这椅子还是当初他和方贻一起买的,贵的一蹋糊涂。他站着,没有坐下去,情绪多少还是受了些方贻干扰的。

“你出去给我买些吃的,我可能会弄到很晚。你正常下班,不用陪我。”安子炼拉开椅子,堂堂正正的坐下去,瞬间恢复了董事长的面貌。

“谁要陪你,东西恐怕也不能帮你买了,我不方便,肚子痛,今天来那个了。”方贻抽了抽鼻子,语气极低沉。然后拨了前台的电话。叫了人过来。

安子炼跟人类相处了三个月,还算听得懂人话。他也不再说什么,低头看文件,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他不认识的美女扭着臀顶着一对山峰进来了。

“安董。”美女娇滴滴的叫了一下安子炼,安子炼正在仔细看一个项目内容没有时间抬头欣赏她。

“怎么是你?”方贻好像有些吃惊:“小林呢?”

“噢,林小姐今天有事请假,今天我替她做事。”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方贻,又转过头继续用那动听的能掐出水来的声音请示安子炼:“安董,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

这语气听着非常专业,但安子炼听着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他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提醒道:“注意一下措辞。我不需要服务,而是麻烦你给我去买些东西。”

“不麻烦,不麻烦,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职责。”美女的措辞还是很专业,还是说到了服务,安子炼词穷,也懒得跟她计较了。因为方贻就在边上,他有些不好意思,便示意让她走近些。

美女受宠若惊。几乎是小跑着来到安子炼的身边:“安董,您说。”

安子炼被她身上的香水味刺激的想吐,但是神力一上来,吐的威力削弱成反胃。他几乎咬牙切齿的说道:“麻烦,你给我秘书去买些……就是你们女人一个月来一次的时候闹肚子能不痛的那种?”

美女看了看安子炼的脸,恍然大悟,低下头,很淡定的说道:“安董,您说的是不是避孕药?”

“应该是糖,姜糖。”安子炼脸很明显的红,那种药他还是知道来历的。看到美女看着他眼里有一团小火苗出现,非常简单直接的公布了答案。他本以为这个女职员会顺着他的思路自己安排,这方面他必竟不是专业的,哪曾想和她思考问题的角度完全不在一个点上,住邢天家里的时候,他有次学做菜要放糖,嫂子同他解释过白砂糖和姜糖的不同功用。还笑他什么都不懂。

美女还保持着那个倾听的姿势,安子炼只能自己从位置上站起来和她拉开些距离:“你也可以去药店问一下。我也不是很清楚。”

“好的,安董。”美女仍旧依依不舍的站着。

安子炼看了一眼方贻的位置,方贻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他手一挥,有些茫然道:“其他没什么事了。”

下班的时候,方贻收拾完东西正要走。安子炼从山一样的文件堆里抬起头叫住她:“方贻。”

“安董?”

“痛不痛了,现在。”

这突如其来的关心有些安慰她的成份,整一下午,他们都各忙各的。方贻回头好玩的看着他。“安董说的是哪里的痛。”

她已经表白过了,可她老板什么也没表示。他是不是压根儿就觉得我很可笑,方贻想。她突然又想哭,只是想办法克服了。华杰有次对她说,方贻像你这种大美女应该不会遇到失恋这种事吧,要是什么时候你觉着难过,你想想我,你肯定不会难过了。虽然这逻辑牛头不对马嘴,但只要方贻心里难受,想起这个人总会有些莫名的喜感,方贻的的坏心情就神奇解脱,这次竟然也不例外。

安子炼见方贻脸色不好,看着像东西收拾完了下一步就是下班,便放下了文件和相关资料走了过去。

“方贻。”安子炼拉过她的胳膊,让她面对自己,之后两手抱拳:“你喜欢我。”

方贻觉得和反应这么迟钝或是故意这么迟钝的人简直无法沟通。她瞪了安子炼一眼,眼眶一下子红了。她是喜欢他。她是喜欢他,他这个人就是这么可恨。庆阳公司的每个女人都对他感兴趣。他还装不知道,你说可不可恨。

安子炼走近了方贻一些。像是要来抱她一下,方贻只觉得目眩。周围的空气似乎都不一样了。

她只看到董事长那张帅脸在灯光下清丽无比同时又有说不出来的神秘。有些好看的过于神圣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