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情窦初开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66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心然还没出来?”木风云盯着女儿的房间问着外面敲门的张姨。

这都早上九点了,看张姨的样子木心然还没出门。

“没有,小姐好像关在里面发呆。老爷,你说发生了什么事会让小姐连医院都不想去。”不是张姨要八卦,而是木心然从小到大人生最大的亮点就是自闭,而除此她真的活得太中规中距,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八卦。所以,她的生活一旦脱离正常的轨迹,比如少吃一顿饭这样的事发生都会引起身边人开始八卦一下她的兴趣。

“你先去忙吧。”木风云觉得心然也到了该找男朋友的年纪,有些情绪也是正常的。

“好。”

“风云,你也走吧。我去看看。”沈月如递了件大衣给木风云:“这几天天气不稳定,你多穿些。”

“好的。”木风云拍了拍沈月如的手背从沙发上拿起公文包转头又吩咐张姨:“心然可能是最近工作有些累,让她在家休息几天也好,噢,对了,她要是没胃口,你做东西时多弄些花样,月如,有什么事你打我电话。”

“好的,老爷。”

“好。你去吧。”

沈月如拿着张姨端给她的银耳红枣羹走向木心然的房间。

“心然,开门,是妈妈。”

室内静默了几秒,之后门才开了。木心然穿着睡衣,眼睛似醒非醒:“妈?”

“张妈说你没胃口,我来看看你。”

“妈,我没事。”木心然抓抓头发,打着呵欠坐进沙发里:“这两天人有些累,想在家里休息几天。你们不用管我的。”

很显然的,经过昨天的事,她需要好好的静一静。

“心然。”沈月如把银耳红枣羹放到桌子上,关上了门:“你有心事。”沈月如看着木心然的眼睛,知女莫若母。在外求学那么多年都没听她说过一次累。这次怎么就?沈月如下意识的摸了摸了木心然的额头有些吃惊:“心然,你在发烧?”

“是吗?”木心然自己摸了额头,这才反应过来那里是滚烫的,自己还是医生呢,怎么就没发现体温已经不正常了。

安子炼?

“妈,昨天,我真的是安部长送回来的?”

昨天她晕倒在他的怀里,然后便是听说他把自己送回了家。不,是抱回了家。所以她觉得实在无法面对家人了。

也许在他们眼里她是医生,很少会以这种狼狈的姿态示人,而那会儿她是真的吓晕了过去。

不过还好,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头顶的吊灯很熟悉,环境也很亲切。当时她迷迷糊糊看到张姨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然后是木风云和沈月如的表情也很是吃惊。

她听到安子炼最后好像在对她说:“我走了,好好睡一觉就会好的。”那声音是非常温柔的声音,以至于很长时间木心然陷入梦里安子炼的声音都萦绕在耳。

小时候她遇见的那个天使真的是他吗?她心里一直装着的人真的是他吗?如果是,为什么会是以这样的状态相遇。为什么他们之间好像还恒亘着什么?

她不愿意去面对和憧憬。但是又不甘心。

“真的。”沈月如觉着女儿也许是烧糊涂了,被这么一个有地位又长得让人过目不忘的男人抱回来居然都会没印像。

“那他人呢?”木心然有些艰难的开口。她好像,好像有些想见他。她还有很多问题没问他呢。现在她脑子里有十万个为什么。她现在对他的感情应该是失散多年的亲人重聚时的那种感情。

“他回去了。”沈月如微笑着看她。“昨天,楚红有打电话给他。”

“噢。”楚红,楚红。木心然竟然忘了安子炼好像是楚红的男朋友。木心然很快喝完了那碗红枣银耳羹她把碗放下说:“妈,我再睡会儿。”

“安部长对她说我在木市长家,木市长的女儿在宴会时突然晕倒了,我送她过来。心然,你和他是怎么回事?”

安子炼在向楚红解释?现在她的妈妈又要她解释。他们俩真的让人觉得有秘密?

“我和他能有什么?就和他见过两次,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很多人都可以送我过来,我的学长不就在我身边吗?冯志卿呢?”她突然的就有些懊恼。

“你的那位学长刚到天洲,哪里认识我们这儿。”沈月如觉得木心然情绪有些古怪,好像特别不乐意和安子炼扯到一块儿去:“大概是上次安部长来过我们家,所以才送你回来的。”

“是吗?”木心然还是有些精神恍惚,总觉得自己像在做梦:“妈,你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没有。”沈月如见她这样,知道她一定心里还有事便接着说道:“昨天也不是安部长一个人来的,那位冯学长也跟着来的,而且看上去比安部长要关心你。我倒觉得小冯这个人挺不错的,他后来一直守在你旁边,先别说他们了,你这里有退烧药吗?先把烧退下去。”

“在那边。”木心然茫然指了指床对面的电脑桌:“右边,第二个柜子。”

事情似乎远比她想像的要复杂。

等喝下水和退烧药,木心然才醒悟过来:“那,那学长为什么当时不把我弄醒?”

弄醒了,安子炼不是就不用抱她回来了?他这样,不让人误会才怪。

这是一个技术活。而对于像冯专卿这样的医生来说弄醒一个人有很多种方法。

安子炼昨天在众目睽睽之下为什么要那样抱着她。

“不是小冯不想弄醒你,事实上他人中穴也掐了,各方面都观察了一下你。最后说你是潜意识不想苏醒或者是劳累过度,只要有充足的睡眠和休息就好了,噢,他还睡在隔壁卧室,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看他是医生,对你也算关心,又是你的学长就暂时把他留在家里,妈妈怕你晚上有什么突发情况。人民医院那边我已经去过电话,给你请了假,院长说没事,等你醒过来并且让小冯确认了没事再过去也不迟。”

“心然。”沈月如帮木心然盖了盖被子:“你再睡会儿,妈去准备些菜,等下让小冯在家吃饭。”

“嗯。”也只能这样了。想来昨天也对不住冯志卿,第一天来这儿不但得不到照顾反而还让他为自己担心。

沈月如又问道:“安部长昨天那样抱你回来楚红会不会?噢。妈或许想多了,楚红是你朋友,也许他只是下意识的把你当作她的朋友想送你回来而已。改天我们再去谢谢他。”

“好。”木心然咬唇低思,经过昨天,她竟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人了。

沈月如出去后木心然侧身躺着,一颗心久久未能平静下来。

昨天到家门口的时候她其实已经清醒了大半,但整个身体却不由自己控制,手脚僵硬无法动弹仿佛全身被施了某种咒语。这种感觉就像是手术台上被麻醉时的感觉。只是把她抱在怀里的那位男士身上散发出来的青草气味实在让她无从抗拒,她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的,但是那年,她的的确确看到他的存在天使的存在而且情之所引。

他似乎早就知晓一切,那么为什么不在最初告诉她真相。而且楚红,她如今又是他的谁?一句轻描淡写的他们之间没什么就真的没什么了?

而且,上次在酒吧的时候,她还看到有另一个女孩好像也对他有好感。

这样的他,她还能期待什么。木心然突然觉得累对他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搅乱她原来平静的生活。不知不觉高烧中的她又开始昏昏欲睡。

“安部长让我来吧。”冯志卿见木心然的家到了,便要转手抱人。他觉得安子炼虽然出于好心但在不是木心然男朋友又似乎是别人男朋友的情况下对木心然有此举的确让人怀疑他的动机。他不相信这世上有如此坦荡之人尽管他一举一动看上去都像是君子行径,脸上也是一副清心寡欲的神情。但是不知怎的木心然和他就算静静的这样依偎着都会让人看得脸红心跳。

是各方面匹配度都很高的缘故么,还是传说中的夫妻相?抑或是画面太美?

总之。冯志卿认为这个男人对自己而言绝对是情敌的不二人选。不,几乎是所有男人情敌的不二人选。

一路上,冯志卿把这种感觉对照自己的心理反应作了精准的归纳。最后确定,这不是他因一时醋意所产生出的错误判断而是一种非常现实的认知。这两人彼此有感觉。

木心然,不像是普通的昏迷,更像是忧思过度或是惊悸产生的失去意识的行为。而这个男人有能力这么锋利的影响到她。她在逃避?

能让这么坚强自立的人逃避现实那得是一个多么强大的人。

冯志卿开始回忆那个男人。那个叫安子炼的男人。

他拥有精雕细琢般的面庞,英挺秀美的鼻和樱花般的唇。给人最初的感觉还有些忧郁。这样的男子生来就是来秒杀女人的。冯志卿一向视自己也是大帅哥一枚,而昨天见了安子炼却生出些自惭形秽之感。且不论他的长相,从男人自身的角度出发,他对木心然做这种体贴的动作足以证明他是喜欢木心然的。虽然这个人温和自若隐藏的很好。

如果,他不是这样绷着脸,是笑,那么木心然肯定就中招了。

昨天,当他要从安子炼手里抱过木心然的时候他看见他笑了,我靠他居然非常淡定的对他说“还是我来吧。”简直就是厚颜无耻的最高境界了,那眼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这种男人一旦挑衅起来真的分分钟能杀死人。

这一幕。一直在冯志卿的脑中。他坐在沙发上看书,心思却全然不在上面。

木心然,你也喜欢他吗?为什么如果你喜欢他我会难过?从昨天的情况来看,楚小姐才应该是那个安部长的恋人吧。

“心然又睡下了,但吃了东西,你怎么知道她喜欢吃红枣银耳羹?”沈月如笑眯眯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冯志卿,打断了他的思绪。

“噢,伯母,让她多睡会儿吧。她醒了肯吃东西了就好。在C国的时候我经常看到心然姑姑给她做这个。”

“噢,原来是这样。”沈月如有些感动,木心然在C国求学的那几年木语欣为木心然做了很多。她真的对她一直心存愧欠。不过,这个冯志卿又何尝不是有心之人。她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喜欢自己的女儿。

“她还好吧?”

“有一点发烧。不过我已经让她吃了退烧药。”

冯志卿立马就放下书,几乎也没怎么想就走向木心然的卧室。

“小冯,我去做菜。你喜欢吃什么?”

“伯母,你做什么我吃什么,我不挑食。”冯志卿回头笑笑,说完便进木心然的房间了。

沈月如和张姨相视一笑,准备去超级市场采购些新鲜蔬菜。张姨让守着院子的小李进客厅去。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总有些不好。虽然冯志卿文质彬彬谦恭有礼 ,但是作为木家的老阿姨无论什么时候脑子都不能浑。

“你呀。”路上沈月如笑眯眯的指着张姨的额头:“真是。”

“我也是为了小姐嘛。”

“好好。”沈月如是一脸的满意。

“夫人,您难得陪我去菜市场。您是不是觉得这小冯喜欢小姐。”

沈月如不置可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心然喜欢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