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来日方长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536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就是昨夜来找我的那位姑娘了?”

安子炼迈下床前台阶,走到桌边坐下。伸手从花瓶中折下一根紫荆放到鼻下轻闻。花蕊处传来柔柔的淡淡的花香。

眼前闪过木心然的身影。这个女人要么不见,一见便如影随形。呵呵。

看他温情脉脉又有些落寞的样子白无常皱眉:“谁?”怎么又有姑娘找他。

“没谁,你领导。”安子炼玩弄着花枝,给白无常一个无可奉告的背影。呆在人界快两个月,说领导是很自然的。

只不过领导啊高层啊上级啊白无常都是听不懂的。

“是哪位姑娘?我认识?”白无常急道。他是安子炼他不敢动他,要是别人他早上前扯人家衣领了。

虽然他也是温润公子一枚,但是一遇到关于安子炼的事个人形像就一点也不重要了。

“就是你说的那位意如公主,她昨晚来找过我。”安子炼如实相告。

“她来找过你。那有没有提到我。”白无常一直想找点存在感。

“没有。”

安子炼之前以为他俩早就碰过面了,然后是白无常跟幽意如透露他的地址的。

但再仔细一想,好像他住哪里白无常也是不知道的,不过这个好像没什么关系,毕竟这两位都会法术,找人对他们来说不难的。

“我觉得你和她都应该离开这儿。你没有杀那些人最好,她,我等会儿也去问问。”安子炼想起早上木心然跟他说过,其中一具尸体是枪击致死,那这事会不会和青龙帮有关系。

“意如公主在哪,住你那了?”白无常心想坏了,该不是两人一见上就同居了。也难怪幽意如长得那么漂亮,不过以安子炼如今的凡人之姿,在那方面可是不能跟幽意如乱来的。

“嗯,她说一会儿就走。”安子炼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皱眉道:“她要是走了,人又是她做掉的,那我找谁问?”

“你昨晚留她过夜了。”白无常情绪有些低落。这是重点,他才不关心那些死人是怎么死的,反正死都死了,操那份闲心。

“白无常,你是不是有些过了。”

白无常听他嗓门一下子提大了便赶紧正色道:“属下,属下多嘴。我只是担心你”眼前这位可不同于以往跟他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寒王,阴睛不定让他难以捉摸。他竟一时大意了刚才还和他亲昵的称兄道弟起来,真是笨死。

而对他那种莫名其妙的情愫也变得有些难堪。

“这不是你们曾经好过一段么?”

安子炼瞪他。那意思是怎么个好法,他怎么不知道。上次为什么不说,不是说人家只是暗恋他么,没说是他也喜欢幽意如,难怪她不肯走,难怪他让她走她一脸伤心。反正早上他说要去工作的时候,她一脸的不舍,那样子,今天走不走不一定。

“白捕快,别来无恙?”幽意如一阵裙袂飞扬,从空中降落,堪比仙女下凡。

“公……公主。”白无常见是幽意如有些吃惊恭敬弯腰道:“属下参见公主。”

“免了,来这么久也不知道知会我一声,害我亲自跑一趟。”她是让白无常来打听安子炼消息的,哪曾想竟然是有去无回了。

她这气场和昨晚完全不一样,竟连安子炼也有些肃敬起来:“公主好。”

毕竟以后还要再回冥界,怎么样也要行个礼。

“子炼哥哥,你就不必了。”幽意如见他作了揖,赶紧扶了他一下:“不好意思,我一路跟着你才到了这儿。”

她。果然。是。个。麻烦。这以后,他是不是就失去人身自由了。

“恕我直言,我真不记得那时候的事了。”

安子炼转过身看了看垂着头的白无常和颜悦色道:“好了,我知道你也是担心我,怕我被什么妖,什么女鬼利用了。你这几天怎么样,身体还行吧?”

他向白无常传递了求助的眼神。

“还行。你呢?”白无常心领神会的点了下头。

“我还好。”安子炼认真道:“无常,意如公主就麻烦你带她回去,我担心她久居于此身体吃不消,冥王也会担心公主的安危。以后这里就是我们三个之间的秘密领地,有什么事我会借力通知你们。”

幽意如知道这是安子炼要让他们走的意思,不知不觉便又难过起来。

安子炼现在一大堆事,公司要去,部长要当,楚红的生日要参加,青龙帮的人也要去见,尽管这两个人可以隐身,但是总觉得携带不方便。

白无常心里对他说,你以为只有她难过么,其实你变成这样我也很难过,虽然两年后天神说你还是会回来,但是天神的信誉谁知道。天堂和地狱本来就是两个世界,天神再怎么要惩罚你也不可能让你做冥王的上门女婿。

缓兵之计。天神的缓兵之计罢了。

“寒王放心,我会一路照顾公主。把她送回冥界。这次来我们只是想看看你是否平安。要是这里有人加害于你或者谁让你受气,你可以用这个告知我,我替你出这口气。”此话一出,白无常手中已横出一把剑,剑身慢慢在他手心中缩小直至匕首般大小。安子炼仔细一看,剑柄处有一个小小的“冥”字。

“这把是勾魂刀,有我的魂力在上面,关键时刻会护你周全,你小心保存,我等着寒王物归原主,世事难料,带着防身也好。寒王,你保重。”

“谢谢。你也别一口一个寒王,我现在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凡人,你们能这么关心我,我已是感激不尽,无常,公主,你们也保重。”

“你法力没有尽失,还能看得到我们,照理说你应该不认得我们了,可是居然还可以想起一些,只是不全罢了,也许这跟你服用了一半的还魂丹和龙蜒草有关。”

“嗯,白捕快说得没错,那两样东西,只能人之将死的时候服用才有效,现在就算是我从父王那儿给你拿来服用也于事无补。这事,多怪我父王。”

“这事不怪他。”安子炼不计前嫌。以后他还要回去。不能属目寸光。

此次幽意如独自一人离开冥界,他相信父王也是一顿好找了。以后估计也不敢这么对安子炼,实在不是她不孝,而是这件事冥王这么做真的有些过份。好歹也是为了救冥军安子炼才中了毒。幽意如平复了下心情道:“子炼哥哥,你我离别在即,我又送你什么好呢。”

“公主不用,我怎么能要你东西。”安子炼受之有愧。毕竟,她在他心里没有什么地位,他多少觉得有愧于她。

“不如我送你这个香包吧,我也要你物归原主,你可不能随随便便把它扔了。”

幽意如从腰间的丝绦处扯下一个香包递到安子炼手里。

安子炼郑重其事的收着了。幽意如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依依惜别。安子炼此时此刻也不好躲闪。

白无常见他们恩恩爱爱那小样有些吃味的用手擦了一下鼻子:“嘿嘿,公主,你送他这个,他身怀异香不是更容易招惹妖魔么?”

“胡说,这里面装着神鬼七杀令,见神神躲,见鬼鬼走,你懂什么。”

果然是高贵的遇见要饭的,这东西白无常在冥界活了这么久,可是从来没听说过。

“这可是我娘亲手给我的护身符,我从小带到大,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了,子炼哥哥你可千万别弄丢了。我等你回来。”这最后几句声音已是细如蚊呐,脸上也是娇羞一片。

‘“嗯。”安子炼一人拉一只手:“走,带你们去吃饭。”

散伙饭。

地点选在庆阳路的“江南村”。那里相对人少,安静。

那顿饭白无常和幽意如算不上吃饱喝足,两位本来对人界的食物也没什么兴趣。权当是陪安子炼。那个服务员对安子炼一个人吃,面前却摆着三套餐具还时不时的自言自语感到很奇怪最后才悟出可能这个人是喝多了。

然后就是安子炼几乎整个晚上都在不停的刷卡,给这两位他脑子里始终有些印像但又想不起来和他们发生什么故事的故友买了他认为他们会喜欢的东西。

然后便是安子炼早上从别墅醒来的时候,一切都显示正常,只是安子炼突然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种突然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感觉。

他在刷牙的时候接到方贻的电话。方贻在电话里告诉安子炼给他找的房子周边设施齐全,离国土局和庆阳公司差不多远。安子炼含着牙刷口齿不清的跟她说有空他会去看看。

“那钱要交吗?”

“交吧。”

“你已经有好几天没来公司了。”方贻最后跟他说。

“嗯,最近国土局事多,不好意思,失职了。”安子炼官方的安慰了一下她。

“你想我吗?”方贻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本来也只是想想,谁知舌一滑就漏风了。好在音发得比较俏皮,有些开玩笑的意思。

说实话安子炼还没有完全从昨晚的场景中清醒过来。整晚的睡眠状况也不是很好,梦一个接一个,醒来后又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有看见枕边放着一把如匕首般大小的剑和一个香包才突然想起昨晚白无常和幽意如已经离他而去了。

不知怎的就觉得眼里有些酸涩。

“……”

就知道会是这样。方贻羞的想把电话挂掉,又不敢。

“想。都想你们。最近是不是收到过咖啡?”这两句根本不是在一个节奏的,好吗?

“嗯,楚小姐寄来的,就是上次跟你一起睡过宾馆的那位小姐。”方贻这个后缀加得很彪悍。

安子炼白了她一眼,想想在电话里做这个动作也是浪费,便叹了口气。

这口气叹得方贻都哭了。

她真的很想他,七天了,他没来公司七天了,作为他的秘书在职位上形同虚设不说,在生活上也是失魂落迫。

方贻当然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是爱上他了,可是安子炼毕竟是她的上司,她这样做别人会以为她太有心机。对董事长别有目的。毕竟对安子炼有这些小心思的女人又不止她一个。她不过是稍微幸运了点而已。

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时候想想安子炼还真像月亮,而且还是井里的月亮,碰一下就碎。于是,她想到辞职。她想凭自己的能力开一家公司,哪怕是一家小公司,这样在气势上至少是不输他的,在面子上也是有尊严的。

她想的很清楚了,与其天天这样痛苦着,不如和安子炼正面交锋。而且她相信安子炼对她是有一些不一样的。

“怎么了,你哭了,这几天我不在,公司发生了什么事?”安子炼的嗓音很清澈也很温暖。昨天送走了两个故人,今天他突然比以前更珍惜那些在他身边的人了。所以就算方贻公然表示出喜欢他的意思,他觉得也没什么,喜欢他怎么了,那也不是她的错。

“没什么,公司的事华杰能应付,就连那个林诗诗他也一并帮你应付了。”明显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方贻声线里还带着鼻音。

“那到底是什么事?”安子炼听得出方贻平静的语气下隐匿着一层绝决。以前,他也会因出差或是别的事连着几天不去公司,那她也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这几天不去她就有点兴师问罪的意思。

“噢,你是不是觉得没事做有些无聊。那我让华杰安排一下,他那边只有一个助理,你可以过去帮帮他。”见方贻不说话,他猜可能是这样。

“不是这个原因,是我,我恋爱了。”方贻还 是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我打算辞职。”

“这事等我去公司再说。”安子炼果断的挂了方贻的电话。

安子炼坐下来整理了一些最近公司打算上的项目,这些东西是他在国土局得空的时候给公司作的规划。他非常清楚,部长的身份只是庆阳背后的靠山,现在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要找个有政府背景的人入股或是合伙,部长也算是个现成的靠山,为什么不好好干。再加上老爷子死得时候可能也是对天洲政府拟过旨的,他不当这个部长还真不行。

只是根基不稳,政府部门的事情和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还有待进一步了解,所以可能这段时间他呆在国土局的时间相较于在庆阳多了一些。

方贻刚进公司的时候,安子炼就看出来,她不是一个单纯想拿点工资的女白领,她是有野心的。

到一定时候,他会给她股份,可是她今天跟她说他要走。呵呵,恋爱,恋爱跟工作有什么关系。

这方贻不知道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他的庆阳未来形势一片大好,而且尽管工作时间不长,但他知道方贻绝不是那种为了个人情感问题放弃工作的人,要是这样的人当时试用期一过就让她走了所以她要离开公司肯定是别的事,具体是什么事,只能当面问她,所以他挂了电话。

洗漱完毕,看了看镜子里还算工整的自己。他开车出发。

今天是楚红的生日。他要去赴宴。而且。

木心然也要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