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怀疑是你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305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事既已惊动了政府,安子炼不可能装做什么也不知道。

更何况死的人就被凶手埋在别墅附近。因这一带住着的都是政府要员,所以这几天,总统已加派了人手保卫这些人。安子炼的府邸也不例外。

尸骨那天都被挖出来了。一共七具。其中一具死亡时间较长,其他几具案发时间就是这两天。

也怪不得他的那些“领居们”要闹。他们一闹自然惊动了政府。

案情变得更加蹊跷了。靠警局收集来的那些现场资料,凶手根本无从查起。

安子炼虽然没有走近尸源去仔细看——主要是他实在闻不得那种味道。只要一闻到那些死人的气味,隐在身体的嗜血天性就犹如着了的火苗般上蹿下跳。

这次看到那些尸体比上次在家里看到的那些反应还要大,他眼睛一下就红了。

然后便开始剧烈的反胃,他赶紧朝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堆走去,两手撑在膝上,头晕,浑身发冷。

安子炼掏出手机,打开相机调到自拍,就当是照镜子,一看整张脸都是白的,他有些后悔一大早就过来多管闲事。

“你没事吧?”

咦?这声音他听着怎么这么耳熟,转身看到了木心然。

木心然穿了一身白大褂,简单梳着一个马尾,一脸素静的看着他。

原来是她,安子炼看到木心然竟然有些小小的无措,再一想,也正常,木心然是天洲人民医院的带实习生主任,跟着法医来这犯罪现场学习点知识也很合理。

“没事。”他看了木心然一眼,淡淡的神色里有些温情,穿上白大褂的她果然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

“噢,忘了你是部长了,出了这样的事看来政府挺重视的。”

“这事不归我管,我只是路过。”安子炼的胃还是不太舒服。口气听着有些小冲。

“你住这附近。”木心然摘下手套,似乎意识到自己问了个私人问题有些尴尬便眯着眼举目远眺:“这里环境不错。”

“我住那。”安子炼和木心然并排站着指着不远处。他居然认真的看着她的脸好一会儿然后问她:“木医生发现了什么,有什么线索吗?”

嗯,长得不错。楚红,幽意如,林诗诗都挺漂亮的。但不是每一朵漂亮的花他都愿意摘的。比如玫瑰他就不喜欢,带刺。

“怎么了?”木心然脸一红,注意到了他火辣辣的注视。而且是足足有一分钟。

安子炼对着木心然微微一笑,岔开话题:“那天,我喝多了。”

阳光穿过他的脸,使他看起来像春日花丛中的花骨朵。赏心悦目。

木心然居然有些失神但只是一会儿脸色便恢复了凝重:“目前还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可提供警方,这七位虽全是他杀,但凶手很可能不是同一个人,只是死者恰巧被埋在了一块。死者多为女性。作案者精神上或是心理上可能有些问题。”

安子炼吐出一个噢?字。她想到了什么。一个医生也懂推理那种东西。

“他用咬和刺这两种作案手法且死者死后吸了他们身上的血当然这种情况可能是作案者受了某些刺激或是受了某些启发而产生了这样的行为。比如不健康的图书和影像。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其中一个是受了枪伤。还真的有些复杂。”

“失陪。”安子炼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知道是谁干的了,他走了两步,又回来,认真的说:“楚小姐生日你会去吗。”

“嗯,去的。”木心然还以为就她说的他会提出一些质疑,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对死人死因作出的一番推理分析,很多东西可能不够正确和详细,本想找个人切磋一下,看来是找错人了,也全然没反应过来他问的是楚红生日去不去的事。只机械的回答了去的。

“那就好。”

“那就好。”木心然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什么意思?这个人真是有些奇怪。

安子炼把吃奶的神力都用上了,总算在傍晚找到了白无常。早一点阻止他也许还能少死几个人。

明天他还要去参加楚红的生日宴,可是白无常偏偏在这个时候装傻充愣。

他果然还是呆在老地方,华城81号,这白无常倒真是一点也不避嫌啊。如果不是他会隐身术,他早该就地伏法去监狱领盒饭了。

是,白无常是几度救他,但他这样做是不对的。要是被天上那位知道,不知道会怎么样。反正别的他不知道,他知道滥杀人类是天神的大忌。而且他也没有什么能力去保护他。当然他并不知道,天神曾经嘱托过白无常好好照顾安子炼也算是两位有些交情。

反正安子炼只想到白无常再这样下去是危险的,危险的,很危险的。

“喂,是不是你干的?”安子炼拍了拍躺在床上的白无常的手臂,极英俊的面庞上青筋突起。说实话,他很生气。他对白无常很失望。

“喂,你说话。”见白无常不理,安子炼索性上去拉他,白无常若无其事的看他一眼,身体一滑又躺下,继续养精蓄锐。最重要的是,安子炼从进来到现在这一连串动作做得太男人了,他正享受着呢,难得他主动过来找他,还和他有了“身体接触”他哪有兴趣听他的欲加之罪。

这凶手拍拍膝盖就能想出来,是白无常干的。杀人就杀人,谁会变态的去吸人血啊,想想也只有他了。

上次也是在这个地方,安子炼亲眼看到白无常杀三个少女时那快狠准的刀法。虽然这次用了剑,但是那手法还是有迹可寻的,而且那该死的直觉也告诉他,这事是他干的。剑只是个障眼法罢了。

反正他冥界的人来到阳界,不干点杀人放血的事怎么混得下去,想想他也真是太单纯了,竟会以为白无常会听他的话,去禁口。这么快,就吃了七个,真够补的,恶心的是白无常还很关心他,在他虚弱不堪时自作主张将真气渡给他。这不是变相的让他也去吃人么。怪不得,白无常给他渡了真气后,他越发渴望那种血腥的味道。这么一想安子浑混身上下一阵鸡皮疙瘩。

“你敢做为什么不敢当。”安子炼见此刻还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白无常气得一屁股坐在床沿上:“你以为你不是人,这事他们就查不到了。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人在做,天在看。”

“我不是人。”白无常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瞧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居然还会说名人名言了。是被人类同化了,还是吃素吃多了有好生之德了。

白无常侧过身盯着安子炼的后脑勺发了一会儿呆。

今天的安子炼是不是吃错药了,以前的寒王怎么可能会因为死几个人大动肝火。上次打了他一个耳光,白无常后来偷袭他小小报复了一下。虽说是输真气,到底还是扒了他的上衣的。

白无常不敢再往下想了,咽了咽口水说道:“我是误食了一个,不过那些人真不是我杀的。”

“什么叫误食,解释。”安子炼转过头还拧着一对眉毛,用犀利的眼神看向白无常。果然是他。虽然这事十有八 九是他干的。但真从白无常口里说出来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那是人,整整一米多的长度,也可以叫误食。又不是一只蚂蚁。

见安子炼气鼓鼓的样子,白无常怕他气坏身子,打算不逗他玩了便翻身坐起来眼里也很有诚意:“兄弟,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这些人真不是我杀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这件事和我没关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