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毒发转世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663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子炼从战场上回来后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听说是中了魔王的毒。此毒无药可解。

倩悠阁。

佳人。暖灯。

幽意如在闺房里练了差不多100个杀字。有生之年,她一定要杀了那个魔王乌撒。不然难以泄恨。

写一个杀字便揉成一团扔在地上。写一个揉成一团扔在地上。这样反反复复扔了100团。

侍女碧云木木的站着。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着主人写完一张然后上去捡。

幽意如终于放下纸笔瞪了她一眼。

“傻奴才,你就不会等我全部扔完再捡。”

“碧云该死,惹公主不高兴了,碧云该死。”说完将跪下去。

幽意如看着她一脸自责又惴惴不安的样子,到底不忍。

“好了,起来吧,是我自己恨意难平,失了心志,不能怪你。”

碧云是幽意如的贴身侍女,既是下人也形如姐妹。如果放到2015年两人就是闺蜜。

本就是自己的心结当然不愿过份苛责她。

“公主今天都一天不吃东西了,昨日又陪了子炼大使一夜。到现在都没合过眼。我,我看着难受。”碧云眼眶里噙着泪,声音哽咽。

“你去休息吧。”

“公主不睡,碧云也睡不着。”

“都是那帮无用的狗兵,害得子炼哥哥伤得那么重。”

连医术了得的鬼谷先生都说他只有五天的命了。不,过了今晚就只剩四天了。子炼要是死了,她也。

幽意如。 堂堂冥界公主。死这个字从来不在她生命的字典里出现过。

刚刚懂事的时候,冥王就告诉她。爬树,掏鸟窝,蹰鞠,九连环,淌水,登山,钻井想怎么玩怎么玩。小意外是死不了的。除非中了异界的毒或者很厉害的法术。

所以冥王对幼年的幽意如唯一的要求便是:1不得踏出冥界, 2记得回来吃饭。

子炼本是神界的人,死后神形会慢慢散去,直至虚无。当然以他的修为还是可以再入轮回的。只是那以后便不再是天使了,连堕使都不能够了。

天界的生命册上也会将他除名。

“我虽是不死之身,但也只有一颗心,心若没了,我怎能还记得你?”

幽意如看着窗外的闪电如利斧一样在夜空里穿梭,心也仿佛被剐去般痛。那耀眼的银光似乎能照亮远处子炼房间里的一切。又或许是她思念心切,竟将魂也带了去。雷声一阵接着一阵。

却是迟迟不见下雨。

幽意如在房里来回走着。手巾已被捏的不成样子,似乎是悟到了什么。猛得心下一颤。

“不好,天有异像,是不是子炼出事了?”

“他伤的那么重,我担心……”

“公主还是明天再去吧,已经入夜了。雷又这么大。怕是马上要下大雨了。” 碧云安慰道 :“我刚才在路上遇到白捕快,他说子炼大使已经睡下了,还有两个护卫守着,不会出什么事的。”

“不行,我还是想去看看他,反正横竖也是睡不着了。”

“其实他死了也是可以陪你的,只要把公主你的心给他,他死后外貌不会有变化只不过精气神没有了,而你没了心也只剩一副躯壳罢了。”

幽意如一路小跑,满脑子都是昨日鬼谷先生对她说的话。

这是鬼谷先生想到的唯一能让幽意如和子炼“在一起”的方法。

这比不喝孟婆汤还要残忍。

倩悠阁和幽冥殿其实也就五六百米远,但此刻她却觉得这段路格外长。

终于到了幽冥殿。几个守卫见了她纷纷下跪。

“拜见公主。”

其中一个欲开口说话。幽意如哪顾得上看他。

就这样跑着到了子炼的卧房外,门口却不见护卫守着。

“狗奴才,竟敢擅自离守,真是该死!”

本想立刻闯进去。又觉得不妥。便叩了叩门。

“子炼哥哥,你好点了吗,我来看你来了。”

“子炼哥哥,你是不是睡下了,方便进来吗?”

“子炼哥哥?”

“子炼哥哥?”

连着叫了几声都没人应声。似乎是一种不祥的预感,急得幽意如几乎是一脚便踹开了门。

却见子炼弓着身子像个无助的婴儿蜷缩在一片狼籍里。

“子炼哥哥,子炼哥哥你怎么了?你醒醒!子炼哥哥?”见摇了他好几下都没有反应,幽意如几乎要崩溃了。

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上前紧紧的抱住他。又不敢伸手去探他的鼻息,她不愿面对那样残酷的现实。

她宁愿这样抱着他也不要知道他已经死了。

“我没事。”子炼被幽意如抱得透不过气。出于求生的本能,虚弱的回了一句。

“只是全身发热,一点力气也没有。”子炼硬撑着要站起来却是不能。“好热……”没说几句,额头上全是阵阵虚汗。

“你别动,我扶你上床躺着。”

虽早已对子炼心生爱慕。但出于女子的矜持,一向大胆直露的幽意如对子炼还是克制的。两人偶遇幽意如也只是对他晗首一笑。可如今自己的身子却和子炼滚烫的胸膛近在咫尺。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幽意如只觉得自己两腿发软,几乎要融化在那片滚烫中……

看着怀中苍白无血色的子炼幽意如很快强迫自己恢复了理智。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还有心情打他的主意,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现在要做的是尽快叫鬼谷先生来看看他的伤势。

扶他躺下正欲离开叫人,却被子炼一把抓住了袖子。艰涩开口:“我……我热得喘不过气,快去给我叫人,脱……给我脱衣。”

“好……好的。”幽意如慌忙应允。脑子里却全是子炼脱衣服后那副XG画面。好不容易稳了稳心神跑出门外却和急急赶来的白无常撞了满怀。

白无常见她满脸通红,眼神略有些诧异。不过他更关心的是子炼的身体。

略向幽意如行了行礼。

“听说公主来了,大使身体怎么样了?”

“你还说呢,看你干的好事。”

“子炼哥哥都在地上打滚了,也没见个人扶。你怎么这么大意?小心我告诉父王要了你的狗命。”说完便狠狠的瞪了白无常一眼。要不是她及时赶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从小她跟白无常关系还算不错,可这回她是真的生气了。

“不关他的事,是我让他们走的。”里面传来子炼虚弱的声音。

“你来得正好,快去给他脱衣服。”幽意如说得很轻,生怕被夜晚出来游荡的女鬼们听到,她可不愿意子炼的身体被别人看去。

“什么?脱衣服?”他不会听错吧。

“子炼哥哥体内那股邪魔之气又上来了,他现在热得很是难受,你帮帮他,我去叫父王,马上回来。”又对着一旁的护卫道:“你去叫鬼谷先生,越快越好,如有差池……”

“息助领命。”

一眨眼,那个叫息助的护卫已消失在幽冥殿上空。

“无常,此人轻功如此了得,我怎么从没见过他。”

“那是因为现在公主的眼里全是大使。”

说完白无常自己都感觉酸溜溜的。只不过他清楚这醋吃的不是子炼的,而是公主的。

“没空在这跟你贫嘴,子炼哥哥的身体现在一刻也不能耽误……我去把父王叫来让他再想想办法。”

“好的,公主快去快回。”

本来叫冥王的事何需劳她大驾,她是多么想陪在子炼身边,可是他的父王此刻一定是醉倒在不知哪个温柔乡里,除了她这个宝贝女儿哪个当差的还能叫的动他。

一想起那些莺莺燕燕妖狐艳鬼她就生气。步子也不由的加快了。

只有四天的时间。她一定不能让他死。

无常艰难的替子炼脱起了衣服,眼睛却是始终闭着。

光是听着子炼痛苦的娇喘就够他受的了。

他突然觉得上天真是待他不薄,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来到了子炼的身边,在男神最脆弱的时候他竟可以以这样的身份大方的扮演这个宽衣解带的角色并且对方还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

要不是子炼性命垂危。他真想好好的喝几壶庆祝一番。

而美好的身体未看到的远比能看到的要令人着迷。

前者顶多是视觉冲击而后者却是无限的遐想。无常宽衣解带的手竟屡屡出错。他不知自己竟早已沉浸在对子炼的意淫中不能自拔。

只是他不愿承认和自欺欺人罢了。

察觉到了无常的异样。子炼茫然的问他:“无常,你的眼睛怎么了?”

虽然虚弱,但视力还不致于模糊。

“没,没有。刚才外,外面风大,沙子进了眼睛所以不想睁开。”

“那你的手又怎么抖的这么厉害?”

“手,我的手是这样的,刚才练了一会剑,不小心刺伤了,所以……”

“是不是昨天受的伤?”其实被无常救下来以后他就开始意识模糊了,很快便昏了过去,所以无常跪着替子炼求情那段他根本没听见。

“不,不是。”

“看来伤得不轻啊,嘴都把你打结巴了,早知道把魔头乌撒一刀结果了。”子炼两手用力的从床上撑了起来,胸前却是因为刚才被无常胡乱的拆解一番后显得衣衫有些凌乱和旖旎,春光乍泄。

“其实你又何需骗我,我怎会不知道你心意。”

闻言,无常竟吓得睁开了眼睛。子炼美好的胸肌,自然也被他尽收眼底。

“我,我。”白无常只能直勾勾的这样看着。竟说不出一句话。想到自己内心最隐秘的东西已被子炼堪破,更是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白无常在冥界也算是个人物,迷恋他的妖狐也不在少数。却被这个天神的堕使迷得七晕八素。

“现在好像有了点力气了,许是回光返照罢。”子炼说完便对着无常倾城一笑。

无常想说你不会死的。却只是张了张嘴。

子炼突然拿起白无常的手放到唇边,然后低下头去闻了闻。

无常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握着他的那只手也传来电光石火。全身的血液也凝固了。只差一点,鼻血就要流下来。

只希望公主能快点驾到,这样下去真的要死人的。

“哪里有一丝血的味道,分明是在骗我。”

子炼放下了白无常的手。平静的看着他:“我一个将死之人,你有什么好瞒的,一定是昨日为了救我受了伤是不是?”眼里却没有责备之意。

无常如释重负。只说了句:“我是不想让你担心。”

随后体贴的给子炼倒了杯水。打扫起凌乱的房间来。

之后,幽意如,冥王,息助,鬼谷一干人等陆继到达幽冥殿内。均一一问起了子炼的伤势。

“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反复无常。”

鬼谷把了把子炼的脉。

许久凝重道:大使体内两股异流交错。已是盘桓了很久。这样的折磨一般人已不能忍受。老夫倒是佩服你的毅力能撑到现在,如果我没猜错。你刚才一直在逼毒。逼毒倒也无妨,只是你用错了方法。你明知神魔不两力,干嘛还动用神之力,所以现在这毒……

说完摸了摸胡子。

“这毒,怎么了?”幽意如和无常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己入五脏,不出几时怕是要侵心肺了。别说四日,今晚不知过不过得了。”说完一个劲的摇头,面露惋惜之色。

“那有什么办法能让这毒消失?”幽意如尽量回避今晚就要失去子炼的事实。

“消失已是不可能了。恕老朽无能,大使已是回天无力。”

“一定还有办法的,一定还有的,鬼谷伯伯,你救救他。你想想办法救救他。”幽意如两手使劲的摇着鬼谷的袖袍,哪怕他脸上神色有一丝丝的不坚定,对她来说都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鬼谷叹息一声,仍是摇头,幽意如又转头跪下冥王:“爹,你救救子炼哥哥。女儿从小到大要什么您便会给什么,从今以后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我的子炼哥哥。爹,您救救他,求求您……”

听着幽意如一声声的哀求。站在一旁的白无常又何尝不是心如刀绞。十根手指早已捏成两个拳头,强忍着要去杀了乌撒的冲动。

子炼虽然已看透生死,可是面对这样痴心一片的幽意如他怎能不为之动容。想不到她对自己用情已如此之深,勉强撑着身体对幽意如道:“意如妹妹不要这样,子炼承受不起,此生能蒙您厚爱,已是三生有幸。”

再多的话他已说不出。他也不想骗她。

幽意如深深的看他一眼。眼底尽是不舍。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连今晚都……”

怕爱女伤心,冥王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做父亲的都见不得女儿伤心。所以冥王似乎是想起来什么。

他冥府有两样宝物,一样是龙蜒草。另一件便是还魂丹。

这两样无论哪一样他都难以割舍。他本是想留着给自己心爱之人。如今为了女儿也不得不拿出来了。

“鬼谷,本王有一样罕物可保大使不死。”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尤其是幽意如和白无常。不可置信的看着冥王。

“活命是不可能了,但如果服下龙蜒草可保他心不死。大王说的罕物可指的就是这龙蜒草?”鬼谷淡然道,似乎早已知晓。

“原来你知道。”冥王想着这鬼谷的确是世外高人。不但医术高明还见多识广。

“我们习医之人当然略知一二,只不过老朽不知此物居然你这冥府会有,惭愧!”

保心不死却难以成活。其状可能就是如今的植物人。

那是对病者的折磨,言不能说,但能感知活人对自己的深深眷恋。也是对生者的凌迟。只能看着病人,但什么都不能做。

“这万万不可。”

子炼倒不怕死,但这个他真是怕了。到时候自己只有意识却不能行动。万一有个什么女鬼垂涎他容貌把他那个什么了,那他岂不是名节都没有了。就算这种事不会发生,时间一长身子难免会有异味,这样就需要有人天天给他擦试,士可杀不可辱。他才不愿这样苟活着。

心下一急,竟吐出一口鲜血。幽意如连忙上前扶住。看着奄奄一息的子炼已是泣不成声。

“我只有一个要求,还望冥王成全。”

“你说。”

“还是让我轮回转世吧。”

“可是这样,你会忘了我的。我不要,我不要。”

幽意如仰头看他,满脸是泪。一想到子炼投胎做人后会爱上别人然后娶妻生子她便心如刀割。

“意如妹妹,你不能……”这么自私。看着她近乎颠狂的神情,子炼顿时没有说那四个字的勇气。体内仿佛上千只魔虫啃噬痛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整个人已滚到了床下。

“还不快去把还魂丹和龙蜒草拿来。你想看着他这样生不如死吗?”不同于刚才的淡然。鬼谷这句话说得有点急,有点严历。

“好歹让他走得痛快些。”

这毒从发作到身亡要整整五个时辰。

冥王吃惊不小,这老头居然还知道他有这个。

服下还魂丹和龙蜒草。子炼彻底安静了下来。

四周一片寂静。仿佛时间在此刻永远停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