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华城81号2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51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安子炼是被口袋里的手机铃声震醒的。

便扶额坐起来,身体还有困意,待看清楚周围景物时才发现原来是躺在自家床上。而他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不会躺在这儿。

他妈的,醒来就这么纠结真不如睡着。

上次青龙帮的人在这里杀过人之后他就对这个地方有些忌讳。

之后几天安子炼也只是去庆阳办公大楼顶楼将就了几晚。

那里装修其实还算豪华,之所以会空出这么一层也是华杰当初有远见。一来公司会客厅空间略小,布置得也过于严肃,平时邀一些关系比较好的或是有实力的商友来庆阳商谈重大项目便会显得没档次没内涵。

所以庆阳大楼顶楼不但能观光,喝咖啡,健身,同时也有利于高层高瞻远瞩。

二来,公司明文规定员工下午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安子炼可以上去休息一会儿或是健身。因顶楼上面的设备应有尽有,公司还省去了一笔额外的公关开支。但因为装修费用是整个董事局出的钱,所以就算是公司最大的两位股东——华杰和安子炼也几乎没在上面住过哪怕是一晚。

而对于几位年纪大点的股东开发这层便是形同虚设,他们既不想喝咖啡又不想健身,只是在华杰的授意下不敢不出钱罢了,最后甚至连房卡也交给方贻保管了。

安子炼以前只是白天偶尔会去那休息一会儿或是健会儿身。后来是觉得住在华杰家也有些不妥(主要是林诗诗会过来捣乱)便就在顶楼睡了几晚。

方贻知道后便想着给他去找房子,老住在公司也不是个事。安子炼答应了。

安子炼记得他在华杰那住过一晚,但别墅这里好像之后就没回来过,现在却在这里醒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手机还在持续的响。安子炼看了它两眼,接起:“喂?”

“子炼,我是楚红,后天是我生日,你别忘了来参加我的生日宴。”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柔得能滴出水来,似乎满心期待。

“好。”安子炼也没理由拒绝,便答应了她。

“嗯,那我等你。”

挂了电话,他坐在床上发了会呆,便再也坐不住了。他汲了双拖鞋,去卫生间刷了牙,洗了把脸,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尽管之前自己容貌清朗帅气,但近段时间因胃口不佳,脸色一直有些苍白,为何今天镜子里的自己显得神彩奕奕唇红齿白。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用手指去摸自己的脸,那样子像极了深闺里的女人顾影自怜的神态。

一定是无常。将体内的真气输给了他。那无常的身体会不会有差池……他会不会再次伤害人类。

伤 害 人 类。再 次?

安子炼似乎想起了什么,只是越想越头痛欲裂,之前他的身体因为有了细微的情动而受到天神的惩罚,而且天神对他的惩罚也颇有些无奈之举。

他要是对凡人有那种心思,那就得罚他“食而无味。”

大概是吃什么都没有味道的意思,所以安子炼的饭量就会比常人小很多,而他现在住在人界,体质与人类无异,时间一久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也会日渐消瘦。

安子炼当然不知,自己的心还会跟自己的身体较劲。他更不知,对木心然微不足道的怜惜竟然是情动的开始。

尽管白无常已经输入了不少真气给他,但那真气多为阴气,多半只能是润润他的气色而己,那属于阳性的体质依旧羸弱不堪,几乎是可以预计的倒下,好在幽意如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安子炼。

安子炼转头一看,看到一位衣着打扮和人间女子格格不入的姑娘正肆无忌惮的盯着他看。而 且对方的心思他完全不能窥知。

他知道这种便是自己的同类或是非人。可这姑娘除了有点久违的亲切感,真的不像是哪门子下凡的天使当然也不像女妖。那么她是谁,为什么会出在现在自己的房间内。

整幢房子都有安控,她能悄无声息的进来除了不是人,还能是什么?

安子炼几乎是心思澄明的看着幽意如等着她对自己交底。幽意如却被他有些欲语还休的眼神撩拨得失了魂。

子炼哥哥怎么了,他不是看不到自己嘛,怎么又好像能看到自己的样子?瞧他这个样子,和当初中毒倒在自己怀里的寒王简直是一模一样。想起那一幕,幽意如不由得悲从心来,眼眶不由自主的红了。

幽意如很想进入安子炼的内心。不管他看不看得见她,她都想知道和自己分开半年的安子炼此时心里还有没有她的存在。

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两人的身体都会遭到反噬,而且这里不属冥界,没有也不那么容易就进得了他的心。

……

幽意如最担心的当然是这个帅得让人一脸鼻血的安哥哥在人界有没有犯桃花喽。

不过,看他一人安安静静的呆在这儿,想来也还没有心上人,幽意如有理由充分相信安子炼这样的天使怎么会喜欢上凡人。

幽意如睁着一双大眼,稀罕他那副样子真的让安子炼那小心脏有些不堪重负。

为毛每个女人看他的眼神都一样?他身上真的就没有缺点吗?有,安子炼知道自己身上有一堆毛病。只是冷暖自知罢了。

他不敢爱也不会恨。

明知在这人界豪无意义还是呆在了这儿,连老家(天界)都不去看看,还不是知道自己已成堕使,怕回去遭人嗤笑,所以连为什么会堕都懒得过问。

这是自尊心太强,还是在自卑。

问?一个已经不被天界重视的堕使还去问什么。除了神,这天下还有这么多的身份,他都可以当。反正他安子炼什么也不求,生死都能接受。

再有,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父母是谁,可还有别的亲人?他们又在哪儿?他从来就没想过这些问题。他觉得他的父就是天神,他本可以拥有一切,结果肯定因为再乎得多所以失去也多,所以,对于现在,他可以什么都不再乎,也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怎么收拾自己。

死了也好,活着这么不通透,本就跟死无异。

一个正常点的人,不,正常点的生物,只要还有口气,不管是什么,都会物以类聚,可他没有。他想跟眼所能见的每个生物都保持距离。

当然,这种距离,可以有亲人,可以有朋友,可以有欢乐,可以有不那么好的事,但是最终无人能走近他。

这就是现在的他,这就是距离。而安子炼,想到这里,突然就有所顿悟。

这是违背人道天道的,这样的他就算是心智皆无敌的神也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当然要堕。只是因果轮回,神让他回到了最初罢了。只是他的灵魂太过强大或者身份太过强大才会是如今这样的局面。

那个木心然是什么人,为什么看见她自己的心会有一些钝痛。会有一些迷途知返的情绪。甚至有时候还会想着去接近她去讨好她。

还有为什么要答应楚红去赴她的生日宴。这个女人在自己的生命当中根本不是什么,今后与她只会越扯越乱,还有林诗诗,似乎也莫名其妙的陷入僵局中。

再有就是青龙帮,对这个组织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大不了看不顺眼把他们灭了的青龙帮究竟要对他做什么,而自己又在图什么。

还有那个“少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和他的人生简直是如出一辙,为什么会和他长得如此相像,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这样他也可以把四五六七交到他手里以及暂搁置他手的家族遗产继承权。

哼哼,两年的人间生活,天神到底是几个意思。

幽意如看着安子炼那张无时无刻不在切换表情的脸有些恍惚。

清贵如月辉的侧颜完美的无懈可击,尘纤不染的素白衬衣贴在她的身上就像万年冰川般的冷。连他的呼吸都带着寒气,这个被封印在极乐岛冰湖的寒王他的子炼哥哥幽意如不知偷偷跑去看过多少回。

而现在他的脑袋里都在想什么,难道他想起了她,然后在回忆和她在冥界那段日子吗?这样的话。

安子炼已经挣脱了她,幽意如差点摔倒。安子炼向前走了一步,又回头看了幽意如一眼,眼里深深的不满:“你谁呀。”

“我……我是。”幽意如惶恐。他的子炼哥哥终究看清了她,可是好像认不出她。

“说呀。”

“我是,我是冥界公主。”幽意如昂起头实话实说。她可不会骗他。难道你都忘了。

“什么?冥界?”安子炼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往后退了一步,觉得还不行,直接躲进了床,身体似乎还在瑟瑟发抖:“你……你是鬼……鬼王的女儿,你找我干什么。你……离我远点。”

幽意如同样被他吓得不轻,她的子炼哥哥怎么看见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为什么?她到底哪错了。她千辛万苦的过来看他现实却是这样残忍。一开始以为他看不见她,现在能看见她却把她当作洪水猛兽一样,幽意如心里痛苦的要死,可是眼前这个子炼哥哥早已成了另一个人根本就是个凡人,他一定什么都不知道,难怪会这么怕她,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说实话了。幽意如这苦只能放在心里,便上前一步安慰安子炼:“子炼哥哥,你别怕,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你别过来。”安子炼一张脸吓得煞白。躲进了被子不再出来。幽意如一开始还有些不相信,可安子炼这眉眼间的怯意和这些下意识的动作让她不得不相信他是真的很怕她,便只能又无耐的后退一步,柔声劝道:“子炼哥哥,你相信我,我真的不会害你,我只是来看看你。”

可,他人都在被子里了,连看看都不能看了。

“谁要你看了,我是人,你是鬼,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安子炼说的很绝决,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幽意如“哇”的一声就哭开了。人也慢慢的蹲在了地上。怎么会这样。尽管她知道两年后的他,还是会回到最初,可是,她就是不能接受她的子炼哥哥对她这么冷漠。

安子炼不是不想过去安慰一下她,只是他若对幽意如好,她肯定会留在人界,白无常已经受累不轻,再加上个幽意如,他根本无暇顾及。

而且这里的局面已经不是冥界的时候了,他们三个谁都阻止不了一些事情的发生和改变。他们只能出现在彼此的视线里,却不能融入彼此的生命里。既然如此,何必让他们再为了他吃些不必要的苦。

需要轮回的是他,不是他们。

安子炼的眼里泛出了深蓝色的幽光,他也有些伤心,眼眶都有些红了,但只是一瞬,很快就不易察觉了,以前动一动指头,就能弄死一大堆妖魔鬼怪的他。现在却要在鬼王的女儿面前装傻。

“你回去,回到你自己的地方去,我是人,你是鬼……但我相信你对我没有恶意。”安子炼翻掉被子从床上下来,然后蹲到幽意如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得还是那句老话,让她走。

幽意如抬眼看他,脸上满是泪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