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不期而遇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00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安子炼有个习惯,每次去酒吧都会选角落里的位置。首先是怕吵,其次是怕搭讪,然后是可以一览众山小。他能看见甚至观察别人,别人却不一定能看到他,而且会相对安静些。

楚红已看到安子炼,兴奋开心的向他这边挥了挥手。安子炼也奔放的朝她微微一笑,既然已被她发现,不能装作不认识,还不如大方一点。眼角眉梢越过楚红的肩膀停在她身后的木心然身上。

木心然的眼睛刚好也看向他,只是很快就移向别处,她看起来不喜欢暴露在人群中想快速找个地方坐下,又似乎安子炼早已是名草有主的主,她多看他一眼就是罪过。这是安子炼自己的想像,也许木心然并未想多看他一眼。纯属楚红看到他了,木心然出于视觉跟随也看向他了。

和木心然眼神交汇,就算昙花一现,已足够惊艳。

在酒吧这种迷离偏离现实生活环境的地方女人的穿着不再重要,像美图过的照片,总会给人在视觉上产生过滤过后迷人洁净的效果。

木心然是这群女人中最不注重修饰的,三个女孩虽然穿衣风格基本接近,但至少楚红和那个圆脸女孩还是化了妆的。木心然完全是一张素脸以示天下,脸色因为还有些许倦意包裹着显得有些晦暗,与她颈部白皙肌肤散发出的光泽不太协调。

安子炼从这一点判断木心然是不化妆的,很少有女人是抹了脖子不抹脸的,只看到过抹了脸连脖子也抹了的。

木心然一身简单干净的粉色卫衣,浅色牛仔裤,白色球鞋。这个女人显然还没有在恋爱的状态中,没有在取悦谁的生活态度上,依然因为太过于自我在个人形像上没有下足功夫,这一点安子炼看着很舒服。

除此他一眼就看到木心然脖子上那根“天使银链”。此刻在明灭不定的灯光下非常醒目和耀眼,安子炼看向这个女人不自觉的眼睛里有了光亮。因为有爱,穿越影绰人群触及她身上每一豪厘。

安子炼送给了木心然这个礼物同时木心然好像也成了他的礼物。

不期而遇,多么美丽的豪无磨难的相遇方式。如果能用法术,让此刻多余的闲杂人等消失也许效果会更好。安子炼看着她时不自觉的笑意已在脸上。

“朝谁笑呢,你这样我会不高兴呢!”

林诗诗很喜欢安子练这种阳光般的神情,这样的笑容能让看着他的人沐浴在阳光里。在林诗诗眼里,安子炼人风流貌风流眼神风流,所以她也怕这种笑容。这个男人无趣的时候看着更有趣,他最好表情不要太过于生动。在酒吧这里有的是和她一样的女人,他却是风景自成一派。这么一想她也风情万种妥贴坐在两个男士中间,也想尽快的体现自己的身体优势。

今晚林诗诗身上的衣服有点类似晚礼服性质,所以坐下去的时候她是厥了下屁股的, 这个动作对二十多岁在校园里见惯小清新画面的邢天来说,无疑是致命风情。很可惜安子炼没看到。林诗诗很遗憾她苦心经营的这个动作竟然不能像电影镜头一样在安子炼眼中回放。

“安哥,你……女朋友?”

邢天和安子练刚才聊得开心。开始在安子炼面前他有些不安和紧张。后来两人聊起安子炼住在邢家的一些趣事邢天便一点也不拘束了,所以不自觉得就这么叫他了。邢天羞赧的看了眼林诗诗和她碰了碰杯子。她刚才的那句我会不高兴呢很容易猜测出她的身份。邢天这么问倒也不是想知道答案,只想找个话题。

“你问她吧。”安子炼倒也简单,有包容宇宙万像的气度。就算林诗诗,嗯,怎么说,就算她是只苍蝇,也算合理存在。

林诗诗一双大眼妩媚扫过安子炼很快看到不远处三个长相气质都不逊自己的女人。她看出对方有过来要和安子炼攀谈的意思。

林诗诗当然不打算因为这三个女人让安子炼抛下自己。实实在在的身体比虚无飘渺的想念要真实和厚重,安子练就坐在自己身边,林诗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回见到安子练都会觉得自己像一头野兽,而安子练就是一头小羊。这头小羊看似平和却难以捕捉。林诗诗一双手在安子炼脸上轻轻揉过。

她看到安子炼和别的女人打招呼心里就有些不快,但神色上她是一脸的轻敌:“感冒好些了吗?”又转头看向邢天:“他迟早是我的。”秋波流转美目在邢天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又回到安子练这边。她想看看安子炼听她说他迟早是我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安子炼若无其事,她对林诗诗诗的态度一向是拖延回避用意志支撑坚定。

他拿了几瓶酒越过障碍走向林诗诗一边的邢天,其实他大可不必这么做,可以通过林诗诗把酒推给邢天的。这个动作当然有一定的意思,安子炼是避开林诗诗以防她兴头上再抚上他的脸。前面不远处就有几个酒吧男侍被ViP区几个类似阔太太的女人在摸脸。

他们是为了拿小费乐在其中多多益善,他凭什么对林诗诗那么慷慨。他觉得这是林诗诗摸小白脸摸出的一种惯性,也是她们家辉煌的家底陪养出来的畸形心态。他对林诗诗只有抵抗和同情。再无其他。

这个时代也许已经不是男人占女人便宜的时代,很多时候女人也在想方设法的占男人便宜。这点不难理解,女性的社会地位一提高,相对男人的控制权也会削弱。保况林诗诗的地位根本不用提高,她生下来就有地位。

林诗诗玉手一挥示意刚才一直看着安子炼的老板往她这边送酒:“这酒吧老板我认识,想喝什么别客气,我请。”林诗诗对邢天说道。这小子不知道是安子炼什么人。不过两人关系看起来不错。所以对这小子她也上心起来。

酒吧老板熟门熟路的给林诗诗拿了几瓶他的珍藏。边走边朝她笑。

老板看林诗诗的眼神很像看情人,林诗诗的长像很适合这样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她有一种如鱼得水的高贵,如女王一般的优越感。

安子炼从老板的神色表情分析出他对他的关注跟别的客人不一样,有另一层意思在里面。当然,这个他也不是很想了解。林诗诗的关系网,太过复杂,他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什么兴趣。

楚红看到这一幕,走向安子炼的脚步有些踌躇。脸色也不太好看了。楚媚拉了拉楚红的袖子,朝林诗诗看了看说道:“看上去关系不简单,我们先别过去,找个位置。”

三人找了个位置坐,这家酒吧生意不错,才过了晚饭时间,已人满为患。她们的位置是比较尴尬的,正中间,刚好和安子炼他们的位置对着 。

安子炼和老板互点了烟吸着,老板也给邢天递了根烟。本来邢天很少抽烟,因为在学校还是要控制点的。但这边的男人他刚才看了一圈都还蛮成熟的,而自己这个年龄也只能这么凑合着看更像个社会青年。这种地方允许乌烟瘴气。

老板拍了拍邢天的肩膀赞叹道:“小伙子看着挺年轻的,样貌也好记,有我当年的风范,记住了,下次来,我招呼你。”

搞了半天,原来是夸自己。邢天倒也不再乎成了老板当年的缅怀对像。抓抓头皮道:“老板,你过奖了。”

老板的烟喷在林诗诗脸上。笑道:“当年脸还好,可惜啊,现在这副皮囊已经不行了。女人已经厌弃了。”他一双桃花眼深情注视着林诗诗又有些自嘲的看了眼安子炼摇摇头:“小林以前经常照顾我,现在是好久没上门了,你不知道,我三楼的舞厅是她投资的。所以这里她也算是半个老板。”

林诗诗对老板对她的调情不以为然。她也是倍受瞩目的,这一点,想必安子炼也不会否认。

两个抢手的人最好是彼此在一起。林诗诗不想让安子炼太过得意。

老板这些话大部份是说给林诗诗听的,小部份是说给安子炼听的,而这两人此刻心境都不在他说话的重心上,所以最后是相当于说给了邢天一个人听。

邢天觉得老板年纪也不大何以会如此感慨,按正常规律男人一般要到六十岁左右会感叹青春逝去。老板看着估计就四十刚出头的样子,正当是男人一生中最魅力无穷的时刻,除了有些抬头纹之外他的心态要老过他的面容。

其实在安子炼面前这种情绪完全是不必要有的,因为就算他才20多岁,青春得火辣辣也不及安子炼随便一个漫不经心的眼神,别说是正常的女人,只要是内分泌正常的对着安子炼这张脸都会激起比平时多两倍的荷尔蒙。

邢天小时候喜欢偶尔涂雅漫画。他第一眼见到安子炼就觉得他身上的气质不像个凡人,说他是神仙,其实没人见过神仙的样子。说他是天使,他觉得会不会定位过于阴柔女性化。说他脱俗其实他也接地气,只能说他妈的安子炼就是造物主造他那天心情好得不能再好,超水平发挥了而已。

邢天偷偷看了几眼林诗诗,发现林诗诗一直在偷偷看安子炼,而安子炼虽然没有偷偷看谁,这种清冷之人是不会做这种动作的,但邢天可以感觉到安部长脑子显然是在跑火车,而且还跑得很远。

从他对林诗诗刚才的态度来看,他对林诗诗没有表现出恋人般的热烈但也不疏远,而且刚才他也没有否认林诗诗是他的女朋友,他推断他们要么是 合作关系,这样导致安子炼不会和林诗诗有正面冲突。要不就是曾经好过,现在是第三者插足阶段,而且这个第三者很可能就是刚进来的三个姑娘中的其中一个。

邢天自己把自己分析的脸红了,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大学是毕业了,但对感情能分析的如此精妙实在是出乎自己的意料,自己在上学期间是一次恋爱也没有谈过啊,怎么换了个地儿这灵感就像突来的尿意憋都憋不住。

“对不起,我上个洗手间。”安子炼朝三位抬杯微微一笑,放下杯子起身离开。

他一直在等待机会从林诗诗身边消失个一时半会儿以方便更沉着的应对这个女人。就在刚才安子炼看到木心然起身去了洗手间,他当然觉得该有个明智的决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