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情有独钟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42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安子炼的笑容在脸上绽开,这是他自己对自己秀得一手好恩爱,木心然并不知情。

不知道木心然对这根来历惊悚的项链会抱以什么样的态度。 她会很固执的去寻求真相,去弄明白谁送她的还是不了了之只当是上天送了她一份礼物。

很快,他们会见面。在楚红的生日宴上。

展会那天,见木心然穿的一身红,得体又美艳,他忽然有种熟人见面不相识之感。心中之前很多空缺的地方仿佛都失而复得,死而复生了。这种感觉让安子炼很想对木心然做点什么。像是一种补偿,又像是一种馈赠。

但更多的安子炼如恶作剧般的只想在她身上留下一个记号,属于他一个人的记号。

给木心然挂天使银链之前安子炼用念力施了一个小小的法术,改动了项链的成份和处理了搭扣上的一些细节。

那是任何一种锐利的器械都无法摧毁的坚固。所以木心然根本无法将它抛弃或是打开。

想到此刻他送给她的那个小物件还安然的在她的玉颈上,安子炼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好像那根东西就是他的一双手,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能抚摸到那上面白皙的每寸。这样一想他竟心有些悸动,进而无端的脸红起来。安子炼觉得自己像一只蜜蜂在用一种精密而复杂的沟通方式告知对方他的存在。

之前,两人也有过几次擦枪但不走火的相遇。

他来华城视察的第一天就在路上遇到了她。虽然没下车仔细看她,但对她的身影居然有种山盟还在情已成空的怅然若失,以至于心中莫名的酸涩。

安子炼从天上人间送林诗诗回家的那天晚上也看到了她,再后来就是在报纸上,在珠宝展上的惊鸿一瞥,平淡如水却又磅礡难挡。

如今自己虽身份不明,前途未知,但好歹也不是个凡人。

安子炼想着自己早已闲闲的看过千年花开花落,理应不该再陷入情劫。红尘千念,一念一劫,两年后自己不再属于这里,又何必去招惹她,让她经历失去自己再徒生伤感?

这么一想,安子炼便暂时放下木心然,认认真真的看起钱国栋为他准备的行程安排表来。

事情很多,要去卡克沁考察,嗯,要开测绘地理信息工作汇报会。

要接待天洲土地总督察,要对重点林区制定地灾防治工作,要陪总统去一趟邻国外交,以及还要负责天洲岩气探矿权出让招标工作。

安子炼大致算了算日子,很多活动安排都受到了限制,便给严司尧去了电话说自己近日身体不适请求支援。严司尧那边很爽快的答应,只幽深的笑笑说了句:“拿什么谢我。”

安子炼想了一下便说:“之前,你提的建议我可以考虑”。严司尧曾叫安子炼陪他去赌。

严司尧那边大笑说:“那什么时候去嫖。”

安子炼知道严司尧此番话带着试探与调教便话锋一转说:“不如,我不陪你去赌了,我带你去赌怎样。”

严司尧说:“这感情好,你呀之前太刻板无趣,原来是我低估了你。”

安子炼说:“那方面你也不要这样随意,小心后院起火。”

严司尧打哈哈说:“知道,知道。我还不信你。”

下午四点,老天终是没忍住下起了雨。

雨滴打在窗上把四周的一切声音都减弱了,安子炼看了一下午的文件,又随手翻了几页天洲矿业报和地质矿产报,篇幅冗长乏味,只觉得惺忪迷怠,身轻无力便再也抵抗不了来自身上那铺天盖地的睡意,干脆躺倒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昏昏而睡。

无意中睡过去的安子炼左手支着太阳穴,右手还拿着报纸,长腿,交叠,本别在腰内的白衬衣无意间掀至肚脐处,姿态魅惑撩人。梦中似乎有一女子轻轻推搡着自己然后叫着子炼哥哥,子炼哥哥。

女子樱桃素口,杨柳细腰,眉眼间却有无尽相思。安子炼和梦中的女子执手交谈着什么,只一会儿这女子便悠然消失。醒来后安子炼竟有些无名的怅惘,梦中没能看清她的脸,内心深处涌出来的寂寞如同外面的雨丝千丝万缕。

安子炼想到今晚林诗诗肯定又会过来纠缠,下班后没直接去华杰的家,他一个人开车去一家很有格调的餐厅吃了饭,然后去健身房。

健完身后安子炼去了一家可以夜宿的洗浴中心。洗浴的时候他选了个古方,百花精华添加檀香,沉香等名木成份,辅以金箔调制而浴。虽然有学女人娇情的嫌疑,但前半夜确实让他美美清爽的睡了一觉。倒是狠狠的舒缓了近日的疲乏。后半夜,却是睡不安稳了,隔壁房间传来的阵阵女人思春般的浪叫犹如夏夜里赶也赶不走的蚊子,惹他心烦。更烦的是意乱。

如此高档的地方居然房间隔音效果这么差,那只能说明设计是故意的。这里的特殊服务是百花齐放式的,不允许任何一个男人自诩看破红尘,这是个不安份又无节操的地方。

安子炼不吵也不闹,起床匆匆下楼结了账,在前台小姐望洋兴叹的眼神中绝然离去。

也许,在洗浴中心睡觉的都是图另有一番滋味吧,不然为什么不回家睡。

或许,今天应该去公司睡,反正明天是周六,原则上得去庆阳。出来后,安子炼回头望了眼那家洗浴中心觉得自己像完成了身体到心灵的净化与升华。实属不易。

通往阳名路是一条宽阔的四车道,到庆阳的车程只要40分钟。如果是140的速度,在这样的马路,视觉上是不会产生“快”的感觉的。更何况他开的Car是世爵C8原厂的刹车配备非常顶级,后驱马力大,够准赛用的极别。

除了会见一些实力不错的公司老总,安子炼一般不开这车,比较招摇。

夜,是后半夜,清静的像墓穴,所以无人来烦他。而他,经这么一闹已全无睡意。

那种灵肉合一,身心交缠的感觉真的有那么好吗,装在耳里的那种叫声此刻像循环的歌曲余音缭绕。

安子炼调大音响,盖过了滞留在耳阴魂不散的靡靡之音,在一片平坦的土路上玩起了漂移。完成一个180度动作时,车子没有停止运转。

安子炼挂了倒档全油门加速,重复一次后升档提速,轮胎完全处在高转速运转当中,后轮尘土飞扬……世爵划出了另他满意的弧度。

他不知道身后一辆停在光线暗处的车内一双美丽的眼睛正暗中注视着他。

木心然刚从高速下来,她参与了本市一位名人的病理会诊又因值班而工作到凌晨。这一天,身体似乎被掏空,本想在这条安静的路上打会小盹,却被车轮强烈摩擦的声音吵醒。

漠然的看着不远处的那辆车。如不是她亲眼所见,她不知道还会有人把这种特技动作做到如此完美。几乎是轮胎的临界状态在走线位。她不懂这些只知道视觉上很享受。

从最初的厌恶到慢慢的欣赏。然后看到一个欣长的身影从车内下来。

点烟,抽烟,吐烟。

三个动作一气呵成。这个低头沉思略有忧郁神色的男子吸引住了木心然的目光。那个瘦长的身形在月光下蚀骨迷人。

她木心然会对男人动心吗?儿时医生说她是个自闭症,她对所有人的兴趣不大,有很强的社交恐惧感,好笑的是长大后她自己也做了一名医生,各项权威的检测数据,再次验证她对男人的心动频率几乎为零。

而眼前的画面,她居然产生了心跳加快的感觉。

安子炼左手拿着格洛克手枪,右手细长的中指和无名指夹着烟,此刻正目中无人的对着浓重的夜色吐圈……身形生动清冷。

木心然想着从他的座驾来看,应该算是天洲数一数二的有钱人,为何独自一人站在这四下无人的街上。

他一身黑衣隐隐流露出来的孤寂轻叩着她尘封已久的心门。

心便像无根的兰花突然变得脆弱。

几乎是无意识的她把车窗摇下静静的看他。

他也如有感应般视线望向自己。

空气中两人四目相对。

终于男人抽完烟,扔了烟蒂,朝木心然走来。

木心然却如受到惊吓的小鹿般突然慌乱起来,第一个反应是赶紧按下关窗键。他手上有枪,这人很危险,暗骂自己作为一名救死扶伤看破红尘的大夫,刚才怎会如此大意,究竟是看上他的美貌还是喜爱他的深沉?

只差一点,他的手及时的按在了上面。

第一次木心然痛恨汽车的人性化设计。这时汽车的车窗关闭防夹功能顺利启动,窗不但没有全部合上,反而下降了不少。

“小姐,你刚才在看我。”低沉磁性的声音从窗外进来,带着一丝轻佻,安子炼知道她叫木心然,只是故意不挑破。她脖子上明晃晃的天使银炼温暖到了他的眼睛,使木心然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温柔乖顺。

木心然对自己刚才的举动已有了悔意,所以马上调整情绪,仅有的那丝情愫也被退去。

“我只是一个观众,你技术不错。”她强调不是看他,只是看他刚才的表演。心里想着如果他要抢劫的话后座包包里还有些现金,但如果是……木心然身子不由的往左边的玻璃窗方向靠去。

“谢谢你的欣赏……”安子炼看她羞赧的对着方向盘说话,整个人又恨不得躲他八丈远,突然想逗逗她:“所以,你关心的是我的车技,而不是我这个人。”

第一次安子炼想和一个女人说话。他有那么另人讨厌吗,刚洗过澡,身上还很香,她干嘛这副样子。

“这么远我怎么可能看到你的……样子。”木心然并没有转头。她真的不关心他长什么样。只是看他表演车技,脸颊上却羞意尽染,整个人僵在那里。

难得遇见一个不对自己花痴的女人。安子炼却看木心然看得意犹未尽。

“帮帮忙,我的车胎可能磨损的有些严重,小姐能不能送我回去。”

很明显,这已经是赤裸,裸的搭讪了。

“对不起,我的车不坐任何一个男人……”木心然稳住差点要发抖的声线,壮着胆果断的拒绝了他,果然是色狼。怎么办,怎么办?

被女人众星拱月般喜欢着的安子炼受了生平第一次打击。在这样一个孤寂的夜里他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她估计是想多了。

“对不起,我可以走了吗?”

安子炼再次被忽视。

“噢。”安子炼回过神来,手不自觉的松开了:“当然可以。”

木心然趁机合上窗,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自始自终好像她都没看他一眼嘛。这个女人真的好奇怪。

女人,马上我们又会再见面。你等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