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前程似锦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01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王伍德双手捧起茶杯,很老派的先吹了几下然后喝了几口:“我们部队一直是寻金找矿为主,就是金属矿产勘探。当然我们也要对相关地区地质进行地质地貌调查,对其灾害进行应急救援工作和处置突发事件。以后我们将直接由您业务领导。”

黄金部队之前是归能源局管的,自能源局的张局卸任之后,这武警黄金部队第一政委的位子就一直空着。关于这说法不一,有的说这现任的王局是之前总统的情敌,年轻的时候和总统夫人好过那么一段,所以总统没让他继认。第二种原因是说总统要把这个空缺并职给未来的女婿,但女婿还没落实,所以就先搁着。

黄金部队下辖4个总队,12个支队,下面还设有研究所和技术学校。自天洲政府成立以来,中间经过多次改革,所以其组织成份和背景关系都比较复杂。

“您没说错,不是严大公子,是我们部长。”钱国栋想到以后跟着淘金部队指点江山的安子炼,再想想给安子炼出谋划策的自己,忍不住插嘴道。他是光想想就很美。这金子,就算不是自己的,多看看也会长寿,比他现在泡灵芝水喝要补益的多。

“嗯。我们部队现在主要的职能是充实国家公益性地质工作队伍,我们将在安部长的领导下进行转型,安部长以后就是我们部队的政委。”王伍德一脸敬重和亲切的看了看安子练,似乎对这个自己未来的业务领导很有信心。

不到半个小时,安子炼对王伍德率领的这个从事黄金勘查和生产的神秘武装部队的工作性质大致有了了解。

潜意识里安子炼告诉自己这也许是天洲政府某个组织给自己下的套。

因为安子炼还有会议,王伍德不得不起身告别。临走前,他从自己车上卸下一个长条箱子郑重的交给了安子炼:“安部长,这是您的配备,保重。”

这个箱子很沉,钱国栋已激动的两腿发软,以为是一箱黄金。强忍着想打开的冲动。不敢劳部长大驾钱国栋体力有限和小王一起交头接耳的抬进了办公室。

安子炼送了送王伍德,回来后见两人围着箱子搓着手,便清了清嗓子。小王觉得不好意思,说还要去洗车先走了。钱国栋识趣的也要走被安子炼叫住:“钱秘书,打开看看。”

钱国栋一脸为难,最终理智打败了冲动:“这东西是王主任送给你的,这事跟我不搭介的。”

安子炼给他一个开箱的理由:“钱秘书,你是不是我的秘书。”

钱国栋正色道:“是。”

“你干不干。”

钱国栋说干。不过安子炼的逻辑他不懂。钱国栋那个喜欢瞎琢磨的脑子很容易联想到一些事情。比如。

安子炼叫他去死。钱国栋说不行,我还不想死。安子炼问钱国栋,钱秘书你是不是我秘书。钱国栋说是,难道钱国栋就去死。

想到这个,钱国栋就笑岔了。

安子炼见钱国栋笑得肆无忌惮,忍不住泼他冷水,而且语气很肯定:“钱秘书,这并不是黄金。”

这方向,倒是摸的准。王伍德的人品还不至于送这么直白的东西。

钱国栋还没摸箱子几下,箱子上就有一颗按钮开始语音,原来是个智能机器:“请输入您的指纹。”

钱国栋觉得这机器也够傻的,就喃喃的说道:“我不是你的主人。”心想不是你也不能怎么样吧。

箱子上有颗按纽识别语音后作出反应:“ 从你的气质来看,确实不像部长。那么,请部长亲自输入,输入两次我会比较核对并保存,箱盖也将会自动打开。如你不是部长本人,请慎摸我的表皮组织,我已录入你刚才的指纹,如果你再对我做刚才的动作,我将会以盗窃处置,后果自负。”

钱国栋后退两步,嘿嘿傻笑道:“有点意思。”

安子炼蹲下摸了一下发现箱子是PP合金材质,可能是智能箱感觉到碰它的细胞组织有异,并未作出相关警示,只是灯纽亮了亮:“您好,您的抚摸让我找到归属感和舒适感,请问您是部长吗? 请输入您的指纹。”

安子炼没有回复,找了一下确实箱子左边有个指纹输入系统,便将自己的右手食指按了上去,然后系统跟去ATM取款一样提示再次输入,安子炼照做。

两秒后,箱子自动掀盖。安子炼看到里面躺着十管乌黑的手枪和一堆类似于狙击枪的零部件。十管手枪全是当今世界最好的枪,其中一把格洛克17型手枪吸引了安子炼的注意。

虽然如果他会遭遇生命危险根本不需要这些,但安子炼也不想违背在这里生存的初衷。身边备有一些自卫武器也是好的。

安子炼摸了一下格洛克枪身。重量非常轻,手感也很好。枪的套座和套筒上没有常规的手动保险机柄,射击前不必要去专门打开保险,安子炼又仔细看了一下它的构造,发现这枪有利于快速出击,火力持续力好。它配备有一个快速装弹器。弹匣卡笋、挂机解脱柄都设置在左侧,位置合理,便于单手操作。安子炼看到王伍德送他的每管枪的下面都有使用说明,对他手上此刻拿着的格洛克就作了如下介绍:9毫米巴拉贝鲁姆手枪弹,初速360米/秒,弹匣容量19发,有效射程50米。

安子炼随手拿起一把就如此精妙,剩下几把想必也很出彩。他又花了几分钟时间一一欣赏了下,发现确实都各有千秋。有的适合左右手同时操作,有的适合连发,有的适合握持和瞄准,有的射弹威力大,有的则通用性强可以枪管枪弹互换。

因为离距离开会时间不多,安子练暂放下了对狙击的研究和组装。

钱国栋明显对枪的兴趣没有对钱大,他甚至觉得这王伍德有鼓动部长犯罪的嫌疑。便撇撇嘴对安子练说道:“王主任倒是有心呐,把最宝贝的东西送给部长作见面礼了,看来以后也不会跟你对着干。”

安子炼没说什么,和钱国栋一起抬着箱子送入了办公室的保险柜,只在抽屉里留了一把格洛克。他锁上了抽屉,又叫钱国栋去资料室拿了一些材料, 便去了会议室。

临近吃中饭,安子炼才得以空下来。因为开会的时候手机没开,此时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

安子炼给楚红回了个电话。

“你还好吗?”楚红的声音听上去既高兴又担心。从那天龙卷风事件后她就一直想打电话给安子炼,可给他去了几个电话手机都处于待机状态和不在服务区状态。楚红还给他发了短信。大意也是你没受伤吧,你还好吗,我想见你四个字愣是没发出去。

“没事,谢谢,你呢?”

“我也没事。”

“那就好。”

“嗯,过几天是我生日,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

安子炼刚想说这几天有些忙不如改日请她吃饭。楚红似乎是意识到安子炼可能会有些顾虑。便又接着说:“部长,我请的人不只你一个噢,还有外交部长的公子,国防部长的公子,某某,某某某企业的某总的女儿 ,各大酒店,银行的负责人。甚至还有在天洲的外资企业的名门贵族,但基本上都是年轻人,还有我们华城的市长的女儿也会来,她是我妹的闺蜜。真的,很多人,你不会感到无聊或者很特别甚至尴尬。”

安子炼知道楚红的意思。她既想让自己去,又想说她不是很刻意的只请了他,但是他们之间确实接了个吻。她多少还是会比别人多再意他一些。至少她自己提到了“特别”就说明楚红是有这个意思的,但她希望安子炼在人面前不要觉得自己是“特别”的。他大大方方的来就行了。

安子炼能理解便简单的说:“好,我会来的。”

楚红温柔的补充道:“谢谢安部长能来,我把时间发给你吧,我怕你一忙会忘记。”

安子炼说:“好的。”

之后两人互说再见,便挂了电话。

安子炼又给座机里这两天曾打来的电话一一回了电,手上呢一直把玩着那管格洛克。他并不对这种充满血腥的可以致人于死地的东西有排斥感,居然还有些喜爱。

其中一个是司徒王忠的电话。

司徒王忠对之前的事只字不提,只问他看过华城日报没有。安子练听他说话,觉得胸口有些无端的烦闷,扯了扯领带神色平淡的说:“看到了。”

司徒王忠说:“看到就好,这是对外界安府十多个人突然死亡的一个交待,希望部长不要怪我自作主张。”

安子炼说:“司徒兄这样安排已很妥当,我没有任何的怪罪之意。”

司徒王忠那边似乎抽着雪茄,听起来口齿不是很清晰:“部长的为人我是真的喜欢,这次上峰将来华城小住几天,也给你带来了一件礼物,他希望能和你亲自见面。”

安子炼虽然不知道这次青龙帮胡芦里又卖什么药,但他还是答应了。

挂完了司徒王忠的电话,安子炼朝格洛克乌黑的枪洞吹了口气,然后扣动板机对着前方放了一声空枪。

他突然觉得有些累,便躺在躺椅上睡了一会儿,钱国栋进来见安子练正在午睡便把泡好的咖啡放在了他的身边关上门出去了。小憩后,安子炼才给木风云去了电话。

木风云跟安子炼说:“我受了惊吓,在家休养了两天。这两天我也一直担心部长你怎么样,但一直联系不上你。”

安子炼装作不经意的问:“我没事,谢谢市长,夫人还好吧。”

木风云说:“也没事,奇怪那天除了我前后两排的嘉宾席人员没受伤外,其他在场的人多少都受了点轻伤。主要是害怕,你知道吗,那天天突然就变了,谁都不会想到会来龙卷风,小女她……”

“她怎么了?”安子炼很快的问。

“她没事,就是突然脖子那里多出了一条项链,也不知道是谁给她挂上去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