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对症下药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635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诗诗醒在早晨七点。

她应该是长长的睡了一觉,但感觉是昏死过后的苏醒。倒是华杰的面色容光焕发。

“好香……”

“好香……”

“什么味?”

“好像是意大利面的味道,又有大饼包子的味道,成份很复杂。”

太可怕了。

她居然和华杰睡在同一张床,要不是窗外晃眼的阳光真实的照在对面的男人身上,那人的五官又是如此清晰的呈现在自己面前,林诗诗怎么可能相信这是事实。

她昨夜不是潜入安子炼的房间然后……林诗诗的意识还飘忽在和安子炼行床第之事那里。安子炼令人窒息的隐约曲线还残存在林诗诗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意识和梦境不同,梦是没有触感的,而意识是存在于大脑的记忆。你越是企图忘记越是铭记。

昨夜,连安子炼最隐私的部位都被她看过了,难道全是她的臆想?她明明和他的身体亲密接触过。不只如此,两人的对话还沥沥在耳。这是怎么回事?此刻,安子炼去了哪里?她为什么和华杰同床共枕?林诗诗一激灵,从床上坐起,捧着头道:“华杰,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做过吧。”

“好……好像是没做过。”华杰看到林诗诗慌乱失措的样子有些紧张,只能安慰道:“林小姐你不要有负担,就算做过,我会负责的。”

“没有,昨天你先睡着了,我还给你调整了睡姿。”林诗诗很坚定的说道,然后面无表情的下床:“我去看看,楼下什么东西这么香。”

华杰抓了抓头发,怎么会这样,昨晚在最紧要关头怎么就睡死了呢,希望林诗诗不要对自己太失望,可是看她刚才表情好像和他发生关系就是世界末日一样。

林诗诗面色苍白,一路跌跌撞撞下楼,她并不关心什么美味,她只关心安子炼现在在哪里。华杰的记忆和自己是同步的,但为什么关于安子炼的记忆却是如此不可思议。昨天的事太过诡异,她需要给自己一个相信她只是做梦的理由。

林诗诗的脚步灵巧的寻着香味而去。看到安子炼穿着一件灰色长款风衣,围着围裙正在厨房忙碌。如梦似幻。

安子炼穿的严严实实全身上下除了手连脖子都没有外露。给人一种神密霸气的压迫感。

但是这件面料款式都极好的外套还是把他的身材轮廓很好的衬托出来。

他总是能如此轻松吸引人的目光。

林诗诗怔在那里,似乎是经过昨夜哪怕是个梦也羞于直面他。安子炼听到身后响动,转身看到了她,居然友好大方的同她打招呼:“林小姐,早,我正在准备早餐。”

安子炼的样子很轻松愉快,和昨晚的他几乎是两个人。见林诗诗一脸憔悴,一动不动,人也没收拾好,安子炼还打趣道:“怎么了?华杰欺负你了。”

林诗诗觉得喉间被什么东西卡住,很多话想说说不出来。自己想得到的人没有得到,反而还让他误会她跟华杰有了什么,她明明是给安子炼服了药的。

他后来是怎么克服药性摆脱自己对他的控制的。林诗诗突然觉得头痛欲烈,胸口也闷的厉害,脚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安子炼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扶住了林诗诗:“你小心。”

林诗诗顺势倒在安子炼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鼻子里发出抽噎声。安子炼警觉的板直身子:“林小姐,请你自重!”

林诗诗抬头饱含深情的看着他,安子炼的眼睛清洁的如同绵邈雪山,除了冷还是冷,林诗诗两手用力的捶着安子炼的胸:“我恨你,我恨你。”

华杰已穿戴整齐下楼,撞到这一幕不由得狐疑的看向安子炼。难道趁他不在,安子炼在吃林诗诗豆腐,安子炼一副正人君子的表情,似乎也是一脸吃惊,他一边拍着林诗诗的背一边扶着她坐到餐桌前然后转头问华杰:“你把林小姐怎么了,让她害怕成这样?”

华杰一脸无辜,他昨晚睡得很死,也记不清对她做了什么。而且似乎昨晚两人一直是两情相悦的,林诗诗干嘛一大早醒来就像是被人破了处的样子。

华杰对林诗诗虽然没有完全投入感情,但看她像个猴子一样挂在安子炼身上对自己无动于衷,还是有点伤自尊,这种感觉就像一大早吃了一只苍蝇。但想到今天还要和林诗诗签几份重要合同,怎么样也得把自己的小情绪先放一放,先安抚她。做男人一定要大气,于是华杰走向林诗诗一脸歉意的看向她:“诗诗,是我不好。昨晚睡得像头猪,什么都记不得了。我昨天如果对你做了什么我华杰对天发誓,一定对你负责到底。”

林诗诗虽然心情仍无法平复,但是此刻不得不面对现实,她吸了吸鼻突然破涕为笑:“不是你的错,你昨晚根本就没碰我,我们大概是太累了,各睡各的,只是我昨夜,昨夜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她的解释无非是想让安子炼相信她和华杰什么都没做过。

华杰看到林诗诗脸上真实的流露出那种非常害怕的表情,加上她披头散发,衣衫未整,泪迹未干似乎还有些精神恍惚。心中不免生出保护她的欲望。华杰摸了摸林诗诗的头把她揽入怀中:“别害怕,那只是一个梦,现在我就在你身边。别怕,没事了。”

林诗诗点点头,但眼角余光却胆怯的看向安子炼,然后就躲到了华杰身后。

“怎么,你的梦和他有关。”华杰看着安子炼这个始作俑者,心中五味杂陈。刚刚还对他有成见,现在又开始同情他。

“嗯,安董昨晚……”林诗诗如惊弓之鸟,不但不能完整的说话还紧紧抓住了华杰的袖子,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安子炼此时突然被林诗诗视为洪水猛兽,看他如见瘟疫一般华杰怎会心里不暗爽几下。

“诗诗,如果你不介意,告诉我他怎么你了。”华杰强憋着笑,给安子炼投递过去一个兴师问罪的表情。

“昨晚他不但侵犯了我,还……还要杀人灭口。”林诗诗口不择言,胡乱编造了个梦境,她还是想试探一下安子炼的反应。

安子炼脸上每个细微的表情她都不会放过。药效要12个小时才过,而他一大早就出现在厨房,真的是她买了假药?真的是她做了一场梦?

安子炼表情滴水不露,只安静专注的继续做早餐。

华杰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似乎也陪着林诗诗身临其境,添油加醋道:“诗诗,昨天你梦里那个变态是不是先杀了我,然后再对你图谋不轨, 所以你才会这么怕他。但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你梦见的那个人绝对不是安董,他对女人没那么饥渴。”

华杰觉得有必要伸张一下正义,安子炼受过良好教育,又身心健康,其实颇受女人爱慕,除了前天的那次梦遗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谁是他的意中人,安子炼的为人底细他多少是清楚的。

“嗯,那只是个梦,不过真得太可怕了。”林诗诗娇滴滴的蹲在地上,两手无助的抱着自己的肩膀:“但我还是要惩罚他,谁让他跟那个坏人长得一模一样的来吓我。”

安子炼始终面容平静,事不关己。华杰林诗诗一头热,场面一下子变得尴尬。

“安董,诗诗说要罚你,你接不接受,你倒是说句话。”合同,合同,傻瓜这个才是重点。陪个笑,吃个亏算什么。

安子炼表情漠然,端着一盘像艺术品样的食物先坐下自顾自吃起来,吃了大概有一分钟,他才放下餐具,优雅的用纸巾擦了擦嘴然后才转头朝他俩各看了一眼:“一大早,就给你俩做吃的,算不算?”

确实啊,他好歹也是华杰的上司,又是客。一大早给他做这么多已经很有修养了。华杰当然还算满意,重点是林诗诗。

华杰拉着林诗诗的手在餐桌前坐下来,这安子炼一大早都做了些什么?如果没记错,他和林诗诗似乎都是被食物的味道勾引着下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简直了。

安子炼几乎动用了华杰冰箱里所有的食材,而且每种食材都得到了很好的搭配,不管是从视觉角度还是营养学的角度都把他看得一愣一愣的。华杰突然觉得自己那点厨艺简直是鸡鸣狗盗了。

“诗诗,要不我们先吃早饭吧,这也算是子炼一点心意,还是你先梳洗一下?”

华杰看得食欲大震,怕得罪林诗诗跟她打着哈哈,陪着耐性。

安子炼这种人如果把他放在公关女人上确实有点自毁庆阳前程,还好庆阳还有他这样的人才,他觉得打破现在的僵局关键是把林诗诗的关注度先往她自身形像上移,这女人只要把话题引向美和丑上。这肯定剩下的都是屁。

果然林诗诗看了看自己有些邋遢的装束,素面朝天简直败笔,不由得皱了皱了眉,再看安子炼,精神奕奕,举手投足帅死人不偿命。虽然他表情严肃,吃相却很萌,两颊微鼓,津津有味的咀嚼着一小块牛肉。

“你先吃,我去洗把脸。”林诗诗落荒而逃。

“我等你,我没安董那么忙。”华杰朝林诗诗暖暖的笑笑,亲切自然。

安子炼每一份食物都和他们各就各位,华杰觉得他太不会互动,家里必竟还有个美女,又是顶级合作单位,他这也是太随性了。吃饭可是一门培养感情的艺术,他一定要表现得这么落落难群吗?

安子炼已结束了早餐。移开椅子起身走向沙发,拿起公文包正欲离开。

走之前他又回头拍了拍华杰的肩似乎在对自己先行一步和不与他们共进早餐作出解释:“不好意思,咳……咳。我刚才肚子很饿,所以先吃了。今天局里有会议我先走了,你慢慢吃。”

“嗯。你是病人,能理解。路上慢点。”华杰知道今天安子炼要去国土局报到。

安子炼又对着林诗诗上楼的身影说道:“林小姐,我先走。”

林诗诗想起昨晚梦里安子炼在自己身下的肉色风情,这么快他又要走,情绪就上来了。

林诗诗一脸不满和不舍的看向安子炼,噔噔噔的下楼来:“安董,你是不是觉得和你们庆阳签星河是你们吃亏,是我们天红占了便宜,我怎么看都觉得你有点敷衍我。”

华杰觉得今天的林诗诗奇奇怪怪,一直在找安子炼的碴,这是哪跟哪。安子炼这是去工作又不是故意冷落他们。和星河签个合同,难道还要让他们庆阳两大股东同时出面吗?要是庆阳的工作效率这么低的话,他和安子炼早喝上西北风了。她这是对自己的能力有怀疑还是对安子炼别有用心。

华杰陪着笑脸,上去拉住林诗诗的手:“诗诗,你怎么会这么想,董事长一直对林董这么看好他心存感激。怎么会怠慢你,你看你一来,他就亲自下厨,别人谁能劳他大驾?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合同的事我一个人就行。真的。其实星河这块地吧……”

安子炼阻止华杰继续说下去,醇厚的嗓音在林诗诗耳边响起:“庆阳为什么会对星河感兴趣,相信我昨天跟林小姐已经解释的够清楚。如果你们天红另有安排,现在还来得及。”

“你……”林诗诗扭头上楼,她就是生气,却不知道在气什么。安子炼在她面前总是如此嚣张冷漠。

林洪泉告诉过林诗诗,要和安子炼好好商谈这个项目,安子炼这个人超然独立,桀骜不驯。既便是言语不合也不要意气用事。这对天红好,对庆阳更好,林洪泉还侧面打听过安子炼在生意场上是个慷慨之人,一旦星河这块地在他手上利益最大化,他不会忘记分他们天红一杯羹。

这是天红跟庆阳的首次合作,就算吃点亏,林洪泉觉得也值。更何况这个摊子交给安子炼算他们天红眼光长远。在业内很可能也会赚点口碑。能把林强的屁股擦得这么干净的人只有安子炼。

华杰继续打圆场:“诗诗,安董这个人,面冷心热,你别往心里去,你以后对庆阳的高层有什么意见,一骨脑儿全往我身上发。我这个人脾气真是不是一般的好。”

林诗诗被他逗笑:“其实,其实我就想让他跟我道个歉嘛,他昨天那样对我。”

华杰三观不差,纠正道:“诗诗,昨晚那个是梦,真不是他。”

安子炼对林诗诗恶人先告状,泼皮耍赖很不屑,锐利的盯着她的眼,不知怎的,林诗诗一下子就不争气的慌了。安子炼知道林诗诗想要什么,这种女人一旦欲求不满,就是喜欢没事弄点事,这么一想他换了副脸,玩世不恭道:“林小姐,你下来。”

“干嘛?”华杰不解。林诗诗当然同样疑惑。

不过安子炼身上始终有那股魔性。只要是他的命令是个人都不敢不从,林诗诗倒也听话,仰着头从楼梯上趾高气扬的走下来。她是天红的总经理,这庆阳的董事长还和她撕破脸不成。

她走向安子炼,看他表情,满眼阴霾,不会是什么好事。不过这青天白日他总不至于为了几句话动手打她。林诗诗略有些发怵的靠近他,安子炼看她离自己仅有一米远,估计距离够了,便一把拉过林诗诗,这个动作一点都不温柔但是下手利索很漂亮,甚至林诗诗的身体还优美的在空中划了个弧线,安子炼手臂力道之重使林诗诗几乎透不过气来。

他撬开林诗诗的嘴轻而易举的用牙关抵住她的舌头。林诗诗身上的每处细胞顿时都像着了火,林诗诗想尖叫兴奋一下都被安子炼的舌头打压下去。仿佛这是他一个人的事,和她无关,林诗诗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安子炼做这样的动作看上去一点都不色情。别说是色情,连感情色彩都不太有。

他甚至没抱住林诗诗,只是嘴对着嘴好像就是在给林诗诗纯粹做人工呼吸。

安子炼就这样在华杰崇拜的注视下给了林诗诗一个狠狠的吻。

林诗诗满眼沉醉时,安子炼突然放开她,“林小姐,你好好回忆回忆,昨天那个男人倒底是不是我。我想这一定是个误会。”

说完,安子炼看了看手表,扔下林诗诗和华杰,几乎是大步流星的朝自己的车子走去,然后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林诗诗回神后跺着脚,娇羞甜蜜的掩饰心中的狂喜:“华杰,你们安董这样欺负人,你也不帮我说说他,是不是他感冒脑子烧胡涂了,竟敢当着你的面这样对我。”

华杰好像没什么心情怜香惜玉了也不敢对着这样匪夷所思的对手替她出头,只木讷的看着安子炼离去的身影土里土气的说道:“他好像生气了。”

安子炼走后,林诗诗和华杰并排坐着,沉默享用着安子炼为他们准备的五光十色的早餐。经过这么一折腾,华杰觉得庆阳没戏了。安子炼除了会火上浇油,真的不会做建设性的事。林诗诗本来性格就阴睛不定,就算是上好的厨艺也挽回不了他在林诗诗眼中的轻浮样了。

他什么也不想说诸如看在安子炼为我们一大早准备早餐的份上就原谅他的流氓行为诸如此类,他实在脸皮没厚到那种份上。只等着林诗诗开口。林诗诗吃着意大利面和枣泥山药饼若有所思。这些东西真的是安子炼做的?

“等下你跟着我去天红,我们把合同签了。”林诗诗突然干脆的来了这么一句。

华杰如遇大赦。还好,林大小姐大人有大量。有家教。

“还有,你们家的监控让我看下。”

“哪一个区?”

“房间过道那段。”

“时间。”

“我自己来,你手机可以看吗?”

“我手机就可以访问。”华杰不知道林诗诗要看这个干嘛。随手把已输入用户名和密码的手机给她。

他只知道只要林诗诗答应签合同,看什么都不是问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