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同床共枕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68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华杰进房间时头皮已经沉重发麻打算直奔主题,林诗诗叫他先去洗。华杰觉得也不急于一时。便乖乖进了浴室。

怕冷落林诗诗,华杰强撑着一波接一波袭来的睡意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脸一沾床就睡死了。

林诗诗把华杰拖进床,又轻拍了他几下脸,见他没反应才进了浴室。

林诗诗在浴缸里泡了很长时间,脑中不断浮现安子炼那张清俊让她不敢亵渎的脸。他离她只有一墙之隔。

她隐约能听到隔壁有人穿着拖鞋在地板上走动的声音。那个药的催眠作用没那么快,在一小时内服用者只会出现困状和疲倦感。

他还没睡。

林诗诗从浴缸里出来,擦干身体,穿上内衣,吹干头发,披了件外套走了出去。

月光浮动。微风不时的从窗外灌进来,林诗诗走到窗前吸了口气,看到旁边侧卧里窗帘紧闭。从里面透出来微弱的光亮星星点点的照在对面的大树上,留下班驳的剪影。

安子炼你今天休想逃离。我也不会再让你逃离。

拿起华杰的手机。林诗诗给安子炼发了条短信:“她已睡,我有事找你。”

这样大概过了五分钟,林诗诗才走出了华杰的卧室。她看到安子炼的卧室的门已露出一条缝隙。

林诗诗轻轻推开那道深褐色的门,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扑面而来。林诗诗深吸了口气,轻轻的走了进去然后轻轻的带上了门。

安子炼的房间色调跟华杰的不一样,空间也相对小些。窗帘是蓝色的,床是蓝色的,床单是蓝色的,被子是蓝色的 ,就连雕花天花板也是蓝色的。就像是一片深蓝的汪洋。

林诗诗不知道自己在这片汪洋中站了多久,尽管一切都没什么问题,但她还是小心翼翼。药性似乎在安子炼身上已经得到了有效的发挥。

房间里除了她自己细微的脚步移动,悄无声息。

林诗诗靠近那个身影,感觉自己在不由自主的颤抖,越靠近越抖的历害。她自认见过不少世面,可这里却是一个不一样的空间,仿佛四周空气都布满着强大的另人窒息的磁场。短短几步路,林诗诗的四肢已开始轻微的痉挛。既便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她跟床上这个人彻底决裂。她也在所不惜。她喜欢他,喜欢到使用了这种方法来得到他。她早就无所顾忌。

林诗诗的眼前闪现出安子炼微红的脸颊,这一幕竟让她鼓足了勇气。林诗诗接近了目标,她蜷缩着,屈尊降贵蹲在安子炼面前。

柔和的月光把安子炼照得熠熠生辉,宛若天人。他没有趴着,而是仰面躺着,是一个完全没有防备可以进攻的姿势。

“你睡了没?”林诗诗叫得极为温柔,低沉的声音却听不出情意浮动。

安子炼根本没有响动。

林诗诗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脱掉外套,伏身用一种几乎依偎的姿势靠向安子炼的身体。他已没有白日里那种穿西装时的俊骨侧目,秾艳生动。只裹着一件白色睡衣的安子炼柔和平静,眉目如画。林诗诗靠向他略有些凉意的脸颊,已经能闻到他身上清淡的烟草气味。

安子炼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双眼轻阖,呼吸平稳,修长大手放在身侧。

林诗诗尝试着靠向他的唇,手指抚向他的嘴唇有柔嫩的触感,唇齿相依时终于一顿。身下的人已有了反应,虽然这个反应很小,但已惊动了她身上的每处血管细胞。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安子炼的语气极硬。

“进来了一会儿。”勇敢的迎上他幽深的双眸,眉间的戾气。林诗诗终于开口:“你又是什么时候醒的?”

“你进来的时候。”安子炼的语气极淡,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中。他努力的想起身却发现身体不受自己控制:“该死,你给我喝了什么?”

“没什么,肌肉松驰剂。没有副作用,我怕你被咳嗽困扰,助你安神。”心思已挑开,林诗诗也坦然面对。更何况接下来迟早要吵醒他的。做如此生动的事情,怎么可以让他在麻木中经历。她希望历经此事,安子炼能对她记忆鲜活。恨也好过对她豪不再意,她料定他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即使是一场设计。

安子炼迟疑和冷淡的开口:“药效多久会过,接下来,林小姐打算把我怎样?”他的语气冷淡中夹着鄙夷,仿佛在等着她出洋相。

“十二个小时,我打算……拥有你。”林诗诗大着胆子表明自己要强取豪夺,本大小姐就是看上你了。怎么样?

安子炼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在唇边扬起。林诗诗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笑。她更吃不准他在想什么,但她可以惩罚他,现在她占主导地位。

安子炼全身僵硬的样子让她很满意。

林诗诗抬手抓住安子炼的下巴,指腹有力。

安子炼眼睁睁的看着林诗诗吻下来,身体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不能移动。这是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头脑清醒四肢无力。

林诗诗听到安子炼沉稳有力的心跳已慢慢的变得急促慌乱。

他湛黑的眸子迎上林诗诗,有片刻的柔软光亮。林诗诗差一点心软。

“你在害怕?”林诗诗盯着他,不打算放过。

“你想怎样?”安子炼哑着嗓子问。

“明知故问,你知道我什么心思。”

“安静的做华杰的女人,别再惹我。”

“每个人都不喜欢被人强迫,我也是。你认为适合我的人我并不喜欢。你的安排跟强迫无异。”

“那就不要给他错觉。而我,自认没有对你有过任何暗示。”

“你不用暗示,你本来就充满诱。惑。”林诗诗轻轻抚摸安子炼如刀削般的脸,像是在鉴赏一件艺术品。林诗诗的指间有安子炼轻微的排斥反应,但终究离不了她的掌控。

“所以。”

“所以和你聊这么久,已是我最大的耐心。”

接下来,林诗诗全力进攻。像一头饥饿的母狮扑向了安子炼。整个身体和安子炼贴在一起。有一刹那安子炼全身灼热坚硬,恐惧,厌恶,无助,憎恨。

身上的睡衣已被林诗诗完完全全褪去。

安子炼的脸一下子变得冰冷而阴郁。他的胸膛,肩膀,锁骨,脸自是不用说,整个上半身几乎被林诗诗洗劫了一遍。

“父王,你帮帮我。”安子炼不知道自己这具身体是否曾经有人生养,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可能会关系到子孙后代,虽然他非常不想非常不愿。性质纯属被动接受,但或许那呆在另一星球的父母会过来干渉和阻拦。

他不知道这个祷告有没有用,只觉得浑身的神力豪无头绪豪无要来的预兆。而此刻的安子炼心情异常的烦燥。像一只等着被宰的羔羊,难道是因为神力使用的间隔太近,上天不再眷顾他。

此刻,不管会不会吓坏或是吓死这个在他身上纵情的女人,安子炼只求自保。

安子炼眼睛开着,眼神却是一片空白,眼前仿佛有无尽的星光闪现,有无数的天使朝他微笑。林诗诗的身体散发出清香气味,密密层层,自己的身体仿佛正在被提炼成一瓶香水,千万花草包围,玫瑰,迷迭香,兰草,石楠,香雪兰,紫苑,天堂鸟,矢车菊。甚至他还看到了彼岸花。来自冥界的熊熊召唤。

接下来,让他生不如死的时刻终于来临。林诗诗在安子炼耳边说:“你做好准备,我快要开始。”

林诗诗说这几句话的时候一直很认真的在欣赏安子炼的神情。安子炼纯净的仿佛初生,接下来她会带他走过一段美妙新奇的旅程。安子炼不发一言,对刚才林诗诗在他身上的所作所为似乎惊魂未定,越发显得他深沉难辨,他这是默许打开界限,由她摆布了?还是在冷眼旁观她的兴奋。

林诗诗不再激动,就像一盘上好的食物端到眼前,不再只为了裹腹,她需要彼此身心愉悦,他甚至希望安子炼也能投入其中。脑子里一直想像着拥有他的欲望如今已经付诸行动。之前的安子炼太过完整。使她不能等量交换。对他能否爱上自己,失去信心。

林诗诗热烈有力,身体已有饱满的欲望,所有的动机变得干脆和目的明确。她拉过安子炼的手伸向自己两团饱满挺俏,安子炼的十指冰冷豪无反响,掌心也因抗拒溢出无数的汗水。林诗诗全身扭动呻吟伐韃两条白腿驰骋在安子炼腰间仿佛在演奏人间仙乐,两人的汗液和肌肤被月光渗透。

安子炼已失去所有的力气,疲倦,困惑,和一个凡人联结能有何新鲜惊人。他的心只为禁锢的神力隐隐作痛。刚才他的每个毛孔都在发出呼叫,这种源自体内本能的声响却被忽视。

安子炼昏昏沉沉,连眼都懒得睁开。四周安静漆黑仍弥漫着林诗诗自我催眠般的沉醉呼吸。林诗诗试图抓住安子炼身体带给自己的一切愉悦。两人还没有进入实质性阶断,安子炼却已仿佛奄奄一息。他的豪无反应让林诗诗害怕。这注定是一次失望的征服。安子炼对女人的克制已超出她的预想,她不认为这是克制,这是无情。

想到这几日,从和他初次见面,她的欲望似乎时时刻刻都会被他激发。她要让他看清真相,内心的嫉妒和不悦居然来自于一个男子。他凭什么连这种极限的愉悦都不愿参与。他凭什么闭上双眼不愿看她精心为他准备的视觉盛宴。安子炼的倔强倨傲让林诗诗情绪不可自控。

林诗诗心头烦闷,猛得扯去了安子炼身上最后一层艰守。林诗诗看到他的整个身体在空中划出清晰线条,天光一色,自成风景,在窗外月光的掩印下呈现出端正大气。不可侵犯。

陡然身体一空,安子炼睁开眼,心灰意冷。神力久久未来无法施展,人类入侵的方式既不尊重,也不理性。

林诗诗看向安子炼,他的眼神冷漠,面色苍白。无助在他身上堆砌出一道不可逾越的墙,其实她也并不想得到他,她只是不想受他冷落。林诗诗极渴望和他在一起。

安子炼英俊健康,情和欲却清冷自持。得到他,需要时机。林诗诗内心的执拗超过了对他的怜悯,他根本不需要女人的怜悯。

她的脸低浮向他,一只手沉默的握住安子炼的手。另一只疼惜的抚摸他的脸,声音发哑艰涩开口:“你好像是第一次?”

安子炼的表情告诉她,她问得是废话。林诗诗突然觉得有生之年落英缤纷,酣畅淋漓。他不开口,她没有通道进入他的内心,只能循循善诱。

"我只想和你联系紧密,你放心,我会小心温柔的对你。”

"……”

林诗诗炽热的吻落下来,得知真相,比刚才更来势凶猛。她的整个人都在安子炼身上剧烈的颤抖。

林诗诗摆出一种非常滑稽的体位开始攻向要塞。

安子炼厌倦至极,沉默至今最终理性开口:"你伤害我,我不会放过你。"

林诗诗从容不迫:“很好,我就喜欢你缠着我。”

山雨欲来,气氛冷清,空气变得诡异。林诗诗突然四肢僵硬,手更是停在半空仿佛凝固。起先林诗诗以为这是她即将如愿之前过于兴奋,四肢产生的过激反应。

然而让她更为惊恐的是她全身开始自动倒退,不一会儿就退到了门口,而且她那件外套也从床上疼空而起几乎是飞砸向自己。

林诗诗离别只看到安子炼澄澈清亮的眼珠和嘴角冷漠强势的笑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