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蠢蠢欲动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564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到家后,华杰熄了火沿着车头小跑一圈,为林诗诗拉开车门,然后扶着她下车。

这一举动在安子炼看来是多此一举,但华杰觉得这是绅士的体现。

安子炼拉着行李箱走在他俩前面。

装感冒使他行动受限,不然他会去酒吧或者随便哪个地方过上一夜。

这两位接下来爱干嘛干嘛。

但是,他今天晚上不能表现出蹦蹦跳跳的样子。不然就麻烦了。

目前, 他是个病人,是个重感冒的咳嗽病人,下车后,安子炼再接再励的咳了几声。

“嗓子没发炎吧?”华杰配合的问。

“没有,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咳……咳。”

华杰家的别墅非常大,已经到了空旷的地步。当然所付出的代价也几乎耗尽了华杰之前三分之一的薪水积蓄。华杰是投行的青年才俊。刚从宾夕法尼亚回来的时候他白天大部份时间深居简出。晚上相对活跃。

华城的太子党大都都是在晚上出没,他必需培养一定的交际圈。华杰的父母虽然也在天洲,但和华杰不在同城,所以这个家里没有层层警卫把守。说难听点除了华杰一条命和一些根本无法撼动的家具,这个家没什么值得盗贼惦记。他自己都不惦记。

为了节省一些不必要的开支,华杰只请了两个看门员。这两个看门员年纪都不小了,都是孤寡老人。但长像都很亲切不会得罪人,目测都有五十左右的年纪,是名副其实的守门。两人最大的职责除了给华杰这个空无一人的家添些人气偶尔也会替他收一些从四面八方寄来的邮件和快递。除此,华杰只请了一个上门负责清洁工作的小时工。

“这两位大伯是?”林诗诗好奇的问。

门卫见这两天经常有新客人进来,人也精神了些。因为林诗诗是新面孔。他们只认得达令小姐,不知道她是华杰的新欢还是安董事长的那位,所以两人只对安子炼和华杰打了招呼。对林诗诗则是恭敬的点了点头。

“噢,他们是我家门卫。我父母不住这,一切从简。这样的配备对我来说已经很奢侈了。你喜欢吗?”

“呵呵,我也不喜欢父母管着我。不过,你为什么请两个而不请一个?”林诗诗被华杰家里两个别出新裁的看守逗笑了。虽然她形像看起来有些成熟也总是无端的给人一种女强的感觉。但此刻却流露出小女孩的天真可爱。所谓人靠衣装,反正今天的林诗诗看起来很清纯。

走远了点,华杰才一本正经的对林诗诗解释:“诗诗,他们是难兄难弟,志同道合,两个都终身未娶。你别看这俩老头都过了天命的年纪,做事还是蛮勤快的。花园里的草都是他们除的,水也是他们浇的,我出去他们也不会偷懒,很自觉,又不会吵架。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两位也是我们男人的骄傲。而且门卫不都有两个吗?”然后朝前面的安子炼撇撇嘴小声说道:“老头对他倒是一见如故,说他是没有那方面爱好的主。你不知道他们俩还会算命,反正挺有趣。”

林诗诗的表情有瞬间的僵硬,不过她还是愉快的接着刚才的话题:“那是警卫,谁家门卫请两个呀。”

前院的这一路,林诗诗被华杰逗笑了好几回。华杰也陪着笑,只不过没有林诗诗笑得大声。

前面一个人走路的安子炼总给他一股淡淡的压力。

两人有说有笑的进了大楼。安子炼回头看了眼他们,用抱恙的语气说道。

“我先去休息,华杰你陪陪林小姐。”

声音低沉得如娇花在风中摇曳,不知怎的,林诗诗心里一阵疼。

“好的,你就先去休息吧。”

林诗诗却突然说:“刚才跳舞跳得有些累,我饿了,华杰你去给我弄点吃的,时间还早,安董陪我说说话。”

“好……好的。他感冒,你尽量坐远点。诗诗你要吃什么?”

“我饿了不挑口的,你先去看看你家冰箱里有什么。”

“好的,那诗诗你口渴吗?我去给你倒杯水。”

“不用了,水我自己来倒,你去给我弄点吃的吧。”林诗诗推了一把华杰让他快去,华杰温柔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那你等我……”

“嗯,你去吧。”

安子炼把行李箱放在楼梯口。转身换了双拖鞋然后看了眼林诗诗的高跟:“林小姐要换吗?换掉舒服些。”

林诗诗点点头,越过安子炼替她拿鞋的手,走向鞋柜,自己找了双鞋穿。

见林诗诗不领情,安子炼便走向沙发,脱下外套,打开电视,又从果盘里挑一个苹果啃。

安子炼此刻很饿。手头几个文件一直看到傍晚五时,因为要赶一个项目的计划书婉拒了方贻请吃晚饭的好意。下班后一直急着找狗妹又忘记了时间到现在只喝过两杯咖啡。

是该饿了。

但安子炼说过刚吃过晚饭,所以这么快就饿是不现实的。

这段时间他的胃是越来越有人情味了。虽然不像人类那样三餐定时,但至少二十四个小时不进食也会有饿的感觉了。

林诗诗在果盘里扒拉了一阵,又看了看安子炼,顺手就拿走了他手上的苹果:“就你这个个最大,给我吃吧。”

“不怕传染?”他已经咬过几口。安子炼倒无所谓,林诗诗怎么高兴怎么来,自己又拿了个桃子。水果中他就喜欢吃这两样。

“又不是艾滋,我怕什么。”林诗诗特意从安子炼吃过的地方咬下去,吃得很香。

爱滋是什么?安子炼的神脑里面没有这层信息。

华杰进去不一会儿从厨房里出来:“诗诗,冰箱里有肉,有鸡蛋,有几粒虾仁,还有一些蔬菜,几瓶牛奶。牛奶我先给你煮着,剩下的这些你看给你做点什么吃?”边说着边已经围上了围裙,今天他要在林诗诗面前好好的秀秀厨艺。抓住男人要先抓住他的胃,这女人又何尝不是。更何况等一下还要做激烈的运动,当然要补充一下体力。

“你能做什么我就吃什么。”林诗诗也走向沙发,在安子炼身边坐下来。

安子炼身上穿的衬衫是华杰的,华杰比他瘦,所以胸前的几粒扣子无意中已跳开了。隐隐可以看到里面健康的肌肉。他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安子炼知道林诗诗就虎视眈眈的坐在边上,所以下意识的扣上了。

“我去给你倒杯水,感冒了要多喝水。”林诗诗移开视线,安子炼神情慵懒,面带娇憨,刚才那个扣扣子的动作看得她欲火焚身。他大概不知道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自成风情。

“谢谢。”

林诗诗拿着杯子的手有些紧张,不过马上又平静下来。

一共三杯水。一杯是清水,她自己喝。一杯是放了安眠药的水,给华杰喝。

本来是安排给安子炼的。但安眠药有一定的副作用,她舍不得给安子炼吃。给安子炼的是一种新型的药物 ,有催眠作用,服用后肌肉完全放松,没有了力量,全身发软,任你摆布。那种药在普通药店当然是买不到的,但是林诗诗就算是自身涉及不到的领域,也能信手拈来,为什么?钱能通天。

林诗诗看到华杰已经在厨房忙碌开了,便体贴的说道:“华杰,你辛苦了。厨房有油烟,喝杯水。”

华杰自是恭敬不如从命还撒娇道:“诗诗,你看我两只手都没空。”

林诗诗心领神会放下手上两杯水,走向华杰:“那我喂你喝吧,要用嘴吗?”

华杰被她撩拨的心潮澎湃小声说:“诗诗,你别……安董还在外面,等下看你表现。我马上就好,这里脏,你先出去。”

林诗诗怕弄错,自己那杯已印了一个口红印。

“来,安董,希望你早日康复。”林诗诗十分随意的把杯子递给安子炼,转头看向电视机。电视里在放一部仙侠剧。男主抱着女主在哭,女主却好像失忆般的没什么反应。安子炼想要换台,被林诗诗抢了摇控:“我喜欢看。你先把水喝了吧,等下凉了。”

安子炼接过,正打算一饮而尽,身体却做出不寻常的反应。水无毒,却有异。林诗诗诧异于他的警觉,对他的爱意又加了一成。柔声道:“经过特殊净水处理过的自来水都这样,我家的也是,老闻着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不过喝着健康。”说着朝安子炼喝完了自己那杯。

安子炼洒然一笑,喝下了。

两人继续看电视,并没有聊天。林诗诗给家里打电话告诉自己不回去了。安子炼倒有些诧异。和华杰才第一次见面她就打算献身了?

中途安子炼接了个电话。来电那位的声音不紧不慢语气有些气势。安子炼沉默了很久才说:“是的今天大盘跌得厉害。我的资产也缩了不少。不过庆阳上市后国际渠道已经打通了,我不认为这对我们的合作会有什么影响。我们的财务报表从来不可能粉饰……是的,我刚接管。之前是爷爷名下的。嗯,他是老公司的股东,噢?清算拍卖。我不是很清楚。嗯嗯,谢谢。我对跌成个位数的股票不感兴趣。股价要上去必需资产注入。我手上优质资产不多。这样吧,过两天让华杰来见你,我最近出了点事,分身乏术,很抱歉。”

对方大概是个股票分析师或是庆阳的合作商。客气的和他挂了电话并叮嘱他注意休息。林诗诗见安子炼语调清冷,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侧头问他:“严不严重?”

他亏了多少?投资公司董事长在股票持有上应该不会少。

“有跌有涨很正常。”安子炼弯腰在茶几下捡起一本书拍了拍封面:“买涨卖跌是错误心理,心理比技术更重要。过段时间我想抽点血,申请增发。”

安子炼的手机叮咚了一下,可能觉得是一些系统短信没去看。

“需要我请技术人员过来为你所用吗?”林诗诗朝安子炼暧昧的笑笑。林家的公司不管是恒荣地产,天红还是子公司都有非常专业的金融顾问。顺便她也想知道安子炼平时都在忙什么,和哪些人接触。

“不用,你那位就是。”安子炼站起来,双手插在裤兜内,墨黑的眼神中有氤氲水光,如此的他纨绔奢华。

安子炼低头看着林诗诗:“我和华杰都是庆阳的负责人,你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他很多地方都比我专业。”

“呵呵,你很放心他。什么都给他机会。为什么让他来?”他那方面确实比你专业。不过林诗诗还是想亲口问一问他。

安子炼不答腔,神色有片刻沉凝:“华杰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我很信任他,对庆阳来说,我是法定代表人,他就是法人代表。我不认为他是个不合适的人。”

“为什么对星河突然有了兴趣?”

林鸿泉跟林诗诗说过,华城有家公司一直在觊觎星河这块地。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庆阳的董事长是安子炼。林鸿泉也不知道庆阳这个后起之秀会在短短的几个月崭头露角,并很快跻身于天洲三大龙头企业之一,甚至于有赶超天红之势。虽然天红有恒荣这个强大的后盾,但庆阳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用林鸿泉的话说就算安子炼不露面请他吃饭,他也要出来会会他了。可没想到他还同时是天洲的国土资源部部长。

“我接手这个项目主要是看重星河的地理位置和品质,而且它与我手上的在建项目炼华锦园连成一体,你放心,星河在我手上会有最好的归宿。”

安子炼此时刚好站在大厅的水晶灯下,离她一步之遥,林诗诗却仿佛觉得和他隔着千山万水。安子炼挺拔的身姿光魄动人,像一弯明月。林诗诗心头一震,为他的夺目耀眼和隐隐的清冷自信。

林诗诗收敛心神投入感情的说道:“是的,假如星河不能与炼华锦园项目连在一起,星河项目的出入口就不能设置在淳江 ,星河在我哥那里的时候定位就很高端,与淳江畔的高端氛围也相匹配,但其同时与荷西路小区区域相连,该区域生活配套较为滞后,即使是临淳江与华城公园,但整个小环境并不理想,如果其出入口也位于荷西路,整个项目的高端定位就很难如愿。所以最终爸爸希望你能接手星河,与炼华锦园连成一片。这样的组合就像天红和庆阳。天造地设。”

林诗诗说得是事实。天红转让星河主要原因不是缺乏开发资金而是天红的几大股东都有其主攻的各自领域,天红公司这段时间一直在做战略调整并且新入手了几个境外工程。

再加上星河是之前林强的滞留项目似乎谁都没有特别大的兴趣,也不想和林强对着干。转让掉,至少还保证了利润率。

“嗯,现在星河在天红名下,林小姐又是负责人,希望明天你与华杰签署相关合同时能非常愉快,我可以适当的给他放几天假,陪陪你。”

说完安子炼又回坐到沙发上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诺,你拿着。这是我和天红合作的一点诚意。对星河来说,我就算什么都不做,它的市值也有20亿,光是租金我们庆阳就……咳……”安子炼意识到林诗诗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复杂没忘记自己应是带病之身。

林诗诗只是动情的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并没有动他的卡,淡笑道:“你给华杰吧,我可能以后真的会花他的钱。”林诗诗突然欺身上前,并握着他的手:“我……喜欢聪明的投资者。”对上他心存轻慢的眼睛,林诗诗不冷自寒。

安子炼没有松开林诗诗的手,偏头点了一根烟,深吸一口:“我很困,林小姐……”

华杰端着四喜鱼蓉蒸饺出来的时候,安子炼已经离开沙发上楼了。

吃完宵夜,林诗诗和华杰心照不宣的上了楼。路过安子炼房间时,林诗诗听到他卧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水声像清洌的山泉从山谷汩汩而下,大概是安子炼在洗澡。

林诗诗的心情无端的愉快雀跃起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