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情投意合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544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饭毕,舞毕。华杰已有了错觉,他觉得林诗诗已经手到擒来了。

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他华杰这是运来了吗?

坚持没让自己喝醉,他一定要清醒的完成安子炼交给他的任务。

“诗诗,我送你回去吧。”华杰扶着林诗诗柔声在她耳边说着。林诗诗此刻醉眼朦胧,丝一样的秀发披散在肩,看起来又清新,又狂野。

林诗诗是假醉,而华杰是真的醉了。自从和安子炼共事后,今天的成就感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回。

他甚至在假设,一开始林诗诗是喜欢安子炼的,而今天晚上经过他的努力表现,林诗诗已经对他有了好感甚至主动迎合和委婉表达了可以和他独处的意思。

这一定程度上证明之前安子炼只是在气势上占了自己上风,或是一开始相较于安子炼他有一种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自卑,如果能放下这层心结,那么其实他也是无所不能的。那么方贻也有可能……

在这个时候想到方贻华杰又像早上那样对自己骂骂咧咧了,他这是脑子有病。方贻只是庆阳的一个秘书,而林诗诗是很多中小企业是整个华城黄金单身汉们渴望与之一亲芳泽的猎物。林诗诗已经不是一个配偶那么简单。能拥有她是男人的至高荣誉。

“还不想回去,你陪我……”林诗诗仰起一张娇艳的脸,楚楚可人的看着华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但华杰看出了那眼里有寂寞,空虚,乏味的意思。林诗诗除了清纯抵不过方贻。别的好太多了。

但他对林诗诗的主动不能不多长个心眼,万一林诗诗事后后悔还对他施以人身攻击他该怎么办?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他要手机录音了。

他绝对不是林诗诗的第一个,既便是和她发生了关系,在不可预知的未来他还会遇到很多强大的对手。他现在不可能是庞大的林氏集团的对手。林诗诗更不可能对他情有独钟。所以他要面对的问题不是如何把林诗诗占为已有,而是怎样让林诗诗对他爱不释手。

“我当然愿意陪你。只是已经很晚了……”华杰摸摸林诗诗的头,一脸克制。他不会急于求成,他要把安子炼那套学过来再把自己那套加上去。

“这么说,你一定要送我回去了……”林诗诗摇晃着朝前走了两步,走向地下车库。手摸向口袋作势要打电话。

果然华杰从后面追上来,拉住了她的手:“我送你……”

林诗诗轻轻推了他一下:“不用担心,这里的代驾都认识我,我会安全到达。”

华杰叹了口气:“林小姐你很美,你也很富有,但是你现在喝醉了,像我这种人只要你有一点点喜欢我,我就会对你言听计从,但我也不是随便的人。你要是真的喜欢我,我会比你喜欢我更喜欢你,如果林小姐只是寂寞,那我不应该趁人之危。”说完华杰便用力的抱住林诗诗开始使劲的亲吻她。他吻的很热烈很投入感情,一路从林诗诗的颈,从林诗诗的耳朵,从林诗诗的右侧脸颊,然后才找到她的嘴唇……就像两个久别重逢的恋人,但唯独没有急不可耐的成份,他的吻技已经很有修为,达令就是被他的吻技征服的。

这一着叫君子与小人双管齐下。是华杰泡女人的独门绝计。嘴巴里可以说的品性高洁,但动作可以做的衣冠禽兽,他相信除非林诗诗意志力够强,不然肯定会被他这个吻俘获,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尤其是像林诗诗这样的高等动物。她既想要天使又想要魔鬼。对付她只能用这一着。

林诗诗没有做作的反抗以示女人的矜持而是很顺从的配合着华杰的热吻。她闭着眼,样子很陶醉,此刻,她已完全把对方当成了安子炼。这个男人衣服上的味道如潮水般涌向她的鼻翼,全是安子炼的气息。这几天只要她一跟别的男人靠近,总觉得他无处不在。所以有几次她才会深夜给他打电话。她不想每天受困于他,她紧紧的抓着华杰的衣角,就像找到一个出口,对方不停下,她也不会醒过来。

良久,两个人才松开。华杰很开心的笑,林诗诗也笑了。

“我们……接下来,你想让我怎么做,你说。”华杰呼吸有些粗重,他用手抚摸着林诗诗的脸,试图让她平静下来。刚才的林诗诗太强悍了,简直要把他的小身板揉碎。

只一个吻就这样,那等下……华杰想都不敢想。

“去你家。我不想去宾馆。”林诗诗扶着华杰的腰眼睛对着他的眼睛,样子很认真也很媚惑。

“好。”华杰来不及思考,林诗诗已经拉着他的手跑了。

回去的路上华杰才想起家里还有个灯泡。虽然他不确定林诗诗去他家是不是为了见安子炼,但想到这层他多少有点吃味,自己搞不好被林诗诗利用了。到头来空欢喜一场。于是他也不怕得罪林诗诗,直截了当的问她:“安子炼在我那儿,你是不是想……”林诗诗却用手指封住他的嘴:“就知道你会这么想,可我林诗诗是什么样的人,我喜欢一个男人需要绕这么大的圈子吗?你们家安董是何方神圣值得我这么大动干戈。”

见林诗诗嘟着嘴在那里生闷气,华杰知道自己想多了。他急忙打了个方向,靠边停好车有心求饶:“对不起,别这样,是我不好。其实我跟他关系不错,而你跟他又认识在先,而我今天也不是特意要去见你,你看我们刚才一直很愉快。诗诗……”

林诗诗扭头看窗外,藏在心底的隐私被人窥探多少有些气恼。此时已经晚上九时,人已静,车流稀疏,凉风习习,幽黑的夜色倒有一些独特和刺激的意味。

华杰见她一发不语,神色疏离。倒是没来由的生出些小高兴。他的话她会有些小情绪,那说明林诗诗对他是有感觉的。

这么想着华杰便拨过林诗诗的头钳住她的下巴,锁住她的腰身,厚着脸道:“诗诗,不如今晚我们就在这里……嗯?”

林诗诗松了松身,只在他嘴巴轻轻的一啄,恢复笑意道:“你真坏,我从小身娇肉贵。你也忍心让我在这种地方,我有洁癖。”

华杰不管,肆意索取。林诗诗反抗:“你放开我,我要生气了……”

此时,有辆车从他们的车边疾驰而过,明晃晃的车灯和突兀的汽车喇叭声让华杰瞬间恢复了些理智,万一被八卦的华媒拍到就不好了。他停下动作志在必得的看了眼林诗诗抬手发动车子,却在看向前方道路的时候吃了一惊。

刚才路过的车是安子炼的车。世爵C8,在华城没几辆。那政府车牌更是绝无仅有。这么晚了,他不回家睡觉还在外面游荡?干什么?

当然晚上九点对华城的年轻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但对安子炼来说,已经是名副其实的上床时间了。

鬼斧神差似的华杰跟了上去,他心中所想是安子炼这家伙会不会和方贻在约会。

“前面是谁?”林诗诗看得出来,华杰是在跟那辆车:“你认识?”

“安子炼。”

华杰加大了油门,想追上他一探究竟:“这家伙开得这么快。”华杰一想到方贻在他车上一脸幸福崇拜的样子便有些莫名其妙的酸涩。

林诗诗的心却一阵咚咚乱跳,只听到他的名,她就开始自乱阵脚,等下如何上演一场好戏。刚才那一幕他看到了吗?

林诗诗沉默片刻,犀利的问华杰:“你不是说他发高烧吗?”

一阵急刹,吱的一声划破夜空。华杰还没来得及回答林诗诗的问题,前面那辆车已经停了下来。幸亏刹的够快,不然又会像上次那样吃到世爵的屁股。

华杰的远光还开着,对面车上的人下来,抬手遮住了眼睛,俊美绝伦的容颜在夜色中静若处子。一身设计剪裁合理的西装,修长笔直的身姿使他看起来越发的冷硬刚毅。

华杰看清他副驾和后座都没有那个俏丽生动的身影才开始注意到安子炼。

妈的,那一身给他穿实在太……便宜他了。黑色的西装和白色的内衬,现在的安子炼仿佛是一幅在镁光灯下的水墨画。一举一动都是惊心动魄,那种该死的让他自卑的强大气场……

真是好奇心害死猫。这方贻和他约不约,关他屁事啊。搞不好赔了夫人又折兵。

安子炼沉着冷静的走姿在林诗诗看来却是拽的要死。

当他走到华杰的车前时,林诗诗觉得自己的呼吸快要滞了。安子炼显然没有看到她脸上紧张兴奋的神色。他只盯着华杰,神情极冷自若:“华城,开这种车的不止你一个,你跟着我作什么。”

刚才觉察到身后有车跟着,安子炼一阵小心,会不会是青龙帮的人,他刚回家去找了狗妹,顺便拿了些换洗的衣物,那件事后,也许青龙帮的人一直在打埋伏。他必需谨慎。安子炼不想连累华杰。他这个肉体凡胎,遭遇不了几次暗算。荆喻风也许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而他莫名其妙的暴戾使华杰以为他是看到林诗诗和自己在一起的隐痛。但毕竟公关星河这个项目是安子炼派他去的,安子炼没什么好后悔的他更没什么好内疚的,再加上没有看到“办公室恋情”华杰心情大好,便得意洋洋道:“你以为是我要跟着你,是你打扰到我和诗诗……”

林诗诗脸上一片潮红,拉了拉他的袖子,阻止华杰的卖弄。在她看到安子炼的那一刻,她的心就很软,还痛苦不堪。

安子炼听出端倪,刚才他开着大灯莽撞的找着狗妹,一路得罪的何止他的车。想想为了一只狗确实有些失态,他只是不想让狗妹遇到虐待动物的变态,所以才这么急切的想找到它。毕竟这之前他的狗妹可是受到很好的爱护甚至良好的教育。还好一路有惊无险。刚才快要撞上华杰的车而且因为车距太近,他猛打方向的时候出于身体惯有的条件反射鸣了喇叭。

估计吵到了这对。

安子炼清浅的笑笑,神情也放松了些:“是你自己没开双跳,怪我。”

安子炼的视线移向车内。林诗诗今天身上的那套和他上次见木心然的是同一款,只是颜色不同。很好看,但是没有楚楚动人的味道。嗯,市长女儿,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诗诗,有没有吓到你?”安子炼觉得有必要表现出应有的礼貌,毕竟他今天失约了。

林诗诗被他温柔的声音一惊。抬头对上他的眼睛:清润,孤漠,冰冷,蛊惑。他的眼神在她身上有短暂的停留,但很快又极镇定的移开了,看到自己和华杰在一起接吻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她刚才明明能感觉到有隐忍深沉的情动在他脸上晕染开来。

林诗诗云淡风轻,似乎当他不存在,只是继续问华杰:“你不是说他?我看他好好的。”

“噢,你身体不好,不早点睡,在外面干什么?”华杰不满他对着林诗诗放电,并有意提示他。知道林诗诗有些怀疑,在对口供。希望安子炼不要坏事。

“我睡了一下午,去吃了点东西,顺便买了点退烧药……”不知道这样回答合不合理,凭他对华杰的了解,他拒绝自己不感兴趣的女人时总会以小感小冒为借口。方贻在背后给他起了一个极好听的草名:“美娇娘。”华杰还不知道。

“噢,安董,你吃个饭吃了这么久?”林诗诗直视安子炼,有些心有不甘,掘地三尺的意味。有力气买药,有力气吃饭,为什么没有力气来见她。

安子炼走向林诗诗一侧,静静贮立,居高临下:“我刚醒,林小姐是以为我故意不见?我就知道华杰不合你意,来。”安子炼手一挥示意瞪大眼张着嘴不可思议看着他的华杰下车:“麻烦你开我的车回去,我陪林小姐兜风去……”说完安子炼卷着手咳嗽起来,动作很自然,他欣长单薄的身子因胸腔起伏抖动。让人看着无端的心疼。

华杰一开始想骂娘,一分钟后大脑清醒过来知道安子炼是在演戏。为了配合他,华杰赶紧扯了张纸巾下车。扶着安子炼咳得生生不息的身子埋怨道:“快,快上车去,发烧还出来吹风,瞎捣什么乱。”

林诗诗见安子炼铁青着张脸,两腮因咳嗽满面通红,强忍住没下车。一颗心却难受得支离。她知道安子炼在等她做最后的决定。他本是个高傲绝决的人,要不是星河的事和她有关联。他何需这样,他真病还是假病,等会自会揭晓。

“华杰我很喜欢刚才也谈得很愉快,明天就让华杰去我那签相关合同吧。星河的事我说了算。”她探出头看着安子炼。

“你能不能开车,不行的话让华杰送你,他的车我来开。”

林诗诗一口一个华杰叫得很自然俨然是华杰准女朋友的架式。华杰听得心花怒放,丢下安子炼,跑去亲了一口林诗诗,肉麻道。

“宝贝,你真是太给我面子了,你行吗?你都醉了。”华杰是真担心,这高门大户的小姐万一酒后驾车出了车祸,又开的是他的车,他不死也脱半层皮。至于为什么改口,那纯粹是试探林诗诗和刺激安子炼。

他看到两人都没有什么大的反应。

“没事,他是感冒,眼没坏……再说,他要是不小心传染到我,我再不小心传染到你,那很麻烦。”华杰给了安子炼一个见好就收的表情。也没忘记提醒林诗诗接下来去他家要做的事情。安子炼对他的面面俱到刮目相看。

“我没事。”安子炼回头,刚好对上林诗诗明眸灼灼。他走向自己的车,拉开车门,一言不发的发动了车子。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到了华杰的别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