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李代桃僵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94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安子炼抬腕看了看表,四点一刻。他拨了个内线电话给华杰:“今天你早点下班,去准备一下。”

给他点时间打扮打扮,然后神清气爽的上战场。

华杰接完电话后,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他的目光在光茫四射的安子炼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身上的那套脱下来给我,我跟你换下。”

“怎么了你。”安子炼放下正准备签字的文件从办公椅上站起来微笑的走向华杰:“你这样就很好,林诗诗应该不会嫌弃你。别紧张。”

“去……我去商场买一套不划算。你这套看起来不错,跟我换一下。我也省一点公关费。”反正方贻现在在外面,他在别扭什么:“你脱不脱?”

“好。”安子炼很干脆的脱了外套,见华杰还看着他:“那个,衬衣也要给你吗?”

“全套。”

华杰从庆阳大楼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其实和安子炼换衣服真的不划算。因为他身上的牌子和自己的要相差2000多块。而且自己那套穿在安子炼身上非常物有所值。不过也不是完全吃亏,这衣服上面还有方贻的一些蛛丝马迹。

方贻早上不是在安子炼身上靠过吗?华杰低下头在自己胸口比了比,大概是这个位置吧。

这个无意识的动作,把他吓了一跳,他这是发什么神经,然后自己骂自己:“你变态。”

这安子炼平时买衣服都什么品味?就算是衣架子也不能穿得这么随便。

“林诗诗要什么依她便是,千万别得罪她,业务以后还可以有,得罪她我怕影响你的前途。”

收到安子炼发来的短信。华杰按了删除键,然后发动了车子离开庆阳大楼。

林诗诗从上午开始就一直在“首脑”做头发,做了差不多三个半小时。

然后便是回家泡澡。

本来林诗诗是每天都要在自家的游泳池游几圈锻练身体的,今天因为晚上要见安子炼就取消了这项活动。

游泳,她偶尔会腿抽筋。为了让自己有最好的状态去见安子炼。她可谓是花了一番心思。

嗯,看着镜子里光彩照人的自己,林诗诗又仔细的检验了一番穿着。嗯,端庄又不失性感,她估摸着安子炼好像是喜欢这种风格的,那么自己就投其所好。

离上次见他有半个月了吧。这期间林诗诗给他打过七次电话。其中有五次是晚上打的,五次里有三次是十点左右打的。他都没接。

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确实不想她。一种是他在钓她。而她觉得这两种可能对安子炼来说都有可能。

一,安子炼只跟她见过一次面,不可能马上对她产生喜欢这种需要时间陪养的好感。

二,安子炼这个人本来就是有些禁欲气质的,说的通俗点就是你不表示出喜欢他,他也不太会表示出喜欢你,甚至于你已经开始喜欢他,他还在开始慢慢的喜欢你。

总之,他这个人,不可能是三下五除二就跟你来电的那种。

“小姐一直笑眯眯的,莫非今天要去约会?”林诗诗的贴身女佣向妈一向喜欢锦上添花。

“嗯。向妈你说我是戴这条好呢,还是戴这条好。”林诗诗左顾右盼,有些犹豫。

“两条都好看。小姐你长得好看。”

这向妈之所以能在一帮佣人中独占鳌头那是因为她太会说话。其实说话的最高境界是语境的转化。比如说林诗诗问的是项链,但向妈说的是林诗诗人漂亮。她的意思,是人烘托着项链而不是项链陪衬着人。而这个意思刚好表达出了林诗诗想要的那种意思。

林诗诗心情舒畅,确实也无所谓戴哪条。之所以要问一下向妈。是因为主人都必需要给佣人一定的存在感。这佣人一感动自是处处为主人着想。

此时向妈就开始为林诗诗着想了。

向妈问林诗诗:“看得出来小姐很重视这个人呢,不知是哪家公子这么有福气呢。”要说林诗诗这之前也经常约会,但像今天这般上心又有些惴惴不安的还真少见。

看来林小姐的真命天子已经出现了。

“向妈,其实我还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喜欢我。”

活到向妈这般年纪自是一看主人表情就有些明了,只是她还不敢确定。林诗诗在情路上一向一帆风顺,并未遇到多少挫折。于是她试着给林诗诗出主意:“小姐,你要是真的那么喜欢他,那就对他来点真格的。他人怎样?”

“帅的,嗯 ,就是。”林小姐本想说性感,觉得这么形容对方反而让自己变得很廉价便不说了。

“这个肯定,小姐自己就长得这么漂亮。我是说他性格怎样?”

“不温不火的。不拒绝我,也不肯主动靠近我。”

“那你就要主动一点,其实男人也会感动的,你把什么都给他了,他的心也会静下来。现在的年轻人太浮燥了。很容易看着碗里想着锅里的。”

“你的意思是……”

“小姐自己好好想想。”向妈一把年纪,说这些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何况林诗诗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话说三分足以清透。

“噢。”林诗诗拨云见日,准备去一趟卧室。她要把私人武器带上。

上次吃过饭到今天足足等了他半个月,这一年统共就12个月。她真的也希望安子炼能有更多的时间陪自已。

“祝小姐好运。”

“嗯。走了,向妈。”

“小姐,再见。”

林诗诗在傍晚六点十分左右的样子到了天上人间的门口。她是这里的常客,所以很快就有人给她泊车去了。

在赴约之前林诗诗做了两件事。一件是去卧室带上了一套内衣放进了包里。因为这套内衣是性感内衣,所以是没有几斤几量的。放跟没放根本不影响包包的外观。

第二件事是为第一件服务的。她去了一趟药店。大家不要乱想,林诗诗只是去买了些安眠药。

而坐在8308包房内的华杰已经等了她二十分钟。他是六点不到十五分的样子就驱车到了。停车用了五分钟。

路上华杰把房号转发给了安子炼。安子炼又发给了林诗诗。

林诗诗敲了敲8308的门。华杰灭了烟,起身相迎。

“不好意思,走错了。”林诗诗正欲离开,华杰却叫住了她。

“不要走,你是林小姐吧?”一般情况下是,你是林小姐吧不要走。但叫反了反而显得其实他对林小姐还是挺重视的。

“我是。你是?”林诗诗打量他,虽然长得很阳光很帅,但是不性感。性感这种感觉很难形容的。林诗诗对这个华杰没什么感觉。但跟她以前交往过的男人有点接近。

“我是庆阳公司的总经理,是安董让我来的。”华杰朝林诗诗迷人一笑,整个人调整到一个很吸引人的站姿。这林诗诗果然正点啊。叫什么来着,艳压群芳。这安子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不来吗?”林诗诗一听这话,刚才的兴致一下子就没了,她为了见他,折腾了大半天,而他居然放她鸽子。

“他难道不知道今天我是特意为了星河的事来见他的。”安子炼人都不出现,那她也没必要让别人觉得是她倒贴。

“他当然知道,所以就算身体不舒服,还是让我代他来见你。是我们不让他来的,因为他发烧了。”见林诗诗脸色不好,人也没有进去的意思。华杰几乎没过过大脑就把安子炼说成了一个病人。

而“我们”代表庆阳公司,林诗诗既然把这事说成公事。那就公事好了。也说明他能见上她是一种机缘巧合而不是安子炼特意安排。也不是他华杰特意想见她林诗诗。

林诗诗脱掉外套,人已经进入包房内:“跟我说说,他怎么生病了。”

华杰吁了口气。她肯进来,一切才可以继续。见她脱了掩人耳目的束缚后又深呼吸了一下,这林诗诗的火辣身材实在让他……想入非非。华杰体贴的替她挂上了包和衣服。

两人相对而坐。

“安董家里出事了,可能心里有些积郁吧,昨天他去宝汇大厦那边又遭遇了小龙卷风估计也是受了点惊吓,再加上公司事情又挺多……”华杰说完,把早上的晨报拿给林诗诗看。这个小道具是他刚才从公司带来的。反正这事已经曝光了,跟她说说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不过,这个他没跟安子炼说。

原来这段时间他发生那么多事啊。林诗诗的心里一阵疼痛。

“那现在他家里还有些什么人?”这么多佣人全死了,听着都有些惊悚,何况是当事人。

“这段时间自然是不会住了,他这两天暂住我那,大概是在找房子吧。”林诗诗从进来到现在话题一直绕着安子炼。华杰觉得他也该展示一下自己了。

他起身给林诗诗倒了杯水:“林小姐真美,我们点些东西吃。”

林诗诗看他一眼喝了口水:“让你来,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们安董的意思?”这个问题对她很重要。在她不感兴趣的事物面前,她的大脑向来清晰。

华杰边看菜单边有些缓和气氛的说:“安董和我的意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林小姐对谁有意思。”说完他还朝林诗诗的眼睛过了过电。

林诗诗倒有些意外他的大胆表现,居然把自己和安子炼相提并论。只是她从来不缺少男士的暧昧。而且他这么说,林诗诗反而觉得他有些过于自恋了。

这个男人比安子炼要年轻些,对女人也热情,而且很会照顾人,刚才他还给她挂衣服,并非常细心的在挂衣服的时候用了衣架撑起来。林诗诗的每件衣服都价值不菲,他为她做的这些琐事倒也不让她反感。

“我点了这些,你喜欢吃什么?”华杰走到对面在林诗诗身边很自然的坐下来,然后很随意的给她介绍道:“你看,这些是甜点,这种粗粮做的糕味道不错又不会发胖,嗯 ,还有酒单,你慢慢选,我帮你记下。”这个过程中华杰和林诗诗身体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头和头偶尔会碰到一起。

林诗诗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竟有些情不自禁的向他身上靠了靠。

而关键是她无意中知道了一个情报,安子炼现在住在这个男人的家里。这个情报对说出来的人可能觉得并不重要,但对林诗诗接下来要做的事却有推动作用。

林诗诗突然觉得其实安子炼没来也不是件坏事。

因为有了小算盘,林诗诗心情好多了,兴致盎然的在食册上点了一些她喜欢吃的东西:“够了,就这些,吃太多,对身材不好。”

“你身材很好了,比我要好太多了。”她那么一靠,华杰欣喜万分,胆子也大了起来,这自是又幽了一默。

“你比安董有趣多了。”林诗诗为了不让自己的小计划泡汤,打算先和他走得近些。不过她还是忍不住问他:“你衣服上的香水很好闻。”

华杰尴尬的理理头发,一颗心却轻飘飘的。林诗诗真的是大胆直接,这是向他示好还是某种暗示。看着林诗诗惹火的身材,娇艳的红唇,他仿佛能看到自已等会和他在华城某个高档宾馆天雷勾地火的样子。但华杰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淡然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其实,我的股份和安董差不多。名义上他是董事长,事实上大部份事情他都是交给我在办的。”

“嗯,那以后有相关业务也是可以和你商谈的。”

“这个当然。”华杰从口袋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名片递给林诗诗:“希望你会打电话给我。”

林诗诗其实早就看出来他对她的用意。他跟安子炼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 ,对她来说这个男人还有些利用价值。于是她便又加了一句:“我觉得你不光是有趣还很低调,我很喜欢你这样的而且你!”

林诗诗站起来,弯下腰,轻轻的在华杰的耳边说道:“你比安董更有活力,吃完东西,我们来跳舞。”她的唇轻轻拂过华杰的脖子。

华杰简直受宠若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