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浮华暗影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562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咦,这家伙去哪了,刚才还在。华杰挂完电话发现安子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

“喂,你在哪?”

“洗手间。你早上都给我吃了什么?啊?”很明显安子炼的胃很不适应华杰给他精心搭配的滋补早餐。

“没什么啊,就是强身健体的啊。”难道补过头了。想想确实有些丰盛啊。牡蛎汤,一小盘桑果,哈士蟆糕,淡菜粥,红莲雪蛤鹌鹑蛋,酸奶……总之都是些敛阴潜阳补肾填精的好东西。

“噢。”子炼皱眉,虽然每一份都尝了一下,但吃得也不多啊。怎么肚子会这么难受啊。不行了,他要吐了。

“那个……问你一下,你和林诗诗见面的老地方是哪里。”

老地方。什么老地方。他确实想不起来。公司第一次派帅哥去公关,搞错地点印像肯定会大打折扣。为了保险起见,他主动拨了林诗诗的电话。

电话响了十多声后才接起。林诗诗显然在试练他的耐心。“喂……是不是想我了。”

“嗯,老地方的路况我不熟,你发个导航位置给我。”安子炼说完这句只觉得胃内有什么东西来势汹汹的要涌上来不得不弯下腰一手撑在洗手间的磁砖上。吐出来后,一下子觉得好受多了。

“怎么了?”林诗诗关切的问。她听到他的声音暗哑。然后好像是呕吐的声音,然后是哗哗的冲水的声音。

“……”安子炼吐得一口气还没缓过来。

“你怎么了,你说话呀。”林诗诗显然很紧张。电话里只能听到安子炼弱弱的喘息声。不知怎的听得她脸烫耳热。

“没 事。”

“你是不是吐了?”林诗诗紧张变成嗔怨:“你现在在哪里,我过来!”

“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喝酒喝多了。”这林诗诗一过来庆阳,他和她的关系就坐实了,这大可不必。

“发生什么事了,一大早就喝酒。”林诗诗稳了稳嗓音,使自己的声音尽量不透露出对安子炼过多的关切和再意。想起安子炼那张让她欲罢不能的脸。不知怎的就让她联想到隐忍克制。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但是这个男人显然和以往她所交往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有所不同。她林诗诗也不是个没脑子的人。知道欲速则不达。安子炼是个需要空间的人,虽然外表看起来温文尔雅。但其实原则性很强。甚至可以说内心很自我霸道。他说没事,就是他和她之间还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此时安子炼的大脑也在高速的运转。林诗诗对自己很上心,等下怎么把华杰融入进自己的角色进而代替他。而且这个过程中又不能让她看出他是有意为之。既然身体不太舒服,那么今晚让华杰去赴约也还说得过去,到时候再让华杰给她留个好印像。要是俩人能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最好,然后慢慢的再……天红控股和恒荣地产能和庆阳投资合作的业务可以有很多。

这些,和林诗诗都有一定的关联。他已经秘密调查过关于林诗诗的一些事情。凡是和她交往过的男子,或多或少都与这两家企业有业务上的往来。有些是互利互惠,有些对恒荣和天红更有利而且还靠的是林诗诗的糖衣炮弹。总之她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她可以把你捧到天上,也可以让你不死不活,经营惨淡。关键是她的能力明显在林强之上。林董的宝贝疙瘩。他惹不起,只能选择躲。

华杰是庆阳的一张王牌。人帅,家庭条件好,学历高,能力强,会迎合女人的喜好,而且还有幽默感。林诗诗如果能看上他,也不是没有可能。不管怎样总要试一试。他相信华杰不会让自己失望。

“我休息一下就好,你把位置发给我,六点钟见!”

“嗯,你……好好休息,晚上见。”

收到地图位置后,安子炼转发给了华杰。

华杰收到后也离开董事长办公室,到门口的时候却和方贻撞了个满怀。

“哎哟,这是谁,一大早吃我豆腐。”华杰知道来者是方大秘书,所以不但没放开她,还在她屁屁上摸了一把。

“一大早经理就走路不看路。”方贻满脸通红,一双杏眼用力的瞪着华杰:“讨厌。”

“讨厌。”华杰学着她说话:“喜欢都是从讨厌开始的。”

“没个正经。您手下都累成狗了,您还有心思在这瞎晃。”然后看向安子炼的办公椅问他。

“安董呢,还没来?”

“他去洗手间了,倒是你方大秘书,今天怎么迟到了?”方贻这几天该不会是谈男朋友了吧,联想到从不请假的方贻这几日老是有事出去。也难怪他会瞎猜。再想想人家找不找男朋友关自己屁事。

“今天路上车多,又一路等红灯,我车技不行,硬是被堵了半个小时,下次我会注意。”

“你的事子炼说了算,你是他的人。”你是他的人他说得抑扬顿挫又有些伤感,昨晚安子炼YY的对像不会是她吧。

“这和安董没关系吧,有考勤记录的,我下次会注意,今天真的是堵上了。”怎么说华杰也是庆阳的大股东,她这么解释是不想让对方认为她是一个工作散漫的人。

这个女强工作立场是很正的,见她娇滴滴的样子华杰突然觉得和林诗诗去约会简直就是罪恶滔天。

“没关系,谁都有一点个人问题。我倒觉得凡事你不要逞强,开车这事性命攸关,你哪里还有些无法掌握的,我下次教你。”这话他是发自肺腑。

“嗯,谢谢,经理和我不是同一路线,就不用麻烦了。”方贻有些难为情的拨了拨头发:“我只会开直线,停车不太会。晚上有时间我多去空旷的地方练练就行。”

华杰一想到庆阳早上车水马龙的样子,她是怎么解决的:“那你早上?”

“早上都是小王给我停好的。”

安子炼的司机。看看,这不就是董事长夫人的待遇吗?

“小王跟你很熟吗?”华杰突然想查明真相,先套套她和安子炼目前的关系到哪种程度了。

“噢,小王和我不熟。或许是因为我是他老板的秘书所以就……照顾些我吧。”

“庆阳的妹子哪个不叫子炼一声老板。这车他停得过来吗,他不会是对你有意思吧。就他也配。”华杰咄咄逼人,放长线掉大鱼。而且这话说得也是变相的夸她。她应该不会生气。

果然方贻像上次去他办公室那样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小王……他应该不会看上我吧。你怎么会这么想。”

“那是安子炼喜欢上你了,这是他给你的特权。他自己不好意思表态,就让他的司机来借花献佛?”

“这哪有这么多喜欢我的人呀,我到庆阳是来打工的又不是来找男人的。”方贻那张嘴伶伢利齿的功能又开始恢复了。不过华杰这样推断对方贻很受用,甚至觉得他讲得还有些道理。方贻心里美滋滋的,这女人心情一好就会更加的容光焕发。

所以,华杰越看越觉得这方贻和安子炼配一脸。

“好啦,好啦,我的大经理,谢谢你的关心。你也该出去工作了。董事长不在,我也要努力工作呀,不然怎么对得起庆阳发给我的薪水呢。”

“瞧瞧,多有责任感的现代女性,多正的三观,你说你怎么会觉得男人不喜欢你呢。像我就对你很欣赏,嗯欣赏你对工作的这种认真的态度。”本想说像我就很喜欢你。想想安子炼待自己不薄,华城首富的女儿都甘愿放手让他一搏,他又何必棒打鸳鸯。往不好的说就算追林诗诗的行动失败,他也还有达令。而安子炼在这方面好像真的是千山万水只取一瓢饮。

“好好,谢谢你的喜爱。”方贻一张脸笑靥如花:“不过,你真的该出去工作了。你的才能不应该展示在想像力上。”

“好,我走了。我去努力工作。”华杰被她说得心中有愧兼斗志昂仰:“方秘书,为了庆阳的明天我们一起奋斗,虽然我们不在同一部门,但有什么困难你尽管找我。”

“好的,谢谢,您慢走。”

华杰出去后不久安子炼就进来了。

“安董早。”方贻看他还穿着自己为他挑的白色西服内心不免有些欣喜。这白色真的很适合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衣服的缘故,他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本想夸他一下还是忍住了。

“早,你去给我倒杯水。”安子炼扯了扯领带。胃已经清空了。嘴里却有些不舒服。

方贻倒了杯清水递给他,欲言又止。

“怎么了?”

“没……什么。”

他洞查力不错,从他进来,方贻手上一直捏着一张报纸。即便是给他倒水的时候也没放下。上面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报导。

安子炼与她对视了一会儿,倒也没逼她一定要说出来。

见瞒他不过,方贻才把报纸递给了安子炼:“安董,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方贻刚才一直在纠结要不要问,这是他的家事。方贻脸色凝重,虽然知道这事肯定参与了保险理赔,但毕竟人命关天。

安子炼不问她什么事,自己在报纸上找答案,很快一则讣告占据了他的视线。

讣告。

庆阳公司安董体恤家仆于前天中午安排众人去华城庆山旅行,谁知中途司机不慎冲出高速防撞栏杆坠入山谷,连同司机十三人无一生还。事发后救护人员和警方在山脚下只发现汽车的爆炸残骸,尸骨难存。安董万份悲痛,特通知各位死者家属前去安宅领取自己亲人的怃恤金。并特定于本月二十号上午八时在庆山龙骨道进行吊唁仪式希望死者家属按时前往,哀!

华城治丧委员会。

2015年2月16号。

可以肯定的是这则讣告是青龙帮所为,除去四五六七当日在庆阳值班,这十多个佣人包括警卫的家境都一般。再加上又是旅游事故,料定死者家属不会过多的索求赔偿。可是受害者明明只有十二人,为什么上面写着是十三个呢。子炼想起上次黑虎仿佛说过他们在行动时有个人往自己的别墅多看了几眼,被青龙帮的人拖进了后备箱。此人很可能已经遇害而且是以肇事司机的身份。

这么看来,青龙帮的人一开始对他就有周密的计划。子炼第一次被人类的阴狠和诡计多端骇到。感觉自己被很多双眼睛盯着。让他背脊阵阵发凉。

但事已至此,人死不能复生。再加上这是华城晨报,相信有读报习惯的华城人都会看到。既然司徒王忠给他布了一局,那么他也只能成为局中棋子。只是心底无端的生出一丝懊恼。司徒王忠好像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而且以不断的给他制造惊吓为乐。

但这一切和他的秘书无关。安子炼理了理思绪平静说道:“爷爷死后,我的记忆还是没有彻底恢复。安宅上下一片肃穆。我遣散了一匹原先跟着我爷爷的人只留下了十多名家仆和四五六七。一来,我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二来我跟他们也很生份,与我与他们都不自在,还不如让他们另找主人。这剩下的十几个平日里对我也是恭恭敬敬。他们还是像我失忆之前那么照顾我,细节到吃饭,穿衣,洗澡。”

方贻忍不住打断他:“做这些事的都是小姑娘吧。”脑中不争气的浮现了丫头侍候少爷洗澡的一幕。

“不是,都是男的,之前是有的,后来都让他们走了。我不习惯被人那样侍候。挺琐繁还觉得有些可笑。所以那段时间,我经常偷偷的上健身房,因为被他们侍候的骨架都快散了……”

安子炼难得幽默。可是方贻却笑不出来。这么说还是被侍候过的。

“后来呢?”

“后来,我想身为他们的主人,我是不是太无趣,我的意思是……我想让他们快乐一点,生动一点……我失忆并不是他们的责任。”

方贻点点头,表示理解。

“所以,我让小四给他们报了旅游团。打算集体放他们三天假,把华城上上下下玩个遍。可是,我没想会发生这样的事,是旅游公司打电话过来找我确认名单我才相信他们真的遭遇了不测……”

安子炼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子虚乌有的故事中间有没有什么破绽。方贻的身体却已经从他背后靠过来。子炼虽然觉得她是想安慰他,但必竟这是在公司。但此举至少证明她是相信了。

安子炼转过身拍了拍方贻的后背与她拉开了些距离:“好了,方贻,这一切都过去了,相信我,我会妥善处理的。”

方贻却又情不自禁的靠向他,眼里隐隐还噙着泪:“可是。我好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失忆的。”

安子炼无耐,他的身份他自己都觉得迷雾重重。讲半天都讲不明白,而很明显这女人是想一直这么抱着他听他讲长长的过去吗,所以只能接着圆谎而且构思还要快,神使的大脑这一点还是做得到的:“我很喜欢锻炼,也喜欢户外探险,可能是我玩过了头,不知道从哪座山上摔了下来,把记忆摔没了……只记得是荆喻风发现了我。后面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了。”

方贻的头还是靠在他的胸膛。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是的,他喜欢健身,喜欢锻炼,所以身材才会这么好,才会这么让人留恋。

安子炼只能吩咐她做事:“方贻,麻烦你再去给我倒杯水,刚才那杯已经凉了。”

“嗯。”方贻放开他。脸迅速的红了。

而这一幕,都被正准备进来的华杰看到了。百叶窗都还开着,这俩人也太肆无忌惮了些。看来他的猜想没有错。

安子炼确实喜欢方贻。

他进来也只想安慰一下安子炼,他也看到了报纸,也是刚刚知道他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

也许,这就是安子炼来他那儿住的原因吧。

而安慰,似乎不需要了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