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沁人心脾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386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喂,醒了,我用计算机给你算了下,你都睡了二十四个小时了。”

华杰掀开被子,拍了拍安子炼的背:“你再不醒,我要给你拍写真了,然后发到公司的网站里,这几天你不太露面,庆阳的妹子们都焉巴巴的,工作效率很差。不过,你现在这样子实在是……”沁人心脾啊。

让一个学金融的去修饰一个人长得怎么怎么样,是有点为难他了。

虽然之前一起共事,但真没想到董事长这么能睡。

昨天傍晚下班回家便看到安子炼已睡下了,出于对他白天受了惊吓的同情和他高高在上的身份便没去打扰他。半夜,华杰又醒过来好几次,想着隔壁睡着的是自己在庆阳的衣食父母,怎么样也得给他弄个宵夜之类的吧。

不然,总觉得良心不安呀。

结果,生平第一次做宵夜给男人吃的华杰,端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站在床前怎么弄都弄不醒他。

安子炼只是翻了好几个身证明他还活着。而且梦中呢喃不止,那声音,他自己听着都有些害臊。

大抵就是那种。嗯……嗯声。反正华杰当时差点手抖的打翻了碗,见他一个人玩得这么投入便没有去叫醒他,等着早上看他的好戏。

这不,早上七点。华杰再次进入安子炼的卧室。他仍是闭着眼。于是华杰就打开窗帘,打开音乐。顿时满室的音乐光线流泻。

这样,想不醒也难吧。

然而,抒情的音乐不但没让安子炼醒过来反而使他发出痛苦的呻吟。虽然声音轻如蚊呐,但华杰还是听出了大概。

心然……心……不要……不要。

这分明就……就是。什么女鬼,霸王硬上?

华杰听得面红耳赤,上前几步,掀开被子。你妈的,都几点了,还在叫春。弄醒你。

这是口型。叫他是不敢叫出来的。

于是便看到安子炼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汗水从发丝不断而下。

身上的睡衣是敞开的。几乎湿透。手放在胸口。不,是护在胸口。样子像吃了逍遥散,也不知道是清晨笼在室内的雾气还是他身上朦胧深沉难辨的神情。不能单纯的说是性感 ,但即便是搞金融的,看到这么振憾的画面脑子里的词汇也会汹涌而出。

想来刚才突然想到沁人心脾这个词是有原因的。

安子炼是一朵花,有牡丹的贵气,水仙的脱俗,寒梅的淡雅,莲花的高冷。不得不说这是一具极具爆发力的身体,强到可以男女通吃,总之最后看得华杰也是热血沸腾了。于是便忍无可忍的将他拍醒。

虽然是帅得那个再没谁了,但是这是他家的床兼他家的床单啊。就算是侧卧,也是超极奢华的四件套啊。还有安子炼身上的睡衣可不是达令送他的那件,而且穿在他身上怎么可以这么让人血脉贲涨!

“叫你平时不要这么禁欲嘛,你看看,你看看,都憋出毛病来了。怎么样,是不是女鬼侵犯你。来,吉吉如意令。”

“你先出去。”床上的人旁若无人的再度盖上被子,淡淡的吩咐:“我马上起来,你顺便给我弄点吃的。”

原来他醒了呀。

出去和起来这两者有必然的联系吗?

“喔,好的。您要吃什么?”奴性,该死的奴性,苦命的华杰,和这种人朝夕相处真的好吗?

“随便,有什么便吃什么。”

华杰走到门边,突然回头,几乎是报复性的来了一句:“人肾如灯芯,您省着点用。”

见华杰阴阳怪气的撂下这么一句便出去了,安子炼总算舒了口气。

昨夜自己如同在孤绝山缘走了一趟,身上的酸痛还没有完全消失,经历的内容欢愉但是状态复杂。脑子昏昏沉沉,隐隐像是置身于一个层层水汽的大缸。身边有一尾大鱼滑过,自己一副风流形状,似乎是在做一些惜花怜月的事情。慢慢的才忆起有一双纤尖十指逗抚过自己的嘴唇。皓白不盈一握的手腕上一根银色手链…然后是一双杏眼和一副如柳的腰枝,白皙吹弹可破的美背……光滑的……

天使之链。 猛然从床上坐起。安子炼一张脸已经红到了耳根。难道昨晚对木心然YY了,但那张脸分明不是她。刚才故做淡定,此时偷偷看了眼床单,脑子里泱泱闪过几个词。

蛋白质,核酸,氨水化合物。该死。

他确实“遗”了。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床单上的一切一旦被华杰发现,以后就没脸做人了。然而做人的日子还遥遥无期。

用法术吗?似乎经过昨天那么一折腾也不敢再用。

十多分钟后,估计华杰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子炼便拨通他的电话,态度冰冷严峻:“你上来一下,有事问你。”

华杰此刻根本不在别墅内,而是屁颠颠的驱车去了别墅附近的男子养生馆。

那里供应一种特殊的早餐。起初华杰看到这家新开的店后非常的不屑,一度怀疑是哪个变态开的。后来壮着胆和一个男同事进去研究了一下那里的食谱。全称壮阳食谱。那简直就是造福于民呀。这养生馆确实也是取得名副其实。

吃了几次后,华杰顿时觉得体态年轻,其实也就27岁啦,比安子炼还小一点。然后就是耳聪目明。因为亲身体验是真材实料不久便和这家店老板成了莫逆之交。那老板一看华杰一表人才又是搞金融的也是妥妥的照顾他。

别人一碗牡蛎汤只七分足,给他那份是足足的汤汁外溢。

每次华杰“加班加点“后都会去那里润色一番。

所以刚才看安子炼一副被掏空的样子,马上就想到来这里。他也就一个嘴硬心软的货。

就安子炼那样子吃吃包子,喝点豆浆肯定是不行的。所谓一滴精,十滴血。但这方圆几里一大早卖补肾的也只此一家。

这几天公司的事情比较多,项目一个接一个,问题也是一个接一个。前几日要不是靠这个补着,他早就虚脱了。

而接下来的几个大项目都要安子炼亲自过手和最后定夺,所以既便是没有这么一出,这家伙也要补补。不同处一室还不打紧,这都住到自己家了,不知怎的这母爱就泛滥了。

应,应该是父爱如山。

“我在外面给你买吃的,您稍等。”华杰听出安子炼语气冷飕飕的还带着点爆燥。便试图安慰他:“您消消火,稍安勿燥。第一次是这样的。您也别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看见。”

送他到门口的老板强憋着笑,一脸尊崇的看着他:“兄弟,昨晚又搞定一个?还是个……处?”

“呵呵。”华杰只顾着傻笑,借他十个胆也不能把他们家董事长的事抖出来。如此,堂堂一个男子汉跟背后嚼人舌根的三姑六婆有什么区别?

“承蒙你的独特配方,小弟这几日才能春风得意。后会有期!”这个黑锅他是背定了。

“杰兄,慢走。”

一路上。华杰心情大好,这庆阳公司的老大,一进驻自己家,就出这么一条新闻,还不带花边的。自己这么一大早出来跑腿还是值得的。还以为这家伙一直很无趣呢,想不到也会做出这么劲爆的事情。禁欲美男,禁个头啊。

“安董,您的早餐都准备好了。”华杰喊着让安子炼下来吃饭,然后麻利的把一堆进补的放到餐桌上,见迟迟没有动静便上去请人。

怎么,除了有漱洗过的痕迹,这家伙怎么还赖在床上呢。

“在外面,叫我名字。”看他一眼,跟个老妈子一样毕恭毕敬的站在一边,子炼到底是有些不忍。算了,这事不栽赃还真不行。

“噢,子炼。”

“说说是怎么回事,我好不容易来你家一趟,怎么给我睡这样的床。这宾官也比你这强。”这话够刻薄了吧。

“怎……怎么啦?”看着董事长一脸嫌弃,华杰也是大惑不解。这床不但精贵,而且还是时下最流行的滚来滚去都不会坏的那种。

“你瞧瞧,这是什么?”安子炼指指身下那滩色渍。“公事还过得去,私生活这么混乱……”本想说这么不检点。知道错不在他,积了口德。这神也不能这么欺负人的。

“你……你。”华杰本想说这不就是你自己霸气测漏嘛怎么嫁祸于人啊,不过转念一想,也许这是他找个台阶下,那就给他下吧。这下属对上司只能服从。这是天理。

如果还能揣摩其意,那迟早飞黄腾达呀。

“你……说得对,上次跟女友忘乎所以,打野战打到了这里。事后忘了打扫干净,下次一定注意。”

“我,我不会说出去的。”安子炼被华杰指着鼻子你了几下倒底是心虚语气也宽容了些:“看在你给我精心准备早餐的份上,这事就算扯平了,你先吃,我去洗一洗。”说完也不管华杰什么反应便欢快的下床去卫生间了。

反正这黑锅不会让他白背的,他可以给他加薪以表安慰。而且他也不会在这长住,在找好房子之前先过渡几天。

好一会儿,华杰才回过神来。安子炼啊安子炼你可真是个人才啊,这自欺欺人的本事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子炼多时未进食,又一向不太注意口感。倒也吃得没心没肺。

吃完早餐便由华杰开车同去公司。

两人各自怀春。倒也一路无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