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蝎妖墓洞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268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上空不远处是另一番境地。蝎子洞。

女妖墓洞。

安子炼拖曳着白色纱袍,踩在绿意茸茸的青草丛中脚步略显笨重。

白无常一走,他便卸掉负担单手捂着胸尽量使倾斜的身体保持着平衡。紫黑长发散落于胸。虽然娇弱到极致但仍是风雅悦目。身上的血液沿着经络渐次冷却。对未知神力的探险索取之后他知道自己必然付出代价。喉中干燥炽热,似乎急需汲养。

白无常想保护他,但是他们的血统截然不同,他能为他做什么?运功还是用他冥府的那套移魂术。这样势必又会伤及无辜,违背了他使用幻境的初衷。

另外,庆阳公司内部如果不知道他是否安然无恙,肯定也会一片混乱和紧张。

他先支开了白无常,而后又打电话安抚了华杰。

华杰的别墅里确实躺着一个男子,但那只是他的精魂。只用来应对突变。万一华杰回来。看到他安然入睡,大可放心。

召唤而来的元身竟久久未曾离去,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而且这具他失去驾驭能力的元身正不可控的把他带到了这里。

子炼看了看四周,虽然荒凉潮湿,但是这里居住环境却和人界相似。有水,有阳光,有氧气。还有园子。果园。他抬头,看到高大的果树丛中有一颗诱人的果实,长得既像桃又像苹果。

他不管它是什么只想吃,喉中干燥难忍,如一团小火苗上蹿下跳。便踮起脚伸出白皙的长臂去摘那果实。树枝和荆棘却在他伸手的那刻不断的涌出,像千万手臂缠住他。他只一反抗,便内耗加剧,体力迅速的流失。渐渐的那树枝和荆棘变成了几只巨大的蝎子环绕着他。

哈哈哈……猎物来了。

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眼前一个面若如雾霭的女子站在果洞深处,周身隐隐泛着深蓝色的幽光。嘴角弯着浅浅笑意。

心若浮沉,浅笑安然。我是心然。你还好吗?

安心然抱着子炼温软如玉的身体进入了墓地,她跟他早已遇见过,宿世因果,彼此得到了,又匆忙的失去,然后在心里留下一道伤口,之后的千百年那伤口还在发炎疼痛。安心然看着那熟悉光茫流转的瞳仁凉薄迷人的下巴轻轻的在子炼耳畔说道:“你到现在才来,我等你很久了。”

他的眼睛虽然很美,但是此刻早已瞳仁涣散。也许是被吓着了。这使安心然突然心痛。人世人满为患,单调陌生。他自是不再堂皇张狂,只求小心翼翼的等待救赎。她抱着他,感觉安子炼像一只透明轻莹的雌蝎。不再锐利,但仍能让人疯狂。

这男子永远都是豪无防备的活着。向死而生,自甘堕落。她自己的命运又何尝不是如此。

天神悲悯,或许是子炼努力的付出了什么,对他顺服了,她才得以有机会再次和他相聚。

几行清泪滴落在安子炼的白袍内,渗透单薄的纱面融入他的皮肤中。像雪水冰凉。倾刻,却如同硫酸让子炼痛苦的苏醒过来,仿佛被生生的剥了一层皮一样。

蝎妖们簇拥而来,似乎闻到了迷人的上等香料。好闻的肉味。

真迷人,啧啧。

好好看。

把他吸干真是太浪费了,让他陪着我们玩一玩。

是呀,心然,你忘了波旬对你的 诅咒了么。你是不能为一个猎物流泪的呀。好了,这下他要痛死了。

也许是身边太过聒燥。又或许是太痛,子炼睁了睁眼。只迷离的看到一群妖冶女子围着自己打量和叫嚷。空气中似乎还有隐约浮动的喘息。 没等他反应过来,已有一女子轻快的扒去他胸口的白袍,伸出长舌舔过来。潮湿,粘稠,滑腻。

安子炼皱眉:“你在做什么?你们要对我做什么?”他尝试控制住虚弱无助的身体,声音发得虚张声势。但眼前依旧是黑暗。只感觉身下女子的手臂有强大而坚定的力量。

“啧,啧,你不是痛么,爱丽莎在拯救你,只有她的吻能抑止安心然的泪水。他俩天生是宿敌。是妖王波旬的宠妃,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哼。”女子伸出一只巨大的蝎手摸向他的脸。“啧,啧,细皮嫩肉的,你们还在等什么,赶紧扒了呀。”这是一个尖细又不平和也不动听悦耳的声音。如同一抹飞掠而过的鸟翼。

难道是无常之前警告过自己的。那种……恶灵。侵体。

他后悔了,早知道叫上他了。

“快呀,他的身材看起来很美妙啊……”又是那个尖细的声音,安子炼快要疯了。

其实这是一只妖王近日刚施了咒的小蝎妖,也不知出生何处,和波旬倒是臭味相投。两人经常旁若无人的无耻苟合。

“你们要做什么?”出于本能,安子炼摸索着躲进了身后那个怀抱,因为身体僵硬精疲力尽而发出蚀骨的颤音。胸口如帛裂般痛过之后便晕了过去。

“瞧你们把他吓的,心然,他就交给你了。你不是说他是神使么,怎么这么没用。”小蝎妖懂得察言观色,巧妙的避开了木心然如刀刺般的眼神。

“希望各位姐妹放了他,也不要将这事告诉波旬,心然谢过……”安心然单腿跪在众蝎妖面前,神色凛然。立场鲜明。要是谁敢动他,她一定会护他到底。

“哎呀,起来,谁没个过去。你心诚,倒是感天动地,把他带到了你的身边,我们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

爱丽莎美丽的脸上泪偷藏。众妖噤声。爱丽莎和安心然的出处他们不得而知,只知道妖王视他们两个如若神明,平日里是又爱又敬。除此,这两位大美人法力都在众妖之上,自是只敢玩闹不敢生事。

“去吧,只此一刻,好好珍惜。”爱丽莎轻推了下安心然。周到细密。

是的,这是一场短暂的相聚和别离。一个是意识隔离的元身,一个是诅咒的精灵。如果还能够在这混乱的时空中彼此相依,身心溶解,何尝不是一种巨大的安宁。

外面的世界突然浓云密布,雷电沉闷的响彻洞中,似乎能听到暴雨倾刻而泻。

彼时,琴瑟,箜篌,管弦,竹笛,艳舞,闹成了一片。

这是蝎妖们的乐章。互遮羞耻的乐章。

这段时间你都没有过么……安心然弯起嘴角迷人一笑。

子炼像婴儿一样睡在自己的肩上。在温水中她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

他从不轻易释放男性体内的精元而削弱斗志。

他是如此的从不妥协……坚不可摧。而他的无助,更让她喜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