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他还好吧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26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无一死,华杰总算舒了口气。

安子炼可千万别出什么事。连打他好几十通电话都没人接,宝汇大厦一带又被相关部门拉起了警界,没有上面的通知谁都不能在外面瞎走动。

刚才被自己气极败坏丢在办公桌上的手机此刻总算有了反应。一看是子炼华杰几乎是秒接。“喂,你还好吧?”

“我没事,开下门。”声音有气无力的补充:“我在你家门外。”

“真的没事?需不需要我过来。”华杰边掏手机边用APP开锁。这家伙打飞机回去的?这么快就到他家门口了。

“没事。”

“好的,你可以进了。我处理完公司的事情马上过来,冰箱里和厨房都有吃的你自便。”

今天他要处理的文件很多,被龙卷风这么一闹哪还有心思工作,现在既然子炼没事,那么就继续工作。

转头一眼就看到办公室大玻璃外的倩影。

那身影急匆匆又牵肠挂肚的样子让华杰想笑。

方贻来公司也有一段时间了,虽然当初是自己录取了她,但那之后两人因为所属的部门不同至今也没有过多的交流。

这女人长得不错,应该说是好看,又成熟又干练。前段时间看到她在股东大会上穿得风情万种作报告的样子经常会让他走神。唉……董事长的秘书。子炼艳福不浅呐。

不过这两人平时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估计还没擦出什么火花。相比之下他的部门可是生动有趣多了。看看,对面销售部的王心词,此时正一个劲的朝他这里挤眉弄眼呢。

今天不知道是什么风把方董秘吹来了。整个部门好像突然有一种压迫感了,全公司上下也就她和董事长两人天天一副居安思危的样子。

这一个月庆阳各方面都日渐成熟他的功劳是不小,不过在公司的大方向运营中有时候他还是会暗暗参考这个女人给出的意见,除此,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可以互相切磋的事情吗?

“有董事长的消息吗?”方贻没敲门就进来了,手上还抱着一堆文件。关键是连个称谓都没有。她不怕被他炒?是什么事让这个大秘书不顾公司基本礼仪同时又惊慌失措呢?

安子炼,当然是安子炼。

“没有。”华杰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她:“下次来我这儿能不能先敲一下门,我虽是个单身汉,但我也是有很多秘密的。”

方贻打断他的暧昧,转头回走:“那,就不打扰经理了。你先忙。”

“也许你问问他的司机比较合适。或者他的四大保镖?”华杰视线跟上方贻苗条的身姿,突然就想逗逗她。今天这女人是怎么了,裙子把屁股包得辣么紧,胸部貌似比应聘那会儿又增大了一点,真是几日不见,世界就变了。这么快就走了,他还没看够。于是用手机关了百叶窗。门也被锁上了。一副要下手的样子。

方贻停在门边:“经理有何贵干,我不是已经被你录取了么,怎么,才想起要潜规则一下。”

“外面下雨了吗?怎么你头发湿漉漉的。”华杰答非所问,这女人伶牙俐齿的,打嘴仗自己可不是她的对手。

对付这个女人,可以学学他们家那位不苟言笑的董事长,用沉默瓦解她。不过华杰也知道,整天对着那么一个帅哥,而且还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帅哥,这女人也许早就芳心大动。人家董事长不说话她心里美滋滋的,他和她要是不说话,马上冷场。

“董事长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小王和四五六七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方贻明显一颗心在那家伙身上。还不知道自己很可能身处险境。这是对一个单身汪多大的藐视啊。

果不其然。

“什么事那么急着找他。”庆阳的大部份事务不是都交给他在办嘛,为什么不直接找他问问。他可是很乐意被这女人勾搭。

见她不语,华杰终于还是不忍心看她一张苦瓜脸。这美女就要有美女的样子。关键是她不开心,他心里也有阴影。

“董事长没事,在家里休息,宝汇大厦还在清场,居然会有龙卷风出现,真是见了鬼了。看来那场珠宝展是泡汤了,不过对我们公司也没什么影响,董事长本来就是去走走秀的,天灾嘛能有什么办法,只能等到下次开办了。”

“他没受伤吧?”

“没,我刚和他通过电话,你也先不要着急,让他休息一下,任何人遇到这种事都会受惊吓的,你老板有什么后遗症,我第一个通知你。”

方贻有些不好意思:“他是董事长,作为下属,关心他是应该的。你不也是?”方贻显然是抓到了他的语病又反将他一句:“他不也是你老板?难道你不关心?”

“关心,关心。嗯,我相信就算是我出了事,你也同样关心。”

“那当然,我跟你们不但是上下级关系还是同事。”

方贻走到沙发上坐下来,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状态又恢复到满血复活的工作中。

“恒荣地产作为天洲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一,也是天红的第一大控股股东,天洲一向鼓励房地产商借助于股票市场实现规模化发展。天红于2007年上市,经营状况一直平稳,经营业绩也没有出现多少起伏,09,10两年每股收益都保持在0。30以上,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8。85%和9。88%,各方面的信息都反映出这家公司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去年,天红和另一家跨国公司进行资产置换,置换以后的天红的产业定位在以智能科技和金融为主房地产为辅。”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子炼让你调查的?”华杰殷勤的为方贻倒了一杯水,低头的时候和方贻的头发还有些亲密接触:“亲,这不是普通的水,这是泰国清迈的水,这水我一般不拿出来喝,一般招待贵宾用。”

“别这么叫我,听着怪肉麻的。”方贻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

“说真的,你笑起来挺好看的。”

“说真的,你这张嘴简直是我们庆阳的活招牌。好了,说正事,知道为什么天红和另一家跨国公司进行资产置换吗?”

“不知道,你说说。”华杰又拿出一些水果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他喜欢女人在他面前一副小聪明的样子。不过从小到大大多数女人在他面前都是自作聪明。只有她,是实力派。很显然的,凭他的直觉,那家公司很可能是天红的子公司,恒荣地产的林总不是膝下有一儿一女嘛。

“那家跨国公司的董事长是林总的儿子林强。这人不务正业,除了壳大,公司的经营水平一直不怎么样,智能科技和金融是两个大有前途的行业,却被林强搞得负债累累,两大公司名为资产置换其实是迅速扭亏。老子对儿子的变相扶持。其中电子城,星河,兰苑一号等在建项目都处于半停工状态。但对外称只是在更换施工方。林强之前遇到了不小的资金压力,向银行总共借款3。7亿,噢,我跟那家银行的信贷科长认识。这些钱都是他抵押林董名下土地延长履行期限才撑过来的。林家家大业大,由着他玩。星河无疑是三块地中最有开发潜力的一块,但转让过来后我们肯定要继承林强关于这块地留下的债权,我了解到,星河尚欠部份桩基土方工程款,包括一些设计费监理费。很有可能还有杂七杂八的费用。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呢。”

“很显然的,我们家大帅哥这段时间没有那么强的经济实力。不过……好像前段时间听说他们在一起吃饭。说不定可以换个方式呢。”华杰边说边悠闲的削起了苹果。

方贻当然理解华杰说的换个方式是什么意思,土地转让有两种方式,有偿的和无偿的,如果无偿转让等于是赠与,那得是多亲的关系啊。说得难听点,不是老子跟儿子的关系,那起码也得是丈人和女婿的关系。

方贻给了华杰一个小白眼:“董事长不会是那样的人。和林董打交道的人首先人品就要过关,目前先交保证金。剩下的再想办法。”

“保证金也不是个小数目,一个月内我们庆阳能变出那么多钱?再说了,跟林董走得近一点怎么人品就有问题了?要不我去劝劝他……”

华杰话中有话,不怀好意的瞄了眼方贻裙子下细长的腿。

“嗯,这苹果不错。”华杰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她:“来,吃一个,这些问题都统统交给我,我去想办法,你老是这么用脑过度容易老。”

“我说你能不能正经点。”方贻起身欲走。唉,一方面是希望公司能越来越好,一方面是自己的私心作梗。接近星河就是让他接近林诗诗。

“我一直很正经的在跟你谈目前我们庆阳遇到的问题。我这个人一向很正经的。谈工作的时候。”

“朝阳科技和我们庆阳收购的PC有业务冲突,我们不能让他们做强做大。我只担心这个,林诗诗真会选对手。”方贻姣好的面容上又出现了烦燥的情绪。

不过说也奇怪,华杰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女人好看,以前没怎么遇见,真是一见倾心。是不是最近和他女友痴缠太多,对异性有了一种强烈的好感。所以才会有这种反应。

Pc业务是夕阳产业了。庆阳以后不可能傻到指望这个养家糊口。但是PC的生命周期约为5年左右,还不至于这么快消亡。天洲又有每年销售5000多万台PC的市场,不能说抛弃就抛弃的。庆阳的未来只能是一个逼格正常,有知名度的并且获利能力较好的PE基金公司。

不过他和子炼的小秘密需要同这个女人分享么,似乎不用吧。

她不是我女朋友,也不是董事长太太候选人,目前顶多只是庆阳的管家婆而已。

管家婆!这么想着,一张俊脸化开阵阵傻笑。

“我说,你脑子在想什么,笑起来阴森森的,好了,谢谢你的款待。改日再来拜访你。”

“好的,好的,非常欢迎大秘书的再次光临。”华杰相送到门口然后非常自然的上去拉住方贻正欲开门的手。却被方贻用力的打掉。

华杰表情略显吃痛无辜说道:“等一下,我这里有电吹风,你吹吹头发再走。”

“不 用 了。”方贻把文件夹抱在胸前,一双圆圆的大眼瞪他一眼:“走了。”

“喔,再见。”华杰挠挠头,他也是一番好意。

“真好看,屁股一扭一扭,头发一甩一甩的。”华杰目送着方贻走远,哼着小曲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拿想茶几上方贻一口未动的苹果香喷喷的啃上了一大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