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婚期将近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340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幽冥殿内,鬼火通明,尸气重重。

子炼斜坐在鹰座上俊脸阴沉,身后狰狞可怖的骷髅和摄魂灯更是把他脸上的肃杀之气映射的一览无余。

殿下石板上跪着的小鬼和牛头马面们个个大气不敢喘,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了寒王被送去刑室烤蚂蚁。

寒王是子炼的一个封号。意在彰显他此刻在冥界的地位和身份。烤蚂蚁是驯服他们的手段之一。受刑之鬼魅被绑在铁燎上用硫火炙烤。直至神形消逝,魂飞烟灭。虽是子炼的独门私刑但比炼狱中的受刑科目要过之不及。其实这些动刑的事子炼是不屑参与的。都是交待无常在办。

他只要结果不再乎过程。

这几年在无常的阴辣管制下幽冥殿居然也井然有序起来。打牌,抽烟,泡女人的男鬼少了,连女鬼们都安份不少。白无常更是给子炼带出了一批追随他的地狱虎狼之士。当然这些都是无常心甘情愿为他做的。本来授了冥王之意他是用来监视子炼的。冥王虽欣赏子炼的修为和法力但老谋深算的他怎会为了区区一个人才而失去了戒备。

白无常在初次见到子炼时惊为天人。白肤墨发俊脸的子炼精疲力尽的投靠了冥王。白色的天使盔甲上还残留着从神界叛逃而来的斑斑血渍。在他看来却是一种神袛般难以近身的美。尤是那双深邃痛苦的眼更是掳走了所有女鬼女妖的芳心。在这个暗黑腥臭的地府多的是丑恶贪恋美色的男鬼。子炼血液里的自负高傲和肮脏的冥界格格不入。

好几次白无常都放出妖艳的狐仙迷惑他,均被他戏弄一番后打入原形。从此白无常看子炼的眼神中多了份异样的情愫。如果说刚被天界贬为堕使的子炼还有一丝狼狈的话如今的他身上已全是王者气息。白无常很少见他这般神色。看着下面瑟瑟发抖的小鬼们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多了一丝心疼和不忍。为他。也为自己。他当然清楚子炼这两年在尘世的经历。

“说,人在哪儿?”子炼低沉浑厚的的声音在泛着幽光的殿内显得格外的威严甚至有些不寒而栗。

“在,在安翼倾的行云殿。”跪者小心的回道:“木姑娘虽然没让属下抓回来,但我已化作黑洞与那安翼倾打斗一番。如今他元气大伤,一时半刻怕是缓不过来。”

“哈哈哈。”子炼一阵悚然阴笑。显然对这样的结果不太满意。岸然修长的身子已一跃而起,亭亭立于跪者身后:“他伤不伤于我何干?我要的是木心然。”抬腿一踢那人已横飞至柱中颓然倒下。

怕是办事不利想保住小命的借口而己。

“属下不敢欺瞒寒王。”息助嘴角已有一丝鲜血溢出,但骇于子炼不敢去擦只捂着胸口跪着转向子炼:“我对寒王之心天地可鉴,如有半句不实,任凭处置。”

“好。”子炼知道这个息助隐而不露不但内力高强更是邪术多端在这冥界也算是个人才。刚才一脚算是惩戒,力道也不轻不重,再给他难堪不但会对自己心寒可能还会惊动冥王,于是说道:“此事,今日就不再追究了。”

“属下听从寒王安排,誓死追随。”

“下去吧。”

“是。”

息助之前为冥王效力,后来冥王将他送给了子炼作为护卫。名为护卫实际未必不是安插在他身边的内隙。虽然子炼和天界再无瓜葛但毕竟是堕使。对冥王这样的安排也是无可厚非。此次子炼派息助去行云殿一来试探他的内力修为。二来他也不屑见到天界的人。更不想冥王为这事猜疑他和天界的关系。至于那个安翼倾虽然早有耳闻,但以他的法力和蕴藏在体内的魔邪之气怕是也不会输他。

居然跟他抢女人,有病。

“什么事让我的子炼哥哥刚回来就这般动怒?” 声音温婉悦耳,来者正是冥界的公主幽意如。

“你来了。”子炼本想说你怎么来了?

“噢,来看看你,你去凡间逍遥快活,怕是心里早已没有我了罢?”说完一双玉手已环住子炼的腰,漆黑的眸子目光灼灼。

“哪里,我去人世也是你父王安排的。”本想说败你父王所赐,终究那时候是冥王收留了他,子炼说不出口。

“我知道这是父王的不是,为了你,我还跟他翻了脸,你真是坏透,影响我们的父女关系。” 埋嗔的看他一眼,幽意如把头靠在子炼宽宽的肩上。抱着他的手也更用力了些。

“你不该爱上那个女人, 她不值得你那么对她。”

看到此景殿内的白无常示意一众小鬼们退下,自己也悄然离去。

子炼把幽意如的头扶正,距离也拉开了些:“你在跟踪我?”

他早知道了,只是用了那么多次摆脱她,多少有些愧意。毕竟她是冥王的宝贝。他可不想得罪她。

“可你却躲着我。”幽意如侧过脸开始抽噎起来:“ 你怎么可以这么坏,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子炼看着她白皙无暇的脸,凝黑的瞳还滴着泪。梨花带雨的模样突然想起了木心然。才分开了多久他已经这么想她。不知道是安慰她还是因为恍然中把幽意如当成了木心然。他竟扳过她的肩柔声说道:“好,都是我不好,不哭了,我带你去极乐岛逛逛,算是赔罪。”

幽意如立刻眉目舒展,两只手挽上了子炼的胳膊:“走,去看看我们的灵儿是不是又胖了。”

子炼任由安意如笑靥如花的挽着自己。此时的他与其说不愿打断安意如对自己的那份心意,不如说是沉浸在对木心然的回忆里不能自制。既然无意于她将来必定伤她。能对她好一点就好一点罢。

灵儿是一只魔兽,子炼曾用法术将死人的魂魄移到兔皮上并吹了一口他的灵气复活,所以这兔子不但很有灵性还能模仿主人的声线说话。幽意如喜欢的不得了。她觉得这是子炼的化身。她自己吃什么给灵儿也吃什么,所以这灵儿被幽意如喂得不像兔子倒像头小白猪。

极乐岛, 圆形地貌,形似飘浮。

岛上飞禽走兽,峭壁悬崖。外围高山森林遍布,内围绿荫花海一片。岛中心的石头彼岸花建造的犹为鬼斧。花蕊层层绽放通至阳界,花枝下级级台阶延至冥府。花身被上万英尺高的鬼藤缠绕,像一根擎天柱拔地而起。岛内机关重重险像环生。东西南北入口各有四只兽鬼坐镇把守。兽鬼均乌珠暴突。张着大口。口内汩汩流出腥红色液体。

几个凌空微步,子炼己带着幽意如来到岛上。俩人按了下东大门的癞头鼋机关。岛门缓缓打开。幽意如嬉笑着寻找着灵儿的下落。嘴里不停的喊着:“灵儿?灵儿?”

灵儿倒也听话,挺着个滚圆的身子一下子就钻到了幽意如的脚下。

“怎么才两年不见胖成这样?”子炼惊叹这兔子的变化。

“呵呵,你不知道,它一天吃好几顿呢。”幽意如亲了亲灵儿早已胖得变形的嘴。

“吃货一枚。”

不知情的子炼看着动作亲昵的两人有点倒胃口。

“你这么喜欢这只兔子?小猪?”

“嗯,你不在的时候我很想你,幸好有它陪我说说话。它学得可像你了。”

听着幽意如深情的表白子炼淡淡一笑。她不知道此刻他也是多么的想着那个人。

“意如,你看,爹叫我猪,唔。”灵儿不管,它刚才好像听到子炼这么叫的。反正有幽意如的恩宠。换作别人,哪敢对寒王不满。

“意如?”

子炼又受了一次惊吓。

“是我让它这么叫的。”安意如的表情有些娇羞,抬眸看他“见它如见你。”

子炼看着她这般模样有些走神,胸口一紧。一刹那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木心然。

安意如一向大胆直接甚至妩媚只有木心然经常会娇羞会无助会手足无措。

见子炼失神的看着自己。安意如索性将曼妙的身子埋进了他的怀里。

“以后再也不许你离开我那么久了。”

“你回来了,我们的婚事也该定下来了。”

“以后你就是冥界的主人了。”

子炼最担心的事终究还是来了。而他能做的就是尽量的拖延这个婚期。

“你安排着就好。”推开安意如的手迟疑了下,终究还是让她那么抱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