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轻微碰触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34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晨光微熹,木心然循着那好听的声音仰头看去,心里一阵动荡,那个不染纤尘的素淡身影熟悉飘渺。

台上的男子体形修长,白衣胜雪,神情却安静迷魅。这样瞩目的身份所有人的视线自是都看向了他。

“尊敬的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

今天“2015,华城国际珠宝展”隆重开幕,我谨代表天洲国土资源部和主办机构向光临开幕式的各位领导和嘉宾,向参加展会的珠宝企业,媒体单位以及所有支持珠宝展的机构和各界朋友表示热烈的欢迎衷心的感谢!

子炼讲完这段,微微晗首,台下掌声一片。

女人写的东西念起来还真是拖沓。

再次抬头眼睛无意识的略过那抹红,此刻木心然正坐在和他落差一米的嘉宾席上。她今天的打扮挺小女人的,一身红,白皙的香肩露在外面,早晨的阳光把她衬得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

这个角度能清晰的看到木心然整张脸,整个身段,一切都比上次他翻阅那本杂志时来得完美。便突然心念一动有意把视线对向她。得到的却是木心然身后另一个姑娘的回应。

楚红看着他,没有伪装,没有掩饰,真实,热烈。

花园酒店的楚红经理,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还真的把她给忘了。

仓促一瞥,子炼能感觉到楚红向他传递过来的强大爱慕之意。子炼低下头想起那个初吻,脸上一片潮红,不是重要和牺牲的问题。

那个吻他豪无防备,失去自由和判断。如果有一天,他会喜欢人类,那也不一定要接受对方的意志。就像面对司徒王忠即使受胁迫他都可以镇定自若,也许这个世界,至少在这里还无人能降服和占有他。可是,楚红那天确实和他接过吻今天又那么看着他,他终究无计可施。

木心然的脑海里突然浮现那幅生动的画面。她立刻就窘了,怪不得看他那么眼熟呢,原来是楚红的“那位。”

再次看了看他,部长的眼神竟和自已水平。木心然像做贼一样慌张的移开视线偏过头问身边的木风云。“爸,那天,你邀来家里吃饭的是他?”

“嗯”木风云赞许的目光还停留在台上,非常肯定的回答了女儿的问题。“怎么样,这人一表人才,又是天洲的部长,老爸交际能力还可以吧,华城这么多大小官员,他就只去了我那里,这人可不好请噢。”

木心然不以为然。对于是不是一表人才,好像和她也没什么关系的。至于请到了他,那是因为市长的官位也不在他之下啊。

“晚上,爸爸想约他再吃个饭。能碰上他不容易,爸爸平时应酬又多。”木风云看向木心然,拍了拍她的手背,“你作陪。”

“爸,官场上的事我也不懂,而且,而且我晚上约了媚儿,恐怕……”木心然确实约了楚媚。两人或者确切的说是三人商量楚红生日那天如何策划节目的事。

木心然知道楚红就坐在她的后排,刚才还和她打了声招呼,正奇怪一向不爱凑热闹的楚家大小姐怎么会来这种场合,那她是特意过来见他的吧。她了解楚红,一个内心清高又自持的大小姐能做到这样真是不容易了。

“嗯,那,下次吧,你是爸爸的心肝宝贝,你玩得开心就好。”木风云知道约了楚媚多少只是木心然的一个推辞。木心然不喜欢应酬倒是真的。既然女儿这么说,他也不会勉强,何况能不能约到部长还两说。都遇上了,总要打个招呼。

“璀璨的珠宝装点我们美好的生活,预祝本次展会圆满成功。祝各位朋友身体健康,事业顺利。谢谢!”

又一片掌声后,子炼下来。他的位置被安排在木风云的右边。木风云在他迎面走来时给他一个赞许的微笑。

“你好,部长。我们又见面了。”

“木市长好。”子炼彬彬有礼,欠了欠身,和木风云握了握手,唇边一抹不意察觉的笑。

主持人上去对接下来的活动安排作了些补充。

木风云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子炼坐下,刚才已有不少嘉宾向木风云投来饱含钦慕的目光,他觉得今天部长给足了自己面子。

子炼落座,修长的十指交握,眸内沉静。刚才他一直在观察下面人群的面孔,青龙帮的人形像上都有一定的特征,司徒的人并未混入其中。

在知暁信号被青龙帮破坏的那刻他已暗暗念动神力召唤风使,在嘉宾席确切的说是在木心然的周围筑起了一道天然屏障。

这批人必竟很多身份尊贵。

下一个瞬间,就会变天。大约坐了一刻钟,子炼转头跟木风云打了声招呼,看了眼那朵沉静安然的小花,便迈开长腿离席而去。

“他怎么了?”楚红见心爱的人离席,轻声问了下木心然。

“爸,部长是?”

“噢,去洗手间。”

楚红和木心然的脸同时红了。

子炼步入洗手间,按下了门锁。脱下那身紧凑的西服,推开玻璃窗,身体直面迎向天空汹涌而来的冷风,就这样吹拂了很久。

他需要把握风的节奏从而做到收放自如,身体慢慢的渐入佳境,自己像一头黑暗野兽开始活动筋骨,里面蕴藏着深渊般的能量超过他的预期。

只几分钟的时间,外面晴空万里的天空说变就变,乌云满布,狂风强雨,大自然每秒50米的风速和骤降的温度吓坏了展会众人,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人群中有人喊道:“外面变天啦,快离开这儿,好像是台风。”

立在宝汇大厦顶楼的子炼此刻已是另一番面孔。紫黑的长发,触不到底的深邃黑眸,白衣黑翼。欣长的身姿犹如希腊的雕塑另人目眩,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妖冶的风情。

天地为之改色,华城被撕裂的气息包围。

云团移走,黑影憧憧。

头部,肩背,胸腹,腰枝,腿,手臂,血液,毛孔。每一处都开始摒弃肉身和精魂唤醒元身。从时空里分离出来一具男神结合体。安子炼,帅裂苍穹的安子炼。

温热,完美和强壮的回归了。

他从未如此大胆放纵的证明过自己,神身圣骨。

自己身上的神力居然可以服从主观意识支配,那股力量有条不紊,招之即来。也许在天界这些都是极平常的,但把这些带到无辜的尘世又是如此无所归依。

子炼邪魅一笑,试图掀开天空一角,倾泻出他自以为满意的风力。云团呈现漏斗状席卷而来。开玩笑,这不是台风,神力唤来的居然是龙卷风,珠宝展的周围补充空间的气体不但不均匀,让人连呼吸也变得极为困难。该死,神界的人果然不善解人意。

有些地方已经告别,有些地方还无法再见,满腹居然有无处可藏的担忧和心悸。他在怕什么?天界一片陌生,人间恍如隔世,冥界神秘牵连,自己立于这里,仿佛从来与世隔绝。

子炼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

停滞片刻,他对着虚空温柔一笑,淡然而慈悲,他玉树临风的站在旷野里。自己的命运已经颠波到豪无规律。既然是堕使,他一定有某些地方不够顺从。

父王,他突然叫了一声父王。

让这里的人沉睡,尽量没有伤亡。让天幕暗下来,变成黑布,遮住他们的双目。这些俗世的人喜欢胡思乱想,结果只会夸大事实,不要阵雨也不要冰雹。风力再降七级。

那朵小花受不了这样的摧残。

祷告完毕。他飞离了地面,在一片狼藉价值不菲的珠宝堆里单手吸走了一串天使银链。

芸芸众生中,他自认可以找到她。

木心然在惊恐昏睡的人堆里安静的仰面躺着,乌黑的长发平铺于地。也许是一切来得急,她走得快,一只鞋已不见,倒是那只精致莹白的脚露在外面。肆意的呼吸着周边诡异的空气。

子炼漂浮在空中,俯身捡起那只白色皮鞋,犹豫了一下,变出一副手套,为她穿上。

隔着布质,不言不动的就端着那双小脚,木心然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又素又雅,似草似花,他的手指山泉水冷,在浓郁的神力未散去之前竟然一片麻木。

180度转移,天使银链落在木心然的脖子上。

子炼平衡了下身体,和木心然的身体保持平行。自己墨般的长发披在木心然赤,裸的肩头。

两具美好的身体在混浠的空间里绚烂无比,心荡意牵。

她形容秀美,他剑眉微蹙。他薄薄的唇正对着她精致的锁骨。天使银链发出诱人的光茫……神力持有的身体比之前暴戾,想咬,咬下去。她受得了吗?

浮动的情意很快散去,子炼动用了神力身上已有不适的反应。自已依然有完美的体形,但是器官和各种功能也会渐趋成人,不是元身的身体对他而言就像随意拼凑在身上的垃圾一样。枯萎也好。

华城,至少还有一席之地,不管他是怎么来到这里,那个操控一切的人不就想看他这样戴罪修行吗。

什么时候自己的生命已是一道无法穿透的浓雾,前世和未来都看不清。

也许在天界自己义无反顾,一意孤行,以至于污脏了圣殿,需要通过时空转化来消解他。那个叫无常的男人不是说过,大梦一生,不也就两年么。

他不喜欢暴力,不想看到任何的子弹落在人的身上。那是只有手段匮乏的组织才会干出来的事。更何况,人吓人,多么无聊的游戏。所以此刻看着一无所知的人类他也不觉得这场突来的风浪委屈了他们更遑论愚民。所有的天灾在一段时间后都会变成过去。时空终有一天会幻灭。又是那么公平的对待每一个世人。

人却从不曾善待过自己的同类。青龙帮顶着赚钱的形式和帮派道义的名义行事。唯独缺少良知。

白无常,站在不远处高层的楼顶,隔空相望,看着所发生的一切。他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寒王,他不知道再这样下去他的身体会很快完蛋吗?

不仅如此,他怎么可以以这样的姿势去靠近一个女人,如果是个人还好,万一是暗生灵呢。

这一切是为了她吗。再经历几次,他身上的神力终会到达崩溃的边缘。

寒王虽然清醒自知,难被征服,但他确实是个男人。神的血脉,对女色而言,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这个女人是谁?

白无常看到子炼已飞入那片漩涡中,便也来及多想,急急的跟在了他的后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