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韶华情深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692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两张照片。

一张是男子躺在床上睡觉的样子,衣领微微有些敞开。一张是近距离的面部特写,眼睛仍是闭着。

除了一对长睫毛,也能看出帅哥?楚媚真是个神仙。

男子似曾相识,因为闭着眼,所以看不分明。但从体形和脸部轮廓来看已经很完美了。木心然首先想到是一个词:干净。然后又想到一个字:仙。其实归根结底也是干净的意思。

很耐看。

“怎么样,是不是看照片看得忘记了时间,有没有一种想要陪睡的冲动,五分十六秒噢……”

手机那边传来楚媚调戏木心然的声音。因为木心然要接收图片,俩人暂挂了电话。然后楚媚便坐 等木心然的赞美之词。没想到那丫头看了半天居然没回过来。这木大小姐这会该不会是在犯花痴吧。

终于是忍不住又打给了木心然。她今天可是有件正事要跟木心然说说。

木心然的手机储存空间太满,需要删了一些才能打开,整个操作流程就用了好几分钟,图片也是刚刚收到。不过她也不想解释,再怎么解释楚媚也会觉得她是在掩饰。

木心然回华城后一直在善雅医院忙于医务工作,回国后手机也没有开通微信。她对五花八门的聊天方式一向不感兴趣。

楚媚对她这个山顶洞人恨得牙根痒痒。说她这样的生存方式很是耽误了别人跟她培养感情。没有开通微信没有微博没有QQ简直不配苟活于世。你让男的怎么泡你嘛。

这一点,木心然不敢认同。她觉得人与人之间沟通还是打电话比较有诚意。

“我有Skype啊,海外版的。”

“去你的,你现在身心都应该在天洲,在华城。”

“怎么样,这男的还可以吧?”楚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我姐为了他都快得相思病了。唉,真没想到这老女人恋爱起来会这么痴情。我是不是得帮帮她。”

“他们之间有什么问题吗?”

“哎,有问题就好了,我问我姐了,才刚认识的,这几天这傻瓜一直在等他电话呢。”

“嗯,那你打算怎么帮你姐?”木心然倒也不是八卦,她是不想这丫头片子弄巧成拙。

“既然我姐这么看得起他,那就让他来我家吃饭啊,我姐生日快到了。”

“会不会太快了,才刚认识。”

“哎呀,木大小姐就你这种平静而克制的性格我估计也就只会等着对方跟你心心相映呢,那万一对方不知道你妹有情他又郎无意了呢,又不是我们家灿灿,对我这么直接这么果敢这么主动这么百般疼爱,我跟你说啊在这种事情上慢就是对自己残忍啊,何况吃个饭也是很正常的。这样的男人下手一定要快啊,女人也是很生猛的动物呢。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呀。”

灿灿,呀,木心然一阵鸡皮疙瘩。这丫头说出来的成语听着又是如此的别扭。

木心然一本正经道:“吃个饭是正常,不过毕竟是家里呢。你有想过万一他不来,你姐会不会……”

“哼,不来也罢,我可不希望我姐谈个恋爱跟打持久战似的。不来,就快刀斩乱麻,她又不是没人要,是她太挑。不过,我想了个比较折衷的办法,我想请你也来好不好,听我姐说那男的还是部长呢。你也是官二代,我就找个巴结巴结你们的理由,请你们吃个饭还不行吗?”

“这,不太好吧……”这很明显是要去当灯泡的节奏。

“你也来嘛……”楚媚又使出杀手锏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你知道,我姐没个着落,我这婚订的也不踏实啊。你就当是帮帮忙。她老人家好不容易遇到个喜欢的,哪能再眼睁睁看着她失去呢?”

“好,好。”木心然鼓起勇气,调整呼吸:“我没什么问题,不过你最好多请几个官二代,我一个人去多尴尬。”

“好好好,这个我会搞定的,从小到大我可是都顺着你的呢,大小姐。”瞧瞧这小借口。

都是木心然天天听她神神叨叨好不好。

“嗯,那……”

“那就这么定了,不许反悔噢。”楚媚敲定一桩好买卖。

“要不要像小时候那样拉钩呀。”木心然没好气的损她。

“那倒不用了。”

“那没什么事就先挂了。”

“喂,你也该找个男朋友了吧。这几天在善雅工作有没有让你眼睛一亮的?”

“没有。”木心然回答的很快。这段时间不断的外语职称考试,科研论文,临床实践。她现在又是科室主任,哪有那个容纳爱情发芽的空间和时间。

“本人观念比较传统。不会和同事发生感情,共事就是共事,不能掺杂感情。一旦有感情,难免影响工作。而且医生是个精力旺盛和责任感很强的职业。谈恋爱精力体能和反应能力都会下降,这不是拿病人开刀吗。手术台上都是生死相托的事。从胸腔,头骨,咚咚跳的心脏和大脑,一点点差错,就会阴阳两隔,大的不说,假设我男友当时做肺部的微创,比如缝合肺泡之类的,我是他的副手,然后我技术还烂,手还笨,他是骂我,还是对我说亲爱的你需要提高你的专业水平,否则我会忍不住现场调教你噢。”

“我的天,心然,三年不见,你变了耶。好崇拜你噢。你绝对是技术医德一流的好医生,噢,不对,你简直就是落入凡间的天使。为了拯救华城的苍生你这辈子都不打算爱了嘛,不过你这手艺,估计善雅的男医生没几个能让你有崇拜感的。而且我听说那里的外科医生长得很爱国很敬业和惊险的。”

“呵呵……我知道你也是关心我,不过这事也不能急。”木心然非常真诚的说。

沉默了片刻。楚媚知道木心然在感情这条路上从独自支撑到摸索前行到穿越迷途还需要一段很长的过程,她的工作和成长都是因为那个信念。她是太急于求成了。

“其实我觉得这男的蛮适合你,满满的不食人间烟火啊,你呢身上也有这种特质,你说要是把你们放一块儿会不会很有趣?”似乎是觉得陷入了一片僵局,楚媚调侃道。手正得意的在电脑上完成她的杰作。

这小妮子对楚红来说简直就是场灾难。还好是她木心然。

“楚小姐,你姐要是知道你这么吃里扒外……”

“去去去……我还怕她不成。跟你说正经的,什么时候才打算放下……那只是一个幻觉。我小时候还梦见唐僧来娶我呢。”楚媚尽量轻松。

楚媚是拥有木心然内心历史的人。一个人度过没没落空的那么多年,是因为她的记忆里有一个标记。表面波澜不惊其实暗藏汹涌。

“来日方长,不劳您操心……我妈来了,我们改日再聊……”

“心然。”沈月如敲了敲门,听木心然在讲电话便自己进来了。

楚媚确实听到电话那头有沈月如的声音:“好吧,那我们下次见面再聊。”

估计此刻楚媚的脸上心有不甘吧,不过木心然实在不想这么敏感的话题被沈月如听到,只好弃她于不顾了,搞不好自己会被逼去相亲,这档子事能躲一天是一天。

现在的华城对她来说太陌生了。找男朋友更是大海捞针。

“心然,来,试试,这是妈妈给你选的衣服,明天去展会穿。”

木心然乖乖走近沈月如,沈月如拿出袋里的衣服在她身上比试了下“嗯,这长度刚好。颜色也很衬你的皮肤。”

女儿不但有气质,还有一股她说不出的味道。沈月如突然想到一个词“干净”。

对,干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偏爱白色,皮肤也白,小时候张姐他们这些下人都喜欢叫她白雪公主。因为生病的关系,木心然的气色比一般人少了些活泼,但也多出了一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妈,我衣服够多了,您又破费了。”

“瞧你说的,我们是母女,不要说这么见外的话。”沈月如刮了一下木心然的鼻子“刚才和媚儿在聊天?她有男朋友了吧。听说快订婚了。”沈月如很少这么八卦,但愿女儿能听的懂她的弦外之音就好。

“嗯,是的,订婚的话她应该会跟我说的。”木心然小心应付,说多了要引火烧身。

“楚家的大女儿倒是还没什么动静,明明长得也很不错,可惜了……”沈月如意味深长的看着木心然波澜不惊的脸。

“明天,她应该也会去……女孩子老呆在家里不好,是要多出去走动走动。来,穿到身上试试,让妈妈好好看看。”

木心然看着沈月如企盼的眼神不好说什么。拿着衣服进了侧卧。

这件衣服的材质是上等毛料。在温暖而时有寒冷的春天非常合宜。

颜色是热情靓丽的红色,更能衬托出木心然白皙的皮肤。

收腰的版型突出了她纤细的身材。

露肩的独特设计刚好能看到她两道细长精致的锁骨,搭配木心然清秀的脸整个人比平日多出了一丝妩媚。

过膝的裙身又显得庄重矜持。

不得不说沈月如这件衣服挑得很用心。

当木心然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沈月如眼睛一亮。女儿比她想像中的要出色。她只是不爱打扮而已。只要稍加修饰,十足一个大美人。

“妈,有披肩吗?”肩上两块皮肤裸露在空气中,她多少有些不自在。

“有。”知女莫若母,沈月如怎会不知道她在别扭什么。随即从袋里拿出一件黑底色白花纹的网状小披肩和一条明黄色的丝巾。这两样无论哪样配红色的连衣裙都很有视觉冲击感。

沈月如是个画家,对颜色的鉴赏力自是胜人一筹。

“都试试。”沈月如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好。”木心然背过身,调皮的吐了吐舌,妈妈果然厉害,本来想借这个由头推着不穿的。明天展会的焦点是珠宝,她穿得那么性感干嘛。

珠宝展她都不想去参加,何况要穿成这样。实在是木风云在她突然回家后过于激动不小心泄露了天机而已。

前天主办方领导打来电话,敲定了市长一家的出席情况。他们是贵宾,主办方比较重视。

“令爱如果肯来的话,请市长务必带来暖暖场。不做模特没关系,到时在场的富豪有钱人多,大家认识认识。”巴结之意已经很明显了,木风云没有推托之理。

“好的,谢谢,小女刚回来。我会通知她的。”

“噢,那实在是我们荣幸之至。期待你们一家光临。”

“好的,谢谢。”

如此木风云便安排沈月如陪木心然去买些新衣服,顺便告诉她参展的事。

母女两人穿衣风格有些不同。沈月如衣品都很有女人味,挑衣服比较倾向于时装,而木心然喜欢穿得舒服自在。尤其偏爱棉麻材质的衣服。简单就好。

沈月如便一人去了,她相信美丽是每个女人都不会抗拒的事,她希望过了25岁的木心然能更成熟妩媚些。虽然木心然的的脸依然青春,但确实不适合再穿的太随意。尤其是近几年华城的女孩子都很会包装自己了。

她为木心然精心挑选了一件长裙和与之搭配的高跟鞋,本想再去为女儿买些手饰点缀。一想到明天让木心然出席的目的便放弃了。

总要给年轻人机会不是。

“夫人,小姐的鲜橙燕窝好了。”张姨推门而入,看见婷婷玉立的木心然不由的惊叹:“小姐今天真美。”

“还是丝巾好看,披肩的话是不是太……保守啦……”张姨把刚才沈月如教她说的话重复了一遍。确实是丝巾好看。

“是吗?”木心然摘下丝巾,拿起披肩对着镜子左右瞧了瞧:“我倒还是觉得这样更自然些。”

“小姐都留过洋了,怎么还这样啦……现在的女人个个都穿得能露则露,把身上的优点都挂在衣服上。你这样不显山不露水要……要吃亏的……”张姨把燕窝放到木心然的梳妆台上,语重心长的说。

“哪有。张姨……”

“夫人说你在国外吃得不好,人都瘦了,以后啊,张姨每天都会给你炖一盅,调理一下身体。”

“我是学医的,自己的身体自己也是清楚的。张姨,以后还是不要麻烦了……”

“这怎么叫麻烦呢,只要小姐好好的,张姨就开心了……小姐小时候要吃什么经常缠着我做,是不是张姨老了,又或者是分开了几年小姐变了。”

见张姨神色黯然,木心然忙说:“我是舍不得你劳累而已。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亲人。”

说完便和张姨拥抱了一下:“好了,好了,别乱想……”

“那小姐听我的,带丝巾好看。”

“好……好……”张姨跑题的有些严重了。

“这还有一双白色的高跟鞋你等下试试。”沈月如指了指地上的鞋盒,微笑的看着这一主一仆:“妈不吵你了,我先去休息了……”

“我也走了,小姐趁热吃,凉了腥。”张姨叮嘱了几句,人已跟上了沈月如,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木心然换了身睡衣,捧着燕窝走向榻榻米……

春夜微凉,风温柔地吹过她的脸,携来一股清新的花草气息,在宁静的夜里,仿佛听得见楼下院子里枝条抽出新芽的声音。皎洁的月光和闪闪烁烁的繁星倒映在庭院的小池里。隐隐约约在召唤着什么……

脑海里闪过他的脸,他俊逸略带有几分朦胧忧郁的五官,他身上特有的薄凉的味道以及宇宙苍穹的气息。

他曾经带给她最单纯的悸动,最后他消失在天际,离她而去,从此她丧失了爱的能力。

手机有提示接收文件的声音。她也不再关心。只看着楼下小池中跳动着的细小光点出神……

你在哪里,为什么要让我看见你。为什么,就不能忘了你……

等我长大,也许在某个空间我们最终相遇。

你在哪里?

回答她的是一片安宁的寂静。

良久,木心然带着沉乏的困意躺到了床上,翻来覆去竟无法睡去,便打开手机看一些学术论文,看着看着或许就会累就会睡着……屏幕提示有一个文件需要接收。

木心然抬手缓缓的打开。

看到的是一幅情意暖暖的销魂画面。

楚媚那个色女不知什么时候已把她的照片和之前那位男子的照片P在了一起。

木心然记起以前有张自己在草地上和楚媚互嬉的照片,那是高中时代给一位同学过生日两人在对方脸上互抹蛋糕时的情景。

先是楚媚占了上风,然后是木心然开始反抗,把楚媚压在身下。寿星拍下了这有纪念意义的一幕。然后把照片洗出来,一人一张送给了她和楚媚。

而现在变成了木心然压在了那个男子的身上,可恶的是楚媚P的技术已是炉火纯青,看起来竟也和谐。

上面的木心然美丽温情,眼里爱意深藏,下面的男子虽然闭着眼,但不染纤尘的的气质和修长的身材确实让木心然看得脸红心跳……更重要的那清冷之姿让她想起了那个天使……她缱绻地趴在他的身上。

俩人的身体就以这样的姿势隐在有些凌乱的被中……

楚媚真是个邪恶的女人。

后面还有一个文件,她鼓起勇气打开看,上面写着一段话。

亲爱的心然, 转眼,我们都长大了,也许很快就会老去。你走的那些日子我无时无刻不在回忆那些年有你陪伴的日子,我只希望你能早日敞开心扉。找到你心中的所爱。

相信他一定是世上最出色的男子,这样才有资格配你。才能让你坚持。不要再一个人孤孤单单了……如果再这样一个人的话我会心痛,话说…… 把他放在你的身下……还是那么淡定么?

好梦,永远爱你的 ,楚媚。

看看照片再看看这些字,木心然趴在床上安然睡去,眼里竟有些酸涩。这个花痴女选择如此简单而又粗暴的方式在关心她在爱她,甚至牺牲“姐夫”的色相来唤醒她对男子早豪无知觉的爱意。她怎会没有一丝感动。小时她只是自闭,不爱说话,但依然和她走到了一起。对男子,她抗拒她逃避她不为所动,不代表她的心也是冷的啊。

那惊鸿一面,那近二十年的执念,她真的可以放下吗?

年少初遇常在我心,多年不减你深情。

谁低下头来,撩拨了我情意,你的一眉一目摇曳了星云。

我今生何求,惟你。

你为什么把我带走。

没有为什么,我做了自己想做的一件事,而且刚好路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