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是天使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618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木心然洗完澡坐在榻榻米上单手托着腮,凭窗靠栏,遥望着夜色苍穹。

天河蓝阔。星子闪耀。

这九重天上有多少世人不知的秘密和有趣的故事呢。

不管去过多少地方,她都觉得天空是最美的风景。自己似乎与那个未知世界有深厚的渊源。每仰望之余总有说不出的怀旧之感。

头顶上那片清明世界是木心然儿时到至今最长久的陪伴了。

她不愿意过多的与人交谈但是对着无垠的天空却可以看到天荒地老。地上万物时过境迁又生又灭。唯有它永恒。

如果这上面有什么物种存在的话,会是什么。传说了几个世纪的仙神真的在么?

小时木心然最喜欢看的便是雨后的彩虹,那么多种颜色拱成半圆,她的心也亮丽起来,总是有想上去爬一爬的冲动。

然后是一块块云层,仔细盯着它们看,偶尔也会移动。形状呢又是难以捉摸变幻莫测。

这些都是木心然儿时观查天象的乐趣,她一个人的秘密。懵懂而又无限遐想。

曾经,在她日渐长大对科学的认知有所觉悟因而觉得很多时候它也是一成不变的从而无法再坚守的时候。那颗天际最亮的星忽然划破夜空,给了她片刻惊喜。她以为那是流星,小手正要合十于胸,星子却碎了,星光四溅,明晃晃的耀她的眼。

那个男子在星光熠熠中破茧而出,白色的袍子,银色的束腰带将他不凡的身姿衬托的更是清冷挺拔。背后还有一对妩媚的翅膀,精致的五官不需要任何修饰。风过发丝飘散,风仪不似真人,周身隐隐闪动着琉璃光芒,那双澈静的眸子更是聚集了宇宙灵气的精华。摄人心魄。男子如神明降世安静的立在一片云中。

飘飘逸逸谦谦君子。

幼年还未有七情六欲的木心然心底竟也喷涌出无法抑制的喜欢和幸福。

木心然就这么呆萌的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男子,茫然无措,惊到忘了打声招呼犹豫着该开口叫哥哥还是叔叔。

他却突然靠近她,低下头来,乌黑的长发垂落于胸。

俊美五官在她面前清晰放大。似乎同样惊于她的凡人之姿想要看的更为透彻而已。

她与他,四目相对。

男子身上一尘不染,清香袭人。那香似有花的味道, 露水的味道,青草的味道,雨水的味道,泥土的味道。那么近,包裹了她一身……

木心然后退几步,手指伸向了嘴唇,面孔惊惧难掩。

天……天使。她终于吐出了两个字。说完便不知是害羞还是害怕的低了头。

观她神色,男子微微一笑如绸缎般拂过木心然的心:“你也是,你的使命和我一样。”他的声音荣华而风情:“等我长大,我会落入凡间,也许在某个空间我们最终相遇。”他的语言在木心然幼年听来像自由落体的雨水,简单落下,化为虚无一片,什么都抓不住。男子长袖一挥,踩着云层翩翩离去。木心然慌忙抬眸。

满天星斗只剩一颗芒,目光如炬也是跟不上他。男子像屏幕突然暗掉,消逝在天际。

这当然是一种接近于零的小概率事件,但就在木心然的眼皮底下发生了。

天使虽然走了,但那份气息还在。萦绕不散……等他长大,他长成那样还不够大吗?

但是他真的很好看很好看,这么奇妙的五官是怎么拼凑在一起的。

从此木心然对男子的审美观开始停滞。对生命的价值观开始改变。

你也会是天使。这句话不会让她的一生困惑不明。她要怎样才能也成为天使。

也只有自闭的木心然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过着童年。像她这样年纪的小孩子,吃过晚饭大都会痴迷于电视机里的各种圣斗士变形金刚非凡的公主希瑞哆啦A梦之类吧。

白天孩子们团在一起疯玩。那时候女孩子就喜欢玩过家家,扮公主或是学着大人唱唱戏。你跟他们说天上掉下个美男子多半是没有兴趣听的。心理上也不会接受。

只会笑木心然的想像力丰富罢了。

还不如把隔壁的小王叫来做戏里的相公和童话里的王子来得好玩。

木心然童年也确实没有什么特别印像深刻的玩伴。她的家随着木风云的工作调动频繁的搬迁。小孩子喜欢打打闹闹沉默寡言的木心然自是要受冷落的。

只有一个富家小姐楚媚对她不离不弃。

两家住得近。楚家经商,木家为官。家境相当。那时楚家也不知道木心然有这个病,只觉得她不爱说话也不爱哭闹,文文静静,跟楚媚的性格刚好互补。而不是大都数自闭症孩子会发脾气会攻击别人甚至于自伤。木心然都没有这些表现,但确实是自闭症。木家呢,当然是求之不得,木心然没有玩伴,楚媚性格活泼,说不定对木心然的病情有帮助。

楚媚有姐姐,所以和木心然真正的相聚时间并不多。多半是姐妹俩拌嘴之后楚媚找她倾诉。木心然本也没有什么是非观念,不会像别的小孩子那样对楚家两姐妹评头论足,讨论谁好谁坏,她多半只是静静的听楚媚如何说她姐姐严肃无趣。

偏偏楚红生得容貌姣好,又比楚媚豁达些,所以在父母面前楚媚自然讨不到多少安慰。既便楚媚有姐姐,两个孩子一周也总能见到好几次的。后来木楚两家都给孩子们报了钢琴班,木心然和楚媚才真正的开始形影不离。

再后来木心然和楚媚一起上了小学,上了初中直到高中楚媚的成绩明显落后于木心然,大学便注定要分开了。

只一瞬便好几个年头过去。

长大了的木心然突然向往稚龄。如此便没有了女大当嫁的烦恼。

耳边想起沈月如的话。

心然啊,这次回来妈妈要好好的陪陪你。妈妈以前太自私,让你受委屈了。

在C国有心仪的男孩子吗?

没有。妈妈。

也好,现在回来了,妈妈可以为你把关,当然主要还是要你自己喜欢。

妈,这事不急。

木心然知道她一回国,木家上下肯定要忙着给她张罗男孩子了。

你也不小了,心然。这件事你要听我们的。

沈月如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美丽,气质脱俗,岁月在她脸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

她一直是遵从本心的活着。时光自然消磨不了她。

倒是木风云,这几年苍老了不少。

前段时间木风云突然心肌梗塞所幸抢救及时未造成严重后果。

恢复后木风云更是思女心切,估摸着木心然在C国的求学生涯也该告一段落了。便打电话给木心然。那时木心然正在进行最后一步的资格考试。手机是静音的。

木风云知道女儿肯定是在忙,便打给了木语欣。

木语欣听他询问木心然的语气中有些疲惫伤感,便警觉的问木风云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木风云沉默良久只说年纪大了,希望孩子能在身边而已。他唯一担心的是木心然结业后会不会申请在C国行医。这样势必会耽误她的终身大事。

傍晚,木风云接到木心然的回电。

爸,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有些想你。

你跟妈都还好吧?

都好。

然后木风云问她什么时候回国。

木心然想了想说快了,还有一些事处理完就回去。

木风云说那就好,好好照顾自己。

木心然便也说了句你们也是。

等你回来。

嗯。

那天木语欣做了一些木心然爱吃的点心和菜给她送去医院,然后拉着木心然的手问她近况。

以后, 有什么打算?

木心然对木语欣说等自己拿到C国政府的执照便可以在C国行医。其后想继续进行住院医师培训。院方很看重她学成后的去向。理想中是希望她在C国做普外科住院总医师。

但是爸爸希望我回去,而且我必需兑现对校方的承诺,我得回国为华城的医疗单位服务两年。到时候看吧,也许不再回来。木心然还说。

阿姨,这几年谢谢你的照顾。保重。我会发邮件给你,也会给你打电话。

孩子,木语欣握住她的手。知道她在逃避什么,你这么优秀又这么漂亮为什么就不好好谈场恋爱呢。你的专业成绩有目共赌。但是却把自己耽误了。让院里这么多优秀的男医师对你看之而不得是多么残忍的事情。有几次给你送东西,我可是听说你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噢。

姑姑……木心然环顾了一下四周,一副小心被人听到的表情。见她这模样,木语欣竟也忍不住笑了,这木心然明显是情窦未开。

心然,姑姑希望你回国后找个男朋友,找到后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一定会去见他。我也好多年没回我的故乡了,你得给我个惊喜。

好的,好。木心然脸红得像个大虾米。已经有好几个男同事朝她姑姑投来感激的目光了。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见到他了,心然。木语欣调皮的朝他们挤了挤眼睛。

那几个男同事脸上明显有着阿姨你是救世主的表情。其中一个高大白净的男孩子更是热烈的看着他们,眼里有隐约的黯淡失落。

木语欣言归正传。

心然,说实话,C国的男孩子其实未必适合你,毕竟我们这比B国要开放些,当然如果你有喜欢的姑姑一定会支持。如果没有姑姑希望你能找个东方男子,毕竟你的根在那。

这里的事务如果结束就回去吧不管是你爸爸还是你妈妈都非常的想你,你已经学有所成了,姑姑虽然也舍不得你,但我想他们更需要你。你在他们身边他们就会快乐。所有的父母都希望孩子在自己身边。

嗯。我会的。

是的她完成了学业。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不是吗。如果不是木风云打电话过来,她宁愿躲在C国继续充实专业知识佯装什么都不知道而不是回去。

至少还能自由几年,她有她自己的追求,回去后自是一切都身不由己了,她现在的年纪于情于理都该谈恋爱了。

那天去机场,那个叫冯志卿的留学生执意要过来送她。木心然想起来是和自己一起赴C国培训的住院医师。只不过比自己早一年来到C国。其实木心然曾经和他接触过很多次。他们一起参加过科内查房,交班工作,后来有了临床实践机会,两人还负责过同一患者的体位摆放。当时两人的手还在患者的腰下有过轻微接触但很快又迅速的分开。

有一次,两人同台观看过一台非常精彩的手术。术前,他还为她整了整头上的帽子,因为木心然的头发那天刚洗过,有几缕发丝顽皮的滑出了无菌帽。

他当时就站在木心然身后的位置。然后轻轻的抬起手把那些发丝塞了进去。木心然这才转头发现了他。高大白净是对他的最初印象。

他有些不好意思,只轻身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有点强迫症,在执行无菌操作时不允许一点点不规范。

木心然歉意的朝他笑了笑,并很有礼貌的说了句,对不起,下次我一定注意,谢谢。

两人是同科。能相遇并不稀奇。只是他为什么要来送她呢?印像中这位学哥好像也一直是不善言辞的呢。对冯志卿的印像也就这些。事实上,这在学员之间都是非常普通的互动事件。

临别,送到安检口,冯志卿恋恋不舍的拉了一下木心然的手,随后快速的亲吻了一下木心然的额头。木心然突然觉得有些孤立无援。

再见。心然。你在我身边或离我而去都影响了我的生活。当然我不能把责任推卸给你,这是我的问题。你走,我怎会甘心,我会来追随你。

你怎么了,我还会回来的。冯志卿,你专业成绩不错,好好加油。

可是,冯志卿欲言又止。

可是,你也只能送我到这里了。木心然朝他挥手,谢谢你送我。有空,我会发邮件给你的。

你记住。冯志卿也用力的朝她挥手。我一直要读完博才回去,你记住,回来找我。还有……

冯志卿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两倍。

什么,身边太多行色匆匆的人流,太多的声音负担,再加上已没有多少时间可以逗留,木心然保持耐心想听清他在说什么。

我是东方人,我是东方人。冯志卿卖力的朝她喊。记得写邮件给我,我们一起做病理研究。

听到了,好的。你快点回去吧,再见。

床头手机声响起拉回了木心然的思绪。铃声还是在C国求学时期的特定铃声。Darin Zanyar的preeless。

是楚媚。尽管之前远隔重洋,两个女孩通话的次数不比亲人少。楚媚是陪伴她一起成长的人。这一点她不会忘记。

“身体有没有好点呀?”上次楚媚执意带着木心然去吃海鲜大餐,结果害她肚痛进了医院。

“唉,想不到我们木大小姐在异国他乡生活了几年,回来居然会饮食不适,水土不服,我以后可是要格外小心侍候了。”

“没事了。”

“这个周未还约吗?”

“再说吧,你男朋友不会吃醋啊,天天陪我。”

“关他什么事,他要是敢吃醋,我就不要他了。你说我们俩分开了这么久总得培养下感情吧。”

语气却是说不出的甜腻:“突然发现爱上你也是不错的。你不黏人啦。”

“宁破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你们都谈婚论嫁了,我怎么好意思。你这是要折煞我。”

“木大小姐话多起来了,恭喜恭喜。言归正传,你不在的时候我跟我姐倒比小时候相处的好多了,只是那老女人现在还是守身如玉,害我都不好意思先嫁了。”

木心然轻笑:“不是才比你大两岁。”真是个损妹,哪有亲妹妹叫姐姐老女人的。

“大两天也是大,何况是两年。唉,现在她才是我最大的心病。她要是今年再不谈男朋友,我就……对了。”楚媚拍了拍脑门,想起了什么。

“这老女人好像前几天突然开窍了。给我发了张男人的照片。差点忘了,那男的吧帅的不要不要的,一看就是个倒追户……你说她长得也算漂亮追他的男人一大把为什么偏要找宇宙边缘绝际了的。反正长得太好看了。我呢打小就比我 姐活得现实……喂……木心然,你在听吗?”

“你是不是又免提了。趴床上睡了?”

“听着呢。”木心然懒懒的抬起头,把手机放到耳边更近了些。每次只要谈到帅哥,楚媚就会滔滔不绝。仿佛能看到她朝气蓬勃的表情。

而每次楚媚眼里的“帅哥”跟她总是搭不上边的。

“你等一下,我给你发过来看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