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自闭孽縁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651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般珠宝展主办方会邀请貌美的首饰模特助兴。

对模特的要求无非是形象端庄秀丽,皮肤白皙,上镜感强,有表演欲等。

作为一市之长,一周前木风云就接到华城珠宝展的邀请函。而且主办方希望市长的女儿能作为特邀模特出席珠宝展。

主办方接受媒体的推荐,听说木心然才貌双全是华城的活招牌。

木风云回绝了主办方的好意。

木心然在C国的住院医师培训刚结束。近几年,对华城几乎是陌生的。而且木心然不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她有自闭症,从小就远离社交场合。也不会社交。与陌生人交流时眼睛不会看对方。不知道的会以为她很自大。而且糟糕到就算别人对她不满她也没有那种语言天赋来表现情绪或是感受。

这样的木心然让木风云心痛。但女儿确实很漂亮很优秀,这点更让他心痛。作为一个父亲,漂亮和聪明都是父亲可以引以为傲的。可他木风云却要藏着掖着。

那年,木心然读完四年的医科大学本科以天洲前三的成绩被校方保送到C国读研深造。唯一的要求是顺利毕业后回天洲医学单位服务两年。之后才可以继续出国攻博当然也可以留下在天洲任职。

这个不需要申请就有资格就读国外高等医学院的消息让木风云百感交集。他要告诉所有认识他的人,他木风云的女儿是有多么优秀。

几日后木风云大摆宴席邀请所有认识的朋友在华城最大的花园酒店为女儿饯行。

其中不乏有媒体的朋友。于是第二天杂志上就出现了对市长女儿木心然的大幅度报道。

也许是那一刻,从小不关心人间烟火的木心然引起了华城煤体的追踪和关注。

这次回国木心然又被报导了,而且还出了杂志《华城十大青年》。木风云不再乎外界怎么看,但他不喜欢别人对她女儿评头论足,尤其是媒体。所幸,这次的杂志做的不但高大上而且内容还中规中距,报导内容都是围绕木心然在医术上面的一些课题研究和临床经验。连镜头都很好的捕捉到了木心然的气质。于公于私,对木心然都是有利的。

虽然木风云是市长。但外界很少知道他还有个如花似玉,聪明稳重的女儿。倒是这次华媒给他做了一次广告。

在海外漂泊了三年的木心然在通过专科考试,拿到专业证书后回了华城,回国的木心然苍白清瘦。个子倒是长高了不少。

C国的住院医师培训过程是相当辛苦的。压力也很大,除了要接受和掌握知识和技能以外,还要经受住身体和心理的考验。

好在C国的培训教师都是全世界医术一流的而且素质很高不会摆架子,他们都很愿意也热心参与到住院医师的培训中去而且把自己的毕生所学豪无保留地传授给他们。木风云不知道木心然这三年在C国是怎么过来的。

由于学员一旦毕业后就不再有这样的学习培训机会,所以在培训期间只有学习更多的知识和技能,日后才有扎实的临床能力去独立行医。

所以,这三年,木心然除了寒署回来探亲,其他时间都在培训医院。

偶尔她会打越洋电话向家里报平安告诉他们通过了什么考试。但基本上没说她遇上了什么困难或是需要什么帮助。

木心然从小就是个不喜欢表达的孩子。所以木风云夫妇总是走不进她的内心世界。

三年中木心然写来的信和寄过来的照片已是对他们夫妻最大的恩惠。没办法木风云只能通过他的姐姐木语欣去关心女儿在那边的日常。

木语欣长期定居C国。在C国开着一家规模较大的具有东方特色的餐馆。木风云希望她能偶尔去学校看看木心然,不定期的汇报女儿在C国的生活情况。

起初木语欣对木风去提出这样的要求有些不解。自己的女儿难道还不如一个外人来得亲近。后来才得知木心然从小就有自闭症,对亲人的疏远就显得正常了。

分离对这种从小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产生不了多少情绪和恐慌。所以木风云也是没有办法才来求她。

儿时虽然吃同一锅饭长大但毕竟姐弟俩性格迥异人生观也有很大的不同。父母过世后,木语欣很少与这个弟弟再有瓜葛,如果不是木风云主动打电话与她联系。

她似乎已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亲人。无意中木心然成了他们姐弟俩输送亲情的纽带。

木风云隔三差五的就会打电话给木语欣询问木心然的近况,木语欣也是如实汇报。

在木语欣看来,木心然虽然少言寡语了些但成绩优异,生活习惯也良好。

院方特意给她一个人安排了寝室。这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校方的惜才,一方面是木语欣的暗中打点。

木心然是自己的侄女。照顾她无可厚非。这三年,木心然对她的精神依赖甚至超越了木风云和妈妈沈月如。木语欣在这件事上倒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成就感。姐弟俩表面上不再意对方,亲情也维系的可有可无,但暗中还是较着劲的。

木语欣能扎根在国外并且在餐饮界占有一席之地。这在木风云眼里已经很了不起了。唯一的遗憾是她一生醉心于事业,至今单身。

当初父母死后木语欣除了伤痛没有带走老人的任何遗产。自然而然比木风云的起步要艰难的多。

木语欣也知道自己的弟弟在天洲华城已是一市之长但是在对待亲情方面却总是束手无策,对感情如此,想不到自己的女儿亦是如此。

好在木风云这个女儿优秀的让木语欣都开始妒忌。

大约是在木心然去C国的半个月后木心然的校方正式安排她接受住院医师培训,木风云提出木语欣可不可以把木心然接到她家里居住。一则有亲姐姐照顾木心然的饮食起居他大可放心。二者成年后的木心然自闭的病情有所改善他不希望因为几年的求学生涯把好不容易融化的一座冰山再打回北极。

木心然身边需要有人呵护有人关心,独立只会毁了她。

最后木风云对木语欣说经济上我不会亏待你,不要拒绝。我知道你不再乎。但是她是我的女儿。我不想欠你的人情。付钱是最好的方式。

我生命中最亲的三个女人现在看来也只有你能给我一点尊严。更何况心然能接受你本也是无价的。除了你,我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托付的人。

木语欣无可推诿。弟弟已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自己不答应那就是对他这份父爱的亵渎了。

几个月的接触木心然已经认可了她这个姑姑。但是她不确定木心然是否会接受和她的关系再进一步。

果然木语欣在提出让木心然离开医院宿舍与自己同住时木心然说目前这样很好。在实习医师期间每隔一到两天都要值班来去不方便,还不如呆在医院的宿舍。她不想过多的麻烦木语欣,但是木心然答应木语欣如果周末不值班她会过来和她同住。

如果木心然来找她木语欣会把餐馆交给工作人员,然后好好陪木心然逛街聊天两人便敞开心扉谈一些C国的风俗文化人文趣事。

除此,木语欣还亲手教木心然做各种美食。

有个阿姨真好。有时候木心然挽着木语欣的手。走在人群熙攘异国风情的天空下,木心然经常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爸爸妈妈不好吗?这个孩子在人类的感情持有上有天生的缺陷。自闭是对世界不再言说的失望与平静。是一种DNA里就植入的病,也许一生都无法消除干净。

妈妈是个画家,是个艺术家。她很好。木心然自嘲般的对着木语欣笑笑。

木语欣下意识的搂了搂木心然,这个孩子,爱里给人以自由。多好的孩子。

但是她的妈妈为什么不能因为爱她而做出一些放弃和牺牲呢。

艺术家性格有点边缘是正常的。只是沈月如的可怕表现在不喜欢别人打扰她。

沈月如喜欢安静的呆在一边搞她的创作,对艺术的痴迷有时会到旁若无人和废寝忘食的地步,显然这样的妻子不是木风云理想中的妻子。

当初木风云执意要跟沈月如结婚是因为她的才华她的美貌。沈月如除了不适合做一个妻子,是个非常出色的女人。曾经木风云很固执的认为木心然的自闭症是受了沈月如性格的影响。当然也有他的原因。

怀上木心然的时候沈月如还再坚持创作,认真起来甚至不眠不休,不管木风云怎么劝她好好休息她都一意孤行。

木风云一度觉得自己娶了一个疯子,可以为艺术献身的一个疯子。她不再乎孩子就是不再乎他和她的感情。

沈月如的脆弱肉身经常和她自认为高贵的灵魂对峙。

在沈月如怀孕初期木风云怕影响胎儿发育一再忍让,直到有一天沈月如晕倒在画室,身体被五颜六色的颜料浸染他才知道作为一个父亲他是多么的失职。

沈月如不懂事,难道他对这个孩子也不管不顾了吗?于是便强行请了佣人和保姆看守她,名为看守实为软禁。

沈月如肚子日沉行动已有不便。再加上那么多人对她的约束,她对木风云失望透顶。她觉得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在下人面前他根本不给她尊严。生下孩子她一定要和木风云离婚。而后木风云的一次出轨更让沈月如心如死灰。

事情其实并没有沈月如认为的那样是木风云薄情,木风云的出轨大部份原因是沈月如怀孕闹情绪加上两人无交流误会之下的一个结果。并非相看生厌和第三者的原因,说到底都是年轻气盛。

在沈月如被限制自由被人看管被小心翼翼侍候的日子里木风云多少有些愧疚,既然已是夫妻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想他总有机会可以补偿她。他这么做都是为了沈月如的身体不过度劳累为了尚未出世的孩子不受折腾。

在问过医生后知道她身体可以承受的情况下木风云提出和她亲热。毕竟沈月如怀孕后他们已冷战多日,一方面木风云想通过这种方式舒缓沈月如的心情,妻子心情好孩子就会发育的更健康。一方面他确实爱她。爱就是包容不是吗,更何况她有了他的孩子。

可是沈月如在木风云提出要求后却发了通无名火,甚至骂他恶心自私。他无言以对。

吵,他不想吵。

那天木风云把自己灌得滥醉,独自一人去了酒吧喝酒。对身边以各种目的靠近他的女人来者不拒。

她沈月如不是说他恶心吗,他真的想恶心一个给她看看。

他对她还做得不够好吗?像个公主一样的把她供着。虽然沈月如不喜欢花他的钱,她的才华完全可以自食其力,但至少生活上他对她一直体贴入微细心照料。

而她宁可多画一幅画也不愿多陪他说一句话。这些他可以忍。可是他想尽一下丈夫的义务她居然对他说恶心。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可理喻的女人。

头脑发热中他竟跟着一个过来搭讪的女人开了房。在女人身上豪无感情的发泄完后,他后悔莫及。且不说他完全不了解这个女人,他日若是这个女人计较起来她怎么面对沈月如。

于是木风云选择了一个最愚蠢的方式给了那女人一笔钱,并且警告她不许纠缠。否则他也不会让她好过。

女人温顺的点过头后居然再次提出要和他云雨一番。他怕节外生枝居然答应了她的要求。

那时候木风云还是一个镇长,但仕途已是一片光明。他真的不希望他的人生出一点意外。

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女人i不知从哪搞到了他的联系方式而且还以各种理由向他要钱,起初他以为是她命运多桀。两万五万十万的给他的错误买单,后来终于知道那是对他索求无度。

她对他说其实你不给钱也没有关系,我只要你一个星期过来陪我一次。

她还说镇长我其实和你是一个村的,从小就仰慕你,可惜我家里穷,书又读不好,配不上你没有福气嫁给你,但是上天真是公平,在我沦为吧女后居然还能遇到你,要是你不嫌弃,我可以不要名份。她说的很温柔甚至到了善解人意的地步。

但是木风云却听得毛骨悚然,头皮快要炸开,他终于知道一个男人最恐惧的事是什么了。

终于木风云停止了对她的补偿。他在赌她也许不会伤害他。她不知道他的别墅地址。她还不构成对他的威胁。

显然木风云是小看了她。在他不接电话不汇钱不回短信数周后,沈月如的手机收到了他的出轨视频。

沈月如整整三天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她还恶狠狠对木风云说,你这么恶心我就是要饿死我们的孩子。

一直照顾沈月如起居的张姐急得团团转,不停的劝她安慰她,可沈月如倔强的像头牛。

张姐只能一脸痛心的看着木风云。我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选在这个时候,搞不好一尸两命。让你后悔一辈子。

木风云没有时间去报复那个女人,让沈月如吃饭是迫在眉睫的事。

怎么样她才肯吃饭木风云痛苦的看着张姐。

张姐快想想办法她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疯了。沈月如抑郁的心情加上糟糕的饮食这肚中的孩子这么下去怎么得了。

张姐看着失了已往风度翩翩满眼血丝的木风云悲从心来。男人的背叛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侮辱。

你说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夫人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这种事又不是三天两天就能忘记的,说不定从此就成她的心结了,也许只有你不承认这件事并让她相信,或许才有出路,解铃还需系铃人呐。

木风云被张姐一点拨倒是开了窍。他吩咐张姐一边劝住沈月如一边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我知道,女人这个时候都是最脆弱的。张姐有些同情的看着木风云。她三天不吃饭他出事后又何曾动过筷子。

我有办法了,不过需要你们的配合,下边的人你去安排。

好的少爷。

木风云连夜联系了一家数码快印店希望对方能模仿某知名婚姻杂志印刷10多本册子,其中一页内容有澄清他出轨行为即可,纸张要高档考究,可信度高。排版位置不要太显眼。省得沈月如受刺激。

好的,木哥。

这个印刷店老板是木风云儿时的领居。在木风云平步青云的几年里,他也沾了不少的光。

要不是镇长帮忙这个数码印刷店他也开不成。地段好,生意好,租金还便宜,他全家的经济来源全靠这个店。

木风云有什么要求他当然唯命是从,平时想巴结巴结木风云还苦于找不到机会。

必需要快。此事不能张扬。

好的,木哥。我办事你放心。

几日后木家上下都知道木风云是被一个女人陷害,视频是用技术手段P过的,目的是敲诈木风云。因为那女人家境不好,她老头子又嗜赌才出此下策。

沈月如足不出户再加上杂志上像模像样的报导她竟也信了。她还担心这样的负面新闻会不会影响木风云以后在官路上的发展。

木风云却不计较,只叫她安心养胎。

只要你信我,不影响我们夫妻感情别的都不重要。

那个女人的父亲因为还不起赌债被当时华城的黑势力追杀,后来据说父女俩均死于非命。尸首都找不到,成为当时轰动华城的悬案。

当然除了木风云谁都不知道那女人曾经和他有过一段孽縁。真相永远埋进了土里。

木风云在得知那女人死后脸上闪过一丝高深的笑意。

这场出轨风波就此平息从此天下太平。

一个月后,沈月如顺利产下一个女婴,生命体征正常,四肢健全,五官清秀,皮肤白嫩。

木风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知道木心然有自闭症是三年以后的事。那一年,木心然三岁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