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庆阳两宝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02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时间还早,才早晨七点半。

子炼停好车,迈开长腿穿过空旷放满绿色植物的大厅进入电梯。

电梯上去后,庆阳总部办公区域的第一道玻璃门通过手机远程控制已经打开。头顶上的动静感应灯也已全部亮起,在他走完员工通道后又悉数变暗。

由于手里提着包和早餐,子炼站在“董事长室”外,把头稍微抬起。“刷脸进门”后语音自动播报“您好,董事长,请进。”

室内窗明几净,物品摆放整洁有序,这是他办公室的常态。尽管他来庆阳公司的次数很少每月只有小半的时间来这里,但总经理华杰对他办公室的保洁工作还是相当重视的。不管他来不来办公室。董事长办公室的清洁工作必需早上一次,晚上一次。

不知何时自己那张办公桌子上已放着一个圆形玻璃容器,里面种着几株水培君子兰,想必是方贻送衣服过来时刚放上去的。

子炼脱掉外套,放下公文包,从柜子里拿出杯子给自己冲了杯咖啡,并不急于看女秘书一大早送过来的衣服,而是捧着热气腾腾的杯子坐到了办公椅上细细品味。

电动窗帘缓缓打开,他调下了角度,百叶窗开得角度太大了。因为有外面光源进来,头上的灯自动暗了些。

自己很少有饿的感觉,看到这么早星巴克门外已经人头攒动,于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停车跑去买了点芝士蛋糕。但是居然忘记买咖啡了。

这会儿,子炼边喝咖啡边想起一些往事。

有段时间,子炼让华杰在网上不间断的给他买摩卡的咖啡粉。自己似乎对咖啡已经有了心瘾。但一个大男人除了这个爱好,几乎没有别的社交,显然太乏味。太无趣。

有次华杰对他说:“你得试着改变一下自己,我快看不下去了。”

子炼两手一摊:“这边还好有你,那边我忙得跟……”

“跟小狗一样。”华杰朝他吐吐舌头。“看来,只有上帝能拯救你了。”

子炼问华杰那你觉得我要怎样做才能让你看得下去。华杰语重心长的说:“首先你要学会抽烟喝酒,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咱庆阳的董事长,出去应酬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男人不会抽烟,不会喝酒那还叫男人?然后就是要多出去跟外面的世界多多的交流。多多的互动。”

子炼用一种不耻下问的表情看着华杰然后问他:“那你跟我说说,平时都该去哪儿互动?”

“你得经常跟着我去唱K,然后泡吧。你看看你,喝咖啡就该去星巴克,那儿女白领多。”

“你上次不是说酒吧那儿女白领多。结果?”

“唉,我不得不承认女人是这世上最神出鬼没的生物,真得没办法揣测她们什么时候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子炼白了华杰一眼:“算了,我还是健健身,回家看看电视就行。你说的那些地方我都没兴趣。而且对我的工作似乎也没什么帮助。”

上次跟着他去了一次酒吧,子炼当时一出现在酒吧现场就失控。华杰当时跟他说全华城的富家子弟都在那种地方,所以才打算去见识见识。毕竟做生意嘛,交的朋友要多,认识的人也要多,后来便很少去那种地方了,他不喜欢那种吵吵闹闹的环境,也不喜欢那里的男人女人。

男的个个像纵欲过度,女的个个呼之欲出。按照他脑子里的设定,那里就是一个动物园。

华杰受不了他太过一本正经和太过纯洁的生活方式,他觉得董事长不会像他外表表现出来那么自律,他只是在设法隐藏。不,是他心底的那个邪恶的小宇宙还没有爆发出来而已。

这种男人一旦小宇宙爆发,后果是很不堪的。

或者他的这些行为仅仅只是因为:“上无威,下生乱。”

“好好,上次那个业务你说吧是不是我去泡吧然后认识了一个女的然后最后这个项目快卡在那里的时候是不是她啪的出来给我搞定的。你说呢。鬼知道那个女白领怎会出现在那里,所以说看人不能光看表像。好好,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上次真的是个意外。”

他说的是庆阳的第一笔业务。确实是那个泡吧女搞定的。

而去酒吧那次,那个也不知道是谁家公子的女人过来跟子炼搭讪,搞得两人差点出不来。

那不久,子炼学会了抽烟。抽烟的姿势曾一度被庆阳的男员工和国土资源部的同仁效仿。

因为据说很多人看到他抽烟都是一种视觉享受,而很多时候子炼根本体会不到抽烟有什么乐趣,只用它来排遣寂寞和打发无聊的时间。

每隔几天,他会用轻微的法术清洁口腔。华杰有次坏坏的警告过他。抽烟太多牙会熏黄。这样和女人亲嘴可就不好玩了。

想起华杰说的这些话,子炼微微一笑,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花园酒店强吻她的女孩。他下意识的抿了抿嘴。唇边一丝摩卡的余味。垂眸一看,一杯咖啡已喝完。

子炼换好方贻给他选的西服然后上车。

白色, 他很少穿这种颜色,这种纯洁的颜色和桌子上的君子兰无一不透露出方贻对他的那点小心思。

讲稿,连讲稿都给他准备好了。

方贻,确实是一个优秀的女人,也确实是个很有能力的助理。但对她,子炼也仅仅觉得她只是他的助理而已。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对她就是这种感觉。

庆阳那时候招聘的是董事长兼董事会秘书而且性别不限。

他的秘书,其意义举足轻重。这个职务不但要兼顾领导层的行政安排,还要负责办公室的一切事物。

但谁都知道这个董秘不是一般人能够胜任的,不是说庆阳的实力有多雄厚,事实上它刚上市不久,而是管理的覆盖面比较大,分管着机要室,企业传迅部和总部庶务部,还要随时为董事长服务。不过年薪不错。税前50万人民币。

最后一点形像气质要佳,最好是极佳,这是经理华杰的意思。华杰在庆阳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经理,是兼着这家公司的投资部总监。而人事录用这种事,子炼当然是全全交给他负责。

华杰,与其说是在为子炼和庆阳寻找一个董秘,还不如说是在为自己寻找一个对手。因为董事长是天洲的部长,平时很少和他有对手戏,所以在庆阳的日子华杰其实是很无聊的。最终,方贻脱颖而出。华杰第一眼看见她,就觉得这个职务非这个女人莫属,第一,她的履历和经历不在自己之下,一定能胜任庆阳秘书这个职务。 第二,说不定她还能搞定他们无趣的董事长。

华杰在成为庆阳的一员之前,曾经在一家小有名气的投行做过,并成功为一家企业借壳上市,而且借的壳还是产权很有争议的,之前也算功成名就。只不过资本市场一直是挑剔者和心机者的天下,在这样的群体中博奕,只要有一些不严谨一丁点不按章程办事就会被人钻空子。

之前华杰的职业生涯一直是穿着西装坐着飞机头等舱和国内外一些VC,PE斗智斗勇。在和这批人尔你我诈了三年,他轰轰烈烈的选择退出。因为长期的超负荷繁忙生活让他身心疲惫,更何况金融工作者需要不断地更新知识,获得信息,永远使自己处于最专业专敏感的状态。

在去欧州镀金顺便度假回来后他选择的第一家公司居然是庆阳。只因为和子炼在一条路上相遇,然后他莫名其妙的看到人家豪车就想上去搞人家,然后莫名其妙的他就在马路上飙车。后来当然是子炼的车技把他的小心脏吓得支离破碎,当场晕过去。

醒来后当然是人家垫付了所有的医药费,只不过见不到人,大概是因为对方事务忙抽不开身而只是留下一张名片而已。上面写着一行字:“医生说你没什么大碍,我有事先走,这个可以联系到我。没事的话也请你联系我,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撞我的车。”

名片是全白卡片,不过制作精良,而且就印着几个黑字。第一行:庆阳公司,子炼。第二行:手机号。

庆阳公司是什么公司,然后这人怎么职务都不印,这样的也叫名片?

然后华杰就百度了,知道这是一家投资公司是一家拟上市企业,就觉得跟他还真不是一般的有缘份。而且这个人这个男人给他的第一印象是绝对的帅呆了酷毙了的那种。

这些年,他在金融圈摸爬滚打和各种券商,律师,会计师打过交道。他觉得他的公司需要像他这样的人才加入,他的加入对庆阳来说绝对是一股新鲜的血液,这个自信他还是有的。总之华杰的意思庆阳需要他的拯救。

不知道他需不需要合伙人。这个想法让他越想越激动,在矜持了一天后,华杰终于给子炼打电话,他说自己身体没什么事了但想去庆阳拜访他。

对方显然拒绝了他,这个一开始就想撞他车的不良青年,撇开还不熟不说,谁知道他来庆阳干什么。

所以回答是,谢谢,不必了,我和车都很好。

然后华杰就说其实我对豪车有一种天生向往,我对帅哥也有一种天生的向往,更糟糕的是我对投资公司还有一种变态的关注,可惜你三样都占了,那天,我只是想和你飙飙车,没什么恶意,这样吧,你告诉我你的邮箱。噢,或者你秘书的邮箱,我把我的简历发过去给你看看。或许这对庆阳来说不是件坏事。

回答是:很抱歉,我本人没有邮箱,我也没有秘书。我的公司刚开不久。

华杰保持耐心跟子炼再度沟通:那请问你有没有QQ。MSN。或者微信,也可以。

回答是:都没有。

华杰强压住想揍他脸的冲动,边想像着那张被他拳头攻击扭曲变形的俊脸,边狡黠地说:“我们见个面,一起吃个饭怎样?你不会怕我吧?”

“时间,地点。”

很好,对方终于有了反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