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精魂一梦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98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无常一双瞳孔渐渐放大,虽然眼前这个人装束已不是紫衣长发,而是西装革履和一头干净轻爽的短发,但那英气逼人的眉眼,挺拔魅惑的身姿早就慑住了他。

此人不是寒王是谁?激动狂喜之余本想给他来个大大的拥抱,但深思下还是觉得先用隐身术较为妥当。

看来寒王在人界,法术没有尽失,至少还能看到他的存在。

子炼只觉得一个心神不稳,然后那个高瘦男人就不见了。

无常不知道寒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要不是这几个月没有他的一点迅息,又担心他不人不鬼的在人世是何处境,白无常何苦会来这里解闷。

他记得他在幽冥殿用了“冥”术,想利用寒王“生”前的头发来寻找他在人界的踪迹。然后觉得自己被缓缓的带入了忘川河,然后才“穿”到了这里。不,准确的说是“这里”的附近。他是嗅到人的气息才来到地下宫。然后看到有人在赌,便手痒了。

白无常留了个子炼的元身在赌场,人早已抱起他飞离地下宫。

在呼呼的冷风中,子炼恢复了意识,他用不明所以又有些抗拒的眼神看着白无常。

两个大男人,又是公主抱,就是双手环住脖子的那种,这让阳刚又内心澄澈的子炼怎么淡定。

“不要动,相信我,我对你没有恶意。”

白无常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人,一张脸神情严肃,然后扭过头来轻轻敛起了泪眼婆娑的神色。

此刻,寒王身上质感极好的衬衫领子时不时的蹭着他的脖子。

他衣服上传递而来的若有若无的名贵香水让白无常快要窒息。想到寒王那夜毒发身亡之前虚弱无助时自己对他所做的事,只觉得浑身灼热不堪连带着法力也减弱了。而此刻子炼淡漠疏离的眼神看得他满身伤口。

都说在人世,时间能忘记一切。而这才几天,他们竟是隔阂至此了。

飞至一座小岛上,白无常轻轻的降落,站稳,然后把子炼放下。 四下无人,只有月色晕染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

晚风徐徐莫名的有些凉意。

无常身上的现代装渐渐隐去,慢慢的变成浅蓝灰梅花纹刺绣大袍。尽管常年生活在硫火焚天,众生惨寰的九幽十六宫,但他穿衣服永远是地府的楚翘。身上这件外套是当日他救子炼时所穿。虽然不指望他会想起什么,但情之所引,不知不觉已化身出来。

如今,白无常站在子炼面前竟也豪不逊色。只是脸色白到超乎人所能描述。

无常弯腰下跪,两手抱拳声音有些沙哑:“属下参见寒王。”

子炼神情略显尴尬,看得出来这个人对自己的感情绝非一般,好不容易沉静下来的那份淡然被他打破,只听见自己在说:“为什么叫我寒王,你又是谁?”

冷漠又霸气。

白无常仰头看向子炼时已是泪光潋滟。红红的眼目里思念倾天泻地。

“寒王,我是无常。”

“名字如雷灌耳。不过,我不认识你。”这样说是不是他会高兴点,子炼偷偷看他一眼。这人为了他,情绪失控,想必他与他之间有较不寻常的渊源。

“无常是冥界捕快,是你的……朋友,寒王你也是冥界的人,因为中了魔王乌撒的魔毒——三色精气而毒入骨髓,现正在轮回转世中。属下有愧,不知道冥王只给你服了一半的还魂丹和龙蜒草,才导致你现在这般处境。本来公主是给你安排在东宫男子监狱的。事后我还跟她争执过,觉得她那样做不合情理,但是仔细想想她囚禁你无非是想保护你,后来她去探监发现找不到你,才知道事有蹊跷。在公主的协助下我去搜查了冥王的寝殿才听道了事情的真相,冥王也承认了,他以为天神和你的关系并非一般,你有难天神不会置之不理,但这两样宝物冥府再也拿不出第二件……公主为了这事已经急得快疯了,说要断了和冥王的父女关系,还说要来找你,地府的人怎么可能长时间呆在人界,公主那脾气如若找不到你,非熬到挫骨扬灰那日不会回冥府。所以冥王不许,把她关了起来。公主无奈就让我来打探你的消息。当然……我也放心不下。”

自己竟然是冥府的寒王。对这样的身世子炼没有一点准备。

听着白无常口中这些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子炼身体踉跄后退了几步又站定:“我跟冥王是什么关系?和公主……又是什么?”

“寒王是你的封号。是冥王收留了你,本来你是天界的人。 后来…… ”无常欲言又止。那段,于他是不堪的吧。既然现在他已没有了记忆又是前尘往事就没必要再提起。

子炼沉声问道:“那我现在是什么?是人,是鬼,还是堕使?”

“这个。”无常抬眸看他,诧异他堕使两字几乎是脱口而出。也许潜意识里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原本那高贵的血统吧。

“确切的说,三个都不是。寒王现在是一种入定状态。”

白无常很难想像眼前这个楚楚动人的形像竟然只是一个精魂。如果自己也是个肉体凡胎怎么会相信他不是个人。连精魂都可以这么帅,他的元身,不知道会招惹多少女人。

无常压制住体内那股不合时宜的爱怜,继续对着子炼说道:“或许寒王现在身处你们天界的精灵界,精灵界精灵的意识和人没有多大差别,因此你现在的行为和人类有很多共通之处。”

接着无常又试探的问道:“寒王是不是能通过法术唤醒之前的肉身记忆?”

“嗯。”子炼轻点下了头。看来他所言不假。

“寒王的肉身现在还在冥界极乐岛的冰湖里,天神怕你的肉体受到旁人干扰已封印。”

“两年后一切回到当初你在冥界的样子,而且关于这里的记忆不会被消除,属下除了知道你在冥界那段发生了什么,你在天界的事我真的一无所知,所以也只能等你恢复记忆再……慢慢想起。”

“你中毒后。鬼谷先生建议先给你服下还魂丹和龙蜒草,暂时保你心脉,然后再去请示天神。你是天界的人我们也不敢冒然给你转世,但是没想到冥王只给你服下一半,我以为你真的死了,特意去查过生死簿,没有你的名字,而你现在的魂魄并没有真正的在阳间,而是神魂游离的状态。”

“精灵界所有景像都是由心所造,你在这个世界里不知不觉中看到你想看到的东西,就像人类做梦一样,你之前的法术是很厉害的。”

子炼无耐一笑,白无常知道的他都不知道。

“天界的人的灵魂是有死神和堕使负责。我如今是堕使是不是可自行处理。”

“寒王你这是?”

“我要去一趟天界。”

天界,之前他是可以上天入地,可现在,寒王只是一个精魂。

见白无常仍跪着,子炼伸出手对着白无常虚扶了一把:“你先起来,我现在也不是寒王。”

在白色的月光下,子炼背对着白无常的身体凄清孤冷,那抹欣长的身影下空寂一片的白色。没有影子。

“寒王,只要两年你就可以回去。这段时间你在这里或者随便什么地方都要万事小心,你的法术现在很弱,万不得已暂时不要用,用多了你的元气会受损。会延后你回到冥界的日子。”

白无常深吸一口气,这么多天他不敢睡,就是怕眼前这个人会突然的消失变成另一个人,怕那孱弱的灵魂被凶鬼恶煞附了身。那时即使倾国倾城的脸豪发无损,也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思想意识也成了别人。所谓的借尸还魂必需要灵肉合体而谁知道这小子什么时候会遭遇不测。

冥王的私心他能理解,还魂丹和龙蜒草是冥界的两样至宝,不是至亲至情,他冥王绝对不可能拿出来奉献给外人。万一意如公主或是冥王的任意一个妃子遭遇不测至少服了他们还可以有一线生机,给他服了一半已是看在天神的面子上了。

不要以为冥界的人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只有神界的人才能重生。而且机会也多半只有一次。

但是,寒王,他无常怎么舍得,从此消失不见。连投个胎做个人都要几经波折,就因为他是天界的人,也不知道他在天界曾经发生过什么。说是和天神断了关系,还是让他重生了。

那日天神赶来时子炼已是弥留之际,为什么天神不带他走,他是天神的儿子还是只是普通的子民?

算了,现在他找到寒王了,恶灵侵体的事情他也不用担心了。

他会给他施法。这是他苦苦找寻他的目的。

看他的神色,已是很久没有碰过尸体了吧,额上的印记几乎虚无。他这些天都吃什么?

子炼看到白无常英俊的脸上神色苍白,几乎可以说是面若死灰,站起来时还两腿打晃,不得已用手去扶住了他的后背。

“你很虚弱。”子炼摸了下他的额头:“很烫,你发烧了。”

无常1米85的身高体重只有120多斤确实弱不禁风到暴。

这里除了阴阳之气不平衡,磁场能也不对。要不是找这个男人,他在地府不但可以大口的吃肉还能天天享受鞭尸的乐趣。找不到人,既无心好好的吃也无法安然的睡,又不能两手空空的回去同公主复命,精神和肉体活活的折磨了这么久终究是体力不支了。

“我没事。”无常轻轻拿开子炼的手:“是你的手太冷。”

子炼只觉得后背一沉,之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翌日,天色渐明,子炼从自己的卧室里醒来,一切都没有改变。床头柜上那本看过的书还在第208页。水杯里的水还是那个刻度线。窗帘还是闭合着。裕袍还是那件裕袍。连最后放在床边的拖鞋都呈八字形放着。

看来是做梦了。子炼甩开被子,拍拍有些昏沉的脑袋在室内找了一圈然后大声喊了声章妈,我的公文包呢?

楼下出奇的静,连着喊了几声都没人应。虽然时间是早了点,往常就算章妈没有反应,守在门边的警卫也会第一时间跑到楼上待命。

子炼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向府邸的大门。果然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打开卧室门,走廊边上也是空无一人,子炼蹬蹬蹬的下楼,果然章妈也不在。

这么看来昨晚的事情是真的,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那个高瘦诡异的男人后来又去了哪里。

手机铃声在空旷的府内显得格外的刺耳谁这么早打电话过来?

“老板,起床了没有。”电话那头的声音明艳动人,是方贻。

“起了,什么事?”

“怎么,一大早声音听起来就这么冷冰冰的,没什么事, 在干嘛?”

“在……说话。”

“ 噢。”这个噢字的发音明显比刚才甜蜜得多。难得他也会幽默。

“我想说你的衣服我已经给你送过去了,放在办公室的桌子上。”

“我没记错的话公司的上班时间是八点半而现在,” 子炼看了看墙上的大钟 :“才五点一刻,起那么早,晨练?”

“呵呵,今天我有事请假。”

“噢,我知道了。”

子炼一边听着手机一边大脑里回忆昨晚的事,此刻自己站着的位置刚好是昨天司徒的手下倒化尸粉的位置,便觉得胃部十分不舒服。他赶紧开了大门,外面清爽的风灌进来,子炼大口的吸了几下才感觉好受点。

“看来你不想问我为什么请假,那我挂了啊。”听得出方贻心情愉快,没有受子炼近乎商务式语气和他交谈的影响。

电话那头传来子炼打喷嚏的声音。

“你不会一大早站在外面吹风吧,小心感冒。”

想想或许此刻老板正穿件睡衣站在院子里做早操方贻突然觉得画面有些温暖,和他相处了几乎三个月,除了公事公办,他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她方贻又是女强的性格自然也不会做让老板反感的事。连关心他也要偷偷摸摸的。

希望今天老板一切顺利。

“好,谢谢,等下我去拿。”

“拜。”

“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