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无常无常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274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子炼在司徒的带领下参观了整个地下宫。

按照司徒的形容,青龙帮真正意义上的部队,驻扎在华城市中心的一间摩天大楼内。他们已经完成了最初的原始资本积累,现在司徒是以实业家的身份在华城安居。地下宫作为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是再好不过了。

这里有赌场,有军器所,有酒吧,甚至还有毒品交易。最主要的是大隐于市。子炼跟着司徒王忠走了一圈。听着他如导游般的解说,突然觉得司徒王忠是要传承依钵给他么?不然为什么要给他介绍的这么详细。正要开口问司徒王忠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走。对方已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他进赌场。

“怎么样,我这里还热闹吧?”

“嗯,比我那个国土资源部办公厅有趣多了。” 子炼突然慵懒的看了司徒王忠一眼。

那牵在嘴角的笑意上上下下蔓延在司徒王忠的脸上,似乎穿透了一切又似乎隐藏了所有。

司徒王忠愣了下,如此璀璨的容颜却是密无情绪的表情。觉得眼前的这个部长突然气势恢宏,要不是刚才在茶里动了手脚,让他失去戒备,他差点以为上峰来了。

青龙帮的上峰身材清瘦,仪表堂堂,再配上天生的白发更加的让人肃然起敬,单从上峰沉静如水的脸是看不出他是个嗜杀成性的人,但血液里却是凛冽肃杀,即便是知眉识眼的他对着上峰那张死人脸也是诚惶诚恐的,上峰的威望在青龙帮已经登峰造极,地位很高的政府官员也对他顶礼膜拜最好的酒店饭店娱乐场以招待他视为一种荣耀。

他是20年代白宇党的家族继承人,身上有当年名扬四海威震八方的任意玩弄社会的全部能量。他也是司徒王忠的偶像。

那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倾慕。司徒本是一个街头混混,当年这个帮派被另一股黑势力追杀。上峰是这个几乎全军覆没的青龙帮里唯一存活的幸运儿。

荒无人际的丛林里,他躺在密密麻麻的死人堆里,奄奄一息。要不是他胆够大混进那股黑势力中冒充战斗力。又凑巧没把他打死绝。司徒怎么会有今天。

也难怪,当时子弹就差点打中他的心脏,然后又因为物理惯性走了曲线只穿纵膈。居然只是休克没有气绝。

在回去时他故意掉队又迅速的找人救治他。然后上峰的身体才慢慢的复原,在养伤的过程中他还努力振兴新旧交替中的青龙帮。并在短短两年内开辟了麻醉品毒品生意。这几年更是拥有了庞大的供应和销售网。上峰不愧为白宇党的开山祖师,不到五年在天洲就有了自己的势力和联盟。此后上峰义无反顾的隐退江湖。并把天洲的部下都归司徒王忠所有,却从此不再过问青龙帮。

司徒王忠回过神。低头看看自己衣服上镀金的青龙帮帮徽。这是他毕生的信念也是他一生的追求。

“兄弟,今天太晚了,等逛完这儿。你就先休息,有机会我要跟你好好谈谈我们的生意。明天的事我只是给你提个醒,你不要插手就对了。”

因为查不出部长的背景,不知道他后面有什么势力牵扯。司徒王忠对他还是有所顾忌 ,相对来说这种不贪财又不好色的官会比较难搞,一杀了之又怕惹麻烦而且目前而言这个人也没有杀了的必要反而多少还有点利用价值。司徒王忠的心并不在华城,而是一个更广阔的黑色权势世界,他要让自己达到权力的巅峰。

子炼看到来这玩的大部份是东方人但不确定是不是华城本地人也有西方人的面孔,有部份看着不像是腰缠万贯的富豪。可能只是普通的民众。

其中有一个高瘦的男子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人在夜幕下显得生动诡异,脸色异乎寻常的白,但是长得绝对好看,但气息绝对不对。子炼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那人刚好背对着他。

他身上没有人的味道。

“像这样的正规赌场在天洲有七个,都隶属于各大酒店。地下宫这边算是小规模。都是自己人玩玩,赌码也不大,当然也有自己人带进来的业务,部长你也知道天洲是免签30天的又有直飞的航班所以来赌场玩乐的人也有一部份是西方人。另外一部份是生意人,生意人喜欢广交朋友,赌场恰似江湖。”

子炼又微笑的看他一眼。

司徒继续:“部长,我们这都是有天洲政府参于管理的,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否则是要被行业整顿的。司徒王忠说整顿两个字的时候咬字有些重。有些吊儿郎当。你是国土资源部的,可能有点隔行。司徒王忠拉过子炼的手,语重心长的一拍。像你这样的尤物,学坏一点,女人反而更欲罢不能。部长会赌吗?不会我教你。”说完哈哈大笑。

子炼气定神闲的看了他一眼。淡然道:“噢,这些倒真不怎么会。”

司徒王忠所到之处均有人同他点头哈腰,子炼趁着有人同他攀谈的空隙向司徒说道:“ 司徒兄,你先忙,我四处看看。”

司徒看着地下宫殿上下清一色神情肃穆的守卫点了点头。

子炼走到刚才那个男人身后。此刻男人手里拿着两三个筹码站在骰子游戏的赌桌前,眼睛望着赌桌的电子显示屏上前几次的点数,心里在仔细盘算着是押大还是押小好。

良久他才小心地把筹码都放到了“大”的圆圈里。接着,荷官触动了骰子盅的开关,几阵叮叮声过后,电子屏上显示了“14,大”,荷官把筹码加倍奉还给他。之后每一次下筹码时,他在下之前都要深思熟虑,打量打量显示屏上前几次点数的记录,似乎“深谙赌之道”。后来他又赢了两次,手里的筹码数也从两三个变成了一大把,看起来的确有一点“神机妙算”的功力。

在经历了“三连胜”之后,他想“乘胜追击”,“来一把大的”。望着显示屏上前几次都是“大”,该如何是好呢?他心中举棋不定,左手的拇指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挪来挪去。

白无常在想,既然已经连续出现了这么多次大,也应该出一次小了吧;不,也不对,冥府的阴阳师说过,这种情况下,说明赌势会“有一股冲劲”,下一次还会是大。电子屏上的时间倒计时快要结束时,白无常才把筹码全押到“大”上。随后结果出来了,是7,“小”。所有的筹码被荷官用小铲子轻轻扒进了赌场的篮子里。

白无常垂头丧气地朝空中捶了下拳头。

子炼在他身后说到:“ 从概率角度看,你之前所做的心算都是白费,因为每一次三个骰子的点数之和是多少,概率都是按照上面那一张图分布的,与之前的几次结果毫无关系。“前世”对于“今生”并没有任何影响,连续出现十次大也不意味着下一次就一定会出现小,或者一定会出现大。所以你输了。”

白无常慢慢回转身来,他听到了这几个月来朝思幕想的声音。在子炼“死”的那段时间,冥界已黯淡无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