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暗黑者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390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子炼接过白倩倩递过来的茶。目光深邃的看向她。

白倩倩胆寒。她无法漠视这张俊美的脸以及他全是内容的眼神。出于自保,她不得不这么做。

刚才他答应了?他对司徒王忠说了什么。

司徒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吗?那次她抵死不从的时候,他就说过,她这辈子都是他的。

谁打她的主意谁死。她打谁得主意她也得死。

司徒要她故意千娇百媚的面对男人,然后看看对方会有什么反应。司徒是个醋罐子,只要是喜欢她的,都没有好下场。

心情不好他甚至可以随随便便杀死人。

这是第一关。他好像过了。

突然白倩倩也有一种想杀了司徒王忠的冲动。这个矮胖狡邪心思又缜密的男人让她又惧又怕,不但侵占了她的身体还控制了她的灵魂。

白倩倩无法忘记自己毒瘾发作身体持续性抽搐,四肢疼痛难忍如虫咬蚁嚼的感觉。那种滋味犹如身在炼狱。

而现在她在做什么,她在做刽手。她的一切已被司徒王忠掌控,无力反抗。

在这个黑势力组织面前她弱小的像只蚂蚁,等到自己形容枯槁,司徒王忠就不会这么善待她了。

这段时间,她打算利用自己还算完美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可以投奔续命的人。可是这里只有对司徒的服从,没人敢放肆,没人敢逾越,血腥浓于情欲,这里是天罗地网,没有出路。

而眼前这个年轻的部长显然有高贵的血统,从进来到现在,这人一直干净淡定同时也凌厉冷漠。

白倩倩喜欢这个男人,在天上人间逢场作戏这么多年,她真的爱过吗?她没爱过。

所以,此刻,心很疼。

子炼一直把杯子搁在桌沿,没有和司徒交谈,也不去理会那杯茶。对着白倩倩淡淡的说了

句:“等凉些我再喝。”

白倩倩离去时悠悠的望了一眼子炼,眼里扫过子炼瘦弱皓白的手腕满满的担忧。

室内只剩子炼和司徒两人。一时间静得落针可闻。空气中有无形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

司徒提议掰手腕。然后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敢不敢比?”

在空旷幽静的密室里这突兀的一拍有些阴森。

子炼微微一笑,上前几步落座:“可以,不过我没多少力气。”

不一会儿白倩倩就进来了。见俩人正相谈甚欢也没有一人呲牙咧嘴难道是打了平手不免有些诧异。刚才在门口听到司徒仿佛在说:“所以,女人的第一次就是让男人这么终身难忘。”

旁观部长神色,两颊飞红。欲语还休。

司徒王忠在白倩倩送来的空白支票上飞快的填了一串数据,然后签上了大名。递给了子炼。

“我的手下杀了部长的人理应作出一些赔偿。这笔钱足够让部长换一批人再换个房子,希望部长对今天的事不要介怀,也不要为了这事伤了以后你我之间的和气。”

子炼眼里平静豪无波动:“司徒兄……我没想过要你赔偿。人已经死了,就……算了。”

司徒王忠当然不会接受子炼的拒绝,同时他也喜欢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让别的男人对他心悦城服。尽管他身高不行,但气场居高临下。不然整个青龙帮的人怎么会对他唯命是从。

司徒把支票折拢,装进子炼胸前的西装口带,拍了拍他肩膀:“真没想到部长是这么个通情达理的人,不过用钱能解决的事都是小事,要是钱都解决不了,那是部长要惦记今天的事了,来,部长,你收下,我再敬你一杯。这事是我错在先。我的手下都是武夫,没有脑子的,你不要介意。”

白倩倩会意,倒了一杯酒给司徒王忠。司徒举杯等他回应。

子炼清洌一笑:“我不喜欢把事情弄得很复杂。”抬手喝了一小口。然后站起来朝白倩倩看了看。

该死,你在欺骗我。嘴角扬起一丝邪魅的笑意。

碰了下司徒的杯子一饮而尽。虽然喝的是茶,却不能忘记是在敬他。

白倩倩听到自己仿佛心碎的声音。

这里是司徒王忠的天下,只要是进来的人就再无安然出去的可能。她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哪有能力去保护他,更有何资格去喜欢他。

和所有之前被司徒王忠控制住的官员一样,司徒王忠根本不会给任何人拥有同他谈条件的资格。如果谁还有那么一丝冥顽不灵的话,他可以随时掏出抢来威胁。

不管多么清高的人,脑袋都只有一个。她对这样的结果不觉意外,只是生出一丝不忍,就像眼睁睁看着一个精致的花瓶突然掉落在地而无力挽救一样。

“如果司徒兄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想回去休息了。我们来日方长。”子炼告别。

虽然司徒身上有一些可以压制他的筹码。比如,武器和手下。不过,说到底还是他一厢情愿。

他的世界司徒是进不去的。子炼完全可以杀了这个叫司徒王忠的人,然后看看这个群龙无首的组织会作何反应。

在司徒王忠给他喝毒茶的那一刻,他是有那种想法的。

刚才子炼用体内积蓄的神力对那杯液体早已作出了判断。这种毒显然对他的身体没有任何的攻击性。

“部长,明天的珠宝展,我们会有活动,当然我们不会伤害自己人。”白倩倩知道第一次服毒身体可能会出现反应,她希望通过一些事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你们要做什么?”

这伙人明天打算公然抢劫,这对华城的发展可是大大不利,身为一市之长,这种有损市容的事情木风云不可能放任不管吧。

“我每年向政府交的税不少,这次只是去赎回一点而已,兄弟们好久没出去练练手了,都痒得很。你知道,做为老大,要人心所向。”

司徒王忠看着一脸苍白的白倩倩越发心生怜爱,便在她大腿上掐了一把,两片丰厚的嘴唇开始亲吻她细嫩光滑的脖颈。也许是部长在,白倩倩不敢发出声音,那种绝望害羞无助的表情在白倩倩脸上绽放开来,艳丽无比。

子炼莫名的一阵悸动,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人。

木心然。他晃了晃脑袋,这个女人,为什么。为什么是这个女人。凭什么让他想起她。噢,他想起那本杂志上介绍她也会去展会。而且是特邀嘉宾。

原来如此。

子炼干净利落的看了一眼司徒和白倩倩,他不欺人,更不自欺欺人。自己确实对这样的欢爱画面不感兴趣。本想马上就离开,但觉得欠妥应该交代几句:“我只希望你们不要伤及无辜性命,其他的我管不着,华城也不是我的管辖区。我只是应邀致辞。”

不过这些慈悲为怀的话跟司徒王忠说似乎豪无意义,说与不说都改变不了什么,所以只是问了下司徒王忠:“市长知道吗?”

“他的身份特殊,这事我们没跟他说……”白倩倩的嘴被司徒王忠吻住。

“宝贝,你今天话有点多,是不是看上他了?”

“唔,没……别。”

“司徒兄,改天我再来拜访。”

“先别走,我送送你。”女人对他似乎没有什么诱惑力,反倒是自己差点失控。这个男人没有怜香惜玉的嗜好。

司徒王忠放开白倩倩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在沙发上落座,姿态闲适张狂:“部长,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明天我们只是捞几颗值钱的,我尽量把政府的损失降到最低,除了钱和势什么都是浮云,千万不要对任何可能赚到钱的机会心慈手软。有钱总要赚嘛,我这么多人要吃饭,金山也是一粒粒堆起来的,所以我才要你对我配合。到时候有你的好处,来,我带你出去参观一下。”

子炼跟着司徒王忠来到了外面。

青龙帮的夜生活果然丰富。

“部长,之所以到现在通知你,是不给你留退路。”

听说现任的天洲部长年轻低调,司徒王忠几乎出动了整个青龙帮调查他的背景却收获甚少,他为此还托了人到天洲领导资料库查询,他妈的除了一些任职经历和文化背景什么都没有。

不过私家侦探那里查出点眉目,他开了家规模不小的投资公司,手下几百号的员工,经常去健身房,经常一个人吃饭,没有父母,没有女人,几乎没有夜生活,生活规律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也就是说这个人没有弱点。他怎么可以孤独到这种地步。

司徒王忠己经好久没有遇到一个有意思的人了,值得他细细研究。刚才同他掰手腕如同打了一轮太极,在无法打开部长的的肘关节角度时,他用了一着勾手。研究过解剖学的人都知道用这一着稍有不慎自己和对手都会筋部受伤,因为勾手这种动作会有非常夸张的扭曲和拉伸,可以说是一把双刃箭。不到非输不可他不会出这招,人一旦伤筋动骨,没有几个月的静养和修复是不太可能复原的。

刚才差点因力竭而放弃。要不是怕白倩倩看到他的狼狈,损人不利己的事司徒是不屑做的。

这个人的内力不容小觑。

看来,今天是他放松警惕了,刚才疏散了所有人实在是太掉以轻心,以后一定要注意。

司徒王忠的上峰跟他说过。我们走得太远,满手血腥,回不了岸。生活那么危险,武器是死的,人才是活的,你的身边蛮力不少,全都不精准,有机会给我带个让我满意的人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