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暗黑者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24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华城的郊区靠海。

子炼在凉凉的海风和一股咸咸的海腥味中醒来,刚洗过澡又是在车上很容易睡着。

华城虽然是副省级城市,却是天洲十四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

这里是海的西北端,相对于热闹的东海岸,要冷清很多。

“下车吧,部长,到了。”黑虎用手肘推了推子炼。

车门已打开,子炼下车,快速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不知道是不是夜幕下的缘故,整体感觉很荒凉,岸边种了三道防护林,外人从路边驱车而过的话根本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

不远处是一些盖了半截的建筑物,沙滩的尽头零星可以看到几个简易码头和停泊在岸边的类似于走私的船只。

对岸万家灯火,华城的繁华可以窥见一二。

有人开设了渔场。这片海滩因靠近经济密集区,尽管有些偏远但是交通条件良好,而且这里没有城市工业污染,远离了排污口自然水质清新,加上盐度合格如果有人打着养虾养鱼的幌子从事走私勾当应该是很难被发现的。

几个渔夫朝他们这边看了看又迅速的低下头去。子炼修长的身材在一群健硕魁梧的男人之中显得更为单薄出众。

四周还有一些仓库,宿舍,办公用房。

一群人带着子炼慢慢的走向那片废弃的建筑物……外面清一色的停着一排黑色轿车,大都是些奥迪Q系,凯迪拉克之类,其中有几辆是奔驰S级别的防弹型车……

拐进了那片黑暗,为首的黑虎在楼层的入口熟练的输入着什么,然后一个类似于电梯的机器徐徐降落。

一众人全都进去后,机器开始下沉。

子炼看到的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全新的世界。

下面虽是洞岩,却极其干燥,洞壁内每间隔10米就悬着一盏灯。此时虽晚上九时多,依然是灯火通明。

子炼一行人正走在至高处,楼梯蜿蜒盘旋至底,本还算静谧的洞口在行至最未层的时候却是好一阵喧华热闹,下赌注的声音不绝于耳,凌乱吵杂的声音中依悉掺杂着女子的嘻笑声。

看来这里是这个组织的秘密基地。似乎还是一些违禁物品的藏匿之所。不然的话洞壁外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石门,石门外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头戴贝雷,而且个个身上都配有精良武器的守卫。

黑虎解散了身边的人,独自带着子炼通向了另一个密道。

大该走了两分钟,尽头出现一个密室,黑虎按了指纹,密室的门便开了。进去没多久,门又自动关上。

“头儿,部长来了。”黑虎向司徒王忠拱了拱了手,眼不经意的飘过软弱无骨附在司徒身上的尤物。那女子见到他们眼睛也是一亮。娇媚的眼神不自觉的从子炼身上飘过,一双玉手勾着司徒的脖子。

说真的,这女人是真美。美到不可方物。无论身材还是长相都无可挑剔。

司徒的身后站着两个剽悍的男子,手上端着冲锋枪,这样明目张胆的护主,子炼倒觉得有些意外。在他看来,多少有些恐害他的成份。因为不清楚眼前这个人让他来这的目的,也不清楚对方的身份所以子炼只听不说话。

司徒坐在豪华的大的有些夸张的真皮沙发上有力但有礼的打量着他,子炼出于最基本的礼貌没有打断他这种火辣辣的审视。

“部长,我叫司徒王忠,今天冒昧的把你请来,让你受委屈了。司徒失礼,改日一定登门谢罪。”说完他便从沙发上站起,恭敬的对着子炼弯了弯腰。

子炼看了他一眼,这人身量不高,一双深黑的眼珠透着尖利严峻的光亮,神情却是一团和气。子炼有些生硬的开口:“委屈倒算不上,不知……噢,不知阁下“请”我过来有什么事?我们认识吗?”

司徒没有回答只示意子炼入座。自己又坐回了沙发。

黑虎忙找了块干净的布在沙发上仔细的掸了掸然后对子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子炼入座,不知道这些人胡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呢,在华城做点小生意。这里的政府,警察对我还算关照,所以司徒才能在这混口饭吃。部长你日理万机,不认识我司徒那是情有可原,但部长新官上任,又深受华城大小官员的爱戴,在下不能失了礼数避而不见,今后还需要你的多方照拂……请你过来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司徒嘴上极其谦逊,脸上却没有丝豪的恭敬之色,甚至还有些责怪不屑之意。

子炼确实不知道华城还有这号人物的存在,看来木风云他们和他也有牵联。

司徒王忠以这样的方式请自己过来,一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二可能是想通过自己的关系给他的生意铺路。

人无利而不往,图的无非就是一个利。

司徒身后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尚未理清。现在不能让他对自己有所顾忌。对方不托底他又怎么了解这是个什么组织,背后干着些什么勾当。如果不顺了他们的意,他们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子炼这样想了想便也客气应付:“子炼孤陋寡闻,没有上门拜访,很是失礼。若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望司徒兄多多见量。我认识的那些地方官员虽对我客气有加,但似乎很多事对我还有所隐藏,说白了我在华城也是势单力薄。今天能认识你实在是我的荣幸。先别说什么照不照拂的话。子炼以后还要仰杖你。”

司徒王忠闻言,心底如沐春风,眼睛眯起一条缝,嘴角也有了深深的笑意:“部长年轻有为,日后是天洲的栋梁啊。”

刚才见他不卑不亢也不客套。想来不是同道中人。如今一番话倒也识时务。

“好,哈哈……看来部长是爽快人呐……那司徒就有话直说了。”

司徒王忠把那个女人抱在怀里挨着子炼坐下似乎丝豪也不忌讳:“我这辈子最想做的事就只有两件。一件是发展我的青龙帮,让我帮的生意越做越大。等下我带你去参观一下,老子现在不缺钱,不缺人,缺的就是你们这些国家机器听我的话。我这一路披荆斩棘倒也结交了不少政界的朋友。第二件嘛,当然是女人,这全天下的女人,只要是我想要的,便没有一个能从我的手心逃走,哈哈哈……”

司徒这一生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风头出过,英雄充过,狗熊当过,为了抢夺地盘用炸弹开过路,可谓九死一生。

子炼当然无从想像那种拥有为所欲为的权力后可以给人带来什么样的快感。

这不是子炼要的重点,于是开口问:“司徒兄,如果不介意,可否告知你经营的是什么生意。我也愿意坦城相待。”

司徒逗弄着怀中的人儿,慢悠悠的说:“既然你我已是朋友了,我是不会瞒你的。我做什么我都会大大方方的跟你说,有好东西我司徒也不会藏着掖着。”司徒对着女人呶呶嘴:“就连女人我都可以送给你。”

看似兄弟情深都是不平等条约吧。光是请我都能请到灭我满门,会这么简单?黑虎这些人都要为他卖命那么司徒肯定有阴狠之处。至于女人,自古情义难两全,既便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为了女人撕破脸的大有人在,到时候失去本性,搞得一点男子风度都没有。送我有何用。

见部长凝神沉思,又不说话了。司徒王忠突然拉过子炼的手:“怎么?怀疑我的诚意?”然后也拉过女人的手把两只手交叠在一起:“这个女人是目前我最心爱的女人,送你如何?”

子炼眉峰微蹙,不好表态。司徒若是故意试探他怎么办。这种人心机极深,什么事都要反着做才好,如果不接受司徒会认为他过于谨慎克制,日后可能会处处提防着他,更不会对他推心置腹。如果接受同样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女人只是羞涩无助的看他,样子煞是楚楚动人。

他白白静静的脸上神情冰冷淡漠,还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表情,也许是个有皮相又有风骨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一旦出现,别的男人在白倩倩眼里此刻就像自动马赛克一样。

黑虎咽了咽口水,表情有些复杂。这女人可是天上人间头牌,不但人美得风华绝代,心气也高得很,要不是下毒司徒哪能得到她。他也垂涎已久,可惜连碰一下都没机会。

子炼松开手,同司徒耳语了一番。司徒笑得放浪形骸。用手指了指子炼:“你呀……呵呵……真没看出来。”

这时,有人推了一个小推车进来,里面装了些高档红酒和洋酒。司徒王忠让身边的人全部退下然后拍了拍女人的屁股:“宝贝,下去,给我们倒酒,今天我要和部长喝个痛快。”

子炼看了眼推车里的酒,数量和品种都足以让他今夜倒在这里。便有些自卫的说道:“司徒兄,实不相瞒,这之前我已经喝了不少酒,现在胃还有些难受,我想你总不会为难我……还是下次吧……下次子炼一定陪你喝个痛快……今天就放过我。”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面对这些陌生的人又是吃的东西肯定常人都会有所戒备。虽然子炼知道此时遭暗算的几率很小。刚才在家里他的手下就可以对他下手,但还是不得不防。

司徒王忠暗中观察了下子炼的脸色,果然清俊白皙的脸上透着几丝红晕。

这是一张只要是女人都会喜欢的脸,五官完美,连眉型都不用修,剑眉不怒自威,配上刚才那股软弱的语气倒的确让人同情怜爱。只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却藏不住真相,不信任,疑虑,甚至隐藏极深的嫌弃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自己怀里的婆娘已被他勾去了魂早就不安份了,司徒阅人无数怎会豪无知觉。不过那又怎样,很快,他会成为他的一条忠犬。

“部长不胜酒力,司徒绝不勉强……那就以茶代酒。”司徒王忠一脸平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自己做什么生意,现在还不需要同他和盘托出。他根本没把这些国家机器放在眼里。如果说黑道也分天下的话,那整个世界他已坐拥了三分。像他这样身份的人只需站在他的身后跟他保持统一战线即可。只要不跟他对着干就可以,否则,死。

当然他也给予他们回报,免费提供毒品。国家机器只有给他们堕落的权力才可能换到他们手上的权利。

身边的女人在司徒的示意下乖巧的开始泡茶。指尖在掠过那些茶叶时有些心神不宁。这个看起来像天使一样的男人一旦沾染了这个就会变成魔鬼。

他太年轻了。还有很多东西没有享受过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