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暗黑者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655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子炼洗完澡随手披了件浴袍,边擦头发边打电话,他怕自己一忙又忘了。

只响了两声电话就被快速的接起。

“部长。”刑喻风听到他的声,明显有些激动:“部长这么忙,还给我打电话。我真是……上次打你电话打不通……所以让方秘书……”

方贻在电话里对他说庆阳这段时间账上没钱,让他另想办法。吃饭也没有时间,下次再约吧。还有董事长很忙,有什么事直接打给她就行了。

“我让方贻先转100万给你,你先应急。”子炼坐在黑暗里,脚趾轻轻逗抚着蜷睡在沙发边的猫咪,小家伙浑身雪白,葡萄般的眼睛溢着一股灵气。懒懒的享受着主人的宠爱。

“好的,好的,谢谢。”不要怪我拉你下水,我也是被逼的没办法,方贻是子炼的秘书,那天话又对他说得不留余地,堂堂天洲部长怎么可能账上没钱,所以就……唉。

“那我挂了。”猫沿着子炼修长的腿往上爬一下子就扑到了主人的怀里。爪子还搭在了他的锁骨上。好痒。“别调皮……”这三个字他声音说得很低。

“好的,谢谢部长,你好好休息。”荆喻风合上手机,今天或许是部长心情好才让他捡了便宜,自己也确实多次明着暗着找他要钱。不过这点钱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他帮过他,他不应该这么不给面子。要不是在“做事”,也许这钱就没他的份了。这董事长和秘书看着关系就不一般呐。

刑喻风为了扩大公司规模招了两个合伙人兼做起了绿化工程业务。三个合伙人等于吃的是大锅饭。平时公司的开销就挺大的,时间长了刑喻风也失去了判断力,有单就接。由于管理上的疏忽和意见上的不统一导致公司账面亏空已经逾100多万。

因去年建筑公司的外欠资金还有几十万未收完,刑喻风抱着侥幸心理想通过融资的办法让刑望公司度过难关东山再起。

荆喻风四处找关系借钱却四处碰壁没想到在老同学司徒王忠那儿高息借到50多万。

后期又通过合伙人的关系向银行顺利融资200多万。最后还是因各种原因没赚到钱。

融资的钱倒是因搞关系花去不少。仔细一想大部份都是两个合伙人的公关费用,荆喻风一开始还蒙在鼓里后来才知道是他俩想方设法串通财务里应外合转走公司剩余的现金并山头另立。

荆喻风这段时间四面楚歌,一边要面临同学的高额利息,银行的催款,一边要收拾公司残局。

邢喻风所有的客户资源都被两个合伙人搞走,钱没了,什么都没了,他现在是要啥没啥。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老同学早已今非昔比,如今的他是华城的头号毒枭。是个他惹不起连躲都来不及的人物。

司徒王忠背后牵扯到一个非常庞大的黑势力组织,别说是他一个小小的刑喻风,就连整个华城,乃至整个天洲国都无法撼动他们。

刑喻风以前对这个黑势力组织略有耳闻,但也只是略有耳闻。也许是自己的生活和他们没有什么交集,便也慢慢的淡忘了。如今却因为钱的关系被卷入其中。

这个黑势力组织和政界关系暧昧不明,华城的每次竞选都有来自这个组织的资金和选票。

如果有人在华城寻衅滋事,那么最先赶到的不是华城的警察,而是黑势力的成员。他们会用最残酷的手段对付闹事者以维持自己在地盘上的威信。

如果有凶杀案,他们也会不遗余力地调查真相,然后把凶手交给真正的警察。因为手段凶残。所以华城这几年的街道格外的平静。

也许他们早就和政界有了微妙的关系。

但是部长上任不久,显然是这层关系以外的人,所以……

荆喻风单纯的以为司徒只是在经营资本生意,似乎是对他调查了一番,如今要借着他的手认识子炼部长。

司徒王忠不怕当官的,看来他是早就想好要怎么对付部长了。

虽然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但对于部长,这就是逼良为娼。

他怎么可能跟这些人搞到一起甚至合伙贩毒。

除非,想想部长以前在自己家里的时候是那样的单纯,日后却要……

刑喻风不寒而栗……

“老大,我已经查过了,邢喻风和一个叫子炼的部长走得很近,而且经常得到他经济上的资助。”

同司徒王忠汇报的是他的手下,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绰号黑虎,体形魁梧,浑身的肌肉,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壮实,这种形像一看就是保镖和打手。

“哦?看不出来刑喻风还有两下子,皇亲国戚都沾上了。”司徒王忠四十多岁,身材矮胖,黑色的眼珠闪着精练的光,眼皮上挑,眼角下搭,看起来很无辜纯良,要不是这副埋汰身材,也算是个美男子。

此时他口中含着一根古巴雪茄,说完喷了一口烟在壮汉身上:“有意思,有点意思。”司徒王忠哼哼着一首小曲,左手五根粗指在桌沿边敲着。只要成了他的猎物,他就不怕猎物跑掉,只不过。

刑喻风这样的小人物他显然是没什么兴趣的。

天洲官员别墅群外。

“你们行动罢,他已经在家了。那个,钱他有,人不要伤他。”刑喻风在挂了子炼的电话后联系了一下黑虎。他已经后悔了,但是来不及了。

前几日黑虎派人警告他一有部长在家的消息马上和他联络。然后强行给他注射了海洛因。

“我们早就到了,怎么会,他是什么人,我们供着还来不及。倒是你小子,不要给我们耍什么花样。”

“不会,不会,我一定配合。”上次的教训还沥沥在目。荆喻风知道自己已经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变成司徒他们的傀儡。一切悔不当初。这几天他瘾又犯了,这事不能再拖了。

“喂。部长家安防这么厉害,我们怎么进去?就算干掉了院子里的两个警卫里面的门磁报警系统也会响。奶奶的,他家里现在还有多少人?”黑虎剔着牙,用望远镜望着不远处的部长府邸,真是越看越透心凉。他最不喜欢私闯民宅搞得跟贼一样,尤其是这种身份的人,直接拉出来绑了不就完事了。

不过,在公众场合,绑这种有身份的人他也就想想,不现实的。

“今天是周三,他四个贴身侍卫都在公司值班,不在别墅。就只剩一个老妈子和几个警卫。你可以试着让警卫先去开门,然后再干掉他们。进去了,就方便多了。”荆喻风说完自己也吓一跳,不过今天不把子炼带到司徒王忠那儿,他可是有得受了。

“你傻,那警卫又不认识我,你发个短信给他,随便找个理由让警卫给我开门。还有,那个部长看监控不认识我,报警怎么办?我怀疑他家紧急报警按钮就有好多。我得保证万无一失。”黑虎可不想被警察带走,警察他当然不会怕,行动失败,在老大面前多没面子。

刑喻风发了个信息给子炼:“我让一个小兄弟给你送了些咖啡和水果,你开下门。”

“小李,章妈,开下门。”子炼从柜子里摸出对讲机放下猫。这猫今天千死了,挂在他脖子上不下来,他可不陪睡。

“乖,你继续睡。我再看会儿。”随手拿起一本放在茶几上的杂志翻阅。

华城市长女儿木心然学成回国……才貌双全……

木风云的女儿?原来是学医的。

杂志上的木心然瘦弱白皙,素衣淡容,一双眼眸里含着冷月寒冰。安静的侧脸正躲闪着煤体的镜头捕捉,但就是这样一张聚焦不稳的全身照,已能看出她的秀丽冷艳。

“拍摄技术好烂,本是,”两根修长的指轻轻摩娑了一下那书中人儿的脸。“本是个好看的人。”

“喵喵,呜。”狗妹爬上子炼的腿,不满的抗议。“我要你陪睡,我要你陪睡,你这段时间太忙了,回来我都睡着了,喵喵呜。”

“来,我抱你上去。”子炼把狗妹抱到沙发上,摸了摸它额头上的毛。“乖,睡吧。”

“喵喵……”狗妹侧着身,对他眨了眨眼。一脸期待的样子。

“好吧。”子炼也躺下来,单手扶着太阳穴:“可以了吧。”

狗妹喵呜了两声,一会儿眯上了眼。

大约过了一刻钟,子炼合上杂志,走进卧室。

“谁?”

子炼刚进卧室,双手就被两个壮汉控制住,面前还立着同等身材的两个壮汉也均虎视耽耽的看着他。这四个人个头均有一米八五以上,而且都是块头大的惊人。身上皆有动物纹身。从肌肉的形状来看是长期训练的结果,虽然自己也经常去健身,但很明显对方是有备而来的,所以子炼并没有反抗。

“部长,请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头儿请你过去一趟。”

“你们头儿是谁?”居然在知道他身份的情况下还以这样的方式招待他,在华城,他还想不出是谁。

“部长去了便知道了。”四人显然是不愿多费唇舌。

“等等,我这样……”子炼指了指身上的裕袍。

其中一位打开衣柜,在子炼的目光允许下拿出了一套他还算满意的衣服连同鞋袜,然后对他说道:“部长,委屈一下,衣服你只能在车上换了。”

子炼不动身色的跟着他们下了楼。发现警卫章妈一众人等已全部遇害。

几个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衣男子正面无表情的把死尸堆到一起。这十多个人的死亡时间是他陪狗妹躺在沙发上的时间,而且该死,看木心然看得居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这是子炼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类的尸体,这种死尸的气味他似乎非常的熟悉,脑海里隐隐有些画面闪过。

辉煌的宫殿,宽阔的台阶。

殿内鬼火通明。尸气重重。一个俊脸阴沉的男子斜坐在台阶正中的鹰座上。

男子身后是狰狞可怖的骷髅和摄魂灯,前面站着牛头马面和神色诡异的鬼卒。

“他怎么了,脸色不对。”站在前面的黑虎用力拉了一下子炼的手臂。这人还没送到,千万别晕过去。

子炼心想废话,你们杀了我府里这么多人,我还能无动于衷,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如果他没搞错的话,杀了人是要坐牢的。他刚才确实有些元身离体,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要不是黑虎突然一扯,他不知道会不会进入另外一个空间。但他不认为那是自己受了惊吓,他本非人,这种事他更多只是诧异。

“鉴于这次行动的特殊性,我们不能让太多的人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所以没办法,我们只能全部解决了。不好意思,部长,让你受惊了。不过你放心,替死鬼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只要你不去自首,你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黑虎说得很轻松。

子炼收了收心神,杀人的人又不是他,为什么要去自首。这些人凭什么张狂到这种地步?看了眼地上这些刚死的人,胃部突然就有些不适起来,这些都是跟过他的人,他没想到这个看似一片祥和的华城还有如此血腥的组织出没。

“黑虎,怎么处理?”其中一个黑衣男子抬头征求黑虎的意见,显然这人是这些人的头儿。

子炼感觉到黑虎整个过程就只是站着盯着自己看。所有的事情他好像都没有插手,只是旁观,口中有什么东西在咀嚼。

“口香糖,部长要来一片吗?”黑虎反应敏捷,子炼只是云淡风轻的看了他一眼,他已感觉到了。

子炼没有回应。

“烧掉废时废力,目标太明显。我们必需在九点之前回去复命。”

黑虎抬手看了看表:“时间不多了。”随即阴沉道:“用化尸粉。”

两个黑衣男子闻言戴上雪白的真丝手套,从一个包装严实的箱子里取出两瓶东西,分别倒入十多具尸体身上。

空气中一股浓郁刺鼻的酸味。杀人与无形,这就是高智商的人类。

子炼判断,这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组织。他很可能是被黑帮盯上了。

见有人出来。车内已有人下来麻利的打开车门。

子炼跟随他们进了车里。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之前,他不想和这群人起冲突,但是他也不会怕他们。只是麻烦。

果然。车里还隐着好几个壮汉。全是一样的装束。黑西服白领带,个头也都差不多。而这些人再加上子炼坐在这车里却显得绰绰有余。

刚才子炼已注意到这是辆黑色的林荫大道。

“大哥,后备箱还有一个人,你们在里面办事的时候路过这里,往我们车里多看了几眼,已经被我做掉了,尸体等候你的发落。”副驾上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回头向黑虎汇报。

“做得好,找个隐避的地方扔掉。”

车箱内安静下来,干完正事这帮人又开始聚精会神的观看车内电视里的成人片,音量调得很大,女人的喘息声在车内此起彼伏。

子炼不敢领教,对着拿着他衣服的黑衣人闷声开口:“衣服给我。”

黑衣人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随手扔给他,继续看电视。

子炼迅速的扯掉裕袍带子心无旁鹜的开始换衣服。

车内出奇的安静。突然一个急不可耐的声音高声吼了起来:“受不了了,快停车,我不行了。”然后声音又如泄气了一般:“完了。”

子炼茫然的停止了扣扣子的动作。只觉得车内浊气翻涌。

“你妈的,老子的车不是给你糟践的。”黑虎扯住了肇事者的衣领,一双锐目要喷出火来:“没出息的家伙,信不信我把你那不争气的东西一枪崩了,省得他妈脏了我的车。”

那男子刚好坐中间位置,在黑虎左侧,子炼的旁边。知道自己犯了黑虎的忌讳,吓得要跪下来:“老大,我不是故意的,下次不敢了。”

车内一阵哄笑,其中一个把影像关了。

满脸横肉那家伙开口求情道:“这小子刚服药,难免意志薄弱,你念他入会不久,很多规距还不懂,就放他一马,等下让他舔干净。”

子炼一阵恶心,胃部翻江倒海。

“现在就给我舔,妈的,要不是在执行任务,老子非一枪崩了你。”黑虎怒不可遏的踢了一脚在那人的肚子上,这地方不够他施展拳脚。

“求大哥放小弟一马。”男子迫于黑虎的淫威,扭曲着脸,不敢怠慢,舌头赶紧行动起来。尴尬的是离他最近的男子。

子炼此时,双颊微红。脱了裕袍自然全身只剩一条内裤,白色的衬衣扣子扣到一半。

三分线条七分肌肉几乎全部暴露在外。

众目睽睽。不用抬头,子炼也能感到眼前有几双不怀好意的眼正盯着自己。

这群人渣。

……

体内滚滚冒着热气,如果用法术解决他们……十条人命……加上刚才的十多条。虽然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但这样做无疑是罪孽深重。

从来没有用法术杀过人,也不知道杀了人后自己会成什么样子。

算了,再忍忍。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用这种方式。

感觉空气中有丝异样,黑虎同情的看了子炼一眼:“老天爷给你这配备,真令人羡慕。”

眼里的寒气却冻结在空中。

“妈的,都看什么看,小心挖掉你们的狗眼。他身上有的,你们一样也不少。妈的,是不是出来都吃多了药。”

子炼加快动作,迅速的套上裤子,穿上鞋袜,把自己收拾完便头靠在车枕上,眯上了眼睛。

黑虎扫了他一眼。转头看向窗外。

这部长英气逼人,一举一动有一种含蓄的孤芳自赏。如果不是内行。看不出他温润的外表下那些锋利的线条……

车内又安静下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