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不是这样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279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入夜,华灯初放。天上人间的雅间是那种金碧辉煌的格局,但丝豪不影响它在幽静黑暗之下变出暧昧的暖色调。

沙发后面的大玻璃窗视野开阔,能看到天洲庆阳市的大部份繁华夜景。

坐在同样是金色沙发上的子炼微微有丝醉意。白皙的脸上早已染上红晕。刚才林诗诗请他跳舞,他推说不会。对上次林诗诗对她的亲秘接触还心有余悸。于是换作林诗诗单独为他表演一段舞蹈。强大的肢体语言很容易会让男人把持不住。

“今天开心吗?”林诗诗跳完,坐进柔软的沙发里,头轻轻的靠在子炼肩上。

“嗯。”子炼对着林诗诗微微点了点头。俊目迷离。

今天的她有些与众不同,在夜色柔和的灯光下竟然变得顺眼起来。让子炼一时间不太习惯。难道是因为她今天穿的衣服比较符合男性的生理要求。这种喷血的装束在他眼里就是一堆肉而已。

他不明白什么样的女人对他有吸引力,他只知道自己不是人类,他是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林诗诗往子炼身上贴近了些。已经能闻到她头发上洗发水的味道。林诗诗虽然不胖,但也算得上丰满。子炼手臂被她这样压着有些发酸。不得不腾出手来环住她。林诗诗见子炼开始抱住她的肩,便转过头专注的看着他。抿了抿唇。

子炼知道此时自己若与林诗诗对望那一定是自寻死路便绕过林诗诗的大腿处从裤袋里摸出一包烟。倒出一根。在她耳边说道:“我出去抽。”

“别动,就这样子,我不嫌弃。”林诗诗很享受靠在子炼身上的感觉。感受他的呼吸在胸腔里起伏。虽然他身上总是有股清淡疏离的味道,但肩膀还是宽阔和温暖的。

“好,那我等会再抽。”子炼起身把烟和打火机放到了茶几上。再坐下来时和林诗诗空出了些距离。

“你讨厌我。”林诗诗两颊微红,凤目黯淡,身体也颓丧的歪在了一边的沙发上。她今天喝得有些多,刚才跳舞的时候脚步就有些凌乱了。

“没有。”子炼坐得离她近了些,眼神澄澈的看她:“我没有,林小姐。”不知道怎么解释。

林家富可敌国,他实在没必要为了这种男欢女爱的事情影响了今后林董对庆阳业务上的关照。

至少,他不能惹她生气。

“我又不傻。”林诗诗缓缓起身双手却环住子炼的脖子。然后很自然的林诗诗坐在了他的身上。

“你亲我一下,我告诉你星河这块地我们怎么安排,以及我能为你做的所有事。”

两人的距离已经没有距离,可以彼此交换呼吸。她眼里却有一股玩味之意。子炼静默片刻,这个女人为什么老是要用这种方式跟他交流还是女人都是这样。

“我不会。怎么亲?”良久,他才憋出一句话。

林诗诗抬眸,眼神锐利而复杂,之后迅速的起身:“真想不到你是这种男人。”

恐怕他一直都是这么勾引女人的吧。男人扮清纯比女人更有杀伤力。尤其是像他这样的男人。

“什么?”子炼一头雾水。

“我查过你,虽然你住很大的别墅,但父母都已不在人世。而且你也没什么亲戚在这儿。你是怎么在短短几年把庆阳发展起来的,又是怎么当上国土资源部部长的。很简单,一定有人背后帮你。而这个人?”林诗诗回头看他:“这个人不是男人就是女人。一个男人不可能同情心泛滥到去助你走向仕途去资助你经商。所以只有女人……”

子炼斜睨她一眼。双目通红。手指放在唇边,转过头不说话。

不想搭理这个想像力丰富的女人,也有些后悔自己来见她。

林诗诗见他不说话便走近他,手指轻抚过他的脸,在子炼唇边停住:“我承认,你这样的外表和性格很会激起女人们的征服欲。所以你就用自己的身体去……”

“什么意思?”子炼虽然不懂那些腻腻歪歪的男女之事,但凭他现在仅有的情商也能明白她嘴里说的肯定是侮辱自己的。

“非要我说的这么露骨吗?”林诗诗停在子炼唇边的手逐渐下移,食指滑过他瘦削的下巴和突起的男性喉结眼里深陷欲望。

“别摸我。”子炼一阵厌恶,甩开她的手。胸腔里一股莫名的烦燥。

“怎么,生气了?”林诗诗不依不挠:“是被我说中了,还是被我看穿了。你是靠女人才走到今天的是吧,别给我装清高,喜欢我的男人一大把,你以为……”

林诗诗本想好好的问他,可是刚才他的冷漠和厌恶伤到了她的自尊。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她就沦陷了。

“够了,你以为我是什么就是什么,我都无所谓。”

子炼看也不看她,抄起沙发上的外套便要走。

“等等……”林诗诗上前几步,从身后一把抱住了他:“你不要走,先不要走,留下来陪我。”

子炼身体一僵,掰开缠在他腰间的手,声音低沉沙哑:“我明天还有事,想早点回去休息。你放手好吗?”

“我不要。”林诗诗几乎是撒娇了:“我不许你走。”

“明天真的有事。”

手机恰如其份的在这时响起。

林诗诗的手松了松。子炼离开林诗诗几步,接听手机:“喂?”

“你的衣服买好了,要不要过来试试。”是方贻。下班后她一般不叫子炼董事长直接用第二人称。

“这么晚了,我不过来了。”

“噢,那衣服放我车里了,明天一早我给你送办公室。”

“好的。”

子炼讲完电话,看到林诗诗走向自己,脸上已有化不开的浓浓醋意。

“有女人在约你吗?”双臂已勾住他的脖子。对于这个女人的行动力,子炼自叹不如。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能不能不要……”子炼想拉掉他脖子上的手却被林诗诗强行吻住。整个人也被逼到了墙角。这个吻林诗诗是带有惩罚性的,所以手上有些蛮力。他竟扯了几次都没成功。对方毕竟是个女人难道要动用武力不成。

子炼一米八的身高,林诗诗只能踮着脚。几乎是同一天被两个女人各吻了一次。还不带商量的。

子炼真的想打自己两个耳光。

许久,林诗诗放开他,脸上一片潮红。

“对不起,刚才我的话可能太……”林诗诗扶着额头:“刚才我喝醉了,原谅我,我并不想说那些话。”

“没关系,林小姐,我送你回去。”

既然她没有生气,那他也没有必要生气,他本来就不是那样的人。为什么他会成为天洲的部长,为什么一切会这样。其实他也觉得好神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