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庆阳帝国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433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楚红拿过子炼的手机给自己拨了个电话。

她不管了。

子炼离开花园酒店时楚红给了她一个向日葵般的笑容“我会好好保存的。”

她对着他的背影喊道。

子炼坐进“天。010。”里。发动引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庆阳公司。

“董事长。”

“进来。”子炼坐在办公椅上,目光并未离开电脑。

“董事长,这是这个月的财务报表,还有你这几天的行程安排以及需要你本人签字的合同。”

“嗯。”

“刑望公司刑喻风明晚约你在聚香楼吃饭。”

“什么事?”

“他公司现在资金周转有问题,想让你替他担保贷款。恕我直言,他这是变相的又要同你借钱。”

“他什么时候有钱过?”子炼孜孜不倦的解着电脑上那道微积分难题:“你怎么看?”

“他公司的财务状况已是赤字,借款的用途也不明确。”

方贻若有所思,好看的双腿故意在子炼面前来回走动。说实在的她还是对早上董事长的艳遇有些耿耿于怀,可恶的是向来第六感灵敏的她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他有恋爱的迹象,身为董事长兼董事会秘书双重身份的她智商和美貌有目共睹。她怎么就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命呢。

“董事长,他当初收留了你。一而再的对你提出这种经济要求。你这回要狠下心跟他表个态了。”

“你转告他说我这两天有别的安排,改天再约。”

“好的。”

“他并不适合做生意,为了维持一个快濒临倒闭的公司去借高利贷。以他公司现在的资产情况以及工厂存货来看不足以偿还之前的贷款。最好的办法是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如果生存上有压力的话我可以借给他一些钱。”

“嗯。”方贻看着他,不懂为何要对她作出这番解释,这好像是他的私事吧。

“早上的事是个意外……”子炼睇她一言,似乎是不知道形容这样的事件。在方贻眼里,这样的表情真的有点眉目传情的意思。

“嗯,只要你开心就好。”难得他顾虑她的感受。她只是他的秘书,难道之前对他的好感已经这么显而易见了吗?以至于让他心有不安而对她欲言又止?这家伙不是一直情窦未开的吗。方贻的脸渐渐发烫,反而开始不自在起来。

“董事长还有什么吩咐?”方贻看着他,他脸上有细微的笑容,看来那道微积分题又被他破译了。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和西装革履的打扮帅到一蹋糊涂。

“怎么这么看着我”子炼噼哩啪啦的敲着键盘并未抬头。

“接吻的感觉怎样?”方贻突兀的问,眼里有一丝苦涩的笑意:“董事长终于有喜欢的人了。”

“去帮我买些衣服。家里没有合适的衣服,适合珠宝展那天穿。”子炼离开键盘,从座位上站起来。直接忽略掉刚才的话题。

“好的,嗯……还有一件事,今晚恒荣地产的林董事长千金约你吃饭。”

恒荣地产已是一家跨国上市公司,富得流油。名下的房产多到政府可以收囤房奢侈税了。

庆阳投资虽说这几年在业内声名鹊起。但其业务范围大多是小而复杂。没有大公司的业务提携,庆阳很快会成为天洲众多中小企业中的庸脂俗粉。自己是政府的人,庆阳至少比普通企业要高贵些。之前子炼以部长身份关心天洲企业发展为由约林董事长吃过一次饭。

“帮我推迟几天。”他知道林小姐对他有意思,一下子没了心情。

方贻微微一笑。她喜欢他这种不近女色的样子。

“不过,林小姐说,星河那块地挂牌出让截止日到了,问我们庆阳有没有兴趣去竞标。如果您没时间,她就改约朝阳科技的施总了。只要他们不串通人哄抬标价我觉得星河这块地我们还是有能力去竞争一下的,只是我不明白林董事长为什么要把这么好的一块地剥离掉。林小姐大概还不知道您是国土资源部部长吧。”

“这块地的文件我看过。可能恒荣内部在做一些资产调整吧,这两年房地产多少有些不景气,而恒荣财大气粗,渠道多。不再乎多一块地少一块地的。他们更注重的是多元化发展思路。这样他们公司的前景才会更广阔。”

“至于那个林小姐她不是不知道,她是不认识我。前几次我和林董吃饭,她没来。后来林董给我们庆阳拉了笔大业务进来,我就回请他吃了顿饭。结果来的是他女儿。”

“林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来这次星河的地他已经有意于你了。”

子炼记得上次和林小姐吃饭被她灌了不少酒,趁他不胜酒力不止一次的摸他这摸他那。碍与林董事长的面子,他又不能发作。哪怕是早上那女的对他那样也没让他那么反感,至少人家承认了。而那个林小姐是看见他明明一副要把他吃了的模样,骨子里还装着清高,一旦自己失去防备。她就上前占便宜。

按照国土资源部第1号令,在挂牌期限截止日到时仍有竞买人要求报价的,出让人应当对挂牌宗地进行现场竞价。出价最高者为竞得人。他还有时间。

“给她回个电话,我去。”

“你自己不会转达吗?”方贻也不知道在别扭什么。这算公事还是私事?

星河这块地确实他花了不少精力想去争取,庆阳前段时间因为收购了一家IBM公司的PC业务资金紧张所以就暂时放下了。如今还有一线生机也算是个好消息。

“看得出林小姐对你很有意思,董事长是想用美男计获得她经济上的帮助吗?”

庆阳这个月现金流不多,而错过星河这块地,对公司未来的发展确实影响不小。方贻心里有些疼,这个男人这些天的行为越来越失去本真。她宁愿他对什么事都不会动情。他的傲娇不是拒人于千里,更像是与生俱来的不食人间烟火。虽然平时话不多,也不像华杰那样会和员工打成一片,但他体恤下属。知人善用。在他的心里,庆阳的利益永远高于自己的利益罢。

“董事长还有什么事吗?”他很少对员工说你可以出去了我没事了,一般都是下面的人配合默契自行离开。

“没有,你去忙。”

“等等。”

“嗯?”

“顺便帮我买包烟。”

“噢,好的。”

方贻有些意外,他什么时候有烟瘾了?

“喂?”

“董事长还有什么吩咐。”

“裙子太短,下次注意。”

方贻侧过脸。嘴角轻扬。他终究没有无视她的存在。

子炼从那张豪华的办公桌下拿出一颗篮球。做好发球姿势。

凝神,计算好距离,瞄准。

球准确无误的进了对面的篮框里。这样的投篮对投者腰腹力和身材要求是很高的。必需要瘦的强壮。太瘦或太壮都会影响其轨道。他能感知到篮球的现运行方式与可能的或应该的运行方式之间的差距,投篮是对庆阳未来的一个愿景。中球是庆阳公司整个组织的未来理想。这是他自己与自己的相处方式。

乐此不疲。

洁白的桌布,漂亮的鲜花,银色的烛台,醇香的美酒。优雅贵气的食客。恰到火候似有似无的音乐。林大小姐果然是约他吃西餐。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特别想吃东方菜。尤其是天洲国的特色菜。

“这酒合不合你口味,不合口味的话我让他们换一瓶。”

“还行。”

“肚子饿吗?这些是头盘菜,你喜欢吃什么?”林诗诗温柔的拿过菜单递给子炼。

“你点吧。你喜欢吃的我也喜欢。”子炼轻轻摇动酒杯将酒放在舌上喝了几口。意兴阑珊。

“怎么不说话?”

“噢,林小姐想听什么?”磁性的声音低沉浑厚。身体干脆斜靠在椅上。这种西餐厅的木头坐姿让他不太舒服。无所谓了。

林诗诗目光灼灼看着他。几日不见对他越来越有感觉了,这吊儿郎当的样更让她喜欢。

“想听你说话,说什么都行。还有不要叫我林小姐,叫我诗诗。”林诗诗冲他娇媚一笑,叉着一小块食物送到他唇边:“不过董事长可不会说什么动人的话。”

子炼迟疑了一下,眼神无意中略过林诗诗的胸。她今天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穿着精致性感的晚装。俯身而立的身姿管不住她丰腴的身材,一对雪白呼之欲出。

“等会再看嘛。来,先尝一口熏鲑鱼,牛排马上好。”林诗诗对他刚才的反应很满意,对着子炼眨了下眼。爱慕挑逗之意全在脸上。

子炼乖乖张开嘴,捏住林诗诗送过来的叉子:“我自己来,你先坐下。”

“我喂你。”林诗诗得寸进尺。

“你看看你身材这么好,曲线毕露,旁边不少男人都在看你。”子炼拗不过她。改用缓兵之计,拉过她的手温言蜜语。

手上是他的鼻息。仿佛被催眠般林诗诗端庄的坐了回去。

侍者送来牛排。颔首低眉:“先生,小姐,请慢用。”

子炼点了下头。绅士的微微一笑。

“先生很帅,用餐愉快。”

“他可真会说话。我这个大美女坐在这他倒好像没看见”林诗诗嘴巴这么说,心里倒一点不介意。他能来陪自己吃饭说明他也是有些喜欢她的。怎么可能去妒忌他。看他安静的坐在对面吃饭本身已是一种享受。

“星河那块地,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子炼真的有些饿了,早上吃了几口蛋糕下午没吃。

白皙修长的手握着精致的刀叉,食物被细微切割的声音然后小口的送进嘴里。性感的喉结被食物一路牵引。深蓝的西装外套里那件白色的领口还敞着两颗扣子……

林诗诗终于明白帅就一个字却能被他帅出很多种姿态。那个朝阳科技的施总每次见她都是各种西装配领带,颜色也是挑的触目惊心想引起她的注意,手上的腕表更是各种名牌显示他们很门当户对。跟眼前这个随意不羁的男人相比,那施总只能算是个俗物了。

“先吃饭。”抬头看着那副赏心悦目的画面林诗诗意乱情迷。

“waiter,再来一瓶红酒。”

上次好不容易等他喝醉,中途上了下洗手间他就跑了。这次她可一定要留住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