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梦里有你

作者:朵朵很阳 字数:334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部长,你在吗?部长,开一下门。”楚红在门外等了一分钟。见没人应只能将磁卡靠近门边感应。

“哔哔。”几声门便开了。

房间很干静,干静的像没人住过,空气也不混浊,夹杂着一股淡淡的青草味。窗帘拉开着,窗纱随风轻舞……

楚红快速走到床前用手试探了一下那人的呼吸。

还好,温热均匀,一切正常。紧崩的神经也终于松懈下来。

似乎是不小心还是情不自禁的又多看了他一眼。

起初是偷瞄,后来却有些肆无忌惮了。

床上的男人穿着浅水色睡衣。小半个人已露在床外。一头墨中带紫的短发。一张颠倒众生的脸,挺直的鼻梁下有一双粉如桃花的薄唇。白皙略有些象牙色的肤质彰显出他非凡高贵的气质,修长的身材隐在有些凌乱的被中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这样的姿势怕是很累吧。”楚红有些艰难的移开了视线,到底是有多累可以睡这么久。

悄悄的打开手机摄像头。关了声音,楚红拍下了刚才那副美好画面。似乎是意犹未尽又走近了些。拍下了子炼的脸部特写。这脸简直可以舔屏了。

心高气傲如楚红也终究是躲不过这绝色蓝颜。红尘一劫。

“还是把他弄醒吧,这样我也放心,再说也该起来吃点东西了。”楚红犹豫着要不要叫醒那人,却发现男子动了几下,口中含着喃语呓梦。凑近身去仍听不清。他此番折腾倒是大半个身子己在外面。

楚红有些看不下去,经过小小的思想斗争便决定上前扶他。毕竟是男人。到底是有些无从下手。抱吧,等下他醒来会很尴尬。扯吧,似乎太粗暴。终于想到不如两手拉住他腋窝然后拖到床中间去。

楚红动作有些生涩又有些紧张。花了很大力气终于给子炼换了个舒服的睡姿。想想真是犯傻。这种事可以让服务生干,自己又是何必。不过内心不也憧憬着能和他靠近些吗?

他身上有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不是吗?

“唔,……哥,你在哪里?”子炼眉头深皱,手也不安份的挥舞起来。眼睛却是闭着。

“不好,他一定是身在梦魇里出不来了。”

一旦发现有人梦魇最好的方法便是叫醒他,如果回答他问题那双方都死定了,自己也会进入那个梦境。

“你这个怪物,你要为今天所行之事后悔的。你会受到诅咒,抓了我们两个你就失去魔身,这是要万劫不复的,你不会连这些都不知道吧。”

子炼被四物兽的大手提在半空,明知道一切都是白费力气还是忍不住对着四物兽大喊大叫:“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四物兽玩性大起,索性把盔甲少年扔了。专心对付子炼:“臭小子,你喊什么喊,天神已被我下安眠药。你省点力气,别以为长得好看我就不会吃了你。诅咒?我已经不死不生,不伤不灭了,除了吃土还能把我怎么样?还能毁我容?”

“安眠药,人类研发的产品你也敢拿给天神吃?你想干什么,你想杀了神,自己来主宰这个世界?”

“呵呵,神是什么,他若想吃自会吃下,他若不想,我花心思也没用,懒得跟你们废话。”

“杀了我,你会付出代价的。”子炼的嘴角已溢出些血丝。一张脸没有了生气。

“我说过我不会杀了你们,不过不代表我会饶了你们,这才只是个开始……哈哈哈。”四物兽阴笑阵阵。拳头捏得更紧,子炼觉得已经能够听到自己骨头的碎裂声了 。五脏内排山倒海般难受。

被扔在地上的少年勉强撑起身体,不顾被摔得生痛的伤腿使出全身的力气爬到怪物脚下:“吃了我,把他放了。”

声音很弱却是异常坚定。

“哈哈哈,你这是在求我。”四物兽的神情异常愉悦,扭曲的脸也有些激动的神色,干脆坐在地上和盔甲少年谈判起来,一兽一人四目相对:“给我个理由,凭什么吃你,不能吃他。”

“因为,”盔甲少年缓缓站起来,提在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了些:“我此生无欲无求。活着也只是一副躯壳,如果能救了子炼和你同归于尽又如何?”

“哈哈,兄弟情深呐。”四物兽提手摸了把少年的脸,少年头一偏,剑身刚好挡住整张脸。

此时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子炼脱了魔爪。这样才有时间攻击它。说了什么自己马上会忘记。

少年看了看前方沐浴在银光下的圣城眼里有虔诚之色,但只是短暂一瞬突然扭过头轻蔑的看了四物兽一眼:“如果我告诉你,我的力量真的是无穷无尽,而且我不杀你是因为你的杀生权不在我这,我不想忤逆神你信吗?我修炼神之力不是为了开启血腥杀戮之门。我是……拯救……”

“哈哈哈……”四物兽笑得前仰后合,几乎是喘不过气来:“我看天神这几年是越来越糟糕怎么会留着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满口狂言的余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吧,那我今天就告诉你……你的前世。”

“不用了,最毒莫过于你的嘴,所以你才受舌被剪的诅咒。我想一切未必不是败你所赐。”身穿银色盔甲的少年飞身一跃。人已在四物兽的身后,四物兽不会转身这是它的软肋。少年细长锋利的剑身对准了四物兽的背豪不犹豫的刺了下去……

这样快的速度不是急于要杀四物兽那么简单,他只是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他只是想让那怪物闭嘴。

四物兽后背受了重创便忿忿扔掉子炼。转而对付少年。无奈受了诅咒不能转身。只能用力的扭动身体反手拔掉背上痛苦的根源。

“我靠。为什么这怪物还有人的手。” 少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剑重重的掉落在地。还好有自己多年的灵力在上面,剑身未损。

“在物归原主之前能不能不要这么粗鲁。”

“你敢刺我,我杀了你。”

大战几个回合,盔甲少年已是精疲力尽。手链上的天使之花光影也愈来愈弱。子炼却开始慢慢的清醒……

刚才被四物兽扔得晕头转向,失去了意识。醒来时看到少年的生命已汲汲可危。四物兽早已如泰山般屹立在他跟前,只不过似有什么顾虑般迟迟未动手。

“只要你答应我改造你的身体,我就放过你。”

“不用了,你动手吧。”

子炼听出了个大概,趁着没被它发现,掏出胸前的匕首走近四物兽猛的扎了下去,几乎是拿出了所有的力气一点也不给四物兽反抗的机会发狂似的连扎了十来下。

四物兽訇然倒地,哀鸣如鬼嚎,身形软化平摊在地,肚子里的泥土竟化作一片泥沼四处扩散,只剩两颗血珠瞪着。

一道刺眼的金光在天际化开,生生的隔开了两少年。

不久盔甲少年看到泥沼深处伸出一只葱白玉手,银制的手链在金光下发出夺目耀眼的光。链子上那朵蓝天使花格外醒目。这样的手链除了自己和子炼再没有第三个人,那是用来修神之力的天使标记。

“不好,子炼被陷进去了。”穿着盔甲的少年两手一推,使出混身神力要将陷入泥泽的子炼吸出来,身上多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有损伤,虽想拼尽最后一口力气救人,竟没有多少余力反而整个人重重跌在一块断崖上。只差一点,就粉身碎骨。

“难道一切只是幻境……”

虽然以前和子炼修炼的时候天神经常会出其不意的拿各种困境考验他们的作战能力而且时间空间不限。但这次的确险峻异常。不像是天神所为。

四物兽化作一道黑烟腾空升起。

那只手却还在泥泽里挣扎……

如果冲进那片泥泽自己也会身陷其中,他不怕死,只是怕那怪物使诈。不过看着越来越往下沉的手少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内力高手能隔空输出伤害杀人于无形,如果深受重伤就只能将力量附在武器上。那剑也听话,自己横向飞来。

少年跳上了剑身,御剑飞到了那手边,用力一拉,竟扯出了一个少女。

“你……你是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