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遇见大叔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27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沉浸在与她的记忆里,就这么闭着眼睛,伴随着夜幕的降临,初阳的升起,来来回回两次,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嘴唇有一丝龟裂的疼痛了,或许我该走了,待得时间太长了,爸爸妈妈肯定会担心的。把手机一打开,果然很多条短信还有未接听,爸爸妈妈的,还有平时关系还不错的,甚至有一个是我的学生,在做跆拳道老师代课的时候认识的,他特别喜欢武术,对这个方面也颇有研究,所以我们的关系也算走近。

原来,我不是没有人在乎,没有人担心,只是我的眼里心里就只有你,屏蔽了其他人罢了。

我该整理整理这段感情了,或许我该回应些其他人的关心了,我不能为了你一个人而丢失太多太多了,脑海里面突然想起来竹林那个小女孩,我什么都没有问她,只是让她靠着我的肩膀哭泣,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句安慰的话,而是一个可以停靠的肩膀,或许不是那么的温暖宽厚,但是她足够给你哭泣的空间。

我试图站起来,可是坐在地上太久,腿又麻又发软,体力也被消耗的差不多,我硬撑着,努力的使自己站起来,但是都失败了。我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要不要叫保安来帮我一下,我不想再像以前一样,直到晕倒在这里,然后被人抬到医院去,那样的日子太可怕了,我始终相信时间会证明些感情,同时也会帮我们去淡忘一些悲伤。所以,今年我来到你的身边的时候,我已经不是以前那样极端的心态了,或许就是所谓的变心了吧,没有守护在身边的真实,再深的感情也守不住。

就在我闭上眼睛准备喘口气,再努力的站起来的时候,后面有个人抓着我的胳膊,将我扶了起来,我转头看看我身后的那个人,是助理。他怎么会在这里呢,我勉强的站着,看着助理走到我的面前,还有他身后跟着的大老板,跟以前一样,大老板手里始终拿着一块手帕。

我:“你们怎么在这里?”我对着助理说,我才不会对着大老板说话呢,因为我知道他根本不会睬我,问他什么,即使回答,也是硬生生的挤出几个字,难道这就是作为一个大老板应该有的高冷吗,惜字如金。

助理:“我们刚好来这么探望故人,不想就遇到了,还真的是巧呀。”助理很和气的对我说话,大老板从头到尾都盯着我看,我脸上有很奇怪的东西吗,还是说我现在的样子很难看嘛。

我:“哦,我也是,我现在准备走了,你们呢?”我随便说了一句,因为在这种地方,实在是说不出其他的话,你们都懂得,来看望的都是自己在乎的亲人朋友,所以心情应该很悲伤吧,不适合逗比也不适合煽情。二期最擅长的就是这两个,没的说,就无话可说啦。

助理:“你看上颜色很不好呀,你一个人没有事情吧?”助理有点担心的看着我,我摸摸自己的脸,已经待着这里有两天了,没吃没喝的,脸色肯定不会好啊,听我的声音就知道了,很沙哑,我说一句话都能感觉到我的喉咙干燥的疼。哎,这个助理真的是好心,可是遇到一个这么奇葩的老板,要不然就凭我们之前的相处,卖个面子也要顺便带我一程啊,这边不是很好打的呢,而且天色马上就要黑了,我想啊,这个助理估计是有这个心,但是受不住大老板呀。

我:“我当然没有事情啊,我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事情呢,你看我依然可以活蹦乱跳的,年轻嘛,任性。”我强颜欢笑,总不能让助理担心为难吧,那个大老板站在后面一句话也不说,刚刚还看着我呢,现在是直接背对着我了,哼,你放心好了,我就是晕倒了,让救护车抬我出去,都不会做你的车了,大奇葩老板。我为了显示我是真的没有事情,还特地蹦跶了一下,这不蹦跶还好,这一蹦跶,脚就崴了,这下可就麻烦了,难道真的要人抬我出去嘛,我现在是脚疼的站不起来了,助理看见了非常担心的扶我,问我有没有事情,要不要帮忙联系家人或是朋友,我肯定是要逞强说自己没事的,小事一桩,我可不想在大老板面前丢脸,让他在心里看不起我,我就是要坚强给任何看,没有任何能够伤害到我,没有人能够抓得住我的软肋。

我现在的两个软肋,一个是怕黑,一个就是你卢晨晨。我要坚强努力的忘掉卢晨晨,我也要克制自己怕黑,晚上回家就把灯关了睡,把手机给调静音了,这些都是坏毛病,我必须要舍弃。人总是要长大的,我没有办法让自己变得有多好,只是希望自己不要活的这么累了,总是把快乐带给别人看,将自己的悲伤收进自己的心里,然后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来狠狠的虐哭自己,这样的日子我是过够了。

助理:“你确定你真的没事吗,要不然我帮你叫一辆的车吧,你坐的车回家吧,这里是墓地,天快要黑了,你一个姑娘呆在这里也不太好呀。”助理扶着我,然后努力的站起来,我尽量看自己的力量站着,不靠着助理,我这个人也有一点小小的怪癖,就是不喜欢别人碰我,所以助理拉我的时候,我站起来后,就立刻想要挣脱他的手,可是他的手抓着我的胳膊太紧了,我只要使劲一挣脱,马上就可以摔个狗吃屎,我宁愿被人抓着,也不要让别人看到我出糗的样子,我可是高冷威武的笔哥哥呀。

我:“我是真的没事,你们就先走吧,大老板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呀,这个墓地有什么害怕的,我都在里面待了两天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呀。”我故作轻松地说道,嘴角硬是挤出一丝微笑来,你们就快走吧,别在我的眼前了,我的脚疼得真心的难受,还要站着,还不好意思说出口,显示出很疼的表情,折磨啊。

助理:“什么?你刚刚说你在这里待了两天啦,不会把,你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待这么久呀,你不害怕吗,你家人不找你吗?”看来助理已经被我的话吓到了,而这句话也震到大老板,大老板转身看着我,眼睛依然是那么冰冷,只是隐藏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心和不可思议。助理那一脸看不出什么意思的表情,我突然间很想笑了,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就想笑了,感觉自己跟个傻瓜一样笑着。

我:“干嘛一副这个表情呀,很正常呀,我每年都会抽几天才这里陪陪她。”我笑着对他们说着,不要把女生想的都很脆弱,像我这种女汉子可是多了去了。我指着墓碑,心里又黯淡下去了,我能够这么轻松的说出了,这其中是压制了我多少感情。

助理:“你可是真的很可怕啊,她是什么呀,竟然让你这么在意上心呢?”助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立刻感觉到自己的不妥了,因为毕竟这种事情牵扯到我的私人生活了嘛,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打听这么多事情是一直不礼貌的表现,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我正想回答他,没有关系我不在这些东西的,可是脑袋却“嗡嗡”的想起来,感觉到天地之间都在旋转,不好我感觉,我应该是体力不支,低血糖晕倒了。不行,我要将他们赶走,绝对不能晕倒在他们面前,我不能就这么在他们的面前晕倒。

我:“你们快点走吧,我会自己走的,你们快走呀。”我用自己最后一丝的意识,赶他们走,我快要撑不住了,好累,眼皮好重,呼吸开始变得不顺畅,一定是刚刚说话太过于用力,消耗了我仅存的体力,我摇着头让自己保持清醒。助理一直问我有没有事情,要不要帮我打电话报警,可惜这些声音已经被我脑海里的声音给掩盖住了,我听不见外界的声音,旋转的越发的快了,我晃了晃,直直的倒下去了。我撑不住了,我的双腿失去了力气,可是我倒下去的时候没有感觉到身体与水泥地的距离碰撞,我好像躺在了一个人的怀里,有可能是我已经麻木了,出现了错觉,或者是助理顺手接住了我。

我最终还是晕倒在了你的坟前,你最终还是夺走了我的理智,我又在在医院待几天了,都是因为你卢晨晨,我该怎么样才能走出这样的感情漩涡呢,我渴望忘记,我渴望重新生活,我渴望自己能够不要那么的想念你,谁能够帮帮我,开导开导我……这样的日子,我真的是累了…….

只是后来的后来,将我抱在怀里的这个人,是他帮我走出了这段阴暗的记忆,是他教会了我如何去学会调整自己的心态,还是他教会了我….爱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这一切来的就是太快,缘分总是这么匆匆的来,走的时候却能够剥掉你一层皮,让你的血肉暴露着,让你受着无穷无尽的痛苦,直到戒疤愈合长出心得皮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