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回忆里的回忆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58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坐在坟前,从晴空朗朗到夕阳西斜。不知道这次又是怎么回家的,上一次听说是在墓园带了三天,然后被送进医院的。当时里面的保安让我走,我还把人家给摔了,导致保安不敢强行的让我走,只好就看着我,怕我出事。在墓地自杀的人不少,保安害怕我也是那样的人,紧张的要命。

我才不会自杀那么傻呢,我只是坐在她的坟前,就感觉她在身边一样,我们的认识的时间也就是五年,可是我觉得有五辈子那么长,我们的一点一滴的回忆,都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面,我不厌其烦的将他们拿出来,放映在我的泪水里面。

五年不算长,不算短,正好可以证明两个人的感情,我相信你一直都没有真正的想要伤害过我,只是不想让我看到你憔悴落魄的样子,可是你好傻,以为这样我就可以忘记你了,就可以不再在乎你了,在我的心里你就是家人,你就是我深爱的那个人,如果时光能够再次重来一遍的话,我还是愿意帮你提起行李箱,还是愿意做你最好的姐妹,还是愿意帮你追那个男人,只要你想,只要你愿意,只要你还愿意和我一起做姐妹。

我这个人脾气比较臭、比较火爆,还没有一个人能够跟我有这么亲密的关系,我不是高冷,跟我相处并不难,我只是缺少安全感,我只是害怕失去,我怕属于我的东西会一点一点的流逝掉,所以我总是再别人的身上索取些什么,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像你一样,在你的眼里心里都只有我一个人,我们在偌大的学校里面,却只有彼此,离不开彼此的那种感觉真的很赞,我喜欢我们的二人世界,我一直在说一句话,朋友不在乎,有个真心的急足够了,所以我有了你就足够了。

男人,爱情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两个,因为这是很多悲剧的终结者,它将这个世界变得很美好,也将把这个世界变得很残忍,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感觉是什么,我第一次感受到喜欢一个人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就是从你的一举一动观察到的。

你开始每次对我提起他的时候,都会有莫名的兴奋,特别是见到他的时候,脸颊总会泛着红晕,我一开始好奇那是什么,是不是她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后来你告诉我,那就是爱情,你喜欢上了一个男孩,你渴望和他在一起。

我说,好,我帮你追这个男孩儿。然后我就开始做起来中间的传递员,帮他们传书信,传字条,传礼物,因为是高中,还是早恋时期,学校查的特别紧,你很害怕会被发现,我对你说,不怕有我在呢,要是发现我替你把罪名扛下来,因为我什么都不怕,就算是校长找到我爸妈说我早恋也没有关系,反正他们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因为他们都知道,在我的眼里只有那些兵器、武术才能够吸引我,别说小洋裙、小卷发不能够吸引我,谈恋爱喜欢男生这个事情更加不会吸引我的,当初爸妈还担心我是不是同性恋,还特地带我去医院的心理科去查了,不是同性恋,最多算是双性恋,我爸妈这才放下心来,毕竟在中国人的思想中,是绝大部分的人接受不了同性恋的。

直到后来还是被老师知道了,但是班主任很精明,她一上来就让我走了,说这件事情不关我的事情,即使我死命的承认就是我喜欢张立昌,就是我跟他在谈恋爱,可是老师就是不相信,老师只说了一句,每个学生我都了解。然后就一直让我走了,我看着你慌张的站在老师办公室的门口,事情一出,你们的关系彻底就结束了,你们还会被要求停学一个星期回家去反省,还要在学校每周一的演讲大会上面,当着全校一千多人的命通告批评你们,我当时真的好担心,一向心高气傲的你,怎么承受的了大家看你的眼光,我多想老师是糊涂的,她看不懂学生,她只相信她听见的,信我,是我早恋了。

对不起,我没有帮助你,我真的一直为这个事情反省着,如果是我的话,下面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了。老师就问了你们,你们究竟有没有谈恋爱。我无助的看着你身旁的张立昌,不敢回答,她怕他说错了一个字,都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伤害,所以你等着张立昌先说话。

张立昌的话,让你彻底跌入谷底。张立昌说,一直是你纠缠她的,我为了能够哄你开心,故意将字条改了。这样的话,居然在他的嘴里说了出来,这对你的伤害真的不是一点点。你是知道我的,我是绝对写不出那么肉麻的文字来,我这个人脾气就是直来直去,从来不会撒谎,更加不会耍心眼儿。

老师对你们做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批评教育,我没有回家,我一直站在窗口听着你们说的话,看着你们不安的情绪,窗外的我与你们的心情是一样的。

你一直抱着这样的猜想,张立昌是为了能够快速解决整件事情,能够让大家不要变得那么难看,因为班主任听了张立昌胡乱编的故事,决定帮我们减轻罪名,只要让我们简单的写五千个字的悔改书,还打扫卫生一个星期。这件事情就被压了下来,同一个班级的同学甚至直到最后也没有搞清楚,为什么班主任让他们两个人负责班级的卫生情况呢,这个事情当然只有我知道,我劝你放弃他,找哥哥男人油腔滑调,不是个正经人,一点不靠谱,遇到了事情居然把责任往女人的身上推。可是那个时候的你,已经重了他的糖衣炮弹,根本不理会我说的话,只是一个劲的求他回头,本来就没有的心,怎么拿得出来,张立昌根本就没有爱过你,后来的你知道后崩溃了,他一直只是把你当做游戏的棋子,这个游戏就叫做“谁追到的姑娘最多”,多么恶俗的游戏,彻底引爆了我心里的那个关于底线的响雷,我要把他们都炸了,给你陪葬。

于是我将那帮人约了出来,然后一个人全部解决了,我当时真心的觉得很解气,一帮不把感情当做筹码的丑陋家伙,真的是恶心的要死,人活在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感情了,你没有感情你啥都没有。我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你居然因为这个事情而骂了我,说我多管闲事,我将张立昌哪里打伤了怎么办。

那个时候的你,已经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失去了理智思考的能力。我当晚就哭了,哭的特别的伤心,我一心只为你一个人,帮你扫除障碍,帮你传递信息,即使最后东窗事发,我还第一个站出来替你顶罪。但是你呢,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个人,哪怕他最后承认他根本不是爱你的,只是为了显示出他有本事,想追谁就能够把谁给追到手。

你在我的怀里痛哭流泪,因为张立昌对我告白了,说其实跟她在一起完全就是为了能够接触到我,这样的谎言,这样的前言不对后语的,你居然信了,还是深信不疑,我当时也是醉了,被冤枉的百口莫辩。我拼命的像你解释着,可是你不信,你把你的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了公寓里面,这曾经是我们的家,我们说好好悄悄话、白日梦话的地方,你就这样轻易的舍弃了,这些年我是该怀疑一样我们的感情了,居然脆弱成这个样子,一个争执就可以让他灰飞烟灭。

最后呢,你离开我后呢,家道中落,是我爸爸接济了你家,你感激了我,所以对我也熟络起来,但是我能够感受得到,那种隔阂,彼此谈论欢笑的时候,那个笑声里面夹杂了一丝的假意,这一些我都知道,我只是不想说出来而已,我希望有个人能够懂我,即使我什么都不用解释。我跟你解释了,那只是闹着玩的,但是你却不信,因为张立昌亲口说,是我天天给他送东西的时候对他暗送秋波。暗送他妈呢,谁暗恋他啊,那种小白脸我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在我的心里这种人就跟人妖一样,我劝你们去集体整一下,还能够省钱呢,我出的主意还不错吧,以后哦你们要是什么的了也可以考虑一下啊。

那一天你去找他,我给你发短信让你别去,因为我从朋友那儿得知,张立昌在跟他的新女友约会,你看见了心如刀割,你要杀了这两个狗男女,你们就在马路中央发生了争执,夜晚的灯光灰暗,开车的司机们也纷纷带了一点睡意,所以在看见你们两个人的是,刹车已经来不及了,你却很傻很傻的将张立昌推开了,用了你这一生的力气,最后在大汽车的车轮下结束你年轻活力的命。

当我赶到的时候,你已经送去医院了,我只看到地上一滩触目惊心的血,那个血放佛是你一生为梦想执着追求的热血,你却将他们撒在着漆黑的夜里,在这冰冷的地上。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赶去医院的,我整个人都在颤抖,我的腿发软的已经支撑不起我的身体了,我崩溃的大脑已经支配不了我的四肢了。

医生说你没有生命迹象了,我不信,我求着医生,求他们在救救你,挣扎了半个小时候后,你的生命迹象依旧为零,你就这么残忍的离开这个世界,将我们这些深爱你的人抛下,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痛苦吗。阿姨已经哭晕在医院里面。

你走的那一年,我没有敢去你家,没有敢去照顾你的家人,因为我害怕,不能接受那样悲痛欲绝的家人,直到第二年我实在是担心二老的身体健康,才打了一个电话去慰问了一下,当天下午才敢去的,果然阿姨和叔叔已经憔悴的不像样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