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因祸得福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43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站在抢救室的门口,心里是那个焦急啊,坐立不安。在门口踩着高跟鞋转来转去的,但是鞋子走两步就崴到脚了,没有办法,我只好把鞋子脱了,光脚,正好可以让冰凉的瓷砖地刺激一下我现在的如同火烧的心情啊。

我不敢去看坐在等待椅子上的大老板,忙没有帮上,反而是给他闯祸了,虽然说人是我摔得,但是也是大老板带我过来的,现在出事了,他肯定脱不了关系啊。

啊啊啊啊啊啊,我就说我怕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会随时发病的,我哪里会知道这个人就这么脆弱,就给他一个过肩摔就能到抢救室的程度呀。助理站在最里面的落地窗前面,一直在打着电话,我知道他们肯定是为了这件事情善后。我现在就算是把自己卖到大老板家做苦力,也怕是弥补不了这次损失呀。

怎么办,怎么办呢我们幸福的家会不会就此破碎呀,我亲爱的爸爸妈妈还有我家笨笨,是不是就要流落街头,过上乞讨的日子,呜呜呜呜这一次我是真的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呀。大老板将我包装去骗人的时候,都没有现在的表情。他坐在椅子上,两个眉毛都快要紧皱到一起了,闭着眼睛,按着太阳穴,连大老板都觉得有压力棘手的话,那我真的是倒霉了。

大老板:“我眼睛都被你晃晕了,坐到我旁边来。”大老板对我不耐烦的喊了一声,只是他旁边旁边的椅子,让我坐过去,我现在是没那个脸去违抗她的话呀,乖乖的坐到了他所谓的旁边。我这个人虽然野蛮粗鲁,特别的幼稚孩子气,可是我还是知道好坏事情的轻重的,这件事情我知道是我做错了,即使是那个人先挑起的,但是损失如此之大,我会主动承认错误的,我不是那么的偏激和认死理,我就是好打不平而已。

大老板:“事情到这个地步,焦急懊恼的人都是蠢货”我听着老板说我蠢货,我特别想回嘴骂他,可是想想现在是有罪之人,有什么理由去说一个给他带宰的人呢,我就低着头,看着身上这粉色的礼服,如此可爱萌哒哒的衣服,果然不适合我。我心里其实早就骂自己千万遍了,大老板骂我也无所谓了。

大老板:“现在应该想,等会儿他出来,你怎么去解决这个事情?”大老板话中有话的,他一脸有了主意的样子看着我,我看着他,没有懂他是什么意思,我没有什么心机,不知道这些经常斗心机的人,话中的拐弯抹角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解决呀,我这次保证都听你的,这件事情是我的失误,一切责任我担。”我对着大老板保证到,我担责任就是我担,因为祸是我闯的,大老板是无辜的人,我绝对不会因为大老板比我能力大,就让他背黑锅的。我始终记得师傅对我说的话,你有种闯祸,你就要有本事去承担责任,要不然你闯什么货,你就是个败类。

我绝对不会做师傅口中的败类的,我永远记得我在师傅临终前,我对师傅发誓,永远做个正直的人,勇敢的面对自己的心,不轻易屈服,但是也不要铁石心肠。这个师傅,是我在武术上面的第一任恩师,虽然我后来也拜了一个师傅,但是这个新师傅她的名利心太重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第一个考虑利益好处,与我的老师傅截然不同,所以在我在她身边学了两年后,我就离开了,我早就想离开了,但是我没有这个能力保证自己在离开后能够将自己所想要学的东西自学成功。新师傅虽然很爱钱,也爱显摆,但是她是真的是有本事,这也是我所一直疑问的,所有习武之人都是会有修身养性这一节课的,我们都不怎么爱财,会比较容易看淡一些东西,但是这个新师傅就完全不一样,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世界上的人形形色色,难免各种奇葩。

今年算起来,已经脱离师门有半年了,不管新师傅的身上有再多我不喜欢的,但是她依然是教授我学问的师傅,我依然很尊敬他,突然想到了,决定这个事情只要妥善处理了,就去找师傅,慰问一下她,师傅的年岁应该有五十多岁了,不年轻了。

大老板:“既来之则安之,说起来你也算完成你的任务了。”大老板身经百炼,各种的淡定呀。我现在有点莫名的崇拜大老板了,宠辱不惊的样子特别的有女人味儿,简直是帅呆了。

我:“我完成任务了?可是我还没有参加女王比赛,而且也没有把你要的那个什么特的人给摔了呀,这叫什么完成任务,就是给你添乱嘛。”大老板安慰我也不用这么说,这个大冰块能够让我坐在他旁边的旁边,我已经是感觉不错了,而且他的语气里面没有丝毫在责备我的意思,这已经让我对大老板之前的讨厌,全部都消失了,甚至现在有一点崇拜这个有着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了。

大老板:“你摔的那个人就是你口中手说的什么特的人,所以你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只不过提前了而已。”纳尼,那个野蛮无理的奇怪的人,就是那个什么特,难怪叫这么奇怪的名字,原来人就很奇怪啊,我都没有记住他的名字。

大老板没有回答我,只是用他修长的手指在敲着铁质的椅子,发出“哒哒”的声音,眼睛看着助理,助理的电话还在打着,他背对着我们,我看不清他的表情,离得太远,我听不见他在说些什么,总之我现在就是各种的不安。

不一会儿,抢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我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手术了整整六个小时,等得我都都疼了,时间又回到昨天我跟大老板见面的那个点了。

我:“医生,那个人怎么样了呀,会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呀?”我站起来,领着自己的高跟鞋,迫不及待的抢在大老板的前面,询问那个什么特的情况,如果他严重了,我就死定了啊。

医生的表情不是很好,可以看得出来他看疲惫,特别是他缓了一会儿才拿下口罩,让我的心一直悬着,那个心里“扑通扑通”,而大叔还很淡定的,坐在椅子上。

医生:“还好,脑子里面的淤血清除的差不多了,但是具体的情况还是要看他醒来后的情况。”医生说完就走了,我整个人都傻了,你们听见了什么,淤血,是不是,还是脑子里面的对不对,我觉得此时此刻我的耳朵炸了。

我就那么一摔,轻轻地一摔,而且我当时穿着高跟鞋,站都站不稳,不可能使多大的力气的,怎么就脑部淤血了呢,怎么会这么严重啊,要是他傻了或者有什么后遗症,那我这一辈子不是毁了,我毁了还毁了大叔。我受到了严重的惊吓,我把高跟鞋一扔,手扶着墙,感觉整个医院都在哭泣,整栋楼都在晃荡,我已经脑补出我家变成乞丐的可怜模样了,这个什么特的人,貌似权力地位特别的高,不仅是在中国,还在国外,在国际交流方面更是有着非常高的人气。

这个时候助理走过来,将我扶了坐在椅子上,我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是用什么的脸面去面对大老板,大老板被我牵连了,说好的努力帮忙,结果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大老板并没有理我,也没有特别的惊讶。助理将自己的手机用手帕擦拭过了后,又用另一块手帕将手机裹起来,给大老板看。

大老板看了一会儿,竟然笑起来了,大声的说了一句“好”。我一脸看不懂加惊讶的表情看着助理和大老板,这两个人搞什么名堂啊,有没有看我很悲伤啊,有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啊,有没有听见医生说的话啊,淤血啊,脑补淤血,很有可能就傻了或者变成植物人了,你们就算身经百炼,在商战中一次又一次的死里逃生,可是也不会这么淡定,心冷吧。

我:“大老板,这个事情真的是我”我还没有完全说完,助理拍拍我的肩头给我一个大大的笑容,他们不会是惊吓的傻了吧,这个事情这么严重,还笑,笑什么呀。我急得都快要哭了,大老板居然一甩手走人了,助理也喊我走人了,说是事情居然比想象中的要顺利,我们是因祸得福,说我干了好事。

艾玛,我这是耳朵炸了以后,出现了神经错乱了吗,听错意思了,我都把人这样了,居然还夸我干了好事。我不懂了,我感觉我的心里是冰火两重天,不知道是高兴好还是应该大哭一场

在路上助理告诉我,说这个叫做特福尔的人,本来就有点轻微中风,可是他怕自己的地位不保,一直在外面谎称自己身体非常的健康,还特别喜欢办派对来证明自己的年轻活力,但是没想到,这淤血压制着他的神经,导致他经常喜怒无常,谁知道居然很不幸的让我这个暴脾气遇上了,给他这么一摔,事情就败露出来了,我的那个过肩摔对他根本没有任何伤害,最多身上多几块淤青。但是现在被我们知道了,比起拖延时间做好产品,比起威胁他处理事情来得更加容易一点。

看来我还真的是因祸得福了,我的心终于淡定下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