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闯祸前奏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55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坐在车上,不安的搅着礼服的裙角,这比我参加全国跆拳道比赛还要紧张,简直就是特工007呀,失败了,就会有很多人跟着失业,变得不幸。

我看着旁边坐着的大老板,他一脸的淡定,摸着他性感的嘴唇,绕有所思。他也是在紧张吧,关系公司的大单子,居然就这么冲动的让我这个不靠谱的人,还要让我胜出女王比赛,即使是有内定会放水,最起码也得像一点吧,而且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比赛作假呀,我那个愧疚的心在躁动着。

不过我既然答应帮忙了,就一定要努力做好。助理说,那个派对在一个乡间别墅园林里面,开车过去大概需要两个小时,有钱的人世界真是不懂啊,跑那么远就为了一堆人围在一起皮笑肉不笑的说一些客套话,互相吹捧着,多恶心难受啊。可惜这只是我这个小卒市民,甚至是可以说还未踏入社会的小屁孩儿,所以根本不会知道,对于一个商人而言,任何一个聚会、派对都是商机的潜伏地,他们当然不会轻易的去放弃,任何可以赚钱的机会啦。

我想想,反正时间还早,那我就先在车上练习一下,虽然有人有点丢脸,可是他们也算是看过我刚刚训练的时候那个挫样了,不怕他们,把事情办砸了才是真的丢脸。

我立刻坐直了,双手轻轻地放在双膝上面,清了清嗓子,背着刚刚他们写给我的演讲稿,其实就是个自我介绍,但是那语气真的不是我的风格,跟演讲稿一样,我必须是靠背的、还有模仿的,才能得到他们的要求,跟学校大会上面,读那些大道理一样,让我脱口而出没可能,我性子直,不喜欢拐弯,不会说肉麻有情调又矫情的话。

我放慢语速,捏着嗓子,轻轻地说着:大家好,我叫荀贺,女王就是我脚下的高跟鞋,你们有哪位愿意来跪舔我的高跟鞋呀

我按照要求说了几遍,实在是感觉受不了了,要求嗲嗲的还要有那种傲娇的感觉,傲娇是什么鬼,是我最讨厌的鬼啊

我好像去抓狂蹂躏我的头发一番,发泄一下,可是美丽的发型实在是让我不忍心下手,虽然我至今还没有看过我今天究竟是什么样子,虽然看大家的反应,感觉应该不丑,但我也怕大家是为了不打击我的积极性。不多说废话了,我要继续联系,先把吐字发音、自我介绍练好了,然后回想一下我要怎么走出“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女王嘛,就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提到这个,我就又想不通了,选拔这个女王出来有什么用处呢,就颁发个王冠,其他的什么都没用了啊,不像演员选秀,选出来可以包装拿出去赚钱,而且这是个派对搞不懂,就比如我跟大老板,我紧张的要死,他淡定的不得了,我讨厌虚假利用别人,可是他每天都在干这个事情,不夸张的说,,每时每刻都在算计别人,计算着他的钱,完全两个世界的人。

想到光良的一首歌:“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通话里面真的都是骗人的,王子跟小老百姓就从价值观、金钱观就不一样,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一个挥霍如粪土,一个每天省吃俭用,然后天天吵,最后撕脸说拜拜,偶像剧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唉,这话也是说给我自己听的,大老板为什么会对我这样,就是因为我有利用价值。不想了,越想越心塞,我脑海里面一直出现不久之前在黑巷子里面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奇妙,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会产生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拿出手机,使用照相功能,我要对着手机进行微笑练习,婉约中带有霸气,这真的是为难人呀。呀。我就这么看见自己的妆容了,天哪,这个手机里面的影像真的是我吗,天哪,跟那个娃娃一样,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白皙的皮肤,红彤彤的脸颊,原来我也是可以这么清纯美丽的呀,果然是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呀。我是不是以后考虑一下,做个大气婉约的女汉子呢,深藏不露,一鸣惊人呢。

脑洞大开的我,幻想着以后要是一副软妹的样子,但是关键时刻又表现的威武凛然,是不是帅呆了,像拯救世界的surperman呢。想着想着,我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当然影响到了这个汽车里面的所有人,助理轻轻地提醒了我一下,大老板在休息,对我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

我转眼看了一下大老板,果然闭着眼睛,挨在车椅子上面,他很疲劳呀,我立刻闭上了嘴巴,继续练习台词和微笑。当你有事情做的时候,时间就会感觉到过的很快,所以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

我下车的时候,是助理很绅士的将我扶下车的,因为礼服有点长,高跟鞋有点高,我不习惯,各种别扭。我今天算是作为他的女伴出席的,当然需要两个人手挽手的走进派对里面,可是这个大洁癖怎么可能让我靠近他呢,唯一的方法就是对我要碰到的地方进行消毒,好恶心,我讨厌那个消毒水的味道,恐怕这一辈子,我都会记得这一天,我被人嫌弃了,摸她必须要消毒,我也是醉了,醉的妥妥的。

我站在门口,脚步就移不动了,这个派对绝对只会有自己人知道,所以门口没有站着看邀请函的人,这就是意味着,我走进这个门,我就要真的步入这场算计中了,我的目的就是让特福尔这个男人受伤,让他在中国多留几天,这样大老板就有时间去准备其他的事情了,之前失去大合同也会马上弥补回来。

大老板:“怎么,紧张了?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嘛。”我挽着大老板的胳膊,做着深呼吸。

我:“恩,我现在已经迈不动脚步了,我害怕把它给搞砸了。”我对大老板如实的说着我的感受,因为我不会隐瞒撒谎。

大老板:“别怕,跟着我走,记住你今天学的东西就可以了,一会儿进去,不管谁对你说什么,你可以对她翻白眼,或者只是对她微微一笑,但是不要跟别人讲话,特福尔这个人就喜欢话少的,带有神秘感的女人。”大老板将我挽着她手臂的手握在手里,他手掌心的温暖,如同一股暖流流进我的血液里,传遍我整个身体,放佛是给我一种能量。

我:“你不要离我太远,我一个人hold不住,而且我一冲动不容易控制我的手,我怕我一不留神,就失误给你造成麻烦的。”我握紧了大老板的手,我需要这股能量帮我,我即使在勇敢,也有我胆怯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我丝毫没有在意到,大老板居然没有嫌弃我,也没有对着我的手心消毒,而是就这么握着我的手,冰冷的语气里面多了一丝的温柔。

我跟着大老板的步伐,推开了那扇门,走进了那个所谓的战场。里面已经是热闹非凡,我们刚进门,就来了许多莺莺燕燕的女人上前来打招呼,但是都被助理隔着一个对于大老板来说安全的距离,她们都带着仇恨的眼光看着我,因为我是离他最近的人,但是他们不知道,我现在所得到的,都是我将会失去些什么得来的。

我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感觉快要窒息了。这是我待在这个派对十分钟后的想法。我跟着大老板寸步不离,我能够深深的感觉到,这里的所有人都心怀鬼胎,那种虚伪邪魅的笑容,让我看了非常的不爽快,彼此之间的对话,根本不是聊天,而是在逗心机

我这种二笔怎么会吃得消呢,大老板说的那个女王比赛什么时候开始啊,早点开始早点让我滚蛋呀,难受死了,我的脚现在疼的已经没有知觉了,感觉脚趾上面的泡已经磨出来了,因为从来么有穿过高跟鞋,而且是可以戳破胸的箭头高跟鞋,简直吃不消了,我想跟大老板说,我现在的不舒服,但是他一直在跟别人说着话,我出于礼貌一直找不到机会说,好不容易就看到了最角落那里有一张椅子。

我松开大老板的手,跑到椅子上慢坐一下,累死我了,原来陪笑也是个体力活儿啊。大老板嘱咐我,不要随便乱跑,一定要在他的视线之内,要不然出了什么事情,他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出来保护我。

我坐在椅子上,鞋子还没有来得及脱下来,放松放松脚呢,就有人过来赶我走了,说这个位置是他才能做得。在我眼里就是一个留着长胡子,长发,长得跟年轻版的圣诞老人一样的怪人。语气特别的冲,听得我是浑身的不爽啊,你说你要做椅子就坐吧,不能好好说话嘛,怎么有钱了不起啊,我特么要不是因为大老板,我根本不屑于这一切。

这个奇怪的人一直在跟我唧唧歪歪的让我离开这张椅子,甚至说道最后让我滚了,我这个就是吃软不吃硬,居然叫我滚,我之前一再的忍你就是因为看在大老板的面子上面,今天出来是有事情的,我不想跟他打架起来,最后耽误了正事,结果这丫的不识抬举,我都起来把椅子让给她了,怎么你说我了还不能让我还嘴啊,最后还让我滚开,好啊,那我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以圆润的方式走出我的世界。

长裙拖地的地方,提起来一扎,然后愤愤的走到奇怪的人面前,瞪了他一眼,就转身让他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

全场的惊叫声,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闯祸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