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或许缘分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52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就这样看着这张帅气的脸,一直到十分钟后,在一条步行街的十字路口前停下。这个步行街叫做美丽一条街,这条街上有着这种大大小小美容店、服装店,之前跟老妈来过好多次,感觉很无聊啊,女人就是各种败家呀,做个面膜买个衣服可以抵过我喝好多杯奶茶了。

不过,大老板带我来这里干嘛呀,现在这个点的,哪家会开门呀,他不会是真的要我做什么坏事吧。我偷瞄着大老板,他站在车子旁边,靠着车门,打着电话,嘴角带着浅笑,这画面美得不像话,感觉就是电影里面的场景,帅气的男主给她心爱的女人打着电话,幸福溢于言表。

不知道这样的人,会看上什么样的姑娘。我就这样对着大老板流着哈喇子,水瓶座就是这样,标准的外貌协会,看见帅的就根本走不动道儿了。

大老板:“看什么这么入迷?”大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的身边,突然来一声,把我吓一跳,我还沉浸在自己脑补出来的浪漫美好的画面呢,也许只有这个时候,我才会觉得自己其实还只是个女生。

我:“我在想今天中午吃什么。”我对大老板翻了一个白眼,他不对我好声好气的说话,我也不会对他的态度有多好的,尊重是相互的,我又不是你公司的员工,根本不怕你炒鱿鱼,反而我更加希望被炒鱿鱼。

大老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拿出他口袋你的手帕,擦着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一步,一脸嫌弃恶心的看着我,他这是怎么了,踩到狗屎了。我看他盯着我的衣服看,我也顺势看下去。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啊,你看看我这说着说着都忘了,这是我出门的时候特别摸得番茄酱和沙拉酱,就是为了来恶心大老板的,看着大老板的反应,我的目的达到了,啦啦啦,心里莫名的很爽。我决定更加恶心他一下,让你尝尝被折磨的感觉吧。

我:“这个怎么啦,我吃的三明治的时候不小心粘上去的,我弄了就好了啊。”我心里那个笑的心花怒放啊,用手指将衣服的番茄酱刮了放在嘴巴里面舔舔,还意犹未尽的将手指放在嘴里允吸一番,大老板的那个表情呀,岂能用解气二字来形容,他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踹走我,我要的就是这个目的。

助理从里面出来了,应该是为这个变态洁癖的大老板去整理消毒他要走过的地方吧,毕竟商业街这边,每天人来人外,风尘又很大,这个大奇葩应该很崩溃吧。

助理:“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您和赵郓笔小姐了。”助理站的笔直的,毕恭毕敬的对着大老板说话,大老板没有回答他的话,就跟他一起上去了,我也着他后面进去了,大老板一直远离着我,只要哦一靠近他就立刻大步走起来,我放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啊,这也算是在整他,我紧随其后,害的他不敢回头,只要一回头我就可能就跟他碰起来,而且比来是一小块的污瓣,被我这么三摸两摸的,污渍变得更大了,而且我是穿的近乎白色的衣服,这些污渍显得格外明显。

助理走到半途,大老板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我离得有点远,听得不是很清楚,助理就回头走了。路上就只有我和大老板两个人了,路边路灯的光亮将我们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最后在交叉在一起了,或许我们的缘分就那一刻种下了种子。

从来不知道商业街一直往前面走,是一个巷子里面,巷子没有灯,我站在巷子口那个最后一个路灯下面,不敢往前面走了,因为我怕黑,我有夜盲,我害怕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心里就很不踏实。大老板走了巷子的三分之一的路程,回头看我的,发现我还一个人站在巷子口的路灯下面,呆呆的望着前面嘿嘿的路口,一动不动。大老板无奈的又折回头,问我搞什么名堂。

大老板:“走啊,愣着干什么?”大老板跟我保持一个距离,对我一招手,让我跟着他走。我摇摇头,还是站在路灯下面,前方的路太黑我不敢走。

大老板:“你怎么了呀,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所有的损失都算在你的头上。”妈蛋,又是拿钱威胁我,你丫的就不能换点别的东西来威胁我呀,不过好像真的只有钱才能威胁到我,谁让我没有钱呢,还让我闯祸呢,真的是长这么大,第一次有点后悔自己的“见义勇为”,哎,看来这年头好人是做不得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才是真理呀。

我:“前面的巷子太黑了,我们可不可以换一条路走一下。”我胆怯的看着前面黑乎乎的巷子里,我心里踌躇着,不想让大老板看到我的弱点,可是我真的特别特别的怕黑,很害怕这一切没有安全感的东西。

大老板:“只有这一条路。”大老板用着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心里那个纠结啊,究竟要不要走啊,要是大老板挨着我走,至少还好点,但是这丫的洁癖呀,离我是远远的,我心里没有底啊,到时候有个情况,我就算在大的本事,也会被恐惧给压制了,虽然说这大晚上的,连个人影也看不见,世事难料,有些事情谁说的准呢。

我:“我不怕你笑了,我怕黑,这么黑的巷子我走不了,我有夜盲。”我说完,立刻把头别过去,大老板现在应该在心里把我笑的无数遍了吧,想想我笔哥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软肋就是怕黑。

大老板:“有什么好怕的,赶紧给我走,别再废话了。”大老板不耐烦的说着,根本不理会我的感受啊,你混蛋呀,人家都说害怕了,人家是女生啊,不管怎么样人家都是女孩子,怎么能不懂怜香惜玉呢,活该单身,不对,大老板好像有老婆的吧,我也记不清了,只是听妈妈他们八卦的时候说过,他跟他老婆的关系好像不是很好,这也难怪,这么臭脾气,奇葩怪癖,哪个正常人会受得了。

我:“你就不能让我拉着你走吗,我是真的害怕啊,你这个大冰山有没有听我说话,要不然我就回去了,大晚上的我跟你出来受罪”说的我心里都难过了,大晚上的觉不让人睡,还带我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我都没说什么话,现在我都跟他讲我的弱点了,最起码给点反应吧,我都把我的弱点暴露出来了,除了我的爸爸,连我妈都不知道我怕黑,你们能懂我那个心情嘛。

大老板:“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麻烦。”大老板看着手表上面的时间,一脸无奈嫌弃的而对我说,“把外套脱了,用这个擦擦手。”大老板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块手帕,他的口袋是魔术师的魔法袋吗,怎么手帕一条一条的变出来呀。

没办法,我只好脱了外面那个脏衣服,里面穿了一件工字背心,我没什么身材,因为瘦嘛,平胸,除了有肱二头肌还不错。然后用大老板给我的手帕擦了擦手,向他走进了。他递给我,他手上的手帕的另一头,让我拿着。

没想到,这9月份的深夜,穿个工字背心还有点冷呢,微风吹过,汗毛都竖起来了。我就这样拉着大老板的那个手帕,跟在他后面走,慢慢的走到巷子里面了,我心里的那种恐惧感顿时就上来了,我看不见前方,甚至我都看不清大老板了。

我:“大老板。”我轻轻的喊了一声大老板,大老板“恩”了一声。走了两步,我又喊了一声大老板,大老板依然是嗯了一声,然后走了两步,我依然喊了一声大老板,大老板当然又嗯了一声。当我喊道大老板第无声的时候,大老板不耐烦了,问我老是喊他干嘛,我用非常小非常小的声音说了一句,我只是告诉我自己有你在。我不知道大老板有没有听见,应该听见了吧,因为周围静的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脚步声。

越走前方就出现依稀的灯光了,越来越亮,亮的刺眼,在刚刚那么黑暗的地方过来,眼睛还没有适应过来,光亮刺激的眼睛很难受。

这是后街?我看看周围的坏境,我曾经在这里的一个跆拳道馆里做过助教,所以比较熟悉,到这块儿明明是有路可以走的,这个大老板是在整我吗,居然带我走那个黑咕隆咚的巷子,还让我那么那么的柔软,这是故意要看我出丑嘛。

我:“这是后街,你为什么告诉我,没有可以走,你是不是故意在耍我啊!”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大老板,双手握成拳,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脾气,我怕控制不住给他一个过肩摔。过肩摔里面是我的招牌动作,各种愤怒的条件反射。

大老板没有理我的质问,直接拉着我走到二楼,敲了一下门,就可以有人来开门了。当然我没有注意到,这个洁癖的大老板是拉着我上去的,虽然是隔着手帕。

我一进去那个房间我就惊呆了,OMG,这是什么情况呀,这么多人见到大老板都鞠躬打招呼,而且是异口同声的那种,我顿时觉得自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土包子,这个场面还真的只有在脑残泡沫剧里面看过。

大老板咳嗽了一声,大家都安静了。大老板把我往前面推了推,对着站在前面的那个女的就使了一个眼色,便转身做到门口旁边的沙发上了,我就这个被那个女人带到里面的房间里面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