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那个男人是大boss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66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今天起床后,右眼皮一直在跳,跳的可嗨了,心里特别的不踏实。昨晚都没敢回家,老妈疯狂打电话,我的手机差点就撑不住就炸了。

店长是个特别难缠的老女人,明明什么病都没有,非要赖在医院里面不愿意走,说她的病来的比较慢,要好好的观察就会渐渐的出现严重的问题,这明摆着就是想要讹诈我呀,这我哪能同意,兴冲冲的就要到医院里面,好好的跟她讲讲道理。

老妈是最了解我性格的人,直接杀到我的学校,让我防不胜防,直接从高数老师的教室里把我揪出去了,那个高数老师的脸都绿了,把我看得笑死了。高数老师对不起咯,您的课啊,不是我故意要逃的,是我的妈妈,没错是我的妈妈不让我上的哦,拜拜,您年纪大了,注意血压呀。

我被老妈揪回家,就关在了房间里面,不许我出去,说等事情完美的处理完毕之后再让我出去。我死命的踹着门,这是非法囚禁呀。

我:“妈,你这是犯法的,我要去告你,虐待我,非法囚禁我。”我在房间里面大声的喊着,敲着门。老妈根本没有被我的话说了吓到,还回了一句,有本事你就去告,正好抓到牢里去,就不用烦你的神了,由着我自生自灭去。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还能说些什么,郁闷的坐在床上,蹂躏着我床头的那个两米的大熊娃娃。我是绝对不会任由妈妈去跟人家低三下四的道歉,然后赔钱的。就算我打人不对,可是店长也没见得就对啊,都没有人出来帮我职责她的嘛。

这年头还能做好人吗,我兼职兼职没了,还要赔钱,还坏了自己的名声。那个盈盈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跟我说,连个短信都没有给我发一个。我深怕不知道她不知道我的手机号码,还特地发了一个短信给她,安慰了她一下,让她不要担心,有什么事情我担着,关键是我还特别的表明了这是我的号码我的名字,让她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可是,我这手机倒腾来倒腾去,也没见她回我一句话。我现在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儿。

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呀,我得出去,出去说清楚了,就算是道歉也是我去,我已经是成年人了,能够承担法律责任了,不能让爸爸妈妈一直护着我,有什么事情得自己学着成长。

我在手机里面翻腾着电话号码,能找谁来救我呢,好像我比较亲近的朋友没有耶,总不能叫平时就仅限于同学关系的人来我家,告诉他们,我被锁在家里了,来救我。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是我的恶作剧或者是我抽风不正常了呢,要是心地好一点、脑洞比较大的孩子有可能还会认为我是被绑架了,然后给的暗语,到时候脑子一实诚,真的报了警,来抓人,那真的是天大的笑话啊。

不不不,乐死我了。看来找朋友来救我不可行啊,我唯一的闺蜜现在在外地旅游还没有回来呢,这可怎么办呢,我房间空间比较大,有两个窗户,一个是有防盗窗一个是没有的,因为那个没有的下面没有任何可以让人攀爬的事物,当时老爸装潢的时候,他是故意没装那扇窗户的防盗窗,他就不信世界上真的有蜘蛛侠,可以徒手爬楼偷东西,我家是六楼啊,这不是赤果果的找死嘛。

所以我果断的又放弃了,学超人拿根绳子从我家楼上顺着下去。幻想总是很美好,现实却是很残酷的,我家以前的邻居家的孩子现在坐在轮椅上,就是因为模仿动作片里面这个画面,结果现在搞成二级残疾,小小年纪就毁了。不作就不会死,至理名言啊,人生真谛啊,要时刻谨记呀,我是对那些作死的人深表同情和悲伤。虽然我也是那个经常作死的人。

就在我踌躇,实在是想不出办法的时候,事情居然出现了转机,老妈出去溜达了两个小时,居然回来打开了我的房门,然后让我出来了,还一脸兴奋的说,事情完美解决了。

等等,这个事情解决也太快了吧,难道妈妈的战斗力上升了,开了外挂让属性一下子飙升到500%了?不不不,这个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我才不会相信就凭老妈会把这么难搞的女人给搞定了。

我:“说吧,你怎么解决的,快快快说说说,让我也来崇拜你一下吧。”我把老妈按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了不起的样子,还很高傲的了摸了摸她前两天才烫的酒红色卷发。呦呵,不会真的是老妈搞定的吧,不不不,如果这是真的话,我的世界观价值观各种观就要重新建立起来了。

老妈:“你说呢,你觉得你老妈有这个本事吗?”老妈白了我一眼,一听这口气,我就知道肯定不是她了,那是谁会帮我呀,不可能是爸爸的,他正在外地出差了半个月,昨天打电话跟他说了我的事情,爸爸直接甩了一句你们自己看着办,他最近太忙了没空离我们。噗爸爸已经是对我的无话可说了,习以为常了嘛。

我:“那你说什么情况,怎么会这么突然就顺利了吗,昨天不还跟我们闹,要死要活的嘛。”我充满怀疑的眼神看着老妈,用质问的口气问着老妈。

老妈:“就是你那个咖啡厅的老总,突然出面就帮我们解决了。”老总?难道是我们那个集团的老总吗,他为什么要帮我呀,我跟他素不相识的,我继续听听老妈下面怎么说。

我收回思绪,听着老妈继续说:“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认识那么牛掰的人,他居然是俊熙天下的大boss啊,快跟妈妈说说,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你这个小坏蛋是不是故意惹我着急的,认识人,还让我这么担心,一夜没睡好。”老妈说着就上来挠我痒痒,认定了就是我给她出难题,故意整他的。

我:“不不不,老妈你听我说,我根本不认识什么老总,我才到咖啡厅几天啊,我连他是俊熙天下的产业的连锁店也是昨天才知道的,哪有那个时间去认识大boss啊,还让他出面帮我们呀。”老妈听了我说的话,收手了,跟我一样陷入了沉思中,幕后帮我们的人是谁,居然惊动了最大的老板。

我和老妈大眼瞪小眼,愣是没有瞪出个结果来。一个电话打过来,吓了我们一大跳。老妈这个人神怕她会错过什么电话,特地买了手机音量特别大的手机,我的个天,直接是震耳朵啊,这个点儿,应该是老妈的那些牌友舞友约她晚上去high吧。

我妈这个人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打牌和跳舞,当然所有的爱好,在我家那条叫笨笨的狗面前,都不是爱好了。刚说电话的事情,怎么又说道狗的身上了,回归正题。老妈接通了电话,是个没有来电显示的话,而且是座机电话。

老妈一开始还有点不情愿接电话呢,不知道对方说了些什么,我妈那个口气表情什么的都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还说了家里的地址。我警惕的看着老妈的话语和她的表情,对方是个什么人物,老妈居然会对一个陌生电话说家庭地址啊,她是糊涂了还是糊涂了,不怕死嘛。老妈是插着耳机的,要不然我就偷听电话那头说些什么了,现在只有等妈妈挂了电话,问她通话内容了。

我:“妈,谁呀?”老妈一挂电话,我立刻就问她。

老妈:“就是帮咱们家的那个大老板啊,他说等会儿来咱们家,有事情要说。”老妈一脸的激动兴奋紧张啊。这这这这个大老板是个什么情况啊,我家掉馅饼儿了吗,我抬头看看客厅的天花板,上面就一个日光灯,没有天洞啊,怎么会掉宝贝下来呀。

不对,不一定是宝贝,有可能是灾难呢,万一要我做什么坏事呢,或者替他顶罪什么的呢,电视里面不都是这么演的,电视内容也是来自于生活呀,对不对。呀呀呀呀,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来之则安之、我还想跟老妈说说话,旁边早就没有老妈的影子了。

她居然忙着在拖地,打扫卫生,我妈是个有轻微洁癖的人,家里一点都不脏,她出门之前才拖得地,不会是为了那个大老板在打扫卫生吧。

我:“妈,你两个小时之前才拖得地,擦得桌子呀,你冷静点,激动了就去天台静静。”我跟在老妈的屁股后面说着她,老妈又给了我一个白眼。

老妈:“你不知道吗,我听说,这个大老板他有洁癖,而且是近乎那种变态的洁癖,他家的清洁工阿姨基本每天都在换,路上的那个张大妈就在他家做过。”老妈将我推到旁边,我站在她的身边碍手碍脚的。

为什么妈妈说道洁癖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那天晚上见到的奇怪的人。他好像也有洁癖呀,而且还一身西装,这么想象,还真的有点老总的样子。

我:“妈妈,那他长得帅吗,是不是头发有点微卷,头发的颜色是深咖啡色,个头有一米八五以上。”我像老妈描述着我那天看到那个男人的长相,赶紧像老妈确定一下,究竟是不是大老板。

妈妈:“是啊,咦,你怎么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啊,好啊,我问你认不是认识他,你还跟我装蒜。老妈拖着地,没空打我,要不然换在平时,她那拖把早就摔到我的屁股上了。

OMG那个真的是大老板啊,天哪,那这么分析下来,店长被辞退是我的错呀,是我说了我们作息表。不不不,我晕了,我傻了。

这个事情来了一个翻转啊,我怎么变成有错的坏人了呀,把人家工作弄没了,还把人家打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