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时间轮回初见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85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记忆的轨道轮回,将我的思绪带到了那年,我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在咖啡厅兼职的大一新生。

结束了高中那种地狱般高压力的生活,步入大学后轻松散漫的生活反而让我不适应了。我只想骂自己一句,贱骨头。

于是,我是在跟爸爸大战了五百回合后,他终于妥协让我出去打工做兼职。其实老爸的意思是,我好不容易熬过了高中,就应该好好享受一下这种自在休闲的生活,没事跟女性朋友出去逛逛街,看看电影什么的,干嘛去打工呀,家里又不缺我那点钱。

可是,我亲爱的老爸呀,我就是不喜欢逛街,不喜欢跟一群女人在一起搔首弄姿,各种八卦别人的私事,就那么芝麻大的事情为了打发时间,她们能把它吹大了戳破天。

女人就是种奇怪的生物,得罪女人的下场永远会很惨,所以我在学校里面不是那么的合群,因为我看不惯很多让我倒胃口的行为。

虽然我是女儿身,可是我可是一颗男人心,男人的体魄。我是从小习武,学校跆拳道社团我还在里面做过一段时间的教练,因为老教练见义勇为,勇斗劫匪,结果被刀捅了,在医院住院治疗。

学校抠门,请我做教练的钱便宜,而且我又爱这个,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答应了,而且是免费的答应了,现在想想就后悔,果然年轻任性,没有金钱观。

当然老教练回来后,学校还是经常叫我去陪练,原因很简单,老教练有伤了不能进行实战演戏,这种打人和挨打的事情就落到了我的头上,呵呵哒,当时天真的还感觉到学校还挺重视我的,现在想想,当时应该就给那个主任一个过肩摔,欺负我这个小孩子没文化呀。

就是跟他们一起去参加社团联谊比赛,我发现,现在好多社团在办公益类型的活动,我当时看着那些青海的孩子们的视频,是他们他们利用暑假时间去青海支教的时候拍摄的,我当时是毫不犹豫的,将我口袋里面的所有的钱都捐了,不多就是我一个星期的生活费。

后来,我也为了能够为那么些孩子们的多捐点钱,也加入了那个叫做“书中的爱心”的一个支教公益社团组织。

其实我对爸爸妈妈说出门打工的事情,没有说实话,我绝大部分的原因是为了做善事,我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不想说,只怕是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感性的一面吧,我受不了人家那些很煽情的画面,人家对我说那种很肉麻的话,鸡皮疙瘩掉一地啊。

缘分的红线就在这一切的机缘巧合下,慢慢的送到了我的手上,也放在了那个人的手掌心,我们拉着红线,一步一步,一点一点的向彼此走近。

我们都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只是命运的手已经将我们联系在一起了,我们能够做的就是相遇,先来个戏剧般的相遇,让我们的初识和那些人都不一样,因为这也注定了我们的不一样。

我找到了一家咖啡厅的兼职,这家咖啡厅是午夜咖啡,上班时间是晚上七点半到凌晨两点,正好不会影响我的学校课程。我才不会为了赚钱,而耽误我学习机会的,在大学里面当学霸比高中不知道容易多少了,而且大学里面的奖学金也是一笔不小的数额,这些钱都可以捐给那些贫困地区。

只要想想那些孩子,我是充满了活力,我伸了一个大懒腰,瞪了瞪眼睛,看了一眼围裙口袋里面的手机,现在已经是12点了,再过两个小时就可以回家睡觉觉咯。连续的熬夜,让我最近感觉有点吃力,现在感觉头有点晕晕的,还好店里没有什么人,我可以坐在位置上趴下来闭目养神一下。

哪知道,我只是想要小眯一下,没想到睡着了。我是被“嘟嘟嘟”的声音给敲醒的,我揉着眼睛,抬起头,那个手还是没有停止敲我的桌子,我想要仔细看看那个敲我桌子的人,我这个人有起床气,我没睡醒就会有脾气,烦死了,哪个不长眼的,只是这个人长得好高啊,我脖子仰着看着他,桌子的声音充满了不耐烦和生气,我扫描了一眼四周,天哪,我才反应过来,这是咖啡厅,不是家里,这个人应该是顾客,完蛋了,我才来上班三天呀,不会就这么被炒鱿鱼了,这可是我的第一次打工啊。

我立刻站起来,想要对他弯腰道歉。谁知我这个搓货,手忙脚乱的,起身的时候脚绊在茶桌的桌腿上面,结果可想而知,我摔了一个狗吃屎,更让我生气的是,我明明已经擦到他的肩膀了,他丫丫的居然就这么闪开了,只要他伸手托我一下,我就可以躺在他的怀里,而不是现在跟地板亲密接触了。咳咳,为毛感觉这个画面这么粉红呀,哎,这么有爱的画面就这么没了,这肯定是没有爱惜你同情心的人。

我愤怒的爬起来,我的鼻子好疼啊,把我高挺的鼻子摔塌了怎么办,我揉揉我的鼻子,抬头看着他,准备找他好好的理论一番。

我才看到他那张脸的时候,我的鼻血就喷出来了。对,不是流出来,是喷出来了。等等等,先让我掐我一下我自己,啊,好疼。这不是在做梦啊,不是我眼花呀,天哪,好帅。

没错,我现在开启花痴模式,见到这种角色,我才会感觉到我也是个女生,对于美好的事情都会把持不住。可是那个男人却一脸嫌弃的看着我,掸着我刚刚擦到的那个胳膊的衣服。不对,我刚刚准备道歉的,不能犯花痴了,保住饭碗才是正经重要的事情啊。

我:“不好意思啊,我不小心睡着了,您请坐,需要点些什么?”我赶紧道歉,并且拉凳子,请那个男人坐下。我心里那个小鹿是乱跳啊,不造是紧张的还是紧张的还是紧张的还是害羞的这眼皮还左右开工的跳,这是怎么回事呀,我捏一捏眼皮,别跳了,别给我添乱了,你的主人我已经够倒霉的了。

那个男人坐下后,不说话。只是将双臂交叉在胸前,环视着店里,然后就盯着我看。看什么看呀,你有话就说好吗,要投诉我就直接投诉,你那么妖艳的眼睛看着我真的好吗,我的鼻血还没有止住呢,我用衣服擦了一下,估计脸上已经成了大花猫了。

那个男人:“这个店就你一个人在?”那个男人盯着我看,我总是感觉他在嫌弃我,我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不就是刚刚摔下来的灰尘么,我拍拍掸掸不就好了。

我:“是啊,我是专门负责夜班的,先生真的是不好意思啦,我是连续上了几天的夜班太困了,所以才睡着了。”我知道现在是要保住饭碗,装可怜,求同情的最好的时间,我不能冲动。失去了这份工作,我估计爸爸在也不会让我出来打工了,而且一定会在他的心里留下我做什么都不行的坏印象。

那个男人:“这个班次不是三个时间点吗?你是负责什么时间点的?”那个男人为什么感觉像老板一样的审问我呀,我们的老板是个整体打扮的花枝招展,明明是山东人却学着台湾腔的老女人。一家子的?这个男人是老板的老公,男朋友?不不不,这不可能,我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么一朵绝世帅哥插在那个老女人的牛粪上面的。算了,我老实回答就是了,反正又不会少一块肉,我也不会相信是有人来找茬捣乱了,天哪我这个脑洞啊,找个人来给我补补吧。

我:“我是七点半到两点钟呀,我们只有两个时间点,没有三个呀。”

那个男人:“你是学生?出来做兼职的。”这不是说的废话吗,我这么青春洋溢当然是学生啦,既然是学生肯定是做兼职呀,要不然怎么叫学生呀。好烦,这个顾客问那么多干嘛呀,简直就是挑战我的耐心啊,快点速战速决啊,要么点东西要么滚蛋啊,我的鼻血怎么又流出来了。

能不能有点出息啊,别搞得自己跟几百年没有见过男人一样啊,我继续用袖子擦流出来的鼻血。那个男人从西装的口袋里面掏出一条手帕,拿给我。不对,应该是丢给我的,那个样子好嫌弃我啊,这个男人不会是有洁癖吧,这跟我高中舍友一样啊,我就是受不了才果断搬回家住的,我宁愿少睡二十分钟,也不要跟这种洁癖住在一起,精神简直崩溃啊。

那个男人:“赶紧去洗洗,应该有备用的工作服吧,赶紧去,五分钟。”那个男人对我下了命令,我还能说些什么,拿着他的手帕,滚去洗手间了。

照了一下镜子,我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居然半边脸都是血,难怪他会那样的表情,连我自己都很嫌弃我自己啊。还给我限定了五分钟,当自己是老板啊,还摆起派头来。我是用这五分钟边吐槽边整理自己。请叫我吐槽小狂魔,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打架和毒蛇,啦啦啦啦。

那个男人:“今天睡着,工资扣完。”纳尼,刚刚那个男人说什么玩意儿,我刚走出来,站在他的面前,脚步还没站稳呢,他就跟我说这话,我耳朵是不是瞎了。

我:“先生你刚刚说什么,现在夜深人静了,先生该回家洗洗睡了,不用在这里跟我开玩笑做梦了。”说这个话的时候,我是带着标准的八颗牙齿的微笑,这个男人啊,不要仗着你帅,就可以挑战我哦,等会把我惹急了我可以考虑直接打脸的。

那个男人:“你不认识我?”那个说完后,冷笑了一声接着说,“你是新来的,一个星期前的集训你不知道。”

我:“什么集训呀,我只是个临时工,不参加什么集训的。”我说话的口气没有那么随和礼貌了,我也开始跟他一样嫌弃,不耐烦。

那个男人:“好的,念在今天你如实报告了工作情况,我决定不开除你了。”那个男人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襟,就这么走了。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是满脸的黑线啊,我是撞鬼了还是遇到了精神病了啊,不会吧,这么帅的男人是个精神病的话,天理何在啊,简直是天妒帅哥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