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大叔抱着我好不好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58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今天是第一次催眠治疗,长达两个小时,对我记忆的探测。因为我无法移动,就临时将我的病房改装了一下,变成一个小小的诊疗室,阴暗中透着微微的光,恍如我心里的那最后一缕希望。其实我非常的排斥,别人偷窥我的过去,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内心是怎么样的煎熬,但是我自己很好奇,我过去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是为什么,我身边所有亲近的人都对我隐瞒了这一切。

我是不指望从爸爸妈妈得到些什么所谓的事实真相。因为,我不信他们,在我的心里他们已经没有信任而言了。即使这是为了保护我,为了我好,但是他们对我说谎了,以后也会为了所谓的对我好,撒更多的慌。我感觉到我的世界里面,只有谎言,充满了谎言,我看着病房里面进进出出的人,他们虽然都站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感觉我们之间离的好遥远,我触不可及。

现在的我只相信自己,我只信自己的心,我想听听来自内心的那个声音。

这次心理医生来,没有那么的匆忙,她问了我几个问题,无非就是我叫什么名字,我今年多大了,为什么不想说话,我回复的永远是无声的,她看着我笑了笑,就没有再问下去,就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原来她叫萧衍,是个女博士,还跟我打趣的说了几句玩笑话,女博士这年头都很恐怖的,黄金剩女呀,我妈妈承诺治好我就给她介绍对象之类的话,我看着头顶上的那个日光灯,没有给予回应,只是用我的耳朵漫不经心的听着。

我想,她是为了我能够放松,方便她催眠的时候,让我能够尽快的进入梦境。伴随着她的声音,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我的眼皮越来越重。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萧衍的那一声,醒来吧,睁开眼睛吧。我睁开了眼睛,我不知道梦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我感受到我波澜不惊的心,狂烈的跳动着,我转头看看仪器上面的心跳值,竟然是如此的高。我也看见了,心理医生眼角的泪水,她哭了?她把我的记忆伤哭了,我摸摸自己的脸,我满脸的泪水,被窝边都是湿的。

萧衍:“这个是你刚刚说的话的录音,吃了这颗药后,再考虑听听看吧。”心理医生从药包里面拿出一个白纸小包药,放在我的手掌心,吸吸鼻子,充满了哀伤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我手里握着她给我的那段录音和那包药。我把药打开。里面只有一颗,白色的药,我犹豫了一下,把它咽下去了,药的苦涩,从我的唇齿一直蔓延到我的喉咙,好苦。

我把手边的电话拿起来看了一下时间,即将到饭点了,妈妈应该不会很快就回来的。她应该是回家去给我煮汤喝了,我只能吃流食,所以妈妈每天都会给我熬很多有营养的汤过来,不能让我的身体彻底垮了。

我鼓足了勇气,将录音机的播放按钮按下。

首先出来的是萧衍轻柔的声音,她的声音慢慢的投入我的心理,让我的意识根据她的话慢慢变化着。现在我的心里紧张万分,丝毫没有被她的声音影响到,我只把心思放在,接下来我说了些什么。

我一开始只是听到自己的声音很平静的回答着她的问题,跟她进来对我说的话一模一样,我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我想,她大概是确定我有没有完全入眠吧,许久不说话的声音,出来的声音是那么的细小,我几乎是将它贴在耳边听的。

录音机里面的声音熟悉而又陌生,我的铿锵有力的声音,竟然被消磨的如此脆弱,一阵风吹过,很容易就吹碎了我的只字片语。

伴随着萧衍的问题越来越隐私,越来越不是我现在记忆所以知道的东西,录音机里面我的声音越来越激动,最后是嘶吼着回答的。

我还没有完全听完录音机里面的对话,我扔了手上的录音机,狠狠的摔了出去,在病房门口四分五裂。我愣住了一回儿,思绪还在刚刚录音机的话语中,半响我才回过神。我我爱过一个人,我居然爱过一个人,我深爱着那个人,但是我现在什么都记不起了。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我我的心里有个人,我的生命里面有那么一个人。

我崩溃的在病房里面嘶吼着,这些年,你们究竟有什么隐瞒我的,为什么全世界都在骗我,隐瞒着我,那些本该属于我的东西,现在丢失的一点也不剩。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我无法接受这个事情。

我疯狂地拔了自己身上所有的仪器,用最后的力气呼吸着,喘着,我要出去,我要逃离这个地方,我要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那个地方没有爱恨,没有欺瞒,没有伤害,只有我,只有我一个人。

我跑下床,心脏的不给力,让我走了几步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我趴在地上哭着,嘶喊着,这一切来的竟是如此的残忍,毫无预兆的拿走了我一切的快乐。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将我拥入了我的怀里,这个怀抱好温暖,好熟悉,好像就是我梦里魂牵梦绕的那种感觉。他紧紧的抱着我,我依靠在他的怀里,哭着,喊着,拍打着他的后背。

高俊熙:“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我来晚了。”高俊熙将我搂在怀里,非常自责的对我说着,我抱着他,感觉拥抱了全世界,他的胸膛的温暖,一点点的给我冰冷的心,灌输热量。

当我知道是大叔的时候,我咬着嘴唇,不要自己哭出声来,我的眼泪只能让我自己看见,我的懦弱崩溃只能我自己知道。

随后,我的病房里面涌进一群人,推着抢救仪器进来。大叔将我抱到床上,我几乎是昏死过去的,我躺在床上任由他们将仪器重新安装在我的身上,给我插上了氧气管,只是我的手一直抓着大叔的手,一刻也没有松,我害怕送了后,他就会消失,我就会消失。

等待他们全部弄好后,孙医生又检查了一下我的身体,做了一下心电图,看着心电图上面那个波动的纹路,眉头从未有过的紧锁,对着医生助手说了两句话,带着刚刚进来的一群人出去了。

高俊熙:“别怕,我在,我会一直在的。”高俊熙抓着我的手,帮我理了一下凌乱遮住脸的头发,疼爱的对我说道。我看见了大叔那双充满爱的眼睛,大叔你就是我那个梦里的大叔吗,我苦苦深爱的人就是你吗,真的是吗。

我想说话,我想跟大叔说说话,问问他他是不是我的大叔,那个我心里的大叔。可是我说不出来,我的喉咙被悲伤堵住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哭,除了流泪,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将大叔的手,放在我的心脏这里,我看着他,大叔你听见了吗?

即使这颗心不属于我,但是它依然选择再次爱上你,这次你还要推开我吗,还要用那些所谓的不合适推开我,离开我吗。

世界太大,人海茫茫,缘分太浅,前方太遥远,太黑暗,我只想珍惜眼前,只想跟你相濡以沫,哪怕你什么都没有,我只爱你,我的大叔。

大叔将我的手,拿起来,放在了他的唇边,他那炙热而又柔软的唇,一下子激发了我的情感。我屏住一口气坐起来,吻上了大叔的唇,我抱着大叔的,我害怕他会把我推开,我想活下去,我想要和大叔在一起,我想把空白的五年补回来。

曾经和大叔的那些悲痛欣喜的日子,一下子在我的脑海里面翻腾出来,慢慢的拼凑成画面,给了我活下去的动力。不为别的,只为了自己能够还这份情一个结果,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我的唇开裂带有血丝,刚刚被自己狠狠的咬着,血丝已经变成献血流出来了,我和大叔一起品尝着我着冰冷的血液,我等待着大叔将它们捂热,让它们给我带来生机。

我扯着仪器的线路,仪器又发出警报,相信很快,又是一帮人进来,我绝对不会让人过来干扰我和大叔,我在呼吸氧气,呼吸让我活下去的能量。我搂着大叔的脖子,让他顺着我躺下去,大叔没有拒绝我,没有推开我,依着我。

我不管大叔是真的因为爱我,还是因为怕我再受伤害刺激,会真的未及生命,至少他现在在我的身边,他的呼吸就在我的唇边,他温暖的胸膛就靠在我的心上,得到这一切我就都满足了,算是圆了我一个等了五年的愿望,一个差点永远消失在我人生轨迹的一个心愿,一段名叫爱情的记忆。

我和大叔忘情的吻着,放佛把这五年的压制的感情一下子释放出来,我们本就相爱,我们本该在一起,只是世俗只爱称赞爱情,却从来不承认爱情。

我爱大叔,没有人信,只有漫天的谣言与讽刺,说我爱情不惜出卖自己;大叔爱我,没有人懂,只有人言可畏的谩骂,说他只是仗着自己有钱,去糟蹋一个小女孩。

我们彼此相爱,我不顾一切,因为我年轻,我任性,我可以充耳不闻一切流言蜚语。而大叔不一样,他经历过,他懂得守护二字如何去写,他明白相爱只是为了对方过的好,如果不能,那宁愿不爱。

大叔抱紧我,我害怕下一秒,再也感受不到你的温度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