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泛黄病历本出现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75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一次出院,跟你上次时间一样,只是多了许多的药,而且奇怪的是,所有的西药胶囊之类的,都是用小纸袋包好的,上面连个药物说明书都没有,我现在特别想笑啊,老爸老妈就这么信任那个孙医生呀,不怕他一时失手配错药,吃死我吗。

按照惯例,我今天肯定是要待在家里一天,然后明天再待在家里一天,然后后天就继续可以出去上班了。老妈果然是听了我在病房里面的话。

我今天下午睡了一下午觉,其实并没有完全睡醒,是被老妈这个不知道熬的什么汤的香味给馋醒了。

我:“妈你熬的什么呀,好香呀?”我揉着没有睡醒的眼睛,闻着香味走到了厨房,就看见老妈围着一个小围裙,在厨房忙的热火朝天。

妈妈:“刚刚,隔壁家三爷送来的土鸡,哎呦,这个可是他从老家带来的正宗土鸡啊,你闻闻这味道。”老妈把锅盖掀开,把我拖到锅跟前闻味道,我的鼻子又不是“瞎”,早就闻到了。

我:“我就是被馋醒的,好香啊,什么时候可以吃呀?”我看着直流口水,现在就想一碗尝个鲜儿。

妈妈:“等会儿,家里没有盐了,我去买,顺便去三姐家拿那个特产,听说那个熬汤特别的鲜美,会心血管特别的好。”妈妈说着把围裙接下来,查了一下厨房烧着的菜,她知道指望我在家里看着这些东西,等她到家,全部都是黑球球一个颜色了。

我:“早点回来,你就喜欢吹老牛。”我对着拿着小包匆忙出门的老妈喊道。我妈就是这样特别喜欢跟人家吹牛,一吹就忘了时间,我看着那一锅鸡汤流口水,不能吃,真的是感觉很不爽呀。

我的手机在这个时间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我匆忙跑到房间。渣渣机就强,音量大的隔个房间也能很清楚听见铃声响。我拿手机一看,上面显示是私人电话,这个是谁的电话呀,我好像没有存谁的电话是这个备注的啊。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接通了,那边是一段录音,不是对话的,我刚准备挂了,听说这个是盗话费的,可是当她说出我名字的时候,我就惊呆了,我选择继续听下去。

私人号码:赵郓笔,你最近过的好吗,你的心脏还好吗,用着我的心脏爱着我爱的男人,你的感觉是不是很棒啊。哦,听说你失忆了是吗,我才不会相信,我一定要你死,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们也休想得到。你就等着吧,我会慢慢的折磨死你,慢慢的,赵郓笔,你得到的幸福我会一点点的拿走,一点点。

电话里面歇斯底里的声音,让我整个人汗毛竖起来了,这是谁干的,在耍我吗,我感觉好害怕,我这个人一直不相信鬼魂,我一直认为不做亏心事,就不怕鬼敲门。

我惊恐的把手机扔了,在家里大声的喊着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啊,我现在好害怕,它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什么我叫用着她的心脏,这是哪个王八蛋给我的恶作剧,要是被我知道,我一定弄死他,摔死他。妈蛋,吓死我了。

我拍拍自己胸脯,让自己稍微定了一下神,谁知道手机的铃声又想起来了,我咽了咽口水,颤抖的蹲下去,拾起手机,这次是短信,这个是谁啊,谁啊。我吓得眼泪快要出来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怕过谁。它要夺取我的幸福是什么意思啊,是什么。

我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弹出的短信,啊,惊叫声响彻整个房子,我跑遍家里找妈妈。妈妈你怎么还不会来啊,妈妈你去哪里了。我最后瘫在地上,想要出去,可是怎么也使不上劲。

短信:其实你已经死了,你是拿着我的命在活,你不信我吗,你自己去找病历本,去医院查记录啊。

病历本,我要去找病历本,我要看它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努力回想着妈妈会把病历本放在哪里。好像是在他的包包里面,去他们的房间里面找。

我真的是一点一点的爬到房间里面的,在爸爸的抽屉里面很容易的就找到了我的病历本,它是新的,上面没有字,不是这本。我前两次看病一定会有记录的,在哪里,究竟在哪里。

我在爸妈的房间里面疯狂的找着,没有,如果那个上面说的是真的,病历本一定放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为了防止我找到。现在我要保持冷静,我一定要保持清醒,我一定要知道究竟是哪个王八羔子弄得。我手机接二连三的来短信,我已经没有勇气去看了,突然感觉心口这儿有点唋唋的疼。

对了,我要去仓库看看,我家唯一一间我从来没有去过的房间。我在妈妈床头的桌子上找到了一串钥匙,里面肯定有仓库的钥匙。仓库其实就是我家的一个停车库,只是当年多买了一个,就一个做仓库,一个做停车库了。

我是踉跄着走进仓库里面的,我的脑海里面一直是刚刚电话的内容。我也顾不了到处是灰尘,在里面找起来。我家人不多,用的东西也不多,所以仓库里面没什么东西,很快我就在废旧的柜子里找到了那个被磨损的本子。

我急忙擦了擦灰尘,打开了第一页,上面我的名字是那么刺眼,我深呼吸,喘着粗气,分开了第二页,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医生的字本来就很难认。时间长了,纸张泛黄了,字体也模糊了,我想努力的从里面找到我不想要看见的字迹,没有,我看不清,泪水模糊我的眼睛,我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明显。

我去医院查记录,我立刻,就去。不容片刻,我的精神在崩溃,我的世界在崩塌。

幸好我家这里在路口,比较容易打到的。一路上我都握着手机上的病历本,司机有些担心的看着我,还时不时的安慰我,说生老病死是常事,不用太伤心了,我没有心情去回复他,手机里面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像尖刀一样插(和谐)进了我的心里。

医院到了,我把口袋里面所有的钱一把抓给了司机,就打开门飞奔到医院前台去了。

司机在后面喊着我,我没有理他,我已经管不了其他的事情了,钱多给了也罢,钱少给了也算了,就当可怜可怜我。

我蹲在前台的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我才跑了一点远,就感觉呼吸困难了,前台小姐很友善的问着我的情况。

我把病历本还有我的身份证丢给前台小姐,求她帮我查一下病历。前台小姐,帮我安排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倒了一杯水给我喝。我对她轻轻的说了一句谢谢。

前台小姐:“你看上去脸色不好,你确定你没事吗?不用找医生吗?”前台小姐看我脸色苍白,嘴唇微微发紫,喘气的声音透着异常。

前台小姐虽然是作为咨询小姐,相信这些常识多少懂点吧。我对她摇摇头,只是强调,帮我查这个病历本上面的病情。

前台小姐帮我带到后面的服务台,原来查病历的人有很多啊。

前台小姐将我的病历给了最里面的那个位置,上面坐着的是一个年轻稚气的男孩子,有些烦躁的看着我的病历本,慢慢腾腾的翻着本子上面的内容,敲着键盘。

我:“你能不能快点呀,我拜托你好不好。”我看着他的行为心里着急的不得了。我忍着性子,跟他好好说话,我很急。但是这个二货,完全不理会我的话,依然慢慢腾腾的弄着我急了。

我彻底火了,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你自找的。

我:“你妈的能不能快点,要死了啊。”我不顾形象骂他起来,嘴巴说着还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

那个响声,吸引了在这里所有的人,那个男的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我狠狠的瞪着他。

我:“你给我立刻查,要不然我不保证,你一分钟后,你的胳膊还安全的在你的身上,我不开玩笑。”我捏着拳头,警告着他。他虽然也有不服气,可是看看我的样子,还是忍着气,帮我搜索着,很快页面出来了。

我把他拽开,自己坐在了电脑前面的凳子上,那个男的看着我,也拿我没办法。

我看着电脑上面的字,看见那个日期我就崩溃了,泪水止不住的留下来了。

日子居然是五年前的,按照我所想的,五年前我还在上初中,那个时候的我还代表学校去参加跆拳道比赛了。

这个五年前是哪里来的,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我:“你是不是搞错了,会不会是跟我同名同姓的。”我对着那个男孩嘶吼着。

这怎么可能呢,五年,这五年我怎么了,我去哪儿了,头好痛。

那个男生:“不可能错的,你看病历上面有条码,每个人都不一样的。”

我回头,看着电脑屏幕,五年前的半年后,我还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

那个电话说的都是真的,我摸着自己的心,原来它不属于,它真的不属于我,我是谁呀,我为什么有着这些经历。

这些都充斥着我的大脑,挑战着我心脏最后的承受能力。

在我站起来准备离开的那一刻,我重重的摔倒了在地上。

心跳紊乱的节奏,让我感觉我自己快要没有了呼吸,我听不见身边人惊慌失措的声音,现在是泪眼婆娑,眼前只有那一片一片黑色模糊的影子,它们遮住了看清这个世界的一切,渐渐的那些影子也消失了,眼前一片黑暗,我无力的支撑了一下眼皮,最后连一点点的知觉都没有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