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打电话给大叔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41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就这样躺着,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只是通过妈妈喂饭,还有窗户外面太阳的升起落下,勉强的猜测着,现在是几点了。

我躺在床上,喜欢把手放在心脏的部位,我听着心脏强有力的跳动声,时常就会想这颗心究竟是属于谁的,但是想到那个电话,又让我恐惧不已,我想跟爸妈说这件事情,无奈我不知道如何去开这个口,即便得到了答案,也不知道那些话究竟是有几句是真的。

我现在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盯着头顶上的日光灯发呆。今天不知道怎么可,我突然很想念我的手机,我想看看手机里的照片,想看看群组里面的聊天记录,我希望那些无节操的聊天,能够给我的日子带来一点的欢笑,那些都是我曾经美好的回忆。我不知道还要躺多久,我还能够坚持多久,医生护士来的频率虽然不是那么高了,可是我转到普通病房的日子却黑暗无边。

我想开口跟妈妈说,我想要手机,可是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看着妈妈,看着她那张被我折磨的惨白憔悴的脸。

我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我想着,心里有个念想,或许不会让我那么轻易的放弃。今天朱姝又来看我了,我依然是那个样子,她是我最好的闺蜜,可是我现在又千言万语也说不出口,她帮不了我,我总感觉她也不会帮我,她和爸爸妈妈是一样的,瞒着我一些事情。

我想也知道大叔的情况如何了,我想知道他过的怎么样,他的病情有没有好点,我想去看看他,我想见他,我想念他,这种在我躺在病床上一个星期后,强烈的蹦出来,我试过好多次能够用自己的胳膊,撑起自己的身体,结果显而易见,心跳突突的乱蹦起来,一群医生涌进我的病房,在我的身上又是一阵的折腾,妈妈的精神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被我折磨到快要崩溃的悬崖边缘。

孙医生每天定时定点的给我检查身体,说些好听的话来安慰我,告诉我,只要我有这个意念,有想要活下去的一直,我的病很快就会好起来,因为我现在身体不舒服有一大半的原因来自于我的内心,那个颗恐惧封闭的心。

朱姝会经常来给我妈换班。朱姝坐在我的床前,帮我剪着指甲,我闭着眼睛,把手放在外面随便让她抚摸折腾着,即使不小心剪到我的指甲肉,出了血,我也没有吭一声。

朱姝:“我知道,你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想说而已,我都懂你的痛苦,你在听我说话对不对,我能够感受得到,我不勉强你,但是你要知道,我们大家都在等你,特别是阿姨叔叔,你看见阿姨那个圆润的双下巴了吗,就短短的半个月,阿姨就瘦的皮包骨了,你恐惧这个世界,你害怕得到失去,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眼前的人,因为你,变得不幸么,你只要坚强,你只要好好的活着,不幸都会被赶跑的,你还是我认识那个敢爱敢恨的笔哥哥吗,你能不能振作起来”

朱姝坐在我的床边,每次来都跟我说一样的话,我就这么听着,眼泪就不自主的流着,我想坚强,可是有什么牵绊着我了,它麻痹了我的心。

我用自己的力气动了动手指,朱姝看着我那个抽动的手指,激动地尖叫起来。

朱姝:“你终于给我回应了,我去喊叔叔阿姨,他们肯定会很高兴的。”朱姝开心兴奋的要往门外走去,找我的爸妈。

我把她拉住了,我转过脸,让她看看我现在的满脸的泪痕,我心里很痛,我想念大叔,我真的非常想念他,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充斥着我整个理智,我现在只想见他一个人。

朱姝擦着我的眼泪,问着我为什么哭,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想说的。我努力的让自己张开嘴,发出声音,说出我想说的话,可是就是发不出声音,我的声音被封闭了,我发不出任何声音了,我心中的恐惧感愈演愈强烈,我怕再不见大叔,就会再也见不到了。

我挣脱着自己,勉强的发出了一个爱的气音。我不确定,朱姝她是否懂我,我在做个证明,做个实验,一个我们究竟有没有默契的游戏,我在找我坚强活下去的理由,除了爸爸妈妈的亲情以外。

朱姝她懂了,她居然懂了,她从她的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放在我的眼前。是我的手机,我的手机在朱姝这里。

朱姝:“你手机里面的短信我都看了,我也不管你什么隐私不隐私了,我看到了marry给你发的短信了,你是因为那个原因晕倒的吗?你是不是爱上大叔了,还是你想起了什么?”朱姝紧张的问着我,我说不出话,我只能用我的表情来表达的情绪,我苍白没有任何血色的脸上,那双通红的眼睛,显得格外的恐怖刺眼。

我流着泪,他们果然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日日夜夜梦到的,那些真的不是梦吗,是我自己的曾经的记忆吗?那为什么我会失忆,我失去了是什么记忆。我的头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朱姝:“只要你好起来,我什么事情都愿意为你做,你想见高俊熙是吗,我现在就帮你联系,让他来见你,只要你答应我,你会努力的战胜自己,积极的配合医生的治疗,我就帮你。”朱姝拿出手机,等着我的回应。我眨眨眼睛,等待着朱姝的通话成功。我想跟朱姝说,其实我的晕倒不是因为那个短信,我知道了比这个还要可怕的事情,那个赵郓笔或许在五年前就该死了,只是她得到了延续,是这颗心脏给了她活下去的生机。

朱姝的电话开了扩音,焦急等待着,嘟嘟嘟嘟的声音,一声一声敲打着我的心,想了许久,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等着那几句英文出现的是,接通了。

那头不是大叔的声音,是个有点沙哑的苍老的声音,朱姝打给谁了,难道不是大叔吗,还是上次打电话给marry的根叔?我仔细的听着电话里面的对话,焦急的等待着我想要听到的内容。

过了许久的等待时间,那个时间像一个世纪那么长,大叔他会来看望我吗,我想要拉朱姝的手,让她挂了电话,不必浪费时间了。我害怕听到,等到最后,得来的是嘟嘟的忙音,不是大叔那个带有磁性雄厚的声音,我的心已经经受不了任何的刺激了,我想给自己留一点最后的尊严。于是我使劲的伸长了手臂,朱姝站的离我不算远,身上仪器的线路牵绊着我,我手臂的运动范围很窄,偏偏朱姝站的地方就是不在我的手臂范围,我试了几下,决定放弃了,我太累了,就如同我现在已经放弃大叔会来接电话,放弃他会来看望我。

朱姝的那个眼神,时不时看的看我一眼,我知道,她跟我是一样的心情,可惜我没有以前的记忆,读不懂,他的另一番意思,我转过头,回到一开始,我空洞的盯着头顶上的白墙。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疲惫虚脱的声音。

高俊熙:“你怎么突然找我了?”高俊熙有些不可思议的接通了电话,他刚刚在做治疗。

朱姝:“笔笔她想见你。”朱姝说这个话的时候,心里那个是五谷杂陈啊,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是什么心情。

那边停留了很长时间,才说话。

高俊熙:“她还好吗?”高俊熙听到我的那句想他,他本该已经做好放下的心,又重新躁动起来,他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朱姝:“你来了就知道了,你会不会来?”朱姝说的那么没有底气,我没有漏掉他们话语中的任何一个细节,说话的语速、轻重我都仔细的考虑着,思索着。

高俊熙:“待我考虑一番,到时候给你电话吧。”

朱姝:“恩,我把地址发给你,我说的是真的,她在想念你。”高俊熙沉默了,没有挂断电话,把电话扔在了床上,自己站在床前,看着眼前的高楼大厦。

去还是不去,要不要去,去了又如何,再给她带来伤害吗,高俊熙又沉浸在漫长而又痛苦的挣扎中了。已经准备封闭的心,却又要意外的打开,是何等的疼,何等的难

朱姝:“电话我通了。他会来的,你好好的照顾自己,你希望自己这种样子见到他吗?”朱姝将手机收起来,重新坐在我的传遍。

考虑,就是说有可能不会来,来不来突然已经不怎么重要了。那种炙热的感觉也淡了。其实我只是想要一个结果,不在乎是好的还是坏的,心里的那个念想一直得不到回应,所以才会越来越想,现在听到了,也就无所谓了。

我闭上了眼睛,我想再去想,不想再去听朱姝再说些什么了。心理治疗的时间差不多要到了,我又要接受那些没用的盘问了。

我唯一不排斥的原因,就是喜欢她的声音,沁人心田的声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