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苏醒后的我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27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三日后我苏醒了,而然我只是睁开的眼睛,我心还在梦境里面,挣扎着,甜蜜着,出不来。我眼睛空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第一次对自己有了怀疑,我是谁,我究竟是谁,梦里的那个人是不是我,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对人生有了第一次的否定,原来或者眼睛看见的不是真的,很多事情并不是你看到的一样,世间万物变化的太快,人更加是猜不透的脆弱,我之前一直开开心心,身体强健的活着,简单而又幸福的活着,可是我却病倒了。看着身上插满了仪器,仪器表上波纹有点混乱的心电图轨道,我….居然有心脏病,我活了这么久居然不知道,从来没有人向我提起这些事情,我看着眼前慈爱悲痛的母亲,她帮我吹着勺子里面的冒着热气的白米粥。我看不透妈妈了,我怀疑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眼前深爱着自己的母亲,我不否定她对我的真心,她对我的爱,但是她对我撒谎了,我们根本不是没有秘密的母女。

我一口接着一口吃着妈妈给我喂得粥,粥是那么的苦,苦的我喉咙深疼,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我剧烈的咳嗽着,妈妈抚着我的背,满脸的心疼,我看在眼里,却走不进心里。我不愿意相信什么了,因为坚信都是愚蠢了,世界太大,没有什么是属于你的,我有种在鬼门关走过一趟的感觉,思想精神层面都不是那么一样了,我把这个世界看的那么黑暗,我看不见阳光,看不见心里的那一道光,我很压抑,我很难过,我很没有安全感,我怕,这个世界随时会夺走我,如同踩死一个蚂蚁一样,因为我的存在与不存在,与任何人事都没有关系,只有在乎我的人心会疼一下,只是疼一下,悲伤总会被时间冲淡,心疼总会被新的幸福给冲刷。

那个孙医生每天都会定点定时的过来检查我的身体,重复的干着一样的事情,他总是不厌其烦,耐心的问着我一样的问题。可想而知,我的答案是一样的,我感觉我已经没有了知觉,我不会感受疼痛,不会感受这个世界给我的存在感,我悲伤的面对这一切,只是悲伤地。盐水瓶里面五颜六色的药水,透过我的皮肤,流进我的学业,我知道,他们企图用这些来唤醒我对生的欲望,我能够面对这个世界的信心,可是我只是躺着,不说话,给吃的就点头吃,不拒绝,不悲不喜不难过。空洞的过了一天又一天,我看着爸妈焦急的样子,跟医生在交流着什么,我听不见,我只看见他们的嘴巴在动,看见他们的神情,我读不懂唇语,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我看不透人心,不知道是真是假。我懂我自己的身体,我真的是没有办法接受,我会病倒了,我有这么严重的病。

我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我的爸妈,我的主治医生,我的护士的记录本上忍受不了我的冷漠,我的不言不语。我的病房来了一位特别的医生,她的标牌让我感觉到刺眼,不舒服。呵呵,心理医生,他们请来了整个市最好的心理医生。她一开口那柔柔的声音,就触动了我的心,不愧是最好的医生,我期待着她给我的治疗,我很好奇她会对我做些什么,催眠还是吃药。

心理医生:“你现在什么感觉?”那个柔柔的声音,轻轻的,似乎想要探知我的内心深处。

我:“孟婆桥上的人真多,真多啊,拥挤不堪,大家都想生,可是谁知无死何来生。”我看着头顶上白白的墙,有气无力的说道,话语中不带着任何的感情。

爸爸和妈妈站在旁边听着我的这一句话,那个惊恐的表情,我无心去看,我好像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不再乐观,不再在乎,只活在只有自己的世界里,谁也别想走进来。

心理医生就问了我这一句话,招呼着我爸妈去外面的走廊,没有打算再深问下去,因为她知道没有这个必要了。

站在走廊的过道上面,今天出奇的安静,安静的连一根针落下的声音都能听见,它不像是往日的嘈杂的医院了,更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监狱,里面都关着渴望生,可是却只有忘死忘生的人。

心理医生:“刚刚你们女儿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吧。”心理医生顿了顿才接着说,妈妈紧张的握紧了拳头,指甲用力的陷进企图伸入皮肤表层,带来的疼痛能够缓解心理的那份不安,“她崩溃了,精神崩溃了,我目前不知道你们具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经历过这件事情,现在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是被锁在自己的世界里面的。”

爸爸:“那这个是不是要治疗很久,还是怎么说呢,医生她不会一直都这样吧。”爸爸握着妈妈瑟瑟发抖的手,让自己手心的温暖,给她一丝的安全感,能够稍微的安抚一下她此刻激动的心。

心理医生:“这个我也不能回答出准确的时间,看患者她内心意志坚不坚强,有些人可能只是一时的没想通,我们正确的做疏导很快就会好起来,只要你们积极配合治疗,按照我说的去做,相信会很快好起来的,我也会和孙医生一起联手,做出一个治疗方案,,你们放宽心,这种生病后受到重大打击精神崩溃的,我遇到过非常多,你们就不要胡思乱了,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的。”心理医生温柔的说着话,安慰着爸爸妈妈心里局促不安的心,万万没有想到,我一向积极乐观永不屈服的我,居然会精神崩溃,刚刚的那番话,始终让他们的心有余悸。

爸爸:“医生真的是麻烦您了,我们的女人就拜托不了。”爸爸握着心理医生的手,哀求着他,心理医生碍于爱女心切,没有说他将她的手捏的深疼。

妈妈:“是啊,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家的女儿啊,她真的是命苦啊,怎么就这么不顺利呢。”妈妈在爸爸的怀里哭着,帮着爸爸对心理医生乞求着。她就我这么一个女儿,而且是花了很大的心血精力才怀上我的,如今我这般模样,怎么可能叫她不悲痛欲绝呢。妈妈的精神也在崩溃的边缘徘徊着,幸亏有爸爸一直在旁边给妈妈勇气。

终究是因为男人,所以在遇到大事面前能够保持理智,妥善处理。爸爸看上去好像很冷静,其实内心早已经是一片煎熬,心被伤的千疮百孔,我有好几次其实并没有睡着,只是不想理会他们对我的嘘寒问暖,就假装闭着眼睛,不说话。爸爸以为我睡着了,便会拉着我的手,对我说着话,诉说着他内心的苦,哽咽的声音,让我知道他在哭,无奈我没办法睁开眼睛,看着他哭,帮他擦眼泪。我不能揭穿他假装的坚强,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中心柱,我不能让她也崩溃。

原谅我的懦弱,走不出自己给自己铸的牢笼,我想活着,想和正常人一样生活,我想跟人打架,我想接受别人崇拜的眼神,我想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我想守护我在乎的人,我想和我的人在一起,我想

我想的太多,而我从一开始就败了,那些如幻境一样的真实的生活,冲击着我的那最后一点理智,我摸着心脏,它跳动着,带着疼痛跳动着,我不能吃我最爱的肉,因为躺着不能消化,会增加心脏负担,我不能帮着朱姝做咖啡了,因为身上插满了仪器,我动弹不得,我不能去关心大叔的安危了,因为我已经没有那种资格,我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再去将自己的爱给一个人了,爱存在的太长了,我的一辈子太短了,稍纵即逝,怕是那个所爱之人还没有完全的坚信我爱他,我便已经离开了他。

这样的残忍我做不到,我也不会那么做的。

我躺在床上,没有一刻是睡不着的。睡着和醒着对我一样,因为都是在自己的幻想里,悲观的世界里,看不见生机,即使爸爸妈妈、医生护士都给我加油打气,就连隔壁的小孩子都来跟我说,她从小先天性心脏病,一辈子都将在吃药中治疗,而且心脏随时会崩溃,那她也会随时离开,但是她一直带着笑容,小小的虎牙带着的灵气,我羡慕她,我嫉妒她,我已经沦落到不如一个孩子开明了。

身板的很多人都来看过我,我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们,不说话,无话可说,说我有多痛苦吗,我说不出口,我的痛苦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说我很好,没什么事情不用担心吗,我说不出口,我过的一点都不好,我好想有个人能够分担我的痛苦,可惜他们不能。

他们的生活依然继续着,像往常一样,即使对我说了那些同情的话,只是对我的伤害增加的更大而已,你们好好的,而我躺着,试图爬起来走两步,都喘的上接不接下气。

关闭